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少司命她快意恩仇染染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快穿:少司命她快意恩仇》 小说介绍

【无CP文不搞暧昧+女强,】刷到即是有缘,坐下就是姐妹,来姐妹,先让洒家招待三章。 听说又有人偷溜下凡?于是染染奔波于各个位面,逮渣撕渣。 人人都说上仙少司命菩萨心肠,却少见她修罗手段, 俗话说,司命下凡,必有仙亡。 染染:我嘴笨,老子动手不动口。 众渣:少司命轻点打! 清冷师尊想搞师徒禁恋?染染:我就笑笑不说话, 人渣皇帝昏庸无道还想灭了皇后满门?染染:杀进皇宫,夺他鸟位! ……。书中主要讲述了:【无CP文不搞暧昧+女强,】刷到即是有缘,坐下就是姐妹,来姐妹,先让洒家招待三章。 听说又有人偷溜下凡?于是染染奔波于各个位面,逮渣撕渣。 人人都说上仙少司命菩萨心肠,却少见她修罗手段, 俗话说,司命……
快穿:少司命她快意恩仇染染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快穿:少司命她快意恩仇》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瞧瞧这乌烟瘴气的朝堂,】染染有些痛心:【原本闻人昊该是位为励精图治的好皇帝,却被这耗子精搅和的——唉,】

“肃静~~”

小太监特有的清亮嗓音响彻金銮殿,一众朝臣这才忙敛容站好,正准备高喊:“吾皇——”

结果却瞧见了一抹窈窕明黄的身影,

“皇后娘娘怎在此处?”

太傅先反应过来,立刻出了行列上前责问,

“皇帝身体不适,今日托本宫暂代朝政,”

“荒唐!即便陛下身体不适,派个小黄门知会一声,我等自会散朝,岂容一介女子插手朝政?!”

钱不多是闻人昊忠实的走狗,位列户部尚书,是个肥差,又掌权极大,是以,他除了皇帝,谁也不服,

“钱尚书这得问陛下去,”染染轻飘飘的回怼过去,

一个个满脑肥肠的煞笔都能站在朝堂上吆五喝六的,我一个秀外慧中的仙女怎就不能?

哼!

“麻烦娘娘请陛下出来,”

“陛下病的都下不了床了,来不了,钱尚书还有何疑惑?”

“老夫不信!”

染染瞧见他那脸红脖子粗,一脸别人欠他几千两银子的欠样手就痒痒,怎么,还得劳烦老娘把你打信吗?

染染忍下这口气,居高临下看着蠢蠢欲动的朝臣,

“只有这个老匹夫不信吗?”

“你!”钱不多气得直翻白眼,

还是几位御史台的大人较为冷静,

“还请娘娘请出陛下,”

“还请娘娘请出陛下,”

……

染染叹了口气:“请是请不出来了,”

“抬出来吧,”

内室里头的人得了命,几人合力抬起一张小竹床,

朝臣们被吓了一跳,那,那个脸肿的像猪头真的是他们陛下吗?

身上龙袍像是被撕碎了一般,有的露着皮肉迎风飘扬,双眸紧闭着,若非胸膛还微微起伏他们都要怀疑人已经不成了呢,

“何人如此歹毒—”

染染凉凉的扫了开口的人一眼,

“本宫打的,”

“诸位也莫要害怕,左不过是夫妻间的小打小闹罢了,”

“你管这个叫小打小闹!皇后这是要弑君啊!”

“钱大人这顶帽子本宫可戴不起,”染染耸耸肩,一脸的无所谓,

钱不多简直要被这疯女人无畏的态度给气晕过去,强掐了一把自己的人中,走到众位朝臣面前,

“诸位同僚,咱们陛下被这疯妇鞭打近死,我等为臣势必要为吾皇讨个公道!诸位可愿意与老夫一起?!”

有精明的臣子还在观望,昨日梅家一事京城人尽皆知,皇后不可能不知道,可瞧着她尚能如此气定神闲,想必背后是有些隐情的,再者说来,没有后手她是断然不敢如此嚣张的,此时还不要当这个出头鸟为好,

钱不多瞧着平日里迎逢他的人今日竟无一人站出来,登时发怒,

“好好好!一个个懦夫!”钱不多突然转身仰头怒视:“疯后!今日你若不给我等一个交代,老夫这官不做也罢!”

染染闻言点点头,轻拍了两下手,

忽然殿外闯出一支黑吾卫,

染染站的有些脚酸,懒懒的坐在龙椅之上,台下一片倒抽凉气之声,

“钱大人不想做官了,你们动手除了他的乌纱,剥了他的官服,”

“是!”

黑吾位动作十分利索,没几下剥的钱不多只剩下里衣了,

钱不多根本没料到皇后竟如此决绝,当庭剥了他的衣服,从未受过如此屈辱的钱尚书,老脸羞的没地方搁,左右瞄准了柱子便要一头撞上去,可还没跑出两步便被黑吾位给拦截住了,

“想死?”

染染轻轻一笑,

“御史台,听闻你们弹劾钱大人多次均被驳回?”

御史台众人战战兢兢的点头,

“今日说给本宫听,”

御史台几位老臣畏缩不前,还是一位年轻的谏议大夫出列,端正的行了个大礼:

“启禀皇后娘娘,一个半月前江南水患冲毁良田两万四千五百亩,灾民不计其数,朝廷命户部拨银买粮赈灾,账上对外赈灾银共计四十七万两,当月米价稍高于平常,一两银子能买米十五石,也足以上千人支撑一天,可朝廷如此大的赈灾力度下,灾区还是每日上千人饿死!易子而食之事竟常有发生!”

上头从来都是知道下界苦难颇多,但没有亲眼所见,没有亲耳听到,总是乐意麻痹自己,以为下头仍是一片净土,百姓们安居乐业,歌舞升平。

染染听得心惊,眉头紧锁起来,

“小沈大人,旧事重提你是何意啊?”钱不多威胁的看了沈言一眼,全然忘了他刚被摘了乌纱帽。

“继续说!”

大殿之上多的是善会察言观色之人,方才钱不多的事已经震慑住他们,此时瞧见皇后面色不佳,都低下头装鹌鹑,只听得那年轻人不卑不亢着说着“陈年旧事”,

“微臣暗中走访查探此事,发现钱大人将赈灾一事全权交由他二弟钱不少钱大人来办,银子被贪了一大笔,钱大人三弟钱正好家中又有粮食铺子,钱不多便以高价收购钱正好的米粮……..”

“微臣所言句句属实,所有证据微臣已妥善藏好,若娘娘需要查看微臣——”

“去取,”

“本宫今日算是开了眼了,瞧咱们朝廷养的好肥一条蛀虫,”染染指向肥墩墩的钱不多,

证据取来日头已经正中了,有的官宦在家等的有些心急,便打发孙子套了马车去接自家官人。

“爷,怎么这么晚才出来?那荒唐皇帝又办什么荒唐事了?”

“别说话,走,”

马车吱吱呀呀刚驶过御街,

“停车,”

“又怎么了爷爷,”

那老大人掀起帘子,头探了出去便开始呕吐,原本早朝就没吃几口东西,如今倒是要将胆汁都吐出来的,呛的他眉毛胡子都要碰一起了,

“爷,到底怎么了,你说话啊!急死人了,”

老大人虚弱的靠在马车上,缓了好半天,他孙子急的屁股都要噌出火星子了,悠悠开口道:“要变天了,”

孙子莫名其妙的瞧了一眼外头的白日:“天儿好着呢,”

可马车刚驶回家,天空突然划过一道亮紫色的霹雳列缺,紧接着大雨毫无预兆的倾盆而下,

“爷,还真让你给说对了,”

老大人一言不发,垂着脑袋进了书房。

小说《快穿:少司命她快意恩仇》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