哄好恋爱脑暴君:奸臣也能当皇后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林晗燕承昭)

《哄好恋爱脑暴君:奸臣也能当皇后》 小说介绍

林晗一觉醒来变成了燕国大奸臣林晗,坐拥一座古代豪宅不说,还有三妻四妾良妻美眷与花不完的赃款。 本以为自己就此走上人生巅峰。 没想到穿越宿主是个真奸臣,肉身还是个假男人。 痛苦的是,她的顶头上司还是个暴君,最爱砍人。 三妻四妾馋她身子,顶头上司想砍她狗头。 人生艰难啊。 于是,她一边安抚内室,一边兜着赃款,吹着暴君彩虹屁。 直至某日,暴君醉酒面红耳赤楼住她。 燕承昭:“爱卿,朕不对劲。” 大丈夫救国必先舍生取义! 林晗:摊牌了,我是女的!。书中主要讲述了:林晗一觉醒来变成了燕国大奸臣林晗,坐拥一座古代豪宅不说,还有三妻四妾良妻美眷与花不完的赃款。 本以为自己就此走上人生巅峰。 没想到穿越宿主是个真奸臣,肉身还是个假男人。 痛苦的是,她的顶头上司还是个暴……
哄好恋爱脑暴君:奸臣也能当皇后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林晗燕承昭)

《哄好恋爱脑暴君:奸臣也能当皇后》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冷静之后,林晗还是去了趟叶织韵的房间。这可把一众姨娘气的够呛,纷纷哄散了回房去了。

她打开门时,叶织韵正坐在床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哭着,样子看着像是受了很大委屈。她抬眼见林晗走进来了,噗通一声就给她跪下了。

“老爷,妾身对不住您,妾身实在没想到事情会闹成这样!”

她态度真诚,林晗也多少明白她确实有难处,便伸手去扶了她起来:“我想也知道你有难处,来,起来慢慢说。”

叶织韵擦了把泪,同林晗同坐在木榻旁的圆桌边。

林晗为她掺了杯茶水,递给她:“别哭了,你告诉我,我会帮你的。乖啊。”

叶织韵乖乖点头,说起了她和那个男人的故事。

叶织韵有个兄长名叫叶岸,自打十四岁唯一的父亲死后,她就只好遵守女德跟着嗜赌成性的兄长生活。

那个时候家中本来也不太富裕,不到两年的时间就被叶岸给败光了。唯一的住所也被用来抵债了。

两人曾一度沦落到睡大街,幸得叶织韵早年间还学过几年琵琶,到酒楼帘子后头没日没夜地弹奏,也赚得到几个钱以供饱腹。

未曾想叶岸从来不争气,那次赌博再输钱之后竟把主意打到了自家小妹身上。他要将她卖去青楼里,用这笔钱来还债。

烈日下一男一女在熙熙攘攘的酒楼下拉扯,女子又抱着琵琶哭得花容失色 ,很难不引人注意。林晗与叶织韵也就是在这里遇见的。

那时林晗是刚上任不久的户部侍郎,坐着华贵异常的马车,停在了这一男一女面前。他掀开帘子,便是一张俊美非常的脸露出来,叶岸停上手中的动作对林晗行了个礼:“官老爷,小人不过是在教训舍妹罢了。无意惊扰老爷座驾。”

叶织韵看着林晗也傻眼了,她活了这十六年,从未见过如此俊朗的少年郎,脸上的笑容明艳若星辰,容貌比嘉城中那株刚夺冠的白牡丹花王还要脱俗。

世上真有如此貌美的男子吗?叶织韵一时哑然。

“你说你是她兄长,可我看着这姑娘好像不大愿意跟你走的样子。”林晗一身户部官服被侍从搀扶着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随行的两个侍从看懂了林晗的授意,将叶岸给控制住了。

“姑娘,现在你安全了。你可以跟我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林晗问。

此话一出,叶织韵立刻就跪在他面前开始哭诉:“求官老爷救救民女!兄长嗜赌成性,今日官老爷走后,怕是要将我送去青楼那腌臜之地。求老爷让民女跟在身边,当牛做马民女也无怨无悔。只求老爷带民女脱离苦海。”

林晗皱眉思考了一阵,用随身的扇子将她的下颚轻轻抬起。看到那一张梨花带雨的脸时,顿时起了恻隐之心。

“我府的婢女已是很多,姑娘怕是做不了了。”他遗憾地摇摇头。

叶织韵刚还充满希望的眼神一下子便暗淡了下去,想着就要当街撞死在那酒楼门庭的柱子上了,就被眼疾手快的林晗给拦住了。

“不过姑娘还有个出路,本官以有了一位夫人与三位姨娘,若是姑娘不嫌弃,可愿侍候本官,做本官的体己人?”

这种走投无路的地步,一位帅气多金的男子对一个女子说出这句话,无疑是送去了一片光,所以叶织韵能满眼是泪的答应也就不奇怪了。

再之后,叶织韵成功坐上了四姨娘的位置,叶岸也拿了林晗的一笔钱自己滚蛋了。

直到林晗出事的前一天,叶岸突然找到叶织韵,说赌博赌输了,他如果还不出钱就要被他们砍掉双手,要叶织韵拿钱贴补贴补她问。

叶织韵是个心善的人,顾及血脉亲情还是将自己这两年来攒的金银尽数给了他。没想到竟然出现了今早的闹剧。

“你没有告诉叶岸我失忆的事情吧?”林晗问。

“妾身没有,此事妾身绝未像他吐露半字!”叶织韵指天发誓道。

林晗喝了一口茶,细细想来:叶岸似乎知道林晗失忆似的故意拉扯他与自己妹妹的关系,好把官银的事全部嫁祸到林府头上。

那么这件事又是谁告诉他的呢?想到这里,林晗神情一滞,放了茶杯就往关叶岸的柴房跑去。

柴房在很偏的杂物房旁,林晗打开上锁的木门,拍了拍刚刚沾染在衣服上的灰尘。进门定睛一看,叶岸正老老实实地趴在草垛上面睡大觉呢。

拿了他的钱,嫁祸他差点让她被暴君宰了,居然还能睡得着!这就让林晗很不爽了。

她随地捡了一根结实的木棍,想给这个不知死活的人一点教训。她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挥舞着棒子,重重打在他的身上。

没想到这个叶岸不仅没叫出声,还是一动不动地躺在原地。林晗感受着她刚刚挥舞棍棒手心留下的酸痛感,看着手脚被绑着蜷缩成一团的叶岸,鸡皮疙瘩顿时从脚上窜遍了全身。

她深吸了两口气,用手上的棍子帮助叶岸翻了个身。叶岸七窍流血表情扭曲地瞪着眼睛看着她,与他现在身上表现出的宁静让林晗吓得惊叫起来。

她底盘不稳,踩中一块碎石,往后踉跄的同时,一只索命的短箭突然从窗口飞进来,从她的耳畔呼啸而过,直直地钉在了前面的那根顶梁柱上。

若不是她运气好,这只短箭恐怕早就锁喉取她性命了。

林晗跌坐在地上,吓得一身冷汗,硬压住致命的恐惧,大声呼救:“来人呐!来人!救命,有刺客!”

几个家丁拿着家伙踹门而入,护在如惊弓之鸟般的林晗身边。另外一群人沿着短箭刺进来的方向去追捕刺客了。

当看到叶岸的惨死的状态,以及柱子上钉的那根夺命短箭时,皆傻了眼。

两个会来事的仆从将林晗从地上扶了起来,带她脱离这是非之地。

“把叶岸的尸体给我送去义庄验尸,还有那只短箭给我查清楚来历。”

惊魂未定的林晗现在必须要做出反应。她最开始穿越到这里来,以为毒酒只是意外,在到后来的官银,她也以为是单纯的运气不好。现在刺客居然大白天到家里要取她的命!

这只能证明一件事:原来的林晗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现在别人迫不及待地想要取他的狗命。

小说《哄好恋爱脑暴君:奸臣也能当皇后》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