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爷在宠,我在撩裴欢梁沉阙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梁爷在宠,我在撩》 小说介绍

她天生带煞,白天穷且馋,晚上痞又凶; 腰系红绫,口御追魂针,为冤魂化仇,为恶灵解怨! 一杯‘猛男泪’鸡尾酒,让裴欢撩了全京都最矜贵的老男人! 万万没想到这老男人竟然母胎单身32年!! 这谁能信? 狗听了都摇头! 其过程可想而知的潦草! 可悲催的是:只有他能解她的护身红绫,也只有她能破他的金尊身! —— 梁爷说: 人生苦短,我负责宠,你负责撩…… 遇她,梁爷此生便有了唯一的娱乐方式:宠老婆!。书中主要讲述了:她天生带煞,白天穷且馋,晚上痞又凶; 腰系红绫,口御追魂针,为冤魂化仇,为恶灵解怨! 一杯‘猛男泪’鸡尾酒,让裴欢撩了全京都最矜贵的老男人! 万万没想到这老男人竟然母胎单身32年!! 这谁能信? 狗听……
梁爷在宠,我在撩裴欢梁沉阙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梁爷在宠,我在撩》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阿飘丁:“我的妈啊,那小姑娘是在跟我们说话吗?”

阿飘丙:“我觉得不是!再说了,她又看不见我们!我觉得她应该是在跟她游戏里的猪队友说话呢!我孙子打游戏时,也喜欢这么自言自语、骂骂咧咧的!”

阿飘乙:“对了老陈,你都在这里停尸三天了,怎么不见你那三儿两女把你领回去入土为安啊!”

阿飘丙长长的叹了口气,“别提那五个逆子了!一定是忙着跟肇事者打官司呢!生前,没一个尽孝的;临到死了,却为了赔偿金在肇事者面前哭天抢地,捶胸顿足……一个个都装着一副孝子贤孙的模样!也罢,就当我这把老骨头,为他们五个逆子最后一次敛财了!”

阿飘甲:“你也算是寿终正寝了!刚来的老吴才可怜呢!女孩儿刚考上了大学,为了给女儿攒学费,顶着四十度的高温……死得那叫一个惨!心脏和肺被钢筋扎得稀巴烂!而且因为没有签订合同,一分钱赔偿都没有!刚刚还吵吵着要回去呢,都快魔怔了!”

阿飘甲口中的老吴,应该就是三个小时前刚送来的那具残尸。

阿飘丁接话说道:“老金,还是你过得最体面:退休老教授!儿子儿媳妇定居美丽国,年薪100多万……”

阿飘甲瞬间就黯然了,“体面什么啊?一个人猝死在家里三天,等尸体发臭了才被人发现!临死都没能见着儿子最后一面!这都一个星期了,那个逆子还没有回国!我下星期就要转到殡仪馆去了!死了都不能安宁啊!”

人有人的烦恼,亡灵有亡灵的糟心!

裴欢没有打扰它们,便戴上耳机,准备刷个恐怖片衬托一下此时此刻的氛围。

看到微信有个信息提醒,裴欢随手点开看了一下。

竟然还是那个【新手美食投喂员】发来的请求加友信息,还真够锲而不舍的。

自己看起来很好骗吗?

看着自己的微信昵称【爱吃肉的欢子哥】,裴欢陷入了沉思!

这一回,对方还加了一句附言:这年头,想找个免费试吃的小白鼠,怎么这么难呢?

刚开始,裴欢还担心对方是一个广撒网的海王,现在看来,应该只是想找个帮着试吃的小白鼠!

手一滑,裴欢竟然就通过了【新手美食投喂员】的加友请求。

因为‘美食’两个字,对裴欢来说,实在是太具诱惑力了。何况还是免费试吃。

口味什么的无所谓,只要毒不死就行!

【新手美食投喂员】:还没睡?

【爱吃肉的欢子哥】:嗯,加班。

【新手美食投喂员】:同加班。

裴欢微微蹙眉:这家伙撩妹的手段也太生硬了吧?

下意识的,裴欢看了一眼对方的个性签名:想要征服爱人的心,首先你得征服他的胃!

真是个可怜的女人!

不过,这年头见了面都不一定能分辨出对方是公是母,更别说隔着互联网了!

万一是个抠脚大汉也说不定!

关了微信之后,裴欢便开始找恐怖片。

不一会儿,【新手美食投喂员】便发来了几张图片:蓝旗金枪鱼、伊比利亚火腿、雪花牛肉、皮皮虾。

【新手美食投喂员】:后天的食材,你帮我选两个吧。

从食材的品类来看,这条件岗岗的啊!

裴欢收了一下自己的口水:小孩子才做选择,她四个都想要……

【爱吃肉的欢子哥】:就伊比利亚火腿和雪花牛肉吧!这两个食材对新手很友好。

哪里是对新手很友好,分明是裴欢自己看着馋!

或许是因为裴欢煞气太重,极阴身体的她很馋高热量的肉类食物。

【新手美食投喂员】:后天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做好了约你。

裴欢:“……”

这就约上了?

对方是想嘎自己的腰子呢?还是自己的心肝脾胰?

【新手美食投喂员】:不过我社恐,而且我的身份也不方便跟你见面。我给你地址,你过来吃完后记得给我诚恳的评价就行。

紧随其后,对方就把详细的地址发给了裴欢:晏城一号,玺园顶层。智能门的密码等等。

晏城一号,妥妥的富人区。是精英和富豪们扎堆的地方。

关键是,距离申大还近,她放学之后去那里吃顿免费的高端食材再回家,简直两不误啊。

只是……万一对方只是想嘎自己的腰子怎么办?

裴欢最不担心的,就是对方是个变态!

谁嘎谁的,还不一定呢!

【爱吃肉的欢子哥】:后天下午17:30到18:00我有空。

【新手美食投喂员】:好,那我先预订食材了。晚安。

这就约完了?

直到这一刻裴欢还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竟然找到一个免费试吃高档食材的美差!

裴欢也考虑过其它的可能:

第一、对方想嘎自己的腰子;

谁嘎谁的,那是真不一定!

第二、对方放长线钓大鱼,想骗财又骗色!

骗财?她穷得都快头禿了!

骗色……那得先看看对方长得什么样,歪瓜裂枣免谈!

万一像老男人梁沉阙那样中看不中用……

其实老男人也算不得不中用,他只是没经验,不知道怎么去好好的用!

或许唯一能说明的,就是老男人很干净!

突然,一阵阴风袭来,日光灯再次忽明忽暗,刚刚的几个阿飘瞬间躲回了里间,飘得那叫一个快。

腰际的红绳开始震动起来,裴欢知道,那是因为有恶灵在靠近。

一阵阴风,夹带着让人骨皮泛寒的冷意,幽幽的从裴欢的脸颊上拂过。

本着强龙不斗地头蛇的原则,裴欢并没有发作,只是顺了顺自己被吹乱的刘海,继续刷着手机找恐怖片。

这里阴气如此之重,的确很适合滋生恶灵。因为有源源不断不肯去投胎的怨灵可供它吞噬。

这个恶灵能生风移物,应该是个高等级的。

不过它却没有幻化出阿飘的形态,到是让裴欢稍感意外。

‘叮’的一声脆响,是从裴欢的身上发出来的;那是追魂针发出的警示声。

红绫和追魂针,是裴欢亲生父母唯一留给她的遗物。

从小就陪伴在她身边,寸步不离的守护着他们的爱女。

似乎意识到裴欢来者不善,恶灵到是没有继续招惹她,伴随着一阵幽风,里间的门被摇晃得哐啷作响;再然后,一切便回归于平静。

这一晚,所有的阿飘都出奇的安静。

小说《梁爷在宠,我在撩》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