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遥录谢械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遗遥录》 小说介绍

[末世+丧尸+求生+无系统+无异能] 天狼星之下的两个“世界”, 在“共济光明”的阴影中,一个发达的现代文明,逐渐崩坏消亡……。书中主要讲述了:[末世+丧尸+求生+无系统+无异能] 天狼星之下的两个“世界”, 在“共济光明”的阴影中,一个发达的现代文明,逐渐崩坏消亡…………
遗遥录谢械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遗遥录》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结束了。”

谢械一脸平静,又扫视了一圈,突然看到一座假山上,有一个少女蹦跳着,朝着在半空盘旋的无人机挥着手。

“有点眼熟……”

想了想,好像有些印象,但肯定不是自己在意的人,于是便懒得去想了。

谢械一脸的无所谓,操纵着白色无人机升到高空,在白云的掩护下,朝着一个方向稳稳飞去……

假山上,耳边是“呯呯”的枪声和喊声,但一位长相甜美,名叫唐九儿的少女,满是笑意的秋水明眸里,倒映的只有在天边,逐渐远去的无人机……

“他一直守护我到最后,才离开……”唐九儿俏脸通红,自我脑补着……

伴随着“呯呯呯”的枪响,丧尸们也逐一倒下,有些是身着制服的丧尸,也有些,是少年少女的模样……

“小朋友,醒醒!”

假山上,看着一个蜷缩成一团的平头少年,一位肩灯闪着红蓝光芒的黑衣人,试探地拍了拍他的肩头说道。

“髒嬡……荣洸……”这个蜷缩着的平头少年,怀里死死攥着一团紫色的假发,眼眶通红带着泪痕,嘴里不停喃喃着什么……

另一座假山上,一个身穿黑色运动服的少女,瘫在地上,茫然的看着天空,原本清丽的面容,此刻流着鼻血,脸上满是鞋印的污渍……

一个名叫何玥的少年,环顾了下四周,便径直跳下假山,面色平静地朝着那闪耀着红蓝光芒的方向走去……

“叔叔!”一个长相甜美的少女,下了假山,在堆满尸堆的地上蹦跳着前进,来到了一名身着黑衣闪着肩灯的男人面前,对其灿烂一笑。

男人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只觉得汗毛倒竖,一股寒气从尾椎直往上冒,任谁见到,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满脸笑容的在满地尸堆中负着手闲庭信步,都会觉得诡异恐怖。

“嗯……小姑娘你好。”男人咽了口唾沫,又稳定下了情绪,“有没有被那些……坏人伤到?”说到这,男人面色严肃了下来。

“没有呀。”这位名叫唐九儿的少女,面带微笑的回道,突然,将背着的一只手对着面前神色略微放松的男人晃了晃,露出了一个甜美的微笑。

“我自己割伤的哦。”

男人看着面前那缠着布片,满是血迹的纤纤玉手,眼神凝重。

似乎是看出了男人的不对劲,少女另一只手又取出刀片,对着男人晃了晃。

“被这个弄伤的。”

看着这个“天真无邪”的少女,男人慢慢平复了情绪。

“叔叔明白了,叔叔先带你去和你的朋友们汇合。”言罢,男人对着少女伸出一只手,笑容灿烂。

少女嘟起嘴,微微点头,直接牵住了男人制服的衣角,随后人畜无害的抬头看着男人。

男人尴尬的收回手,挠了挠头,随即又神色一正,警惕着四周,慢慢领着唐九儿离开了这里……

……

将无人机暂时放进卫生间,谢械清洗了下碰过无人机的双手,便急不可耐的上了楼顶。

电磁炉上,那锅乱炖热气蒸腾,水汽徐徐上升,又逐渐消散……

夹起一块瘦肉,在挤满芥末的调料碗里略一倒腾,便将那均匀裹满芥末的肉块放入口中。

感受着那气冲天灵的舒爽,谢械一脸的幸福……

“哇!”

似乎是嗅到了美食的气息,黑爷站在地上一个空盘子旁,不满的叫了一声。

想了想,谢械取出个小碗,里边挤了半碗芥末,又将些蔬菜加进去一阵搅拌后,放置在了地上。

“哑!哑!”

乌黑尖锐的鸟喙在碗里啄了下,随即漆黑的眼珠中神光大亮,黑爷在原地拍打着翅膀,兴奋的直叫唤。

听着这凄厉嘶哑的嗓音,感受到了其中的欢快,谢械满意的一笑,看着黑爷,大有一种找到“同道中人”的感觉……

“叮咚!”

正吃着,手机的特殊提示音突然响起,谢械疑惑的放下碗筷,查看了起来。

“【XX银行】尊敬的客户:xxxxx于4月2日15时,向xx的支行账户(尾号xxxx)完成转入交易,金额为……”

谢械瞪大双眼,惊得直接站起来了身,不可置信的又看一遍,一手揉了揉眼,又仔细盯着看。

“乖乖!好多零!”

谢械抓着手机,盯着屏幕,依旧不敢置信。

“我是不是在做梦啊?黑爷,快扇我几下。”

话音刚落,头便不由自主的左右摇摆了几下,而在停止摇摆的同时,便是一阵风迎面扑来。

谢械摸着伤上加伤的脸颊,又看着手机,“嘿嘿”的傻笑着。

地上吃着芥末拌蔬菜的黑爷,斜着眼撇着少年,仿佛在看一个白痴……

逐渐冷静了下来,谢械突然面色郑重,看着那完全陌生的卡号转账,思考着这笔“不义之财”的来源。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如果是来路不明或是不可取的钱财,就算再多,谢械也会全数退回,分毫不取。

突然,他想到了一个可能,快速打开“薇信”,翻看起那已经改名成了[五班活下去]的班级私聊群。

“已经回来了啊。”

那些无名园幸存的少年少女们,被带走后只是简单的全身检查和询问了几句,便派人将他们各自送回了家。

粗略看了下那些同学的聊天内容,便直接打开搜索聊天记录,想要查找关于她的消息。

谢械突然愣住了,将手机轻放在桌面上,双手使劲地挠着他一头柔顺的天然卷。

“她……叫什么来着?!”

……

黑暗中,突然凭空出现了数座金山银山,照耀了这黑暗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而其中一个已经被粉碎的名字,逐渐一点点聚拢,最终合成了三个闪着金光的大字!

谢械瞬间眼神金亮,手指舞动成了幻影,直接在“薇信”聊天记录里搜索到了有关消息。

糖九儿:“@蟹老板,谢械!钱已经打过去了哦!但我说的那些还是算数的哦!”

糖九儿:“@蟹老板,谢械!你能不能理我下呀!加个好友也行呀!”

糖九儿:“@蟹老板,谢械,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不理我呀……”

确认了那笔转账的确是那位,名叫唐九儿的少女,用来报答他救命之情的谢礼。

谢械救同学的初衷虽然只是因为无聊和顺手,也本没想过要什么回报,但既然这名叫唐九儿的同学知恩图报,坚持要给,谢械也只能“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从一众好友申请里找到了“糖九儿”这个昵称,点击同意,并且备注为了“富婆”,以防忘却。

没一会儿,便传来了好友消息通知。

富婆:“谢械!你终于终于终于!同意我的好友申请了!!!”

看了眼消息,谢械面无表情,淡淡的回复道。

“你的谢礼我已经收到了,真的不用这么客气,同学间互帮互助本就是应该的。”

等了一会儿,对面回道。

富婆:“谢械!你可是救了我唉!那些小钱是弄坏你无人机的赔偿啦!真正的谢礼……还没送呢……”

谢械脸上突然浮现出了“真诚”的微笑。

“无人机本就没坏,少的刀片再装就是了,真的不用什么谢礼,同学你真是太客气了!”

富婆:“不!那是救命之恩呀!”

“真的不用……”

富婆:“不必推辞!那是你应得的!”

“真不用……”

富婆:“一定得收下呀!”

……

谢械嘴角微勾,觉得是时候了。

“你……唉!既然你这么坚持,那就说说吧,礼轻情意重,意思下就得了。”

言罢,少年略有些期待着,这位富婆会送出什么比那无人机赔偿费更值钱的,或者是再多给几个零……

富婆:“礼物就是,我……”

看着这条回复,谢械直接就愣住了,下意识的输入法里打出“什么我?”但又立刻删除,手机放在桌上,身子靠着椅背,双手揉着一头天然卷,一脸的蒙圈。

而此刻,一座占地庞大的宅院内,一间宽大整洁的房间里,那位名叫唐九儿的少女,此刻正趴在床上,红着脸,看着手机。

当她发出“礼物就是……我”这条消息后,立刻将手机暂时扔到一边,抓过枕头,一把将头深埋进柔软的枕头里,开始了“消音式”尖叫,时不时抱着枕头在床上翻滚着……

谢械摸了摸自己清秀稚气的脸颊。

“终究是我这无处安放的魅力,害了我自己啊。”

他只是希望这位富婆能给他些钱财或者值钱的作为答谢,至于人,倒贴给他,他也不要……

点开了这位富婆的资料界面,手指停在“删除”键上犹豫着,想了想,又返回了聊天界面。

有些事,有些话,得趁早问清,说清。

“你是不是喜欢我?”

谢械面色如常的打出这条消息后,便在锅里夹了片白萝卜,在调料碗里裹满了芥末,品尝了起来……

唐九儿抱着手机,看到了这条消息,当时脸就更红了,耳朵尖都直发烫,心脏快速跳动着,神情却极为认真。

纤细修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舞动出了幻影,但随即又将脸埋进枕头里,一阵消音式尖叫后,删除了那一大堆“长篇大论”,红着脸,手指因为太过激动而微微颤抖着,缓缓打出了两个字。

“喜欢!”

发送出这两个字,少女只觉得瞬间抽干了全身的力气,歪着脑袋,瘫倒在床上,但一双秋水明眸却格外明亮,嘴角还挂着憨憨的微笑……

富婆:“喜欢!”

吃着乱炖,谢械撇着手机上的这条消息,一只手随意的在屏幕上舞动着。

“好眼光,我也喜欢我自己。”

……

看着这条消息,唐九儿那原本兴奋且怀揣着期待的内心,瞬间如冰水浇头般,来了个透心凉。

“叮咚!”

又是一条特别关心的提示音传来。

“无人机的赔偿钱,我已经退回你的卡里了,本来就没坏,还有,作为同学,互帮互助本来就十分正常,你完全不用放在心上,我们始终都是好同学。”

……

“啪嗒。”

大滴的泪水,沿着一张白皙精致的小脸,于尖尖的下巴下方汇聚着,最后重重垂落,打湿了身下洁白的枕头。

抓着手机的那双白皙纤手,无力的松开,瘫放在了床上,任由手机摔进被褥。

少女就这么全身瘫倒在床上,身下压着枕头,就这么睁着眼睛,无声地垂泪。

突然,少女死死抱住枕头,将脸深深地埋进枕头里,“呜呜”的抽泣声,不断在这“与世隔绝”的房间里,幽幽地回荡着……

“还是心太软啊。”

谢械看着良久无人回复的手机,不由感慨道。

其实按照少年内心真实想法,是想说“你喜欢我,与我何干?”

但考虑到对方只是个小女孩,而自己也是第一次被表白,于是便委婉的回绝了。

至于伤害不伤害的,谢械压根懒得去想。

“可惜了这个有钱的主喔。”

原本是想着,继续和这位小富婆,维持良好的金钱关系,但是,谢械觉得有些东西就该当断则断,不然可能会反受其乱。

想了想,并没有删除这位富婆的好友位。

关掉了“薇信”,谢械又继续吃起了这锅乱炖……

……

日渐西斜,黄昏已至。

生活物资早已送到,但今天的那些志愿者们,不比昨日的那些,神情轻松随和,反而全都神色匆匆,不时的四处张望着什么,每家每户都送到后,便迅速回到车上,极速远去……

楼顶上,趁着还没吃晚饭,谢械扎着马步,双手抓着一根沉重的实心铁棍,不断重复练习着基本功。

动作极慢,但却极稳。

黑爷窝在谢械的一头天然卷里,眯着眼,一脸惬意。

渐渐的,动作缓缓加快。

那沉重的铁棍仿佛活了一般,灵活又快速的于周身舞动着,逐渐加快速度。

当快到舞动出了幻影,到达某个零界点时,又瞬间变得如陷入泥沼般,极为缓慢的行动着……

“呼……”

谢械长出一口浊气。

按照他师傅所讲,体内就如同封闭的密室,而一呼一吸间,气便存在里边,但是,若只是一味地呼气吸气,在这密闭的室内,气便如同水汽般,密密麻麻的漂浮在密室里,却一动不动,最后只会慢慢消散。

只有依靠锻炼,才能推动这些肆意浮散的气。

当然,他师傅还说过,这些就是先人留下的糟粕传承,练不练都无所谓,记得就行。

谢械也深有同感,自幼练习,一直到现在,除了身体变轻点,更加灵活点以外,就只有饭量是显著的提升。

而且就算是真能练成如小说中的武林高手那般,飞檐走壁又有什么用?就之前来营救他同学的那些叔叔们,假如谢械是丧尸,叔叔们只要抬起手中的92式,“呯”的一声,谢械就没了……

至于为何少年坚持每天练习,可能是为了师傅口中的所谓传承,也可能,是这个行单只影的孤高少年,没有朋友更没有玩伴,除了学习外,就只能用运动来消磨这无聊的时间……

……

天,黑了。

吃过晚饭,收拾完卫生,谢械便洗了个澡,此刻正穿着睡衣,舒舒服服的,如咸鱼般躺在沙发上,一旁窝在靠枕上的黑爷,吃饱喝足后,也是眯着眼,仿佛在打盹。

“哒”的一声响,在这落针可闻的客厅里,依旧是极其轻微。

百无聊赖的谢械,手中抓着把牙签,另一手不时的用手指夹起一根,屈指一弹,便在对面雪白墙壁挂着的标靶上,那插在中心红点的一撮牙签的间隙里,又刺进去一根……

“好无聊啊!”

直接将手中那一把牙签,对准标靶全部掷去,密集的“哒哒”声集中传出,但依旧十分轻微,但那标靶上,七零八落的牙签,全都笔直地刺入其中。

做完这一切,无聊的谢械想回卧室翻本书看,但转念一想,现在正是动荡时期,灵通的消息才是最为重要的,便又躺沙发上,刷起了手机……

打开“薇簙”,搜索“丧尸”。

除了各种影视作品和自制短视频外,并无其它,显然是被封锁了消息。

这也难怪,与其放出消息,制造不必要的恐慌和慌乱,弄得局势愈发不可收拾,还不如隐瞒消息,让群众好好待在家,别出门添乱就是最好的帮忙。

这场全球性的灾难,谢械可不相信其它地方依旧是太平祥和的,毕竟就连躺棺材里的都会被感染,这可能说明,病毒已然无处不在。

至于为何活人暴露在这满是病毒的环境中,却没有任何影响和不适的感觉,谢械不知道,可能是对于活物不起作用吧……

但这也意味着,在解决这病毒的方法出来之前,这场灾难,将永无止境……

又打开了“薇信”,简单扫了眼,那位富婆依旧没有回复,便直接点开[五班活下去]的班级私聊群。

这是目前谢械接触到的,唯一知晓丧尸存在的一个小团体。

谢械注意到,这个私聊群少了近乎一半人,有些是在无名园那场事故中死去的,也有些是自己退群的,可能是那些不择手段活下来的幸存者。

浅爱の忧伤:“还好我没去,不然可能也回不来了,感谢镜哥,愿天堂没有丧尸……”

甜豆腐脑:“为什么会有丧尸啊?!为什么新闻也没消息啊?!为什么会有人吃咸豆腐脑啊?!为什么……”

跑龙套:“你是不是瓜?新闻放出消息来,那不就乱套了?不得全都瞎跑出来逃命?又能逃哪去?那不得搞得满街全是丧尸了?你就不能动动脑子吗?”

砚青:“闭嘴!别叨叨!”

群里瞬间静了下。

砚青:“你们住处附近有关于丧尸的消息吗?我住的紫兰苑,今早有一户人家,家里老人病重马上要不行了,子女亲戚全都聚过来送行,结果老人刚闭眼,在亲人痛哭流泪的时候又睁开眼,直接坐起了身,他的儿子直接就哭着上前抱住老人,结果你们应该也猜到了,老人就直接把他的儿子咬死了,满屋的人就逃出来两个,而且还没关门!还好每家每户基本都待在家,除了那户人家的,被感染的没几个,现在我们小区已经封了!本地派出所已经派人清理完了明面的丧尸,但还在挨家挨户的排查。”

群里鸦雀无声。

砚青:“看来不止被丧尸伤到才会感染啊,我听说,我这边隔壁栋也发现了丧尸,听说是个高中生,连续熬夜打游戏,在家猝死了,具体也不清楚,是今天下午才排查出来的,现在警车还围着那栋楼,红蓝的灯光闪到现在。”

……

谢械津津有味的翻看着群聊记录。

“哇!”

凄厉嘶哑的嗓音,在房间内回荡着。

循着声音,谢械看向黑爷。

此刻的黑爷,立在阳台的护栏上,透过窗户玻璃和推拉式防盗窗的间隙,看向不远处的一个方向。

谢械走上前,却不随着黑爷注视的方向看去,而是抬头看着天。

皓月当空,群星璀璨。

一手顺着黑爷的羽毛抚摸着,淡淡的道:“星星,好像比以前多了,也亮了。”

黑爷不解的扭头看着谢械,而少年也转过头,对其灿烂一笑。

“来日方长嘞!咱就顺其自然,回去睡大觉咯!”

小说《遗遥录》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