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软女主在线崩剧情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钦烽)

《娇软女主在线崩剧情》 小说介绍

钦烽从小就觉得身边很多人都不正常,离她愈近,病的愈重。 在长到18岁后,她才得知自己是一篇小说文女主,还是那种不正经小说女主。 一切的不正常得到了解释,只是,她不想和他们盖被子聊天啊喂! ………… 所有人都爱她,想占有她,想将她一同拖进沉沦的深渊。 但是她冷淡,清醒,理智,一切的虚妄在她面前不过是云烟。 她是虚假世界唯一清醒的光。 而站在黑泥中的沉沦的人们,无人会不想占有这份光。 ………… 论声娇体软的女主如何拒绝一切不符合身为共产主义接班人的不合理邀请。 (无cp+除女主全员黑泥变态病娇神经病+++)。书中主要讲述了:钦烽从小就觉得身边很多人都不正常,离她愈近,病的愈重。 在长到18岁后,她才得知自己是一篇小说文女主,还是那种不正经小说女主。 一切的不正常得到了解释,只是,她不想和他们盖被子聊天啊喂! ………… 所……
娇软女主在线崩剧情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钦烽)

《娇软女主在线崩剧情》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未缓过神的少女愣愣的看着一步步从走廊尽头走来的男人。

两年的时光未在男人身上刻下痕迹,黝黑如墨潭的瞳孔黑沉沉的看着少女,如同锁定猎物的猛兽,穿着笔直修身的西装服的男人迈着沉稳的步伐来到少女的身前。

修长有力的大手摩挲着少女的脸侧,真实细腻的触感令男人浅淡的薄唇溢出满足的喟叹

“我的,洛丽塔。”

真漂亮啊……

啪的一下,已经冷下脸的少女毫不留情的打下男人的大手。

恶心感再次涌上心头。

“别碰我!”

满脸寒霜,眼含厌恶的少女在男人眼中依旧美的惊艳。

“警告你,你和她的约定与我无关,而我不是你们可以交易的货物。”

男人的目光始终不错的落在她身上,等少女说完,才缓缓的开口

“我从来没认为你是货物。”

你是上天赐予我的珍宝。

只属于我的。

少女勾起讽刺的笑,鲜明强烈的微笑绽放在女孩的脸上,漂亮的令人头晕目眩。

“可是你们的行为和把我当作货物有什么区别?”

过于激烈的情绪令体质本就不好的娇弱少女摇摇欲坠。

糟糕,太激动了。

惊觉的钦烽按了按发昏的太阳穴,连忙平复下心情。

太被动了,钦烽心想。

从她来到这个地方开始,那些不好的记忆就一股接一股涌现出来, 害的她都快要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你身体不好,我让张伯整理了一下你的房间,今晚你就睡在这里。”

男人低沉的声音如此安排。

冷静下来的少女冷淡的开口“我要回去。”

男人的目光暗沉,立挺五官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你的房间我让人每天都打扫,它还保持着你离开的布置。”

看着充耳不闻的男人,少女感觉自己想打人。

扯了扯嘴角“你没听到吗?我要回去。我已经让安叔来接我了。”

男人沉默了。

黑沉沉的瞳孔盯着少女澄澈的眼眸。

钦烽不甘示弱地盯回去。

鬼魅的阴影落在男人的脸上,突然的,男人缓缓勾起笑。

那种犹如披着人皮的恶鬼笑的病态,令少女一阵毛骨悚然。

“他啊?来不了了……”

钦烽一愣“你什么意思?”

从裙子的内衬掏出手机,少女当着男人的面拨打了电话。

在拨打的过程中,男人始终安静的站在一旁。

“嘟……你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少女皱了皱眉,当机立断拨打了安叔同事的手机。

“喂?”

手机打通了。

少女看了一眼用瘆人的目光盯着他的男人,一阵恶寒。

“我是钦烽,安叔怎么了?他的手机怎么打不通了?”

“哦,是小疯子啊,你说安叔啊,他早上被一辆小轿车撞了,还好司机没有肇事逃逸,送的及时,现在在医院。”

“你说他的手机啊,撞的时候被车子碾碎了,你现在有什么事吗?给我说说,等会我告诉你安叔。”

少女的心沉了沉,语气却轻松如常

“没什么事,本来想问一下昨天老师家访给他说了些什么,现在听到这个消息,哪还有心思问啊,安叔的状态这么样,严重吗?”

“害,没啥大问题。”

钦烽和对面的人聊了一会,最后说着明天去看看安叔结束了话题。

挂断电话的少女压抑着愤怒,一字一句的挤出字

“这是你做的?”

男人没有否认。

“啪!”

响亮的耳光响彻走廊。

钦烽用了十成十的力道,娇嫩的手打的通红。

却见男人古铜色的皮肤上没有一点痕迹。

扯着神经的泪腺扑簌簌的掉下眼泪。少女简直气死了自己这种体质,却不得不撑起气势,咬牙切齿

“你这种人,就应该进局子。”

明明被打的是他,少女的脸上却泛起淡淡粉意,如春日枝头那最娇艳的桃花,落下的泪珠像是珍珠一般颗颗滴落在地上。

男人的喉结滚动,不由伸手想要接住少女那摇摇欲坠的泪珠。

心脏泛起丝丝的疼。

他的珍宝,不应该露出这副表情。

她应该是开心的,是骄纵的,是像小太阳一般的炙热。

“我没有做…………”

男人难得的开口解释。

他是知道这件事,只做了冷眼旁观。

他的角色,只是其中的黄雀。

少女克制住了泪水,被水清润过的眼珠如刚出水的宝石冷冷地撇向男人。

“你最好祈祷你没有做。”

否则,她会不惜任何代价将他绳之以法。

钦烽最后还是在别墅过了夜。

已经换上睡衣的少女听到了敲门声,臭着脸打开门的女孩看到的就是穿着白褂的医生站在门口,敲门的是别墅里的女佣。

“小姐,这是先生安排的医生,负责帮您看病。”

少女冷着脸

“我没病,看什么病?”

女佣低着头“先生说让他来帮你处理一下手腕上的淤青。”

钦烽愣了一下,看了眼手腕,还未解下的蕾丝布条边缘有些青色的痕迹,

解开布条,这才发现原来是自己的皮肤太嫩,被她母亲使劲抓过的手腕青紫一片。

因为手腕上绑的蕾丝布,所以自己才没发现,那么他又是怎么发现的?

想到男人如变态一般扫视过她的全身,少女一阵毛骨悚然。

“不用!”

这点伤过几天就好。

“小姐如果不想看的话,我这有治疗淤青的药,小姐睡前口服就好。”

医生低着头拿出一个瓷瓶。

为了减少麻烦,钦烽决定还是接过药。

“好了,我知道了,可以走了吗?”

见两个人被她打发后,少女打算关门回屋,却看到拐角处灯光映出的影子。

疑狐地皱了皱眉,却见眨眼间影子消失在了角落。

少女不会觉得自己看错了,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傅言离。

可是,为什么?这可不是他的作风。

想了一会没想通的少女晃了晃头,决定不再想了。

反锁上门后,为了自己节操的安全起见,少女将屋内的书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其推在了门背后。

满意地拍了拍手,这下就算她睡的像头猪,也不可能门开了也没有一点反应。

吃了药的少女终于能安心的躺下睡觉了。

第二天一夜无梦的少女爬起了身。

在洗漱的时候有些奇怪的看了看自己光洁如玉的手腕。

奇怪,那个药这么有效的吗?

说起来,昨天晚上她居然在这地方感觉睡的很舒服。

这很不对劲。

少女冷静的回想了昨晚发生的事,她的吃食除了吃张伯给她抬上楼的那顿饭,就是药丸。

若不是那药丸还有安眠作用?

钦烽半信半疑。

确认了桌子没有被推动过,少女这才挪开桌子,打开门下了楼。

已经九点了的别墅大厅坐着一个男人,不同于昨晚来的匆匆而来不及换下西服的他,今天的傅言离穿着宽松且低调的灰色家居服。

修长的大手敲击着键盘,立挺的五官俊美且富有魅力,工作时的男人身上散发那种运筹帷幄,与生俱来的自信令人心折。

就算是再厌恶男人的少女也不得不承认,男人在某些方面确实自律优秀的过分。

“下来了。”

听到动静的男人看向她,那股轻松且熟悉的语气令少女不由回想到事情还未爆发出来的时光。

垂下的睫羽颤了颤。

扶着栏杆走了下去。

少女身穿着他精心挑选的衣服,勾勒着姣好的身材,玉白的脸粉嫩娇艳,最美的花在她面前也会被比下去。

看着比两年前更加夺目的少女,傅言离如幽潭的眼眸荡起波纹。

他精心浇灌的少女,长开了啊……

走到楼下的少女可不会给他好脸色,神色冷漠

“我要回去。”

男人脸上没有任何波动

“先吃早饭,等会我有一个客户要见,你跟着我去。”

少女冷笑,娇冷的气质使她如冰霜雕刻的美人艳绝无双。

“傅言离,你他妈别给老子装傻充愣!”

男人皱了皱眉,目光沉沉

“别讲脏话。”

“我不会送你回去,这段时间,你就住在这。”

不去看少女那犹如奶猫炸毛瞪的愈大的瞳孔,男人自顾自地说到

“已经安排人给你转学了,过几天你就直接去安排好的学校念书。”

钦烽被这霸道的安排直接气的头脑发昏,又来了。

一股无力与厌恶袭上心头。

这种不与她商量,擅自决定她的人生。

自厌地闭了闭眼,少女像是被迫拔掉刺的刺猬,向人类露出鲜血淋漓的皮肉。

“你究竟,想要什么。”

男人放在身侧的手指动了动,按耐下疼的发颤的心脏。

被名为爱束缚的他想要宠着她,顺着她,将她宠成人人羡慕但得不到的小公主。

但血液中流淌着嫉妒私欲的鲜血,病态的痴念狰狞着想要冲破血管,控制着他的大脑,让他克制不住地想将他的小公主拉入沉沦的炼狱。

两股强烈的感情撕拉着他。

他就像独行在钢丝上的人,被两侧看不见的东西拉扯,欲将他撕扯成两半。

看不见的荆棘刺穿他的皮肉,猩红的血肉挂在泛着寒光的荆棘刺上,心脏被刺穿,身上疼得浑身发颤,却不及他看到那朵发着光的蔷薇花时从灵魂深处带来的战栗。

他的小公主,他的,洛丽塔。

他愿意为她愿献出灵魂 ,甘愿地坠入无尽深渊。

他就像是行走在沙漠上饥渴的旅人,濒临死亡边际望见前方有一颗散发着清香的甜美果实。

他被引诱着,走向她,想要一口吞咽下腹,却又害怕希望消失,最终只能战战兢兢,患得患失地怀抱着他的希望陷入被她编织的甜美梦境。

两年的时光,将他锁住的猛兽愈加凶猛,摇摇欲坠的笼锁随时会被冲破。

尚存理智的他被附上漆黑的枷锁。

求求你,他的神明,救救他吧。

唯一能牵制猛兽的神明少女懵懂无知,可怜可爱地让理智的他挣扎着,欲想扯开枷锁。

“我只想,让你平安。”

我爱你。

爱是最不公平又最不讲道理的。

但是,请你知道,我的爱无罪。

最卑微的杂草努力地汲取养分想要开出自己最美的花献给心爱的少女。

所以在路过他时,可不可以,脚步能放慢一点?

小说《娇软女主在线崩剧情》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