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年流放前,相府嫡女搬空了国库苏晓棠夜千璃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荒年流放前,相府嫡女搬空了国库》 小说介绍

末世苦苦挣扎二十年,一朝胎穿成为相府嫡女平安长到十六岁,本以为这一世能衣食无忧,没想到最近一个月苏晓棠总是做着同样一个噩梦。   梦里相府被抄家,家中众人流放千里。   作为太子党,相府被抄家流放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璃王登基。   璃王是太子党的死对头,同样也是苏晓棠的死对头。   面对朝堂纷争,苏晓棠做不到力挽狂澜,但也决不会让璃王在皇位上坐得舒舒服服。   当即,临近皇帝病危,苏晓棠一夜之间洗劫了国库跟大内小金库。。书中主要讲述了:末世苦苦挣扎二十年,一朝胎穿成为相府嫡女平安长到十六岁,本以为这一世能衣食无忧,没想到最近一个月苏晓棠总是做着同样一个噩梦。   梦里相府被抄家,家中众人流放千里。   作为太子党,相府被抄家流放只有……
荒年流放前,相府嫡女搬空了国库苏晓棠夜千璃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荒年流放前,相府嫡女搬空了国库》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他汲汲营营数年,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栽在自己的部下兼兄弟手里吧。

左将军雷烈叛变,右将军身在边关鞭长莫及,夜千璃败北合乎情理。

而在苏哲被押送进天牢之前,夜千璃已经失踪不见,也不知道他现如今如何了?

——哎呀,苏晓棠,你现在竟然还有心思去关心别人,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吧。

苏晓棠听了苏哲的叙述,正胡思乱想着,一波接着一波的人被押送进来。

其中不乏朝中权贵,兵部尚书、刑部侍郎……

“爹爹,女儿不想待在这个鬼地方,您快想想办法,把我们都弄出去吧。”

苏晓云从相府到天牢哭闹了一路,就在看到苏哲的时候,消停了一阵。如今苏哲把话说完,她仿佛是找到了靠山,又开始哭哭啼啼起来。

已近戌时末。

大家又累又饿,又渴又困,一个个都无精打采,也不知道看起来娇娇弱弱的苏晓云是从哪里来的力气,这么能闹腾。

“云儿,你这是做什么,不要烦扰你爹,到娘这里来。”

现下是什么情况,傻子都清楚,太子夜千衍已无登基之可能,他们苏家的命运跟太子一脉相连,要是新帝心狠一些,苏家满门抄斩都是有可能的,更不要说离开天牢。

简直痴人说梦。

但她跟随相爷十几年,对相爷的了解并不深,或许相爷正在思考绝处逢生的主意。

所以不能让苏晓云打扰到他的清静。

“娘……”

“听话。”

罗玉婵喊着苏晓云过去,见她不为所动,终于忍不住上前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

狠狠瞪了她一眼,呵斥一声,难得对她发了脾气。

“来人呐,我饿了,我要吃饭。”

“来人呐!”

罗玉婵从苏哲的身边拉走了苏晓云,但苏晓云并未消停下来,转头跑到牢房栅栏旁,朝着外面呼喊起来。

由于天牢里现在关押的大多是一夜之间从云端跌落的达官权贵及其家眷,他们一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不少人都在嚎啕大哭,所以整个天牢里闹哄哄的。

苏晓云的声音被淹没其中,久久得不到任何人的回应。

“娘,要喝点水吗?”

天牢里吵闹不堪,唯独苏晓棠四人待的牢房仿佛是在另外一个世界。主仆四人挤在一起,抵御着夜深来临时的寒意。

“我不渴,也不饿。”

在得知御林军将相府围住的时候,莫婉清就做足了准备,穿上了厚厚的里衬,吃了不少东西,喝了一大碗的水。

坚持坚持,能坚持到明天一早。

听了莫婉清的话,苏晓棠并未强求,转头问向常嬷嬷跟绿萼,见她们俩纷纷摇头,她则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打算好好地睡一觉。

天牢这个地方虽然又臭又吵,没铺的也没盖的,但今晚她至少不会再做那个噩梦了。

而且梦里他们一家只是被流放,所以也不必担忧他们的生死,苏晓棠想到这里,倚在草堆上呼呼大睡起来。

一觉睡到自然醒。

醒来时,都半晌午了。

果然,不做噩梦的睡眠才是好睡眠。

苏晓棠从睁开眼的那一刻,浑身充满了力气,精神奕奕地朝着莫婉清笑了笑。

“醒啦。”

“嗯。”

“早饭在那里。”

这里是天牢,不跟在家时一样,一醒来,七八个侍女轮流伺候着净面漱口。

她们要学着去适应环境。

顺着莫婉清所指的方向看去,黑色陶碗里放着一个硬邦邦的馒头。

早上的时候,牢里好多的人望着这样的馒头大吼大叫,到最后也不得不含泪咽下。

而苏晓棠并没有嫌弃,拿起馒头,大口大口地啃了起来。知道的她是在啃馒头,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在啃鸡腿呢。

“果真是天生的贱命。”

天牢里相比于昨天的吵吵嚷嚷,今天却死一般的沉寂,苏晓云的这一声嘟囔显得格外清晰刺耳。

苏晓棠啃食馒头的嘴一顿,抬头朝着苏晓云看去。一夜不见,她发丝凌乱,身上娇气全无,丝毫不见往日的高高在上。

人靠衣装,她相府的三姑娘不着金缕,不佩环玉,搁在人群堆儿里,不也是一个普通人嘛。

不过……

她白皙的脸上怎么会多出一道鲜红的巴掌印。

“道歉?”

苏晓云针对苏晓棠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知道她也就是过个嘴瘾,而且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苏晓棠懒得跟她计较。

但她不计较,苏哲却瞪向苏晓云,厉声呵斥道。

“快去给你二姐道歉。”

苏晓云脸上的一巴掌就是今儿早上苏哲打的,他从未打过孩子,这还是头一次。

当时苏晓云就被打傻了。

但这不能怪苏哲,要怪只能怪苏晓云早上不愿吃馒头,还嫌弃地把馒头给扔在了地上,发了好一通牢骚,最后惹得苏哲不满,他才动的手。

“一句无心的话而已,你瞧瞧你们一个个的大惊小怪。云云,到祖母这里来。”

苏晓棠再如何,她也是苏家嫡女,年纪又比苏晓云大,所以苏晓云不该不尊敬她。

担心她再会被苏哲打,罗玉婵就催促着她去给苏晓棠道歉,苏晓云自然不愿。

也就在双方僵持的时候,一旁的赵环佩突然开口把苏晓云叫了过去。而她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使得苏哲不敢再继续追究此事,罗玉婵也长长松了一口气。

“娘,算了。”

瞧着隔壁牢房每个人的一举一动,苏晓棠早已习惯,作壁上观,但莫婉清却咽不下这口气,正欲发作却被苏晓棠一把拦下。

母女俩四目相对,苏晓棠脸上浮起一抹笑意,本不欲计较此事的她,故意扯开嗓子,拔高声调,道:“嫡女就是嫡女,不管到了哪里,这都是改变不了的事实。既然嫡女是天生的贱命,那……庶女又是什么命呢?”

“回姑娘的话,应该是下贱胚子的命。”

苏晓棠话音一落,绿萼顺势接过话茬,主仆俩配合得天衣无缝,瞬间把气得苏晓云面红耳赤,满目狰狞。

“你……”

“够了!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小说《荒年流放前,相府嫡女搬空了国库》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