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为王朝续命五百年沈南星花半夏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我为王朝续命五百年》 小说介绍

人世间,唯爱与正义不可辜负! 沈南星:娶她需要什么? 命运:半年时间从文弱书生升级成武状元。 沈南星:状元及第! 沈南星:娶她还需要什么? 命运:击退八十万来犯敌军, 沈南星:灭! 命运:王朝将败,民不聊生,如之何? 沈南星:救! 命运:妖魔横行,毁灭文明,如之何? 沈南星:斩 人狠话不多,唯我帝星哥!。书中主要讲述了:人世间,唯爱与正义不可辜负! 沈南星:娶她需要什么? 命运:半年时间从文弱书生升级成武状元。 沈南星:状元及第! 沈南星:娶她还需要什么? 命运:击退八十万来犯敌军, 沈南星:灭! 命运:王朝将败,民……
重生:我为王朝续命五百年沈南星花半夏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我为王朝续命五百年》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沈南星痴痴地看着花半夏,一眼万年。

时间是个奇怪的东西,总是喜欢把美好封存在刹那之间,而又把痛苦无限拉长。

沈南星多希望时间能为他停留几秒,让他再看清晰一点那初见的美好,但残忍的现实这又怎么可能让他如愿,甚至有时连回味一下的权利都不给他。

“别看了,眼珠子都跑出来了。虽然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但我们现在不是君子,是阶下囚徒,阶下囚不好逑,走了走了!”白苏子拍拍南星的肩膀。

沈南星被白苏子的招呼声拉回了现实。他不想搭白苏子的话,内心深处的悸动带来的快感,像平静的湖水里扔进去的石块产生的水波,一圈一圈的绵延着,越来越远,越来越大,直至传遍全身的每个细胞。

茫茫人海,有的人和人见了一千次,也只是见面而已,而有的人和人哪怕是远远的对望一眼,就在记忆中镌刻下不能磨灭的印记,这种无法解释的感觉,有人定义为“爱”,有人定义成“缘”。

这时候白苏子感受到了老友的魂不守舍和不悦,他忽然意识到刚才的话有些言重了,急忙圆场道:“这女将是真的英姿飒爽,想必定是武艺非凡,娶回家做夫人也不错,防贼又防盗!”

沈南星入了心,根本没理会白苏子,自顾自地吟诵道:“忽有故人心上过,回首山河已是秋,今日与伊同沐雪,此生也算共白头。”说着用手接住两片飘摇而下的雪花。

他没想到在这个文明纪元里竟然也有一个跟自己的女友如此相像的人,真是又惊又喜,而后就是无尽的失望和无奈,毕竟他现在是一名阶下囚。

白苏子听到沈南星的吟诵,好似在思考什么,像是徜徉在南星勾画的这副诗意的画面,感同身受的去感受那种人生若只如初见的美好。也像是在羡慕沈南星,毕竟他能和伊人同沐雪,而自己却还没有见到过自己的意中人。

白苏子甩了甩自己的衣袖,对着这漫天飞雪吟唱到:“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无关风与月,红尘这杯酒太醉人。”说完大步的跟着一瘦一胖二位衙役向八里外的翠屏山二龙湖林场走去。

按照炎朝的律令,凡流放之人,须在流放地拓荒劳作,为了防止他们逃跑,朝廷建立了连坐制度。

流放的犯人会被交接给拓荒农场的负责人——林场役。登记成册,三人为一队,三队为一伍,如果逃跑,不仅连累一伍的人,还要殃及这些人的家人。

沈南星一行四人,眼看就要走到二龙湖林场了。

这里是林海雪原,林海是有高耸的冷杉,还有红松等耐寒的树木组成,树干笔直,高的有四五十米,在雪中昂然挺立,像一个个巨人。

突然从大树后面跳出几个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些人装扮有点怪,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画着绿色的脸谱,手持长柄宣花斧,金鸡独立状;他身旁一个蓝脸的手持钢叉之人,面露凶光,站如松柏;对面一个白脸长髯赤须的老者打扮的人手持两根囚龙棍。

四人见如此情形,皆是一脸懵逼。

这个时候那绿脸大汉嘴里念念有词“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蓝脸的汉子说道:“留钱不留命,留命不留钱,若想试试胆,定让你好看。”

手持囚龙双棍的老者说“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当朝靠山王爷。”

绿脸的大汉大喊一声:“俺乃混世魔王,天皇老子来了都不行,吃俺三斧头。”说着三人打成一团,兵器所到之处,碎石断树。

吓的南星四人连连后退。

沈南星心想这是拍戏的吗?还挺逼真,像是京戏里程咬金劫皇纲那一段。

没等他想明白,绿脸汉子已经来到他们面前互动。

只听他哇呀呀地大叫,而后大喝一声:“呔,程爷爷今儿是来打劫的,把你们的金银宝器都拿出来,否则看看这石头,就是你们的下场。”

说着手起斧落,劈开一块很大的石头。

两个衙役见状把身上的一些金银都交了出来,绿脸汉子看到后挥了挥手,让他们走。

两个衙役一溜烟就不见了踪影。

“到你们了!”绿脸的汉子用他那明晃晃的长柄宣花斧在沈南星和白苏子的眼前来回晃动着,那斧子上映着两人惊恐的表情。

“我们没钱,我们带的钱一路上都花完了,三千多里路,多少钱也花完了,大爷,好汉,饶了我们吧!我们是被流放到这里的囚徒。”沈南星恳求道。

白苏子附和着说:“是,是,是!”

绿脸的汉子示意同伴翻看包裹行李,真如他们所讲,包裹比脸还干净,除了几件破衣服什么也没有。

老者发话了,“把他们带回去寨子里去吧!寨主好几天没过过手瘾了,没劫到金银,劫两个人也不错。”

说罢三人哈哈哈大笑!

沈南星和白苏子两人苦着脸看了对方一眼,心中琢磨,寨主手痒,是要杀人?两人顿时面露惧色。

沈南星和白苏子被三人裹挟着来到了一个三面环山的寨子。

南星打量了一下这里的环境,碗口粗的松木杉木做成的木围墙被削的尖尖的,高矮不一,一排排木制房屋,错落有致,有点像木制的城堡。

门口有宽阔的校场,校场之内有擂台,有马场,临着结了冰的湖,这样的环境下,想逃脱几乎是不可能!

这里就是翠屏山二龙寨。

三人回到寨子里,这里烧着炭炉火盆,暖气腾腾,和屋外的天寒地冻形成鲜明的对比。

要不是刚被打劫过,沈南星还以为回到自己家了。

这时一个身高一米八九,身材健硕的男子走了进来。

他披着黑色貂绒大褂,头上戴着一顶黄色的毛绒绒帽子,他把手里的玄铁威虎棒放在了兵器架上,脱掉了锦帽貂裘,露出了脸庞。

只见他方正国字脸,圈嘴络腮胡,浓眉大眼,宽山根连着高鼻梁,脸上的肌肉线条非常清晰,大概四十岁的样子,一身英雄气!

“老黄,你们回来了!今日收获如何啊?”男子问道。

那扮作靠山王的强盗开口道:“大雪封山,没有什么商队和官兵,就抢了一些碎金银。”一边说着,一边洗掉脸上的油彩。

“对了,还给你带来两个流放之人,你不是很久没过手瘾了吗,今日你可以过把瘾喽。”

沈南星和白苏子再次听到过过手瘾这个词,未知的恐惧感再次袭来。

小说《重生:我为王朝续命五百年》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