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冤种替身她不干了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木卿卿姜染)

《报告,冤种替身她不干了》 小说介绍

木卿卿觉醒了。 在经历了,万人唾弃,众叛亲离,抽灵根,堕魔道后,随即被当众围剿,一掌劈碎了灵魂。 突然被压制了数十年的记忆,终于恢复了过来。 什么,为爱疯狂。 什么,知己好友。 这一切全都是假的。 全都是都是别人为她谱写的人生。 而她,只需要负责被虐,被虐,被虐,最后走向死亡就可以了! 之后,别人就拿着她的身份,正式走向甜宠方向。 觉醒的木卿卿:……呵呵,你就看你能不能拿走就完了。。书中主要讲述了:木卿卿觉醒了。 在经历了,万人唾弃,众叛亲离,抽灵根,堕魔道后,随即被当众围剿,一掌劈碎了灵魂。 突然被压制了数十年的记忆,终于恢复了过来。 什么,为爱疯狂。 什么,知己好友。 这一切全都是假的。 全……
报告,冤种替身她不干了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木卿卿姜染)

《报告,冤种替身她不干了》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次日。

木卿卿在一种很舒适的状态下醒来。

没有因为宿醉而引起的头疼,只有浑身充满了充沛能量的身体,她一个利索的跳了下来,握了握拳头。

竟然连灵力都有了些许的精进。

她微微一笑,大师姐真是个好人!虽然是魔种,虽然想杀她灭口,但是都是有理由的。

略微拾掇好后,她就出门御剑飞行,快速到了魁梧赛的现场。

也许是一梦几十年,也许是肌肉记忆,所以当她觉醒了自己的记忆后,哪怕作为一个现代人,可是对于御剑,已经是习以为常。

到了魁梧赛现场的时候,她自然又是众人注视的目标。

既然今日的目的不是为了输,她也没必要装什么,淡定的选了个位置就开始等候。

因为昨日比赛输掉的原因,今日她的排位唰唰唰的怒掉了十几名,不过仍然在前三十挂着。

而为了让这些弟子们有勇于突破自己的勇气,魁梧赛内,是可以点名越级比赛的,赢的人,就可顶替掉原本位置上的人。

木卿卿懂的懂的~男频爽文都是这个套路。

然后她的名下,就成了最热闹的……

以灵力投入到她在排名上的名字,就表示排队跟她比赛了,木卿卿大概的扫了一眼,自己名字的微光都要变成一颗从天边滑落的流星了,可见多少人想踩着她的名字,一飞冲天!

“不知道她今天又会怎么输。”

“我听一个师妹说,现在这位已经是走火入魔了,疯了一般的想要去后山禁忌之地!”

“也许,她觉得那些被压制的怪物才是她的同类呢。”

这就是平日里不交际,甚至连几个狗腿子都不培育几个,到了事儿上,听到的自然都是负面的评价。

木卿卿还好。

上一世她远比现在还要凄惨,因为眼中无法压制的爱意被察觉,她在松云山正堂里,是被抬着出来的。

她被狠狠的‘教育’了一番。

更别说之后的魁梧赛,她更是努力咬牙的想要比,可惜,输得更是凄惨,反而因为太过于拼命,伤了根本,再也无法突破自己,这也是为她以后入魔留下了苗头。

最重要的是,这些执念的东西,只换来了一句:你可知错!!

知错了。

知什么错。

对别的也许有错,她那固执的性子,本就是要吃吃亏的,可是对于易云,她从始至终可以做到问心无愧。

随着一声锣鼓声落下。

第一场比试,彻底拉开序幕。

她的比赛姑且还在后面,就暂时先看看更鲜嫩可人的师弟师妹们,乃至师侄在认真的比试。

“啧,这一招法术明显结印的时候迟疑呆滞了几秒,不然的话,就可以把对方一击即中了。”木卿卿发出评价,边觉得多少的是缺了一把瓜子,要是有瓜子看戏就更妙了。

“瞧瞧说的好像多了不起,什么都精通,昨天是怎么败在姜染师姐下,那不堪一击,甚至下跪求饶的样子,好像有些人一晚上就忘记了。”

木卿卿没回头去理睬。

后面说话的那位,就是松云山掌门下的小师妹。

和她不同,人家是走团宠路线的,嚣张跋扈却又刀子嘴豆腐心,属于刁蛮大小姐。

木卿卿不想跟她争执什么。

因为这位似乎是死在了易云入魔后,充当了一个矛盾的催化剂。

生瓜蛋子的比赛总是很快的。

终于再次来到了木卿卿的主场。

她一跃而下,统一的门派装,唯一不同的是,她因为地位原因,袖口和裙摆都绣上了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金线,这些金线是一些基本的印记符箓,让现在的木卿卿来看,大概就是给自己叠加buff的。

多点法术值,多点伤害啥的,也许还能美观点?证明证明自己的身份。

她落在比赛高台的一侧,对面的是个魁梧的汉子,看身上穿的衣服,似乎……还是个刚入门没多久的弟子。

啧。

这样的都想要挑衅她了。

“师姐,我不打女人!所以你也别受那个伤了,……你给我下个跪,求个饶,我们这一场比赛就结束,怎么样?”

木卿卿笑了。

她除了在易云的面前,甚少绽开笑颜,忽然这么一笑,就像是被照拂的冰山忽然有了些融化的迹象。

只不过是昙花一现。

随着锣鼓声响起,她素手一抬,一段复杂而厄长的结印,在转瞬间就已经凝聚成形,她轻轻朝地上一拍,结印随即犹如薄雾一般,朝着对方袭去。

这种没有什么危险的结印,对方根本就毫不在意!

整个松云山谁不知道,木卿卿在剑的造诣上的确是最好的,可是术法,阵法之类每每都惨不忍睹。

木卿卿当然知道!

那是因为她就是个木头人,承载个微弱的灵魂印记,要不是原本凭着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她这辈子都该背着:诶,你知道吗,易云的徒弟,是个草包。

这样的名声。

哦不。

后面也许等她血液的妙用出来,还能再加上句:不过血不错,可以养起来,当个活药材。

可除了在场的大汉,稍微有些眼力劲儿的都大惊失色。

“她施展的,这……这是!……翻灵阵!她怎么可能会!”

“易云!你怎么没跟我们说一声,你的徒弟竟然悄悄的学会了这样高深的术法!”

易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如果不是之前探知了木卿卿的确是没有被夺舍,他现在估计就直接提剑下场,当场把这个占据了自己徒弟身体的妖孽给一剑刺穿!

当阵法印记缠绕上大汉的时候,丝丝寒意顺着大汉的脚底开始攀爬,犹如藤蔓一般,虽柔弱却无法挣脱。

在紧致而冰冷的寒意环绕下,大汉只觉得似乎连灵力都迟缓了许多,他心中不免有些发虚,毕竟是易云的徒弟,别是有什么厉害的后招!

可是脸上还是十分看不起的模样。

“雕虫小技,只知道拿来吓唬人的小玩意,可是不行啊!”

大汉啊啊一声,手中的大锤子更是发出阵阵轰鸣声,朝着阵法就是狠狠一砸,可惜他的这番操作不仅没什么效果。

反而那重击,立即反弹在了他的身上,当即一口鲜血从喉间溢出,将他直接击下高台。

小说《报告,冤种替身她不干了》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