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魔后:魔君心尖宠全文在线阅读花榆君北渊小说全本无弹窗

《绝世魔后:魔君心尖宠》 小说介绍

她,本是现代隐世家族最年轻的少主,许是命运安排,一朝穿越,她成了浣月国无法修炼,人人可欺的废物 欺她无法修炼?欺她软弱善良?欺她至死? 再归来,她已是异世医术精湛、睚眦必报的少主 她自携带随身空间,契神龙,练丹药。看她如何手刃仇人,将这浣月国搅得天翻地覆,世人皆说她是废物,她偏偏要走在这世人的顶端,俯视整个大陆!   他,魔界最尊贵的魔君,既腹黑又冷漠,性格阴晴不定,因寻找命定之人而隐于浣月国内,漫无目的的寻找五百年之久 忽有一日,他似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一般,眼中充满了趣味道“找到你了” 初相见,她说“好狗不挡道” 再相见,她说“王爷不要多管闲事” 待她大仇得报时,回头一看,那人还在身后,心想:此人怎么甩不掉! 初相见时,他说“花家大小姐,长得真是极美,深得本王心” 再相见时,他说“阿榆,本王来助你一臂之力” “阿榆,本君找了你数百年,这辈子你都甩不掉我”。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本是现代隐世家族最年轻的少主,许是命运安排,一朝穿越,她成了浣月国无法修炼,人人可欺的废物 欺她无法修炼?欺她软弱善良?欺她至死? 再归来,她已是异世医术精湛、睚眦必报的少主 她自携带随身空间,契……
绝世魔后:魔君心尖宠全文在线阅读花榆君北渊小说全本无弹窗

《绝世魔后:魔君心尖宠》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你们不是说她死了吗,这小贱人的命可比她爹娘的命硬多了,没这么容易死!”

“这…小的昨天确实看她晕死过去的”那随从惊讶慌张道

花榆看着这突然出现的众人,走在前头的女子穿着一身鹅黄色罗裙,面庞秀美,肤白如玉,一看就是大家族娇养出的女子,只是此刻眼睛却露出阴狠的眼神,15岁的年龄,便如此恶毒,花榆这最后的一身伤就是她弄的,现在花家由花榆的叔叔花无杰当家,花无杰家一共有一对女儿,小女儿天赋不错,是他们重点培养对象,这大女儿嘛,空有一副好样貌,却没脑子,被人当枪使了也不自知,这不,现在又巴巴的过来欺负原主了,只是,花月婷,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倒自己跑过来了

见花榆不说话,一直盯着她,花月婷怒了

“小贱人,装什么深沉,既然没死成,那便给本小姐继续打,我倒要看看她的命有多硬”手一挥,便让那些下人一起上,在这里即便是普通下人也是赤境初期

花榆心想,正好,我倒要见识见识这修仙大陆的赤境实力,顿时眉目一转,只见她挥拳而出,身形如电,动作迅疾,几招就解决了这些人,最后看准时机,一个抬腿横扫,就看到众人被踢出屋子,这身子还是太弱了,不过解决几个赤境初期,就险些站不住,花榆淡定的扶着桌子坐在那唯一的凳子上冷冷的看着花月婷

而花月婷早就被眼前的打斗惊呆了,这是那个她认识的废物吗,居然敢还手了,还打赢了!

“一帮废物”她看着那群下人怒喝道

“贱人,你敢还手又怎么样,本小姐今天要你死”只见花月婷右手升起一道橙色光晕,那光晕渐渐凝成一道橙色的灵鞭,她眼中毫不掩饰的杀机骤现

“你既然要找死,我便成全你!”橙境中期!花榆墨色的眼眸露出杀机,慢慢站起来看着她

花榆眼中隐隐出现红光,右手握紧拳头,眼看着花月婷的鞭子就要落下,花榆一个快速闪身,移到侧面,左手抓住她的手腕,右手一拳打到她的胸口,花月婷被击退几步,震惊道

“你居然敢伤我,找死!”

没人注意到花榆右手带的戒指突然出现一把极其锋利的刀片,花榆握紧右手,在花月婷鞭子落下前,一个后退躲过,不做停留,猛然朝着花月婷的方向跑去,右手拳头带着刀片,她轮动起拳头,一拳揍在花月婷的脸上,伤口深可见骨

“啊!我的脸”花月婷痛苦大叫着后退,这一拳虽被花月婷卸掉一部分力道,但还是伤到了她的脸,可花榆还没停,她渐渐逼近轮起拳头

“花榆,你敢!我爹爹娘亲不会放过你的,啊!!!”没等她说完,便被花榆一拳,一拳打倒在地,花榆骑在她身上边打边语气冰冷的说

“这一拳,是还你5岁时冬日推她下水之仇,这一拳,是还你8岁时乱鞭抽打她之仇,这一拳,是还你10岁家宴时你们诬陷她偷盗之仇,这一拳,是还你这十几年对她的欺辱之仇,这一拳,是还你鞭杀她之仇!这一桩桩一件件,都不至于冤枉了你”说完,花月婷早已晕死过去,此时她的脸已面目全非,甚至能看到里面的骨头

花榆现在满身是血,像是那夺命的修罗,站起身一步步朝门外走去,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一把刀,那双此时异常冰冷的眼睛,盯着院子里的吓得不敢出声的众人,只一眼便转过身,她又一步步拖着刀进去,眼神冰冷的看着那浑身是血的女子,唇角缓缓勾起道

“你不是欺她是废物吗,那我便让你往后余生都是一个废物,生不如死的活着”

说完,她拿起刀动作狠厉的切断她脚筋手筋,并用刀刺入她的丹田狠狠搅动,作为医者的她,知道怎么下刀不会伤人性命,却能让她生不如死!一道血溅到她本就血迹斑斑的衣服上,若此刻有人进来看到这幅场景,定会认为这是一个杀人妖魔。

做完这些,花榆拖着重伤的身体缓慢移到木床边坐下,冷声道

“进来把你们家主子抬走!”

众人闻声,面面相觑的望着,却没人敢进去,也有大胆的往门口看去,见没什么问题,才叫着众人往门口跑去,刚进屋子门口,便惊叫着跪下求饶,因为他们看到木床上坐着的花榆,本是身着粉色衣裙的她,此刻却是被鲜血染成了红色,一头黑发毫无章法的散乱着,一张脸惨白又被染上鲜血,她眼眸亮得惊人,偏生没有一丝笑意,手里握着一把刀,面无表情的坐着,猛地看去,似修罗,却若神袛,像妖女,肆意众生。

“再吵,我便连你们一并杀了”她红唇轻启,不耐烦的说道

“我们这就走,这就走,大小姐饶命!”众人边磕头边挪过去把花月婷抬走

待众人一走,花榆再也撑不住,倒在床上,本就身上有伤的她,此刻经过这场打斗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她躺在床上,喃喃自语道:花榆,欺负你的人,以后再不能欺负你了。

此刻花榆又回到烛龙空间,只见花榆正飘在小溪上方,溪水正源源不断的围绕在她周身,似是在疗伤!

花榆醒来时就是这样一副场景,此刻她正感受着身体的伤在逐渐恢复,且无比轻松舒畅,不过半个时辰,她的伤就完好无损,就连着以前的陈年旧伤都好了,且肌肤似雪,肤白如玉,比以前的皮肤更好,想不到这小溪的水竟这么神奇!花榆缓缓落地,看着那间小屋。

缓慢走到小屋前,轻轻推门进去,只有十平米的屋子,一览无余,花榆也是第二次进来,知道这间屋子有疗伤的药,除此之外那架子上还有一些医术,几瓶丹药,好像是这个世界的医术,里面有几十味药材,就是她也没听说过。罢了,这花月婷在这受如此重伤,想来主院那些人不会善罢甘休,只是此刻不便跟他们对上,先出去避几天再说

花榆意念一闪,就回到之前那间破屋,看着眼前的血迹未干的样子,心想:她不是晕过去很久了吗,单疗伤就花了半个时辰,怎么这外面的世界像是就过去一瞬间的功夫,算了,先出去再说,她随意换了件衣服,就从花家后门出去了

花榆边走在路上,边回想着原主的记忆,记忆里这是一个修仙的世界,在这里每个人修炼的基础就是测天赋,且是一个以实力说话的世界,哪怕你是皇亲贵族,实力不行,那也是被人欺负的份,看来眼下要活下去,就得好好修炼了

花榆正想着,便听到一阵闹哄哄的声音,这一会的功夫,已经到街上了,这浣月国的长乐街,是最热闹的也是最繁华的街道,因为它靠近皇城,黑市,丽华坊一带,各路高官显贵,富家子弟都喜欢在这里游玩,哪怕这街道又贵又挤,也阻止不了他们往这里逗留,因为这里若是遇到一个贵人,那苦日子便到头了。

沿着闹哄哄的街道而行,忽然听到正前方传来一阵喧哗声,抬头一看,只见四周的人群正朝着一个方向涌去,花榆随着人流而行,来到人群聚集处,挤到人堆里面,便看到一家人牙子店铺面前,正放着七八个铁笼子,每个笼子里装着一个人,男女都有,人口买卖这事,她前世见得多了,她终究做不了圣人,最后扫一眼笼子里的人,花榆正准备转身离开。

小说《绝世魔后:魔君心尖宠》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