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灵万界林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御灵万界》 小说介绍

银鼠遁岩窟,锦貂卷平冈,白鹿放青崖。 枯树栖昏鸦,仙鹤鸣孤云,建木耸灵丘。 紫雷震山川,赤火染红尘,蜉蝣天地间。 少年遨游万界,御妖灵,夺造化,踏混沌, 步鸿蒙,斩虚无,九天高处且逍遥。。书中主要讲述了:银鼠遁岩窟,锦貂卷平冈,白鹿放青崖。 枯树栖昏鸦,仙鹤鸣孤云,建木耸灵丘。 紫雷震山川,赤火染红尘,蜉蝣天地间。 少年遨游万界,御妖灵,夺造化,踏混沌, 步鸿蒙,斩虚无,九天高处且逍遥。……
御灵万界林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御灵万界》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阴槐坡之所以有这么个名字,是因为这处山岗上独独生长着一株千年槐树,而槐为“木中之鬼”,更别说这棵树已然生长千年,多多少少孕育出一点灵性,因此周身便聚集了一些阴气,围绕着山坡缭绕不散。

而关于这株槐树之所以能在这里安稳生长千年而不死的原因,坊间也是流传出了不少耐人寻味的推测。

有传闻说,在这坡底下有一条阴脉经过,而大树扎根于此,长年累月地吸取蕴含了阴煞的灵气,所以才变得鬼气森森,也因此被阴煞改造了树体,从而活了这么多年。

不过也有更耸人听闻的说法,说是这个土坡并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远古大战时期,有天外神尸突然坠落于此地,接而无人指使就土聚成堆,埋葬神尸,才形成了这处土丘。槐树也只是偶然扎根于此,吸取了神尸精华,才能存活这么久。

不管是哪种说法,无论是阴脉还是神尸,这都是不可多得的宝物,因此也吸引了不少修士前来寻宝。

但是,即便各种瞳术神通探查,也没有发现什么阴脉或是神尸遗骨,更别说有什么其他的特殊宝物了。

此地唯一特殊的也就只有这棵槐树罢了,当然众多修士也没有放弃过探查这棵槐树,但是,看来看去,也只不过是一株饱含阴灵气的凡尘树木罢了。

因为槐木本就属阴,容易招徕阴气,所以一众修士探查过后也没发现什么奇珍异宝。

如若这棵阴槐继续生长,虽然有可能产生灵性,成为树妖,但那也得经过漫长的蕴养时间,而且若没有特殊的机缘,可能终其一生也难以成灵化妖。

好在众多修士也只是在意是否有宝物,因此不约而同地都没有破坏这棵树木,或许大家也期待着阴槐能够化为妖灵。毕竟,修道之路人人争渡,树亦如此。

说话间,凌千钧三人便已逐渐接近阴槐坡,似乎被此地的阴森之气所影响,空中的月亮也悄然地躲在了云层之后,周围变得乌漆嘛黑。

待到三人临近,只见怪石嶙峋中,一棵巨大的槐树张牙舞爪地耸立在坡顶,周围也没有其他别的野草或树木,更显得这棵槐树突兀独立,诡异莫名。

黑褐色的树皮,带有斑驳粗粝的纹路;墨绿色的叶子,在微风吹动下,飒飒作响;横出斜逸的枝条在夜色下,像鬼爪一样撕破黑暗。

看着眼前的景象,凌千钧不由得感慨道:“怪不得此地会有闹鬼的传闻,阴气怎么这么浓重。”

接着又转头看向林战,问道:“怎么不派人除了这棵鬼槐?”

林战连忙解释道:“岳城主说留着此树还有用处,所以也就没人对它动手。”

凌千钧接着问道:“我记得真水城城主岳虎是御灵宗弟子吧?”

“是的。”林战答道。

“那就怪不得了。”凌千钧恍然道:“御灵宗修的就是御使妖灵的本事,估计岳城主是想等此树成为妖灵时,再收为己用。”接着便不再多言。

整个阴槐坡虽然只有一棵大树,但此刻夜色昏暗,不仔细搜查还是难以看清全貌,因此还是需要兵分两路,才能搜查得仔细。

于是凌千钧从储物袋中取出来两张符箓,对着林战和林启说道:“我和你们两个人分开,我从东边绕后搜查,你们两个一起从西边往后,最后在阴槐坡后面会合。”

接着又把其中一枚符箓递给了林战,说道:“一旦发现什么可疑情况,立即激发传讯符箓通知我,我会马上与你们会合的。”

然后又把另一枚符箓递给林启,说道:“这是一枚玄武护甲符,施展之后能够形成元力护甲,防御力可抵凝晶巅峰一击,足以护你一时三刻。”

林启赶忙接过,只见手中符箓绘制得十分精美,黄色符纸上面画着一只龟形图样,赤红色的朱砂鲜艳得好像刚画上去一样,可见其珍贵之处。

林启小心收好,开口道:“多谢凌副使。”

凌千钧挥了挥手,便示意两人从西边开始探查,自己则转身向另一边走去。

“呼……呼……”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笼罩着阴槐坡,林启听着耳边传来呼呼作响的风声,不由得向前快走了几步,跟紧了父亲的脚步。

远处,似乎还传来簌簌作响的声音,如同幽鬼呜咽,凄厉瘆人,加之夜晚有淡淡的雾气,朦胧缭绕,更添阴森诡异。

林战看了眼身后的儿子,小声道:“跟在我身后,一旦有危险,立马激发凌副使给你的防御符箓。”

接着两人便小心谨慎地绕着阴槐坡向后方走去,林启手中则紧紧地握着那枚玄武护甲符,一旦有风吹草动,自己立马就用元力激发纸符。

这枚符箓虽然珍贵,但还是自己的小命更重要。人若是死了,符没用掉,那还不是到头一场空。符若用了,人还活着,那就还有无限的可能。

一阵阴风吹过,林启感到毛骨悚然,后脖颈似乎微微发凉,轻轻地呼了口气,更加警惕地打量着周围的黑暗,提起十分精神留意着蛛丝马迹。

突然,脚下一个趔趄,似乎踩到什么东西没站稳,身形一晃,林启险些摔了个狗啃泥。

林战见状,连忙转身扶住儿子,关心道:“小心一点,没事吧?”

林启连忙道:“没事儿没事儿。”心里则责怪自己太过紧张,一个不小心差点出了洋相。接着好像撒气般地踢了踢地上的泥土。

“咦?这是什么?”林启看着被自己踢开的泥土里,支棱着一根小棍子,只有一截露在外面,因此不由得好奇道。

林战听到自家儿子发出疑问,也低头看向地面,只见那似乎是一根被削过的竹条,心里也有些不解。

阴槐坡因为经常有闹鬼的传闻,向来都是人迹罕至,在土里怎么会突然有这么个竹条,一看就是最近才切削而成的,不像是很久之前留下的,一点风吹日晒的痕迹都没有。

林启弯下腰,伸手想要拔出那根竹条,稍微用力,泥土逐渐松动,再一使劲,就见一个破破烂烂的小玩意儿被拔了出来。

他仔细地辨认了一下,说道:“爹,这似乎是一个燕子风筝。”

“哦?”林战有些意外地说道,内心不免疑惑,这荒郊野岭的地方怎么会出现风筝呢?

“爹,这会不会是被邪修劫掠的那些小孩子意外丢下的?”林启回忆着父亲之前说过的案情,似乎那个邪修用过风筝之类的新奇小玩意儿吸引小孩子。

林战也突然想了起来,说道:“很有可能,看这风筝还不算太过陈旧,应该就是最近才做的。”

然后伸手拿过林启手中的残破风筝,认真地看了看,说道:“接下来要小心留神一点,随时都有可能发现那名邪修的踪迹,如果等会儿我与那人争斗起来,你一定要躲好,躲得远一点儿,免得受伤。”

“爹,我知道了,你也要注意安全。”林启乖巧地回答道。

接着两人便小心翼翼继续向前走去,夜色笼罩,薄雾弥漫,前方的黑暗中似乎潜藏着巨大的危机。

另一边,乱石密布的山坡上,凌千钧一个人正在寻找着可疑的痕迹,他的内心有些烦躁,来自修士的莫名感应,让他觉得似乎正在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但是自己又摸不着头脑,想不明白那心血来潮的指引意味着什么,早知道就学几门能占卜预测的术法好了。

不过他也知道,这类术法极为高深莫测,且难以修炼成功,况且这类术法本身也极为稀有,不是一般人能够获得的。

但他的内心还是有些期许,想着若是这次能够顺利解决此事,或许可以向上头申请一门类似的术法。

心里这样想着,不由得更加仔细地查看起来,恨不得挖地三尺,也要找到那名邪修。

他没有告诉林战的是,之所以自己马不停蹄、不辞辛苦地追来查案,甚至不放过一丝一毫可能的线索,概是因为丢失的孩童里有一个大人物。

要不然自己身为皇都司副使,干嘛亲自跑来这边远小城查案,若是寻常人家的孩子丢失了,派几个精明能干的衙役追查一下就好了,犯不着自己以身涉险。

凌千钧的脑子里思绪乱飞,想到那丢失孩童的身份,浑身上下不免一阵凛然。

若是能找回活的,安全护送回皇城,那自然是大功一件,什么奖赏都不在话下,甚至升为皇都司正使也是有可能的。

但若是带回去一具尸体,怕不是自己这官儿就做到头了,而且还极有可能得吃一顿瓜落儿。

更别说自己要是连那孩童的一点儿线索都找不到,还不如现在就此潜逃了算了,也免得受什么牵连之罪。

难道自己真的要沦为散修,回去继续与那些穷凶极恶之徒争夺修行资源和各种机遇了吗?

凌千钧身为越国皇都司副使,他每年都可以从越国得到大量的修行资源,虽然要听候越国国主的调令派遣,但是除了发生重大事件,基本上也轮不到他亲自出手。

因此他还是挺想保住自己这个位置的,但恐怕此次是真的凶多吉少了。

想着自己的身家性命有可能受到威胁,也不由得埋怨起来,嘀咕道:“七皇子,你不好好地待在宫里,非要出来游玩,遭此大劫,也让我跟着受牵连。”

是的,凌千钧没有告诉林战的是,在被掳走的那些孩童里,有当今国主的血脉,七皇子。

虽然越国国主还是盛年,而且也不止这一个儿子,但是,七皇子的生母容妃却颇受国主喜爱,子凭母贵,七皇子自然也成为越国国主放在心上的人物。

因此凌千钧才被指派,亲自调查此事,务必把七皇子安然无恙地带回国都。

就在凌千钧胡思乱想,心烦意燥的时候,林战这边有了新的发现。

林战与林启父子二人在探查阴槐坡西侧的时候,发现了一堆突兀的石头,似乎是被人特意地摆放在一起。

于是两人便悄悄地搬开了石头,发现底下压着一块大石板,掀开石板,下方掩藏的竟然是一个洞口,面积不大,刚好够一人下去。

林战站在洞口,俯下身子查看,发现深度很浅,不过丈许深,倒像是一个地坑。

又仔细看了看,才发现这个土坑下半部有一面是空的,估计是有地道继续向土里延伸,只是不知道通向哪里。

林战有些迟疑,不知该不该进去探查,担心自家儿子跟着会有危险,于是激发了凌千钧给的传讯符箓,等待凌副使过来后,再商量接下来怎么办。

小说《御灵万界》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