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玫瑰(池漾夜景行)小说最新章节

《荔枝玫瑰》 小说介绍

玫瑰、月季与蔷薇,我只偏爱玫瑰 在齐远煜心中,白歆仪是月季,是白月光,而与白歆仪性格相似的池漾是玫瑰,与白歆仪长相有八分相似,可性格却不相像的沈诗情便是蔷薇。 在他这里,月季永远是例外,是特殊,玫瑰与蔷薇不过是无法得到月季,无奈之下的将就,但或许连齐远煜自己都不知道,从他在下雪天的便利店遇见池漾的那一刻,玫瑰就已经代替月季成为了他心里的那个例外与特殊。 在夜景行心中,池漾是偏爱,更是唯一,玫瑰花的刺相比起月季和蔷薇的刺更不容易被折下,玫瑰花的花期也最短,可味道却是三种花中最浓郁的,就像是池漾,无论出现在哪里,她一定都是最耀眼的那一个。。书中主要讲述了:玫瑰、月季与蔷薇,我只偏爱玫瑰 在齐远煜心中,白歆仪是月季,是白月光,而与白歆仪性格相似的池漾是玫瑰,与白歆仪长相有八分相似,可性格却不相像的沈诗情便是蔷薇。 在他这里,月季永远是例外,是特殊,玫瑰与……
荔枝玫瑰(池漾夜景行)小说最新章节

《荔枝玫瑰》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光怪陆离的霓虹灯影,混着道路两旁各色的景观灯,将深黑色的夜空染成了泛着雾气的浅灰色,雾色中陈瀚望着池漾离去的身影神色复杂。

黑色的摩托车驶离月色酒吧,徐俊开着坐着蒋天啸和陈瀚的车回警局,顾然开着宝马也离开了停车场,几人都不知道刚刚的一切早已经被二楼窗边站着的两人尽收眼底。

戏散场了,夜景行端着杯子回到了座位,夜镜浔也是有些意外,北烬小队的上一任队长,池漾,代号北漾,是寒烬组织最早的一批成员。

年纪不大,任务经验却很丰富,杀人不眨眼,寒川惜才,加上池漾身世比较可怜,寒川便认了她做妹妹。

池漾除了北漾这个身份以外,还有两个身份值得一说,第一个身份便是沈家大小姐,池漾的生母是沈远安的原配妻子,而那个人人皆知的沈家大小姐沈诗情其实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也就是第三者的女儿。

第二个身份就是齐远煜的女朋友,这件事别说是外人,就连夜家人都没有几个知道,因为池漾年纪还小的关系所以这段恋情并没有太过张扬。

气氛安静了一会,夜景行开口打破了僵局:“齐远煜有些不知好歹。”

夜景行可不给齐远煜留面子,说的话也是一针见血,并不好听,夜镜浔放下了酒杯,却并没有反驳夜景行的话,因为刚刚他们看到了齐远煜,就在这里,他约了沈诗情在酒吧见面。

齐远煜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真单纯,这里是夜家的产业,他竟然还敢约在这里?是真的以为越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吗?

有女朋友却还偏偏要和自己女朋友同父异母的妹妹纠缠不清,这性格倒是像极了他的父亲齐宁臻,齐宁臻有夜浅菱这样温柔的妻子却在外面养女人,如今齐远煜来了一个有样学样。

“我们应该是第一个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吧?姐今天既然还让你陪着去给池漾挑礼物,那就证明她不知道这件事情。”

夜镜浔现在常住在镜城小区,所以不常回老宅,夜浅菱也因为嫁给了齐宁臻的关系所以就很少回去。

齐宁臻不喜欢夜浅菱和娘家人多联系,所以夜浅菱便交代了他们几个兄弟姐妹少去看她,因此经常用电话和微信联系,偶尔去看看她。

“齐远煜还没有傻到那个份上,姐目前应该只知道齐远煜和池漾在谈恋爱,齐远煜还给池漾在镜城小区安排了房子,她一直挺满意池漾,算是把池漾当成自己的准儿媳了,为了给她挑礼物,今天一下午我都在陪姐逛商场。”

夜景行语气平淡,听不出喜怒来,穿着一身纯白色长衫坐在黑色的皮质沙发上,与包厢内的环境不怎么相配,手里握着一串药珀手串,似乎是在闭目养神。

今天他本不想出来的,正巧大姐下午去商场准备挑份礼物给池漾,说是池漾要过生日了,而且今年的生日还是成人礼。

她作为池漾的准婆婆送份礼物是应该的,夜景行不放心夜浅菱一个人出去,所以就陪着一起去了。

而晚上他准备回澜山首府,路上却接到了夜镜浔的电话,因为好奇池漾再加上江染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他过来也好,于是便来了。

结果误打误撞碰见了齐远煜会情人这么一出,他们都看见了齐远煜,可是齐远煜却没有看见他们,也是了,笑成那样,心里指不定多开心多甜蜜,哪还有功夫注意附近有没有熟人?

齐远煜和齐宁臻这个祖传的胆子可是连夜景行都佩服不已的,齐宁臻背着夜浅菱在外面养女人,觊觎夜家的家产,而儿子齐远煜与他更是几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自然是什么都向着他。

说句不好听的将来哪怕是他们两人真离婚了,齐远煜也绝对不会选择跟着夜浅菱,这样齐宁臻便可以一直向夜家要钱,齐远煜便是筹码了,这段时间齐宁臻的小动作不断,齐远煜也不安分。

本来他好好谈个恋爱,夜家没有一个人会干涉,毕竟他也已经二十一岁了,再过一年就符合法定结婚年龄了。

可是偏偏齐远煜要搞幺蛾子,这件事情要是被夜浅菱知道,夜浅菱伤心先不说,等伤心完必然要动手打他。

夜浅菱和齐远煜之间的关系本就没有齐远煜和齐宁臻之间的关系好,因为齐宁臻从小到大的洗脑式教育,让齐远煜只认利益不认亲情,所以这一严厉就怕将来夜浅菱离了婚就真的是和儿子越来越远了。

其实这次就算是夜浅菱不动手,这些事情原原本本,一句不落地传到他家老爷子耳朵里,齐远煜也难逃一顿打。

在夜家,除了老太爷夜起云,夜耀远算是不容顶撞的存在,夜景行和夜镜浔从小在学校算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了。

可是一回了家,夜耀远只要一开始数数,一般刚开始数,这个‘一’字刚说出口,他们就会跪下乖乖认错。

齐远煜就是挨打挨少了,所以才会不怕夜耀远,夜景行早就打算好了,这一次如果齐远煜出轨的事情如果被他家老爷子知道,齐远煜挨打的时候他一定先提前支开自家大姐。

至于道歉,今后随便朝她服个软也就过去了,主要是让齐远煜长记性,出轨这样的事情不道德,夜家的子女是决不允许犯的。

“这件事情池漾也不知道,我们要把这事告诉她吗?”

夜镜浔拿过了酒瓶倒酒,只觉得头疼,寒川的这个妹妹在清溪市可是人人惧怕的活阎王,哪里受过这委屈啊?

而且这么一个好女孩,被齐远煜这样欺骗,要知道池漾和沈诗情之间的关系可谓是水火不相容,齐远煜出轨也就算了,偏偏对象还是沈诗情,这件事情要是让池漾知道她会怎么想?

而且这件事情被寒川和余烬知道的话,齐远煜就算不死也得被这两人揍个半死,余烬自己没有妹妹,所以他比寒川还要宠池漾。

而寒川更不用说了,从当初他把池漾从陈瀚手里救下来的那一刻起他便认定了这个妹妹,也决定要保护她一辈子,齐远煜这次可是惹到不该惹的人了。

当初他发现齐远煜恋爱后第一时间查了池漾的资料,想着了解一下,所以从一开始他和夜景行就知道池漾的遭遇。

知道她母亲在她小时候就去世了,父亲更不是人,在她母亲怀她的时候有了外遇,沈诗情是她父亲和外面那个女人生的。

池漾带着两个弟弟在那个家艰难地生活,直到三年前她被继母慕绯云还有同父异母的妹妹沈诗情赶出了沈家。

也是那一天,池漾和齐远煜在便利店相遇,齐远煜在她最狼狈的时候帮了她,所以两人在经过一年时间的相处后选择了在一起。

在夜镜浔看来,池漾这就是早恋,不过池漾从小没有母亲,一个人把两个弟弟养大,吃得苦多早熟也很正常。

而且只要是单纯地谈恋爱,没有越线的行为,那早恋也没有关系,因此他们都没有干涉,包括夜浅菱也很满意她。

其实当初他让许胤查资料的时候就发现了,沈诗情也喜欢齐远煜,因为沈诗情曾多次接近齐远煜,还送过齐远煜好几次礼物。

但是齐远煜一直没有接受沈诗情送的任何东西,也算是委婉地拒绝了她,可是现在齐远煜怎么就突然转变了对沈诗情的态度呢?

“这事得慎重,交给我吧,十一点多了,你不回去?”夜景行把手串戴回到手上,看了一眼夜镜浔,“对了,昨天我去你家拿走了一瓶红酒,和你说一声。”

“你拿走的?”夜镜浔一边穿外套一边看向夜景行,“我还以为是被司夜翎那小子喝了,我问他他不承认,我还以为是他撒谎,你以后想喝就正大光明说,别偷偷摸摸拿,行不行?”

夜镜浔一边开门一边交代夜景行:“那我就先走了,你也早点回去,还有,找个时间让许胤替我去趟清溪市。”

夜景行望着被关上的门突然低低地笑了起来,也许只有在自己兄长面前他才会如此放肆。

倒了酒,夜景行走到露台上,露台可以望向江面,江的对过,一整个繁华的江海市商圈尽收眼底。

其实如果是在二十几楼看的话会更加壮观,但是为了看到刚刚那一幕,所以他们选择了二楼的这个包厢。

寒川当初的选择确实很冒险,可是他赌对了,收下一批年纪不满十八岁的学员,这无疑是冒险的,但是寒川就是在六年时间里把她们培养出来了。

现在清溪市谁听到北漾的名字不会害怕?这样一个女子若是知道了自己的男朋友背叛了自己会做出怎样的举动呢?

如果不是因为自家大姐的这一层关系,夜景行倒是希望齐远煜的下场是死,毕竟狼是喂不熟的,这么简单的道理夜老爷子不会不懂,因为想自己女儿幸福,所以他才会一次次给齐宁臻机会。

小说《荔枝玫瑰》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