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魁后,全京城权贵排队要娶我白琬榕云念全文免费阅读

《夺魁后,全京城权贵排队要娶我》 小说介绍

【甜宠+爽文+复仇+宅斗+大女主】 【外表冰冷内心中二的万人迷X暴戾狂傲实则恋爱脑上头的小奶狗】 一朝穿越,开局手握一把烂牌: 生母惨死、继母阴毒、生父懦弱,心机姐妹环伺。为查出当年母亲惨死真相,忍辱蛰伏在府中数年。 不料自己早已是京城小阎王,璃王殿下的意中人。 小阎王:她到底是冰清玉洁的白月光,还是媚骨横生的朱砂痣?为什么人前连个笑容都懒得施舍的她,人后却能在屡屡在他跟前婉转承欢?罢了,既遇见了你,本王甘心被利用。 白仙女:同志你别卖惨好不好啊!喂!你给我回来,我不想做渣女!大不了对你负责就是了! 小阎王:什么?好好好!这回又是谁欺负你!榕儿,你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甜宠+爽文+复仇+宅斗+大女主】 【外表冰冷内心中二的万人迷X暴戾狂傲实则恋爱脑上头的小奶狗】 一朝穿越,开局手握一把烂牌: 生母惨死、继母阴毒、生父懦弱,心机姐妹环伺。为查出当年母亲惨死真相,忍辱……
夺魁后,全京城权贵排队要娶我白琬榕云念全文免费阅读

《夺魁后,全京城权贵排队要娶我》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阿娘!!!”

白琬榕从梦中惊醒,身上的亵衣都已湿透。听到院外下人们嘈杂的忙碌声,再也难以入眠了。

辗转反侧之际,她突然想起来,明天就是她爹白慎行的生辰,祖父说了,今年要大办。阖府的下人们这几天都在忙碌地整备着。

“姑娘,是不是又魇着了?”

是丫鬟倚扇的声音,这都三年了,她们姑娘从夫人去了那天后总是容易梦魇。

“我没事。”

“时辰尚早,要不要再睡会儿?”

“不了,伺候我起身吧。”

按部就班地梳洗、穿衣后,坐在镜前静静梳妆。

“我们姑娘就是好看,这随便打扮一下就如此楚楚动人。”

倚扇在后头说着,但显然白琬榕的心思没在此上,也没答话。

她还沉浸在刚刚梦境的心悸中无法自拔。犹记得当年娘去的情境,那样冷清。她从皇城赶回府的时候,娘身边竟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事后她也追问过,只说是夫人院里的下人因照顾不周,致使主母病危,全都给打发出去了。也就临时指派了两个老婆子来侍疾。

堂堂朝廷三品大员的当家主母,病危时身边竟会一个下人都没有!而蹊跷的事还不止这一件。

祖父更是下令,说是夫人需要静养不便打扰。明令禁止家中其余人前去探望。好似像是要把娘亲的院子和这个府上隔绝一般。

可恨她那时平日都不在府上,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根本不知道。后来她也查过,可一个小女孩本就人微言轻。再加上娘陪嫁带过来的那些老人都被打发了,更是无从着手。

再后来,府里人对此事都是三缄其口,白府对外都只说邱氏是病死的。

而外祖父卫国公自然对自家女儿说走就走的事也怀疑过,但最后也没查出个结果,只能不了了之了。

记忆中,娘亲的音容笑貌还言犹在耳。无论遇上多少难题,总是要强地去把日子过好。从不在她面前显露过分毫委屈,只把最好的一面展露给她,让她一路成长。

就这么一个阳光爱笑的女子,短短几天,竟天人永隔了。

父亲白慎行、祖父祖母、父亲的两个妾小邱氏和梁氏。。这些人,三年以来,脑海里每天都在盘桓着他们的身影。

那时候她就立誓,只要有口气,她就定要查出当年事情的真相!看看到底是谁作鬼,有一个算一个!如果这阖府的人全是鬼,她不介意做那十面阎罗,将他们全拉去陪葬!

而从那以后,她自己的生活也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因着娘去了,最大的倚仗没了。

再加上那日顶撞了父亲,被老太爷有所不喜。在这个家里的地位是一落千丈。

没有了庇佑,她后来还被人暗害了两次,都差点是生死一线的那种。

自此之后,她知道今非昔比,从此收起所有锋芒,大多时候都在装傻充愣。

如今的白琬榕,在他人眼里,只是一个不喜热闹,不出风头,更不问世事的冰美人。

这府上平日里有她没她都无甚紧要,她只静静地伏在一处,等待转机来临的那一刻。

明日父亲的寿宴,正是个好机会!

思绪正纷扰时,却听外头有人说话。

“何人在外?”

“奴婢看着,好像是三小姐身边的杨梅。”

倚扇刚一说完,那个叫杨梅的丫鬟就自顾地走了进来。一脸地不恭,仿佛眼前的人不是这个家里的主子:“大小姐,老夫人来让我喊您去一趟中和院,请跟我走吧!”

这杨梅是白府三小姐的丫鬟,因平日里跟着她主子狐假虎威惯了的,向来不把她这个大小姐放在眼里,连自称都没换。

而她三妹的母亲,正是如今白慎行的继室。

白琬榕这两年一直忍耐着没发作,所以暂时也懒得跟这些小鱼小虾计较。

“这请安时辰还没到呢,祖母是何事叫我去?”

“那我就不知道了。大小姐,还是快些吧。”杨梅垂着双手,一脸的不耐烦。

怎么那么急?

白琬榕和倚扇两人互相对视了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疑惑。这好端端的,难道又出事了不成?

待赶到了祖母所在的中和院堂屋时,白琬榕赫然看见自己的另一个大丫鬟檀樱跪在那儿,满脸泪痕。

此时堂上祖母殷氏正端坐着。她的三妹白琬莲亲昵地挽着祖母的胳膊,一脸得意地看着她。

“孙女儿给祖母请安。”惊诧之余,白琬榕先开口道。

堂上的老夫人见是她大孙女来了,脸上并没有任何慈祥的表情,甚至更严肃了几分。指了指一边的檀樱,开口道:“榕丫头!你来的正好。你这丫鬟竟胆大包天,私自毁坏了莲丫头为明日寿宴准备的舞衣。这事情,你怎么说!”

听到老夫人此番话,白琬榕又是一惊。开口便问:“舞衣?”

“对啊!”此时一边的白琬莲忍不住道:“就是我明日要为父亲献舞所穿的啊!”说完愤恨地指了指跪着的檀樱,“都是这个贱婢。大姐,我若要执行家规的话,你不会徇私吧!”

“姑娘,奴婢是冤枉的。奴婢什么都没干啊!”此时的檀樱立刻辩驳,急的满脸通红。

白琬榕当然相信檀樱绝不会做这种事,一定又是这白琬莲自己搞得鬼!

如何解了眼前这个局呢?自从母亲去了之后,她就是一直仰人鼻息地生活,院子里也被继母安插了不少人。只留下檀樱和倚扇这两个得力的。

一定要保住檀樱!

沉吟了会儿,白琬榕开口道:“事情的前因后果我还有所不知,可否能详细与我说道一番?”

听到大孙女那么说,白老夫人指了指堂下与檀樱正在一处的肥胖婆子道:“刘婆子,是你看到的,你说吧!”

那婆子一见主子提到她,立刻一脸阿谀,“哎,老奴遵命。”然后,就听她说到。

“老奴本是要去那厢房取物件儿的。谁料一进门,就看到这丫头正背着我不知道在干嘛呢。我还寻思这哪儿来的陌生丫头,跑来老夫人的院子里做什么。结果凑近一看,她正一片片地撕三小姐的舞衣呢。老奴立刻就上去制止了。但这好好的衣裳就叫这丫头给撕烂了。”说完,那刘婆子鄙夷地看了眼檀樱。

小说《夺魁后,全京城权贵排队要娶我》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