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徒弟总想对师尊以下犯上最新章节,小说病娇徒弟总想对师尊以下犯上无弹窗(苏念墨凌霄)

《病娇徒弟总想对师尊以下犯上》 小说介绍

【双洁+病娇+反派黑化+师尊+HE】
苏念是鬼王遗子,天生异瞳,纨绔浪荡桀骜不驯,强行拜墨凌霄为师成为他唯一的徒弟,不学无术扮猪吃老虎,好不容易搞定师尊却又意外发现自己的师尊和他有着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陷入矛盾的苏念一念成魔,血雨腥风大开杀戒搅得整个修仙界苦不堪言,为保苏念,不墨凌霄以身献祭护苏念周全,浪子回头师尊却修了无情道……。书中主要讲述了:“竹苓……竹苓……你不能死,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满身是血的男人浑身颤抖,满脸泪痕,狼狈不堪的跪坐在地上,怀里搂着奄奄一息满身鲜血的爱妻,另一只臂弯里,抱着一名裹着明黄色襁褓的……
病娇徒弟总想对师尊以下犯上最新章节,小说病娇徒弟总想对师尊以下犯上无弹窗(苏念墨凌霄)

《病娇徒弟总想对师尊以下犯上》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满身是血的男人浑身颤抖,满脸泪痕,狼狈不堪的跪坐在地上,怀里搂着奄奄一息满身鲜血的爱妻,另一只臂弯里,抱着一名裹着明黄色襁褓的婴孩,孩子粉嫩嫩的嘴巴像是饿了般一动一动的来回嘬着,如浩瀚星辰般的眼眸异于常人,一只如天空般湛蓝清澈,另一只则是透彻明亮的琥珀色,天真可爱中透着一股诡谲的美感。

男人一袭玄色锦服沾满鲜血,伤痕累累,双眸如泣血般悲伤而绝望,极度沙哑的声音一遍一遍唤着爱妻的名字。

竹苓缓缓睁眼,秀眉微蹙,眼泪顺着脸颊急速滚落,胸前插着一把闪着冰冷寒光的剑刃,白皙修长的手指缓慢的覆上男人痛哭到有些扭曲的脸上,想要帮他拭去眼中源源不断掉落的泪水。

冷傲天摇头,痛苦的呜咽道:

襁褓中的婴孩似是听懂了父亲的话,附和般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嘹亮的啼哭响遍整个焚音谷,圆圆的小脸眼泪横流,委屈兮兮的皱在一起。

声声啼哭撕扯着竹苓本就痛到窒息的心脏,伸手接过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婴孩,侧脸小心翼翼的贴着孩子稚嫩的小脸。

感受到母亲的气息,哭的差点背过气的婴孩慢慢止住了哭声,小手欢快的在空中乱舞,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住苓极度不舍的在孩子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抬眸冲男人笑笑,想开口说些什么,微弱的声音被胸前回流的血液淹没,张了张嘴,终是一个字也没说出口的慢慢瞌上了双眼。

撕裂夜空的咆哮,男人彻底崩溃,抱着死去的妻子撕心裂肺地嚎啕大哭起来。

嗖——

一股凛冽带着杀气的剑迎面袭来,冷傲天没有躲闪,也不想躲,嘴角噙笑得看着剑朝自己胸前刺来,泛着冰冷寒光的利剑贯穿胸口,猩红双眸最后看了眼怀中哭声不止的孩子,微笑着慢慢闭上眼。

胸前喷涌而出的腥红鲜血,染红了婴孩原本白皙稚嫩的脸颊,撕心裂肺的哭声冲破天际,撕裂了泛着血色的夜空。

戴着斗笠的黑色身影有如地狱修罗,一步一步朝哭泣不止的婴孩走去。

黑衣人周身散发着恐怖戾气,墨色长发无风自动,在身后猖狂肆意的乱舞着,紧握的双手咯咯作响,青筋暴起的手臂缓缓抬起,汇聚了些嗜血的灵力。

襁褓中的孩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一双异色双瞳映着黑衣人手中的灵光,等待着自己短暂命运的终结。

金陵城外,一普通的农家小院,传出了几声狗吠,伴随着婴孩嘶哑的哭声,惊醒了沉睡的主人,房中应声而亮的烛火缓缓晃动着,一年过半百的老者眯着睡眼朦胧的双眼,小心翼翼举着在风中摇曳的烛火,佝偻着身子慢慢朝院外走去。

门外的草垛里,明黄色的小被子里包裹着哭的撕心裂肺的婴孩,孩子的声音已经沙哑,老者震惊的瞪大双眼,急忙抱起草垛里的婴孩,诧异的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四周,紧了紧孩子身上的被子,快速朝房间跑去,边跑嘴里边兴奋得喊着自己的老伴。

暖黄色的烛火,将屋中的人影倒映在纸糊的简易窗户上,隐藏在屋外的白色身影一闪而消,似乎从未出现过。

老两口兴奋激动地声音持续了很久,又是给孩子找吃的,又是逗他笑,一会争着要抱,一会又忧心忡忡的猜测着这孩子的身世。

屋中时不时传出婴孩咯咯咯的笑声,刚狂吠不止的土狗此时正蜷缩在院中的草垛里,睡的安稳。

月色如纱,清辉遍地,一切归于宁静,仿佛方才的血雨腥风只是一场幻觉。

星辰宫内室,精致的镂空香炉里燃着助于安眠的香薰,袅袅青烟从香炉里缓缓飘出,一点一点与空气融为一体,清冷的月光透过半开的窗户,洒进内室投射在微微摆动的幔帐上。

墨云枫紧紧皱着眉宇,双拳紧握,骨节泛白,披散开来的柔长银发,有些凌乱的散落在肩膀两侧,映着微弱月光,清晰可见他额头细密的汗珠。

墨云枫从噩梦中惊醒,嘴里急切地唤着竹苓的名字,冷汗浸透的中衣极不舒服地贴在身上。

挥手点亮了屋中烛火,暖黄色的光线温暖舒适,让人不自觉的放松下来,墨云枫捏了捏眉心,起身下床。

云阙仙宫的后山,四周都是虫鸣鸟叫的声音,时逢三月,漫山遍野的梨花开的正盛,空气里弥漫着甜甜的香味,轻风微扬,洁白的花瓣犹如飘雪在空中轻舞。

墨云枫一袭素纱白衣,银白及腰的长发整齐的束起,迎风朝花海深处走去,身后一把七弦赭色古琴,映着月光,泛着点点寒晕。

琴声如诉,宛转凄凉,清冷的月光透过错综交叠的枝桠,斑驳地斜射在墨云枫身上,轻洒上一圈银白的光晕,微风拂过,款款秀发从肩头滑落,随风轻舞。

微寒清冽的夜风里,修长的手指在琴弦上轻轻弹拨,淡然的眸光一直盯着远处,似是在等待,又仿佛在迷茫,犹如雾中花丛里迷失方向的白蝶。

雪白的梨花落了一地,空中轻舞的花瓣撩起他莹白如雪的外袍,梨花树影下,孤冷的身影与花海融为一片,仙姿秀逸,高贵淡雅,犹如天人。

身后不远处,一座孤零零的墓穴显得突兀,与此时仙境般的场景形成鲜明对比,树影下投射的男子剪影更加显得落寞悲凉。

琴声幽怨悲凉,如泣如诉,寒风突起,那墓中似乎走出一女子,一袭淡紫舞衣,肌肤胜雪,如泼墨般地及腰长发随意的散在身后,一双狭长的丹凤眼水光潋滟,柳眉星眼,眉间点砂,身段轻盈柔美,随着琴声翩翩起舞。

小说《病娇徒弟总想对师尊以下犯上》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