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中道(小苏小苏父亲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道中道》 小说介绍

(这本书双主角) 在山上十二年,被师傅赶下山,因为徒弟罗里吧嗦,让人受不了,踏上寻亲之路,又碰到一个二大爷罗里吧嗦把小苏,烦的要死,后来才知道一家人都是一样的罗里吧嗦。子为正,父为魔。 看他两父子闯荡其它界面。更多精彩,就在书中。。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本书双主角) 在山上十二年,被师傅赶下山,因为徒弟罗里吧嗦,让人受不了,踏上寻亲之路,又碰到一个二大爷罗里吧嗦把小苏,烦的要死,后来才知道一家人都是一样的罗里吧嗦。子为正,父为魔。 看他两父子闯荡……
道中道(小苏小苏父亲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道中道》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看着盘子里黑不溜秋的东西,脸都黑了:“徒弟啊,做的不错,你先吃。”

静静看着我:“老师你耍无赖啊,不是我做什么,你都吃什么吗。”

看看静静的脸,和这菜差不多,一样黑:“我可没耍无赖啊,等你吃,吃过,我再吃。”

静静无奈的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红烧肉”,吃了起来,不一会,一声吐东西的声音响起:“我靠,怎么那么难吃,这真是自己做的吗。”

看着静静,这个自作自受,的表情心里就是一个字,爽。

对着自己徒弟关心的说:“你没事吧,还有别的菜,你也吃一点。”

静静看着我那关心的口吻:“老师啊,这个菜,我看还是算了吧。”

看着徒弟那,脸色难看到极点:“你这么大了,怎么连煮饭,做菜都不会啊,那你平常吃什么。”

被老师说的脸一下红了起来:“老师,我,我。”心里一阵委屈,说不出话来。

看着这傻白甜,自己也是无奈:“停停停,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样,停顿的说,你就自己,告诉我,平时你吃什么。”

静静的脸变得更红了,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肯德基,外卖,还有自己闺蜜做的饭。”

自己只能无奈,摊上这个傻白甜,走向厨房,重新开始,做菜,这傻白甜,看着自己做的两盘发呆。

不一会,闻到厨房的香味,肚子咕咕咕叫了起来,慢慢的走进厨房,看着这个男孩在那炒菜,还有那熟练的手法。

我看了看,在偷看的,傻白甜,无奈这女的,自己一个人,怎么生存下去,自己把她闺蜜赶走。

把她拉了进来,告诉她,怎么做菜,还有告诉她,怎么放调料,这个是盐,不是糖,这是味精,开始教她怎么做红烧肉。

教了好几天,自己变成厨师师傅,武术师傅,教了一点,防狼术,还有叫她把她的闺蜜请回来,这女人说好,但是不去做。

静静看着眼前的男孩,也知道老师不会待太久,所以一拖再拖,就是珍惜两人在一起的时光。

其实静静不笨,学的东西一学就会,只是装傻充愣,做菜看了几遍就会,就是每次搞错一点点。

让我都快吐血,就是想和我多待一会,我可是学霸,今天我和她说了,静静也是知道,老师要走了,没有强留。

静静看着越走越远的我,收拾着东西,准备回家呆几天,再回来找闺蜜。

静静看着老师“越走越远”,差点没忍住,把他叫回来,可是老师责任太重,还是忍住了。

关上门躺在床上哭了,不知过了多久,算了回家一趟,她的不辞而别。

她的闺蜜是局长女儿,正在局长办公室,闹脾气,局长看着自己宝贝女儿,也是一片头疼,“宝贝女儿谁惹你生气了,跟我说,我去教训她。”

看着不说话,还在一边生闷气,“得,不说你就自己待着,”刚要走,静静的闺蜜:“你给我站住。”

局长转过身道:“那你说,宝贝你快说,我好去把他抓起来,”看着自己女儿又不说,又不让走,心都烦透了。

这时一人来报,“局长发现,”刚要说就被按住了,女儿知道自己,老爸有事就出去了。

局长看着,这个眼前的,年轻的警察:“小李,你来的正是时候啊,不然我都烦死了。”

小李谦虚的看着眼前的人:“局长过奖了,”听完手下报告。

局长愤怒的,看着还在里面发呆:“光天化日,这么猖狂,赶紧叫众人集合,一溜烟跑去通知。

三四辆警车,驶出警局,开着警报器,行人纷纷让路,看着警车“越开越远”。

我骂骂咧咧一边走一边看,抬头一看天边出现一片黑云:“草泥马的,谁在作妖啊,不行要去看看,如果伤人直接收了。”

说完朝着西南方向而去,局长拿起对讲机,叫众人关掉,警报器。

不一会,来到一处报废的仓库边。

众人看着,两帮人正在交易。

不许动,警察,举起手来,不然开枪了,局长骂了一声:“那个傻逼。”望向说话那边,一看是自己的,“宝贝女儿”,怎么那么猛,平时唯唯诺诺的。

局长看着众人,立马喊道:“快快快行动,不许动警察,你们被包围了,举起手来,”“砰砰砰”几声枪响,告诉了他们。

局长立马跑到,自己女儿那,开了几枪,把自己女儿按倒,自己这个“傻白甜”女儿,还在发愣,叫了宝贝女儿你没事吧。

看着自己女儿一动不动,被吓坏了,吓傻了,“砰砰砰”的响,枪战还在继续,局长把自己女儿,拉到一处,有障碍物的地方。

这时听到,交易方出现一声“恐惧”的叫声:“有大蛇,大家小心了,刚才二狗被大蛇吃了。”

“啪,”的被打了一巴掌。

那人不在,“疯疯癫癫”的,看到是自己老大,大哥有蛇,很大的蛇,又是一声,惨叫声,是被蛇咬到大腿。

那人拼命,的开枪,“砰砰砰”打着蛇,可是那蛇连一点伤害都没有,慢慢的把,那人吞了进去。

那个大哥看到自己小弟,在自己眼前被蛇吞进去,自己的喉咙咽了一下口水,妈的叫了起来:“我们投降,别开枪,的跑到警察那边。”

“砰砰砰”,就听到有人喊“我投降,别开枪,”纷纷的停下开火。

在看到后面突然登起一条大蛇,那蛇的身体有水桶粗,警察这边,立马对大蛇开枪,看到的都是火花四溅,那蛇不怕枪。

众警员纷纷后退:局长赶紧走,那大蛇吃人,那些匪徒被蛇吃了一半。”

不明所以得问了,这个慌张的中年警员:“你说什么蛇。”

警察脸色大变的指着后面:“局长你看,”转头一看,差点吓晕,这么大的一条大蛇,立马背起自己宝贝女儿就跑,害怕慢了进入蛇口。

手下看着自己,局长背着一人还跑那么快,其他人看到,瞪起来的蛇,脸都绿了。

纷纷跟着往回跑,后面的惨叫声还在继续。

自言自语的说:“你大爷的怎么那么远啊,怎么有警察,不管了。”

自己小两腿,跑的发软,看到全面一片“狼藉”。

还没有干枯的鲜血,他妈的这味道是蛇妖,我找了一遍连毛都没,自己白跑了一趟,还好捡了两个箱子,一个里面装着洗衣粉,这下不怕衣服有臭味了。

打开另一箱,把自己吓了一跳,里面全是钱,心道“发财”了。

这到底多少钱,心里砰砰砰的跳,四周看了一会,把这两个箱子一丢放进“乾坤袋”,没发现蛇妖。

发现一箱钱,继续找了一下,没看到其他就走了,这时一个人走了出来,嘴巴还有血迹,吐出一条开叉的舌头舔了一下嘴边。

把血迹舔干净,下次吃人要小心,这人让我头皮发麻,在很远就感觉到了,还好自己没去吃了警察,不然碰到他,自己要完蛋。

变成一条,拇指大小的蛇,溜进一个小洞里不见了。

心情舒畅的唱着歌:“赚钱了,赚钱了,人无横财不富,马无野草不肥,”路人看着我像“神经病”一样,有钱,不在意别人眼光。

只会看到别人变成羡慕的眼光,这人了一旦有钱,就不在意啊,没钱啊,吃人的心都有,心道我爱你师傅。

牛头山的道观里,老道打着喷嚏,应该是这臭小子骂自己吧,无所谓一个人“自由自在”。

难得乐逍遥,这时一人说了一声:“牛鼻子你在牛头山倒是“逍遥自在”。”

喝着茶看着外面走来的人:“怎么李道友你羡慕我了。”

李道友看着喝茶的老道:“我来了你就没有得羡慕了。”

老道皱着眉看着这个李道友:“你什么意思。”

看着要发飙的老道:“牛道友你别生气啊,如今妖孽众多,你倒是“逍遥”啊。”

老道以为,什么事的说:“有事说事,没事你就滚蛋,我才逍遥几天,你就有事来找我,是不是知道,我把徒弟送下山。”

看着眼前的老道笑了笑:“你的宝贝徒弟啊,俺可看不上,罗里吧嗦的,你不烦,我都烦,叹了一口气,如今很多妖魔鬼怪,已经出现了,你不怕你徒弟被妖怪吃了。”

看着这个李道友不是来搞笑的吧:“那就谢谢李道友了,我徒弟是好是坏,是他自己的命,我“无权干涉”啊,我也不想听你“罗里吧嗦”的,有事说事,没事滚蛋。我还想多安乐今天呢。”

李道友开始严肃的看着眼前的老道:“你安乐不起来了,最近城市里出现很多妖魔鬼怪,我们的人“牺牲”了不少,我的师兄也牺牲了。”

皱着眉看着眼前李道友,心想你师兄死关我毛事啊:“噢,杨道友都牺牲,自己也正事起来了,赶紧说。”

有点悲伤的李道友开始说:“应该是那头妖王搞得鬼。”

想着看来“封印”出现问题了,在看眼前的李道友不想开玩笑的:“你们都对付不了,难道我,就行吗?”

看着眼前无奈的老道说我只是说一句,说完就走:“那妖王是往苏州方向去的。”

老道立马站了起来,不过想想也是:“放心吧,那头妖王翻不起大浪的。”

看着眼前的老道,你徒弟都不关心,我关心个毛线:“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老道看着眼前的李道友,开玩笑的口吻,让自己脸色都绿:“不送。”看着李道友越走越远,掐指一算,难道这就是臭小子的劫,可是我也帮不了他。

只能祝你,小子别那么快死,打了一个喷嚏,是谁在想我,难道是师傅,不可能,那么就是静静。

低头想着事情不小心,被人撞到,刚想骂娘,看到是一个大爷,语气变了:“你没事吧。”

倒在地上抬头就说:“哎呦,你撞疼我了你要带我去医院,我的肋骨被你撞断了。”

你妹,出门没看黄历,这大爷想讹我,心想你居然要讹我,那我就不客气了:“哦,内骨断在哪,不要紧我是医生,让我看看,在哪给我看看。

这时的大爷看清楚眼前的容貌,一瞬间愣了,这不是我大哥吗,不对,这人很年轻一下子,懵了,开始沉默了。

看着这个少年,怎么和自己,失散的侄子,那么像,不会那么巧吧。当年带着自己侄子跑江湖,把自己的侄子弄丢了。

自己嫂子,哭得死去活来,自己也是找了十几年,这个和自己大哥小时候一模一样:“小子你是不是十八岁。”

看着眼前的人有点熟悉,不过自己好像没见:“大爷怎么不是想“讹钱”吗,怎么问我年龄。”

大爷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开心的道:“今天心情好,不想要钱,要你年龄。”

看着眼前的大爷像是神经病一样:噢,不讹钱,那就,“拜拜了你內”。”说完就走了,可是大爷一直跟着我,我转过头:“大爷你跟着我干嘛,我也没钱。”

大爷在打量的年轻人,主要不敢相认:“我想问下你年龄,”我不想大爷继续烦我,我只是说了一句:“十八,”就继续往前走,大爷想了一下。

应该就是,冲过来抱着我,摸了我的身体,我挣脱了大爷:“大爷你“神经病”吧,老子还是处男,你抱着我摸,搞基找别人去。”

你麻痹,男人你也要,直接丢了一百块给你,看着眼前的老乞丐:“自己去找小姐决绝。”碰到一个“老神经病”。

立马跑路,可是大爷捡了钱,放在口袋里,继续追着我,我回头一看,差点愣住:“这大爷神经病吧,还追我。”

一追一逃,上演追逐战,这大爷怎么还在追,心里骂道,我靠,你大爷的,跑的自己“气喘吁吁”。

大爷也是一样,这个小子一定是我侄子,这么能跑,喊了一声:“站住。”你大爷,被这一喊,速度加快起来。

自己差点倒下,终于甩掉那个“老变态”,找了一次干净的地方,坐下休息一下,想着大爷,对我不依不饶的,心里一想,这大爷不会真的,搞基的吧,刚做不久,就看到大爷。

居然找到这,我准备跑,那大爷说道:“小伙子我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你别再跑了。”咳嗽了几声。

看着眼前的大爷不像搞基:“你大爷的,你问问题,干嘛摸我。”

大爷上气不接下气的看着眼前男子:“我是找,找你身上有没那个,个,”跑的气喘吁吁的说话都是结巴。

看到大爷不是变态放心了,休息一下,大爷缓过气:“你身上是不是有个“金锁牌”。”

这下明白这大爷为什么摸我:“你大爷的,你问我就好了,干嘛,刚才自己摸,只不过,没戴在身上,在山上。”

搞了半天就是问这问题,这大爷应该是神经病。

大爷看着,眼前像大哥的年轻人:什么山上啊。”

我郁闷的回答问题多好:“牛头山”啊。”

大爷眼睛瞪大的看着我:“你是不是说的是“广元市”的“牛头山”。”

我愣了一下,这大爷怎么知道:“你怎么知道。”

心想,我靠!这个真是自己“侄子”,那时就是,带着自己侄子,在广元市,那一带丢了,不会那么巧吧。

大爷看着眼前的年轻人继续问:“那你知道那“金锁牌”,有什么字吗?”

我回想了一下看着眼前的大爷:“不知道忘记了,好像刻着一个苏字,好了我说完了。”

说完就开始走了,大爷这下确定这个就是自己失散多年的侄子:“你别走。”

我转头看着这个老头:“你干嘛,我已经回答你的问题,请你不要纠缠我。”

大爷开心的看着我:“我是二大爷。”

我一下子,毛了起来:“我靠,你妹的,竟然敢冒充我二大爷,滚,我没有你这二大爷。”说完就跑,这老头抓着我的衣服。

回头说了一句:“你神经病啊。”

看着眼前的侄子非常兴奋的:“我真是你二大爷。”

我他妈的怒了,看着眼前的乞丐一样,胡子邋遢的人,还说是我二大爷:“我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称爷,你他娘的,还想做我二大爷,你信不信我踹你。”

高兴的二大爷:“你有本事就踹。”

看着眼前的老头,不依不饶:老头我一忍再忍,你别太过分了,滚,把大爷手甩开。”这大爷又抓住我的手。

看着自己侄子不认我:“我真是你二大爷,你就信我一次。”

我看着眼前的,乞丐没完没了:“我靠,你大爷的,还要我去信你,你在这样,我真的踹。”

大爷也是脾气起来了,看着眼前的侄子说,就怕你不敢:“你有本事就踹,你不踹我,还是你二大爷,”

砰的一声,把这老头踹进草丛,踹完说了一句,“你大爷的,你以为我不敢,我没使尽全力,不然会被我,一脚踹死。”

立马走人不再废话,不一会就没影了,“哎呦,这“兔崽子”真的踹我,我真是你二大爷,”被这老头搞得心都烦了。

本来捡到一箱钱,“高高兴兴的”,现在没那心情,“肚子咕咕咕叫”,老子一整天没吃饭,找了一间看上去,不错的店,点了一些东西吃了起来。

小说《道中道》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