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禹的学院当杂役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星繁)

《我在大禹的学院当杂役》 小说介绍

什么?大禹竟然开办了一所学院 难道是要教人怎么治水吗? 乡村少年星繁,阴差阳错之下竟然成了学院的杂役 还获得了失传千年的神书 其中不仅记载着从伏羲大帝到大禹的几千年秘辛 还有早已失传的逆天神功 盘古大帝,巢皇,燧皇、伏羲,神农,黄帝轩辕…… 这些口耳相传的上古人物早已羽化登仙 如今新的传说又将在这片瑰丽的大陆展开。书中主要讲述了:什么?大禹竟然开办了一所学院 难道是要教人怎么治水吗? 乡村少年星繁,阴差阳错之下竟然成了学院的杂役 还获得了失传千年的神书 其中不仅记载着从伏羲大帝到大禹的几千年秘辛 还有早已失传的逆天神功 盘古大……
我在大禹的学院当杂役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星繁)

《我在大禹的学院当杂役》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只见他淡然的从腰间取出翠绿长笛,右手轻轻一抚后,放到嘴边低低的吹起来。

笛声悠扬而又婉转,见他明明没怎么用力,但偌大个江面似乎都能清晰的听到这笛声,这是在用内力将声音传扬开去,可见他的深厚的功底,不知道他究竟有何用意。

然而那笛音却不仅如此,原本缓慢的曲调突然变得激烈起来,让人听了热血沸腾。仿佛是在应和着这笛声,江中起了剧烈的波涛,貌似有硕大生物在水下翻滚。由于已是黄昏,根本都看不真切水下之物。

随着水面翻腾,画舫晃动也越来越厉害,但他依然稳稳的站在船尾,闭着眼专注的吹着笛子,仿佛这天地间就他一人。

就在这时,一声爆炸声从离船不远的江面传来,激起的水花漫天飞舞,有的高达数丈,气势凌烈的水滴犹如飞剑向四面八方射去,奇怪的是当飞到年轻人周围时,仿佛有无形的墙一般将水滴阻隔在外。

就在水滴还没完全落下时,从水中穿出六个人,刚一冲出,六人便驭气飞到离船两米的水面上,分别站在六个方向,将画舫正好围在中间,电光火石间就成如此局面,由不得人作出什么反应,六人之间站位合理,配合默契,一看就是身经百战。

此时原本湿鹿鹿的衣服已被他们运气蒸干,六人皆是一身黑衣,带着特制的面具,遮挡了大半部分脸,即使是在黄昏也能看出他们眼神的犀利和震慑人心的气势。然独正北方留着大胡子那位,面具是黑色而其余五人是红色,想必那黑色面具人是众位之首。

停止吹笛,他抬起头将六人看了一遍,赫然发现有两人身上有明显的殷红之色,应该是刚受伤不久。

只见他冷冷说道:“被鰧鱼围攻的滋味如何。”

青衫少年说这话时不缓不急,面上始终带着冷漠,声音冷冽,犹如千年寒冰。

六人初听这话大吃一惊,其余五人皆望向大胡子,那人顿时面露凶光,拳头被紧紧的握住,全身似乎因愤怒而颤抖,但很快就恢复了常色。这时一阵低沉而又浑厚的声音响起,“果然不凡,想必刚才的鰧鱼群就是你用笛声引来的吧。”

鰧鱼是一种极其凶猛的鱼,它常年生活在水底,虽然个体很小,但前嘴部有尖利的凸起肉箭,它们在水中的速度很快,攻击时通常是快速的游动以千钧之力猛冲过来,而且一击不中转身游走,蓄势等待下次攻击,让人防不胜防。

鰧鱼是群居生物,普通人受到它们的群攻那是凶多吉少,即便是内力深厚碰到它们也要小心应付,而且它们一旦见血,就会不死不休的蛮横冲撞,故而有血鰧鱼的称呼。但所幸鰧鱼并不会主动的去攻击他人,而且只会在白天活动,一到黄昏就会沉到江底不再上游。这大胡子一行人也是知道鰧鱼的习性,故而选在黄昏潜行水中,没想到发生了意外。

那大胡子徐徐的说道:“小子,你竟能用笛身驱使它们攻击,使我等受伤流血,让见血的鰧鱼进一步发狂。用这种方法迫使我们现身,也真是好算计,你的御兽之术更让人佩服”。

停顿了一下后,大胡子继续说道:“只要你能将去往员嶠岛的方式如实告诉我等,我们转头就走,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黎大哥,员嶠岛是在哪,这些人找它干什么”?看着江中的情景,星繁低声问道。

“我只知道员嶠是传说中与岱屿、方丈、瀛洲、蓬莱并列的东海五座仙山之一,上面有很多珍禽异兽,不过从来没有人见过员嶠岛,也有说它早在神话时代就已经沉入海底,真不知道他们是有何用意”。一边探头看着江中,黎锌一边疑惑的摸着下巴说道。

而此刻,听到大胡子等人的威胁,少年脸上依然面目表情,只见他开口道:“想送死就来,何须多言。”

听到这话,六人顿时怒火中烧,大胡子气极之余更是懊悔。他听说这少年的身份,知道他的厉害,花样百出尤擅暗器,所以六人本想待船到江中时,采用六水化气之法将这少年活捉,好带回去问出员嶠岛的信息。

六水化气本是一种古老阵法演变而成,即是六人在水中六个方位,运起真气,吸收水之灵气并达到循环相生的作用,以此可将修为提高一倍,同时六人可相攻相守,最妙的是只要被困这阵中,就休想从这阵中脱离,行动将大大的受到束缚,让对方防不胜防。

这次追捕原本势在必得,但不想当他们在水底正准备激起阵法时,少年却以笛声引来早已沉入水底休息的鰧鱼群,不仅扰乱了他们的阵法,还使两人受伤,未开战实力就大打折扣。眼看就要成功但却功亏一篑,是谁都感到气极,而如今不能激起阵法与他一战,胜负难料,别说活捉他,自己能否全身而退都已是未知之数。

然而那黑衣首领本就是豪气冲天之人,想到能酣畅淋漓一战也是快意人生,想通此节,顿时激起了他的争胜之心,方才的懊悔一扫而光。

只听他朗声道:“还没出手怎知胜负,鹿死谁手尤未可知。”话一说完,六人便各自使出兵器围攻过去。

六道剑气顿时以雷霆之势冲来,只见少年迅速借力飞离画舫,同时反手一旋绿笛,顿时万千绿光从笛中冒出,向四面八方射去,众人不知这绿光是为何物,但纷纷挥剑阻挡或是御风躲闪,待那六道剑气将画舫击个炸碎时,有两道青光已飞到两人近旁。

虽然青光在剑的阻挡下消散无踪,就在此时,两个青色的细小三角棱精准的扎在了他们的咽喉处,两人顷刻毙命。原来这绿笛能发出暗器,那万千青光只是三角棱的掩饰。

而此时少年丝毫没有停息,在空中急速转身,真气流转迎面拍出一掌,正中紧紧跟在他身后一人,那人避之不及,这一掌端的是狠辣无比,正中其胸怀将他震飞数十米远,而且心脏出还插着一根暗器长针,显然是少年拍掌时射入,那人最终一头栽入水中。

小说《我在大禹的学院当杂役》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