似曾相识雁归来白砚苏静妍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似曾相识雁归来》 小说介绍

一根同心结,让他们又相逢在2016年,一眼万年,白砚认出了苏静妍,这一辈子,她在哪里,他,就在哪里!。书中主要讲述了:一根同心结,让他们又相逢在2016年,一眼万年,白砚认出了苏静妍,这一辈子,她在哪里,他,就在哪里!……
似曾相识雁归来白砚苏静妍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似曾相识雁归来》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苏静妍握住匕首,用力刺入了自己的胸口,随即又把匕首拔了出来,扔到了地上,鲜血霎时汩汩流出。

她只要不在了,一切就结束了,母亲在那边等着她呢。

在她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她好像看到了白砚,恍惚中,她好像趴在一个男子温暖的后背上,那种温暖很奇怪,不仅黏腻还带着一股血腥味。

苏静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

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真好,她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了,静妍试着想坐起来,可是胸口的疼痛又让她无能为力了。

“踏雪”,她习惯性的呼唤她,可是踏雪并没有像平时一样出现在他面前。

这次循声出现的是思秋,她是二姨娘屋里的丫头,她见静妍醒了,立马跑到门口呼喊:“姑娘醒了”。

静妍疲倦的看着床边的一大堆人,她只有三日未见的父亲,竟然白了多半的头发,哥哥也是满脸焦虑,陆漪也在,看到静妍醒了又是哭又是笑的,二姨娘也拿着手帕擦拭着眼角的泪花。

“踏雪呢?”她虚弱的问。

这时,旁边的思秋突然失声痛哭:“踏雪姐姐没了”

“没了”静妍喃喃自语,明明她已经做好了安排,明明他们要杀的是自己,为什么还不放过踏雪。

她的踏雪,才只有十四岁,一个胆小到话都不怎么敢说女子。

静妍再一次陷入昏迷。

不知道睡了多久,她终于醒了,伤口已经没有上次那么疼痛。静妍挣扎着坐了起来,屋外的苏墨言和陆漪赶紧跑了进来。

“妹妹,我想我该带你去看一个人了”。苏墨言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

“墨言哥哥,姐姐的伤还没好呢。”陆漪试图拦住他。

苏墨言没有理陆漪,他把苏静妍打横抱起,就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躺在苏墨言床榻上的人,竟然真是白砚。

苏墨言把妹妹轻轻的放在床前的躺椅上,让她尽量离白砚近一些。

白砚朝外侧躺着,背后高高的垫了几床锦被,整个人面色苍白,气若游丝。

“他把你背回来的时候,满身鲜血,我们已经分不清楚,那些血到底是你的,还是他的。”

苏墨言语气沉重:“他倒下前的最后一句话,还是让我们赶紧救你,而他自己的背上,也已经被砍得血肉模糊,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忍住那么巨大的痛苦,把你背回来的”。

“四天了,他还没醒来过”。

苏静妍努力的靠近他一点,再靠近他一点,伸出纤细的手指,轻轻抚摸着他苍白的脸,轻声唤道“白砚,白砚”。

我已经好了,你也快些醒过来呀!

话音刚落,泪水便如断线的珍珠一样,落在白砚的脸上,枕头上。

“别哭了,我没事”。白砚虚弱的睁开眼睛。

其实他早就醒了,只是由于失血过多,很是疲倦而已,若不是听到苏静妍的哭声,他还准备再昏迷个两天。

苏墨言很尴尬,自己还怕他会一口气提不上来,随时驾鹤西归呢。这不,赶紧带着妹妹过来见他最后一面,谁知道这就醒了。

苏静妍赶紧缩回双手,自己一个未出阁的大家闺秀,在一个男人脸上摸来摸去,成何体统呢?

静妍看着思秋喂白砚喝完一碗补汤后,终于忍不住问他:“那天,你是怎么知道我有危险的”。

这个时候,房间已经只剩他们两人。苏墨言和陆漪都很识趣,找到机会就撤了。

陆漪借着这几天照顾苏静妍,日日与苏墨言形影不离,一刻都不想离开他,关键是她那迟钝的哥哥,还把人家当小孩,这让苏静妍很是无奈。见色忘友啊,古人诚不欺我!

“那天,我恰好路过贵府门口,见苏兄正带人出去找你,知道你被家仆诓走,便想到谦郡王最近买了一处园子,而且还在园子里遍种梨花……”

白砚没有完全说真话,他并不是路过苏府,他其实是想去拜访苏静妍,而且已经去过好几次了,可因为觉得自己这样太过冒昧,每次都打了退堂鼓。

苏静妍那冷若冰霜的样子,他是知道的。

“就凭谦郡王新买了园子,种了梨花,你就能猜到我是被他诓走的?”

这个理由似乎有些牵强。

“我是从梨林诗会那一日,谦郡王看你的眼神猜测出来的”。

白砚很是诚恳:“因为家父与郡王也有来往,那一日郡王来请你赏花被拒,我也是知道的,而且,我知道你喜爱梨花,那谦郡王,自然也是知道的。”

原来如此。

“踏雪,她是怎么……”,那个“死”字苏静妍怎么都说不出口。

原来,那天她自裁后,大汉见她没断气,怕回去交不了差,便想再上去补上一刀,谁知道白砚来了,两个人打到一起,白砚只是一介读书人,怎么打的过他,没几下便被打倒在地,眼看静妍要遭毒手,他便整个人扑上去用身体护住她,任由大汉一刀一刀砍在自己背上。

本来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谁知道踏雪捡起了地上的匕首,从后面给了大汉致命的一击。

可是大汉在断气之前,一刀杀死了踏雪。

静妍泪眼朦胧,平日里胆小怕事的踏雪,终于勇敢了一次。可她却希望她从来不曾勇敢过,这样至少她可能还活着。

静妍看着白砚缠满绷带的后背,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忍着剧痛,把自己背回来的。

“白砚,你不怕死吗?”苏静妍疑惑地看着他。

“蝼蚁尚且贪生,我当然怕死。”白砚回答的很真诚。

“那你为什么还要救我”?苏静妍再问。

“比起死,我更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你。”

“我们才见过两次面”,而且,这个情话没有一丝新意,都是被用烂了的。

“那一日送别俞姑娘,你站在江边,衣袂飘飘,意态清远,宛若谪仙,梨林诗会,才华横溢,落笔成章,嫣然一笑,直令三春失色,我也只是个凡夫俗子,又怎能不心生仰慕。”

静妍脸红如滴血。

还好此时郎中进来给白砚换药,她便被哥哥抱回了房间,成功的缓解了这尴尬的局面。

小说《似曾相识雁归来》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