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治各种不服(江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专治各种不服》 小说介绍

重生后,他进入雁南中医药大学学习。目标只有一个,成为一名最优秀的学生,毕业后,他的目标只有一个,不断地撂倒身边的名医。他的这一切,只为一张人间“居住证。”。书中主要讲述了:重生后,他进入雁南中医药大学学习。目标只有一个,成为一名最优秀的学生,毕业后,他的目标只有一个,不断地撂倒身边的名医。他的这一切,只为一张人间“居住证。”……
专治各种不服(江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专治各种不服》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在乔安的央求下,江远就说起一个能断生死的故事。

“我是听我爷爷说的。这个人是我爷爷的爷爷。那个时代,当地人叫我爷爷的爷爷为江先生。”

“反正,就是你祖上。”

“对,就是我祖上。”

“有一年,我祖上骑着高头大马,去乡里给大户人家诊病。正在屠户铺端着碗吃饭的一群人,决定考一考我祖上的医术。

其中一个胖子放下饭碗,跳上案板,装作肚子痛,大喊啊哟。另一个瘦子跑去拦住我祖上的马,请我祖上去救人。

到了屠户铺,胖子痛得全身冒汗,左滚右翻,我祖上给胖子搭了脉。片刻之后,说道,准备后事吧。周围的人哄堂大笑。”

“真的死了?”乔安眼睛睁圆了。

“对,死了。”江远淡淡地说。

“怎么会呢?”乔安有些不相信。

“胖子吃多了,猛的一下跃上案板,把肠子挣断了。”

乔安摸摸头,想了想,肠子挣断了,以那时候的医术,确实没有办法。不过,他一时糊涂了。毕竟自己也是学医的,问道:

“你祖上就这么厉害,切脉就能断生死?”

江远点头道:“我祖上会搭大脉。”

“大脉是什么?”乔安第一次听到这个新名词。

“大脉就是股沟之间的那条动脉。”江远做了个动作,把手放在敏感的位置。

乔安一下就明白了,连问:“那你也会切大脉?”

江远摇摇头:“失传了。”

乔安的手一直放在自己的股沟间,突然一拍大腿,高声叫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他这个举动,吓了江远一跳:“你知道什么?”

乔安又拍了一下大腿:“我知道你说的那个大脉是怎么回事了?我们那会也有一个人会搭大脉。”

“真的?”江远从上铺爬下来。

“真的。”于是,乔安说起了老家那郎中的故事。

那个郎中姓莫,祖传一手好功夫,会切大脉。只是后来没生意了,医院有了各种各样的设备,什么验血,照片,核磁共振,很少有人找莫医师看病了。

江远记得乔安家离学校不过百多公里,便问道:“你打电话问问家里,看莫医师还在吗?”

乔安吃惊道:“如果在,你还去找他?”

江远点点头。

乔安打了电话,走到走廊上说了一通方言。江远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一会儿,乔安进来道:“他已经离开老家,到了一个叫西莲寺的地方当道士去了。”

西莲寺?江远在心里搜索了一遍。这时,脑海里响起了天使的声音:“西莲寺,雁南城西十五公里。”

江远如获至宝,开始和天使对话:“您认为我也要学会大脉?”

天使温和而甜美的声音响起:“你任重而道远。技不障身,可以去学习。”

每一次他和天使腹语时,就会出现与人间隔离的状况。这让乔安有些莫名其妙,说着说着,怎么江远就一下神情迷离,一句话也不说了呢?

江远看见乔安的表情有些吃惊,忙笑道:“既然离开了村子,那就算了。你快去吃饭吧。”

乔安站起来伸个懒腰,说:“好——那我走了。”

江远怔在那儿,好一会儿回过神来,擂了一下床沿:“明天,我就去西莲寺。”

……

江远向郝教授请了假。坐上了去西莲寺的班车。半个小时后,他到了一座山下,山下人头浮动,他跟着一班人,踏上了望不到头的石级。

三百六十级石级尽头,是一块大坪。大坪的正前方,有一座白墙青瓦的寺院。

西莲寺不止是一处寺院,更是一处风景区。在寺院左边,有一条索道。游客们纷纷走进门票处,看来,他们的目标是到更高的峰顶。

至于峰顶有什么,江远并不关心。他走进了前面这座有些落寂的寺院。

进门,拐一个弯,通过一条风雨走廊,他遇上一个小道士,问道:“请问莫先生在吗?”

小道士打量了江远一眼,问道:“你找莫道长是吧?”

“对。莫道长。”

小道士指了指西厢那间半掩着门的房间:“在那儿。”

江远静了静气,走过去,在那半掩的门上敲了敲。

“请进!”

江远轻轻推开门,房间里坐着一位老者。老者摇着手中的羽扇,没错,不是蒲扇,是电影剧中诸葛亮手中的那种羽扇。

江远一时有点语塞,不知说什么好。半晌才抱拳道: “您好!”老者点点头,对这位贸然来访者上下打量了一番,却没有说话。

“我是雁南中医药大学的学生,你是莫道长吧?”

莫道长点点头。

“我今天特地来拜访您。”

“是吗?”莫道长再一次上下打量了江远一番。他深邃的眼眸,仿佛能看穿江远的心事似的,却引而不发。

“是的,我听你会搭大脉,而我非常喜欢传统医术,所以冒昧来打扰您。”

“哎呀,这个还真不能教你。”莫道长直截了当地回道。

江远尴尬极了。聊到这儿,这话题聊死了,谈话似乎应该结束了,这时,江远突然从莫道长的脸色上看出了病情。

望闻问切,他对于“望”有自己一套心得,便说道:“如果道长认为我医术不精,不肯传授,我没什么想法。只是您的气血上,我看出了一点道道。”

莫道长冷冷地望着江远。仿佛在说:“你还有什么高深之处?”

“你懂医道,但您身上有一老毛病,却没有治好。”江远不急不慢,故意只说这么多。

莫道长这才有了一丝笑容:“但说无妨。”

“您应该有失眠顽症。”

江远这句话,击中了莫道长的心尖,他不禁愣了一下。

十年前,一个妇人来找他看病。他死活不看。因为给妇女搭大脉,他从没打过。那女人央求他一定要帮她搭脉。可莫医师坚持只给男人打大脉。

拗不过女人的央求。他给女人搭了大脉。送给女人四个字:无力回天。后来那女人死了。她老公闯到莫医师家,说他不仅没治好他老婆的病,还耍流氓打大脉。莫医师开始失眠,后来,干脆当了道士。

“对,我失眠十年了,不然也不会修道,本以为清心修养,能治好这顽症,可是……”

“不管先生教不教我搭大脉,我愿为您治好失眠症。”

听到江远这么说,莫道长半信半疑。

“今晚就可以让您安然入睡。您尽管可以相信我。”江远自信满满,这一招倒是他爷爷教给他的绝技。

“那试试。”莫道长叫来小道士,叫他去铺好一张床,今晚这位小江要留宿于此。晚餐多煮点饭菜,弄得丰盛点。

吃过晚饭,江远掐指轮了轮,说道:“按子午流注法,九点,我给您扎针吧。”

“哦,原来你会针灸之术。”莫道长点头,虽然他并不会针灸,知道有高手能用针灸治各种顽症。

“到外面走走吧。”莫道长提议。

两人走到外面大坪。此时,一轮红日挂在山尖,将天空染出一片金黄。

莫道长便问起江远为什么一定要学会打大脉。

这难不倒江天,便说其祖上也是从医的,到了他这一代,想继承传统中医。虽然西医有各种设备,化验出人的各项指标,他更喜欢不需任何辅助器材,凭“望闻问切”四字,看病、治病、治好患者。

莫道长拈须微笑,半晌叹道:“你这样的年青人很少了啊。如机缘合投,我一定教你。”

机缘合投?江天一时还没有理解这句话。

这时,突然狂风大作。一道闪电从天际亮起,照得大地一片雪亮。

江远说道:“道长,好时机啊。这雨一定来得快,去得快,雨后山林,尘埃都会洗去,我给你扎上针,你一定会睡一个好觉。”

说罢,返回寺院。

一会儿,道长洗涤干净,躺在床上。江远向道长解释:“现在好了,这种针都是一次性用品,不用消毒。”

说罢,撕开包装纸,抽出一支长针,朝道长的“三毛穴”扎去。刚刚入针,道长感觉有点不对,问道:“我虽不会针灸,但大脚趾上好像没有穴位吧?”

江远笑道:“此穴是我家祖传,独家秘穴,叫睡眠穴,因为大脚趾这儿有毛,我家把这穴位叫‘三毛穴’,您尽管放心。”

不到半小时,莫道长竟然打起了呼噜。

江远收了针,小道士领着他去了一间禅室住下。

小道士刚要走,江远叫住了他:“给道长肚子上盖一床薄被,明早不要去叫醒他,能醒多久就醒多久。”

江远怕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睡不着,给自己也扎了一针。

夏雨骤歇。只有屋檐下的水珠,在这空旷的夜里,发出清脆的滴哒声。

小说《专治各种不服》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