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病娇鬼王竟是我的校花女友张凌天凌小希全文免费阅读

《震惊,病娇鬼王竟是我的校花女友》 小说介绍

本书又名《人称斩鬼业界曹达华,斩鬼组之虎》《全身上下没一个能力是我自己的》 【女难之相但是单女主+恐怖探险+都市脑洞+硬核修罗场+甜的掉牙+智商在线男主+黑化=成长型灵异斩鬼人】 曾经,张凌天有个活泼可爱的女朋友,除了她占有欲很强他的眼神只能看她以外,他一直都过得很幸福。 直到那一天开始,死去化成鬼王的女友每晚都来入侵他的梦境,他觉得自己单身也挺好的。 【哦?单身很好?天天,你看我美甲好看吗?】一张苍白如死人的手部照片顺着短信发了过来,手心里还握着一把柴刀。 “好看好看!太好看了!!” 左手女友给的姻缘蜡烛,右手握着做任务得来的附魔后的斩鬼剑——假面骑士圣刃里的星尘龙刃王剑,过五关斩六将,回望身后,张凌天已成猎鬼剑圣。 “剑圣也会怕老婆?别叫,那叫疼老婆。”。书中主要讲述了:本书又名《人称斩鬼业界曹达华,斩鬼组之虎》《全身上下没一个能力是我自己的》 【女难之相但是单女主+恐怖探险+都市脑洞+硬核修罗场+甜的掉牙+智商在线男主+黑化=成长型灵异斩鬼人】 曾经,张凌天有个活泼……
震惊,病娇鬼王竟是我的校花女友张凌天凌小希全文免费阅读

《震惊,病娇鬼王竟是我的校花女友》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纸条上说,购买一些苹果,在房间内的四个角都布置上柳条。

还要去屋子里最大的落地镜实施,再弄一碗新鲜的鸡血。

最后,买一根白丧烛和红喜烛一左一右摆在落地镜前点燃。

布置好一切后,午夜十二点,披红戴绿,对着镜子一边低语【你在哪】一边削苹果皮。

而且,要一直坚持下去,苹果皮不许断。

眼神也不许乱瞟,否则后果非常非常严重。

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好在只是要些苹果,而不是什么冬虫夏草绝世人参。

张凌天直接去菜市场买了一大袋苹果和一把安全又锋利的水果刀,个个都是又大又红。

他又朝着不远处的活禽市场走去。

他打算直接买一只新鲜整鸡,然后在要用到的时候现场进行处理。

纸条上面说要用鸡血,而且一定要新鲜现杀的。

虽然这让本就不富裕的张凌天多花不少钱,但是破钱免灾嘛。

只要能帮他扛过去,买十只鸡都行。

稳妥起见,为了防止鸡血凝固,张凌天还从超市里又买了一小袋鲜柠檬。

这才左手提着一大兜水果右手提着一只被五花大绑鸡头还在一伸一伸的好斗大公鸡,朝着出租屋所在的“阳光花园小区”走去。

回到家,张凌天开始了紧张的布置现场。

他将厕所里除了马桶这种焊在地面上取不下来的东西以外,所有杂物全都搬出了厕所。

谁知道如果发生什么打斗时间的话这些会不会成为凶器。

看看成龙在家具城的强度,由不得张凌天不谨慎。

既然明确规定是要最大的落地镜,那就非厕所莫属了。

全部搬弄完毕,灰头土脸的张凌天到已经被搬得空荡荡了的卫生间内洗了把手和脸。

接下来,就静待十二点的到来。在此之前,他想要先削几个苹果皮练练手。

纸条上特意强调,削断了,后果非常非常严重。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每削一下,张凌天都感觉自己的快要得帕金森晚期了。

忙起来时间飞逝,不知不觉间,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四十分了。

搁下手中削的奇形怪状的苹果,张凌天松了一口气。

现场学会了不断皮削苹果,张凌天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小希这是……锻炼他生活技能呢?

按照纸上的吩咐,张凌天从兜里掏出了随手揪下来一小把小绿叶。

他用早就准备好了的绳子串起来戴在了头上。

张凌天又翻出了一身红格子花纹衬衫穿在了身上。

披红戴绿穿戴完毕后,张凌天又用钥匙反锁了房子内包括防盗门在内所有的门。

深吸一口气,张凌天将蜡烛摆在镜子前。

看着镜子内熟悉的自己的脸,没由来的,张凌天感觉自己好像不是在看自己的脸。

而是,在看另一个人的脸一样。

从五官到表情,都是那么的让他感到陌生。

“你……你是谁……”

情不自禁的,张凌天有些恍惚的小声呢喃道。

“叮——”

自己设置的十月六日凌晨十二点的闹钟在寂静的房间内突兀响起。

突然,卫生间的灯突然灭了。

还伴随着一阵阵因为突然断电短路而爆出的电火花,就从头顶落下。

【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准惊慌,更不准回头!

你的双眼,自始至终都要直勾勾的盯着镜子!】

想起了纸上语气严厉不容反抗的嘱托,张凌天咽了口口水。

他有些颤抖着拿出了火柴,擦亮后点燃了镜子前的蜡烛。

昏黄的烛光在漆黑的卫生间内摇曳,将张凌天气色很差的脸映照的一片蜡黄。

张凌天恐惧的看了一眼脚旁的大公鸡。

却发现,原本雄赳赳气昂昂的好斗公鸡突然像是蔫了一样。

它浑身原本光彩照人熠熠生辉的羽毛都变得黯淡不堪。

这让正准备下手去宰鸡放血的张凌天有些慌了。

都说公鸡阳气十足,能让这种有灵气的生物都吓成这样,这……

小希啊小希,苦了你了……

听说怨念越强的人死后越会化作强鬼,他现在很后悔,没有请假和小希一起回家。

一般来说,宰鸡放血都是十分麻烦的,因为鸡也怕死。

它会一直不停的去尝试反抗。

小时候一直生活在农村的张凌天对鸡的习性和杀鸡的难度并不算一知半解。

可是,自己的刀都架在了它的脖子上,都已经开始流血了,它却依然无动于衷。

确切的说,它连反抗都不会,甚至哪怕挣扎都没有挣扎一下。

张凌天的心脏跳动的越来越快,他感觉自己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猩红的鸡血不断流出,不多时,小半碗浓腥的鸡血已经装好。

那多半碗的鸡血看起来纯净无比。

从碗沿端起,张凌天还能感受到碗内鸡血的热度。绝对够新鲜。

接下来,加点柠檬……

几滴柠檬汁下去,原本隐隐有凝固之势的鸡血缓缓的化开了。

右手颤抖着将那只死去的大公鸡抓起,张凌天哆嗦着想要去卫生间的门将公鸡扔出去。

可是,他却惊骇的发现,无论怎么去拉门,卫生间的房门竟然始终纹丝不动。

张凌天手一软,公鸡的尸体摔在了地上。

啪的一声闷响,将有些恍惚的张凌天重新拽回了现实。

他并不是一个胆大的人。

只是,回想起自己曾经所信奉的唯物主义,他还是强忍着恐惧与惊骇,拿起了桌子上早就摆放好了的一个苹果和一个小水果刀。

此刻,夜深人静,万籁俱寂,再无任何杂音。

在这种环境下,一个脸色蜡黄双眼凹陷的青年披红戴绿对着镜子削苹果,口中还念念有词。

哪怕真的只是个恶作剧,但是,一般人也根本难以承受这种巨大的心理重压和精神压力了。

小说《震惊,病娇鬼王竟是我的校花女友》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