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穿书》主角颜青源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穿越?穿书》 小说介绍

【无女主+权谋+救赎+修仙+温暖+双洁】 【话痨腹黑扮猪吃老虎小皇帝vs真诚简单注重健康的大将军】 颜青源穿越了,成为了一个架空时代的大将军。只是,一穿过来就中奇毒,成了一个病秧子是怎么回事? 好吧!既来之则安之,那就努力找解药,在这里也要好好活下去。 只是还没筹谋几天,就发现这魏家三小姐竟然也是穿越过来的。 呃,不完全正确,她说她是穿书。我们都是书中角色,我们都是配角,结局都很惨,想改变结局只能抱男主皇帝周彻白大腿。 这周彻白表面是个无权皇帝,实则喜欢扮猪吃老虎,我让他对我先放下戒心。。书中主要讲述了:【无女主+权谋+救赎+修仙+温暖+双洁】 【话痨腹黑扮猪吃老虎小皇帝vs真诚简单注重健康的大将军】 颜青源穿越了,成为了一个架空时代的大将军。只是,一穿过来就中奇毒,成了一个病秧子是怎么回事? 好吧!……
《穿越?穿书》主角颜青源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穿越?穿书》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天空中落起了雪花,因无风起,雪静悄悄下着。原已清扫好的地面又盖上了一层雪绒。

红瓦亭内,魏熙玉让丫鬟为颜青源去拿手壶,再带些炭火回来。

“魏小姐,如你所说我们真的是穿书?”颜青源有些意外,他以为这个世界如平行世界之类,却没有想到还有剧本。

“我们就是穿书了!你是战神颜青源,书中男二,你和男主周彻白,也就是现在的皇帝喜欢了同一个女人,叫叶倾城,而我是娇纵恶毒的女二,喜欢周彻白,想当皇后,多次害女主。整部故事大概就是男主忍辱负重,步步为谋,扫除一个个障碍最后一统天下,在男主寂寞孤独的时候,刚好遇上女主,二人由误会到相爱,最后至死不渝。总的来说,咱两就是炮灰,为促进他们爱情而存在的,最后咱两都死了。唉!命运啊!”说罢,魏熙玉深深叹了一口气。

“既然你都知道事情走向,不想着改变改变结局?”知道这个世界有个和自己相同遭遇的人,颜青源心中莫名感到亲切,心中微暖,这种感觉之前从来没有过,感觉真不错,在这个世界好像自己有什么改变了。

“怎么没想过,只是我来的时候剧情就已经走到了皇帝快要灭丞相府了,就在这庆元佳宴,而这丞相满脑子都是权利,我也劝不了他,我这个女儿的价值就是送进宫牵制皇帝的,我若多说几句,说不定在这相府就丢了小命。

不过,庆幸的是女二也不会这么快下线,我会被留下来进宫,用来牵制我哥,总之,我是打算抱主角大腿了,到时候别作死搞女主,应该是能活下来的。

你嘛,就有点悬了!毕竟你是个将军,按照男主性格,就算你不和他抢女主,他也会搞掉你,唉~”说罢,魏熙玉又是一口气长叹,看着颜青源的眼神泛着同情。

颜青源听着魏熙玉的话,一边整理信息,一边觉得自己的处境确实艰难。

“记得不错的话我西北应是有十几万大军吧?”颜青源问道。

“不错,你是这部书前期武力最强的存在,也是你和皇帝合作,搞翻了丞相。”魏羽解答。

“既然我现在武力最强,不如直接拉下男主,这样我们都有了活路。”颜青源一边思考,一边道。

“啊?这样可不行!搞下男主,这个世界就会混乱崩塌,甚至消失,咱俩都得没!”魏熙玉激动道。

“你怎么知道?”

“小说里面都是这么写的呀!”

“……”

“魏小姐,我还有一事不知,望赐教!”颜青源理了理披风,一本正经道。

魏熙玉抬头,一脸诧异,“都说了咱们都是现代人,你有什么话就直说,说得这么文绉绉,听得我好别扭,对了,我叫魏羽,你叫什么?”

“颜青源。我中蛊了,你知道是谁下的吗?”颜青源问道。

“我想想……确实有这一段。是丞相,你是他谋反的最大阻力,要在这次庆元佳宴搞事情,肯定得先害你。就是因为这次中毒,将军颜青身体亏损,最后被皇帝围剿时,七窍流血而亡。”魏羽边回忆边道。

“不如你帮皇帝搞下丞相后就归还兵权,也不抢他女人,他应当就会放过你,此后你做做生意,在古代赚大钱不香吗?到时候我想办法看能不能逃出宫来,然后我就来投奔你,我们强强联手做大富豪,哈哈哈,我还没穿来时就有在古代发财的计划了,我们先…………”

明明性命还没保全,颜青源就听魏羽滔滔不绝的介绍如何在古代赚钱。放在以前,这些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一大串废话,颜青源都会温和的拒绝收听,可现在面对正兴高采烈的魏羽,他却并不是很想打断她,也许不是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一个明确的结果。

“颜将军,相爷已经回来了,请您去堂屋喝茶。”最终还是小厮来请颜青源去堂屋,打断了魏羽的理想。

颜青源跟着小厮又回了堂屋,就见主位上已经坐着一位两鬓微白的男人,五官端正,鼻梁高挺,看起来颇有些气势。

只是见到颜青源后,眼睛微眯,嘴角微下撇,两侧眼角纹加深,一脸不可一世,显得些许滑稽。

“晚辈拜见相爷。”颜青源对着座上男子拱手道。

“哦,你就是颜贺的儿子,颜青源?”颜贺当年一身铠甲壮实威猛,怎得生的儿子这般,这般俏模样,这般模样,怎能带好军。呵,天意助我!

“正是晚辈。”颜青源收礼,抬头对着魏忠国温和道。

“上座喝茶吧!我与你父亲算是故交,来京中要是有什么麻烦大可直接告诉我。”

“谢相爷。”说罢,颜青源微微一礼,抬步走向椅子坐下。

“听陛下说你中毒了?可知道是谁下的毒,能不能解,要不要我帮忙?”沉默了一会,见颜青源没有下文,魏忠国“关心”道。

颜青源诧异这相爷直接了当的问中毒一事。

“陛下昨日请太医为我诊治,太医说是中毒,不过何时何地何人下的毒还是不知,如今先吃些药丸,感觉好多了,相爷不必担心。”颜青源望着魏忠国宽慰道。

“中毒可不是儿戏,要是有什么要需要老夫帮忙的,尽管开口。敢毒害当朝将军,老夫知道是谁就绝不会轻饶!”被颜贺吹得和神将似的,说话却和女人一样没有气魄,这西北军确实该换主了!魏忠国心中暗想。

和魏忠国又谈了些无关痛痒的话,颜青源便因中毒,身体不适,起身告辞了。

因说的是身体不适,便坐着马车回得将军府。

如今虽是乱世,可临近年关,这大雍城却是繁华。

出了相府,直行数百米就进了朱雀大街,临近中午,大路两侧茶馆酒楼里客聚如潮,人来人往。穿过朱雀街,左拐又进了宏街,宏街较朱雀街略窄了些,但也十分热闹,两旁商贩彼此起伏的吆喝着,各色小物件和小吃琳琅满目,一派繁华。

又是一个拐口,颜青源突然看到一个插满了金灿灿糖人的草靶子,小贩正扛着靶子,边走边吆喝。

颜青源嗜甜,儿时在孤儿院,就特别爱吃糖,除了吃院里均发的糖果,他还经常用自己积累的小饼干或是帮其他孩子完成家务任务来换他们的糖。

这导致小青源长着一张俊俏可爱的脸蛋,可是一笑就露出两颗长着黑色蛀斑的门牙。

幸好,经过换牙期,又长出洁白整齐的门牙,才没有损毁颜青源的颜值。

“钱风,去那买两个糖人来。”想了又想,小贩快要被甩到车后了,颜青源终是下了命令。

钱风,从北疆跟随颜青源回京,是现下将军府的侍卫长。

“什么?”钱风在马背上弯腰探头,却没听明白意思。

“去买两个糖人来。”颜青源故作风轻云淡道。

“啊?糖人……是,将军!”虽是疑惑,可看着主子一本正经,钱风也不多作它想,掉转马头便去了。

真是不错啊!味道纯正!没有任何添加防腐剂!

坐在车厢啃完一个糖人,将军府就到了。

颜青源放下袖子,挡住手中还剩的一个糖人,就下了马车。

老管家迎了上来。

“将军啊!您可算回来了,靖王殿下已经在前厅等您半天了!”老管家激动地说道。

靖王周系元,儿时与颜青感情甚好,还在京中时,二人同在国子监受教,形影不离。

原主生性并不活泼,课下也沉默寡言,不常同其他公孙王子交流,周系垲长颜青五岁,待他如同弟弟,课后常去颜青的学堂寻他……

颜青源边往府内走去,边回忆着与周系垲的儿时过往。

刚踏入前院,就见前厅门前站着一身着墨绿大氅的男子,黑色长发由一顶玄冠束起,清俊儒雅。见着颜青源,便露出温和笑意。

对上了与记忆中重合的双眼,应是原身感情影响,颜青源心中不由激动,加快了脚步向前厅走去。

“东霖,八年未见,如今已是这般高了。” 颜青,字东霖。

“靖王殿下,还是比我高些。”看着周系元比自己还高出半个头,不由接到。

“唉,之前都是景宗兄的叫,如今一见面就是靖王殿下。靖王只是个名头罢了,也罢,京城水深,如此也不落人口舌。”周系元感慨道。

“哈哈,长大了还是爱吃糖人啊!”看见颜青源袖口露出一半的糖人,周系元不禁轻笑出声。

颜青源只觉有些脸热,仗着下属对自己的高度崇敬,可以故作高深的买糖人,可没想到遇见靖王啊!

“外面风大,我们还是进去吧!”说罢,也没有顾及到礼数,便先进了堂中。

“听小垲说你中毒了,可寻着解法?”

“皇上请太医为我诊治,虽未配出解药,但配了药丸,可以压制毒性。”颜青源并不想将魔族秘术一系列事情讲出来,既然都认为是中毒那就中毒。

“没有配出解药?”周系元皱眉。

“不过,沈太医保证会尽快配出解药。”颜青源补充道。

“那个半月就治好了湘王顽疾的神医?看你如今气色尚可,如此我便放心了。”周系元道。

“谢殿下关心。”颜青源说道。

“东霖,京城水深,此番回京把毒解了就速回军营,莫要掺和这京城浑水。如今虽有皇帝在位,可朝纲不定,西北军是你的,你要好好管制,莫要让别人窃了你们颜家军。”

“殿下此话怎讲?”颜青源问道。

“如今朝堂,你的西北军既让人忌惮,又招人眼馋,万事要小心。”周系元提醒道。

周系元简单为颜青源讲述了如今朝堂的大致情况,又叮嘱一遍不要掺和京城事。

二人一起用了午饭后,周系元便告辞回府。

小说《穿越?穿书》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