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六十年代之我有空间我怕啥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卢舞怡霍焱阳)

《穿越六十年代之我有空间我怕啥》 小说介绍

(非大女主,非打脸爽文,细水长流,娓娓道来) 在读硕士生伍怡回家奔丧,爷爷走了! 奶奶给了她一个伍家的传家宝…… 第二天醒过来的伍怡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就成了资本家的狗崽子? 家里的地下室里藏满了物质……哇哇哇! 什么? 这么多好东西都要白白便宜了外人!? 哦,原来的缓兵之计! 然后,然后她就怀揣着黄金跟地契,以及一个突然出现的空间。 被迫远离亲人家乡,被送到两千多公里的乡下。 十五岁的她,自此开始了自己另外一段人生!。书中主要讲述了:(非大女主,非打脸爽文,细水长流,娓娓道来) 在读硕士生伍怡回家奔丧,爷爷走了! 奶奶给了她一个伍家的传家宝…… 第二天醒过来的伍怡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就成了资本家的狗崽子? 家里的地下室里藏满了物质………
穿越六十年代之我有空间我怕啥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卢舞怡霍焱阳)

《穿越六十年代之我有空间我怕啥》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娟姐本来就疯疯癫癫的,你不把她一起带走也不行。才这么会儿功夫就不晓得又跑哪里去了!……不会钻狗洞去到隔壁花园了吧!”伍怡随口这么一说。

她是想在离开以前告诉李妈,黄女士已经躲到隔壁院子里去了!

“哎呀,这怎么行呢!要不咱们赶紧去找找!”李妈假装很是着急的样子。

“姆妈……”

伍怡轻轻摇了摇头,现在晁波肯定故意留下有人在暗中监视她们。

“行,行,等我开好介绍信,再买只烧鸡回来……闻到烧鸡味儿,你娟姐不用喊就会出来的。”李妈挽着自己只装了两件换洗衣服的包袱。

帮伍怡提着行李卷,在晁主任侄女晁红英同志以及陆爱党同志的看顾下,一起走路去了居委会。

等到她们前脚刚踏出卢家大门的台阶,后脚双扇大门立刻就被一直留守在那里的两个男人用力拉拢。

跟着又掏出写有管委会字样加盖有公章的封条,交叉着贴到大门上封了大门。

卢家的房产,自此易主!

还别说,李妈真有个女儿,不过她女儿伍小娟十几年因为丈夫跟儿子意外出车祸死了后受刺激变得有些疯癫。

经常偷偷跑出门到街上游荡,曾经还差点儿被马路上的车给撞到!

前两年黄女士让人把她捆起来,直接出钱送去邻市一家精神病疗养院给关了起来。

当时李妈还曾去居委会那边开过介绍信什么。

这会儿李妈直接跟秦主任说自己在卢家做工的机会丢了,需要居委会开介绍信,自己带女儿回老家那边。

不然在城里糊口都困难,好歹乡下还有块地有栋老旧破房子。

居委会秦主任压根就没起疑!

并且告诉李妈说,最近召集去乡下的这一批知青应该是搭乘明天早上的火车。

目的地是去往云省的西双版纳,云省好啊!

天气暖和,一年能种两季水稻。

不过今天下午就有一趟火车出发,现在还有个空余名额。

本来定下要走的那家女知青,昨天晚上把脚崴了暂时走不得路。

只能暂时先缓上一两天再出发。

秦主任跟着又悄悄问李妈要不要考虑一下,今天下午就可以离开的这一趟!

李妈略微思索就答应了!

“小舞你乖,站在外面再等一会儿!

秦主任,要不就今天下午的吧!

我还忙着赶回去找我女儿呢!小舞这孩子如今家里也没个大人,房子……又被管委会让人给贴了封条!

我总不能扔下个小孩子麻烦秦主任你不是。

你直接就给她把手续都办理得了!”

李妈说着悄悄递了个眼色给秦主任,嘴里却大声说是自己给伍怡做的这个主,这是把秦主任直接就摘干净了!

现在能把孩子尽快送走,才是最安全。

虽然南方可能要比北方暖和许多。可是黄家的事一旦宣扬出来,李妈害怕会有其他变数!

万一小舞到时走不了可咋办?!

“那你们可得快点儿,这是火车票,介绍信,粮食关系跟三个月的生活补助!”居委会秦主任见李妈做主同意卢家孩子去到北方时,也悄悄松了一口气。

其实哪是有人受伤暂时去不了。

是她娘家嫂子托她的关系让帮忙,给亲戚家的孩子想法换个好点儿的地方。

今天下午走这一批次的知青,十有八九很可能要被送到黑省的北大荒开垦军团。

听说那边冬天又冷又冻,一年里有三分之二的时候都大雪封山。

举目四望,到处都是原始森林跟茫茫草原。而夏天的时候又蚊虻成群,经常还有野兽出没。

曾经有诗人写的《北大荒歌》里就提及:北大荒,天苍苍,地茫茫,一片衰草枯苇塘。

苇草青,苇草黄,生者死,死者烂,肥土壤,为下代作食粮。

何物空中飞?蚊虫苍蝇,蠛蠓牛虻。

何物水边爬?四脚蛇,蛤士蟆,肉蚂蟥。

……

刚好今天上面打电话通知她说,明后天就有一批知青要被送去南方。

于是秦主任一边让人给大嫂那边递消息,一边又借故找了个借口谎称孩子崴到脚受伤。

然后把亲戚家孩子的名字直接从去北大荒的那批人里抽了出来,想看看去南方的这批人里有没有人愿意换一下。

结果这都快一上午过去,也没人愿意换。

毕竟大伙现在私底下谁不知道北大荒那边条件艰苦,能有机会去更暖和的南方,干嘛还傻乎乎非去不毛之地的北方。

眼看着下午四点半的火车。

距离火车开车还有两三个小时就要发车了!

实在不行,也只能把名额暂时空着。

反正那不是已经有现成的理由跟借口。

谁也没想到,现在终于等来了个傻不愣登还是自愿去的。

孩子啊!

不是你秦大妈心狠,实在是你自己命不好!

秦主任边在心里暗自想着,边动作迅速的填写好了各种档案跟资料。

明知道卢舞怡是卢家五小姐,不过档案上直接给填写的是养女。

父母那一栏直接按照户口簿上填的是李妈的名字。

然后李妈跟伍怡就又被告知,知青们其实也不用非要到居委会这边来报到集合。

完全可以自己带着行李去火车站,到时剪票上车即可。

李妈赶紧又说了自己的诉求,居委会秦主任到底担心夜长梦多。

毕竟伍怡这边随时都可能会反悔,连忙拿出信笺给李妈开了两封她跟她女儿伍小娟失业,生计困难,需要返乡居住的介绍信。

李妈拿着介绍信仔细揣好,领着伍怡忙急忙慌跟秦主任告辞后就急匆匆离开。

她也怕秦主任回过神来后反悔!

眼看着已经过了吃午饭的时间点,李妈轻言轻语的跟伍怡解释说,她们现在要去车站搭乘到火车站的汽车。

毕竟路上就得耽搁一个多两个小时。

晁红英领着陆爱党坚持不懈的跟上车,一路监督李妈把伍怡同学给送进火车站。

甚至还同样花两角钱买了两张站票,也跟进候车室。

反正她二伯可是跟她交代了的,一定要盯紧卢家的人。

防止他们找机会跟敌特那边的人接头。

其实就是晁波怕卢家人想法转移财产,同样也怕逃跑了的黄家人会找机会,跟卢家人这边私下联系上!

卢家的人走了才好,他才有机会去卢家肆意收刮采产!

李妈拿出一些钱跟粮票塞给伍怡后,就又急匆匆跑出火车站。

到外面国营商店里买了两包糕点,两包饼干,以及两个水果罐头。

回来后就直接都塞到伍怡的旅行包里。

“有去往哈市的……”很快广播里播音员开始广播。

这趟车从沪城开往黑省哈市的绿皮火车,虽是由始发站开动,其实进站后也就只能短暂的停留二十分钟。

车厢里的人其实根本就不多,又都是居委会那边集中分配的车票。

去北方的知青们现在基本上就都聚集在同一个车厢里,一个个背着行李卷,提着旅行包,锅碗瓢盆。

还有人带着暖水瓶。

在邻座一个年轻小伙子的帮助下,伍怡其中的两个行李卷跟装有盆子铁锅暖水瓶的网兜都被放到了行李架上。

李妈又掏出一节绳子让小伙子帮忙,把行李给牢牢捆绑在行李架上。

小伙子看了一眼行李卷跟网兜里的盆子铁锅鞋子之类,不以为然的撇了一下嘴。

就这么点儿破铜烂铁,好像谁还稀罕似的。

像他,就只带了简单的行李卷跟几件换洗衣服!

呃,其实家里也没有多余的家什给他。

“小舞,自己要多长点儿心眼,李妈以后每个月会想法给你寄十块钱,记得查收!

晚上也别睡得太死,一定要看好自己的行李。

钱跟粮票等一会儿到厕所里拿出来,打散了多放几个……总之鸡蛋别都放在一个篮子里知不知道。你妈那里还有我,你就妥妥的放心吧!”

李妈抬手摸了摸伍怡的头发,又悄悄塞了张小纸条到伍怡手心里后。

在列车员斥责的催促下,赶紧下了火车。

李妈才刚下火车,火车就在长鸣一声后缓缓启动!

伍怡把脸贴到车窗上,去寻找李妈单薄瘦弱的身影,看着李妈那张跟奶奶无比肖似的脸庞,她哇的一哭了起来!

从早上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苏醒过来,到现在为止,终于发现一切根本就不是在做梦。

而是真真切切感受得到的,是个现实生活正在发生。

伍怡真的有些慌了!

她不要当什么千金小姐,她要找奶奶!

奶奶,呜呜呜……

李妈追着火车奔跑了几步,最后还在依旧不断挥手!

伍怡看着火车把李妈跟晁红英陆爱党都远远的甩在站台上,禁不住又一次润湿了眼眸。

虽然跟李妈才相处了还不到几个小时。

却深深感觉得到李妈是个睿智,镇定,沉稳的老太太。

就跟她的亲奶奶一样一样的。

比起原主的老妈黄女士,简直不要太理智太能干!

只不过现在的她,到底该怎么办啊?!

这趟火车究竟会把她带往何处……

伍怡有些彷徨又有些无助,这次的离开跟前世考上大学离开家的感觉,截然不同。

同样都是面对着未知的一切,前者是兴奋的,激动的。

可现在的她却仿佛是丧家之犬,前途渺茫!

整个车厢里大概就只有二十来号人,大部分都是应届毕业生跟在沪城找不到工作的待业青年。

想像着美好的未来,他们一个个踌躇满志,情绪激昂且又兴奋。

可能是考虑到要去的地方条件比较艰苦。因此这趟火车上被安排去往北方的,大多都是男青年居多。

包括伍怡在内,也就只有四五个女青年。

年轻人在一起免不了欢歌笑语,一会儿是红歌大连唱,一会儿又踊跃的背诵主席诗词。

伍怡跟眼前的这些人显得格格不入,毕竟相差了近半个多世纪的鸿沟!

况且伍怡现在对什么都一无所知,就像是个第一天上幼儿园的小朋友。

临座的年轻人却是个话痨,自称姓周,叫周朝阳。

一路上喋喋不休,差点儿没把自家十八代祖宗的来历出身都详细阐述一遍。

比如他自己今年二十,上面有个哥哥,哥哥已经英年早婚。

嫂子已经生了三个孩子。

下面他还有个妹妹。

家里父母都是纺织印染厂里的职工,一家子就住在卢家公馆对面的那条胡同弄堂里。

他家九口人一共住有两间房加一个亭子间。

哥哥嫂子带着三个孩子住一间,他跟父母住一间,妹妹是女孩子就单独住了亭子间。

他高中毕业两年多都一直没找到工作,平常在家里帮着做做家务,糊一点纸盒子。

最近家里嫂子又要生小毛孩了,他一个大小伙子总不能一直在父母的房间里打地铺。

这次是响应号召主动报名上山下乡,准备到广阔无边的北大荒去施展身手。

相信这辽阔无垠的天底下,总能有他的容身之处。

伍怡抬眼看了慷慨激昂的周朝阳一眼,心想你怕不是一个傻的吧!

她现在去那边是因为身不由己,迫不得已。

也不知这个叫周朝阳的,脑子里到底怎么在想,自愿去那里找罪受!?

如果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是正在直实发生的,那么现在离开倒是非常容易,将来想回来恐怕会比登天都还难了!

虽说报纸上一天天宣扬北大荒那边是怎么样怎么样的富庶,什么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铁锅里,插根筷子能发芽。

可是根据史书上记载:北大荒自古以来,就是蛮荒之地。这里荆莽丛生,沼泽遍布,风雪肆虐,野兽成群,人烟罕至,寒冷、偏僻、荒蛮、凶险以至于自身难以克服的困难。

我可不跟傻子玩!

伍怡神情恹恹的搂着装有自己干粮跟衣服的帆布旅行包,趴在上面闭上眼睛装睡。

实际上却在心里盘算自己这是究竟遭遇到了什么?

说好的有钱人家大小姐呢?

按照一般的小说套路来说,不是遇上生老病死什么的才会有奇遇穿越吗?

她也不过就是睡了一觉,咋还莫名其妙就穿越了呢?!

奶奶呢?!

奶奶怎么办?

是不是自己穿的哪一本玛丽苏的书里了?

我要回家,呜呜呜……

小说《穿越六十年代之我有空间我怕啥》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