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流?(苏锦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限流?》 小说介绍

1.自家的厕所竟然大变了样,幻境中的男生到底是谁? 为何我无论做什么都找不到他的信息,真的没有契机了吗? 2.双生姐妹,(****)。 调查妹妹死亡案件,但所有的线索的指向了一个不存在的凶手,每每调查石沉大海时,都会再一次的被一个小小的线索推向深处。真的是他杀吗? 一个意外的发现,竟然让案件越来越扑朔迷离起来。 2004年出生的她,母亲竟然是2002年的。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 4月4的夜晚,双生姐姐在干嘛? 3.……。书中主要讲述了:1.自家的厕所竟然大变了样,幻境中的男生到底是谁? 为何我无论做什么都找不到他的信息,真的没有契机了吗? 2.双生姐妹,(****)。 调查妹妹死亡案件,但所有的线索的指向了一个不存在的凶手,每每调查……
无限流?(苏锦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限流?》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咔哒。”

为什么还是打不开?我沉默的靠着面前冰凉的门,身体不由得一颤,出不去也进不来,我的人生就到这里了吗……

如果我有罪,请让法律制裁我,而不是把我一个人关在这啥也没有的厕所里。

想到这里,我不禁鼻头一酸。身上好像钻进了无数只蚂蚁,正一寸一寸的爬过我的皮肤,一点一点的啃食我的内脏。眼泪不争气地便流了下来。

难受,前有女生悲伤逆流成河,后有小孩厕所哼唱肖邦。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我才十九岁啊,我的人生明明才刚刚开始。这么快就要结束了吗?˚‧º·(˚ ˃̣̣̥᷄⌓˂̣̣̥᷅ )‧º·˚我还没有谈恋爱,我还没有孝顺父母,呜……还有,还有……我存的钱也还没有用完啊。”

“呜呜呜X﹏X,越想越气啊。老妈,我好想你,救救孩子吧。”

我转过身背靠着墙慢慢地滑坐下来,抽抽搭搭地把头埋在了膝盖上。

“嗝~”一股刺鼻的味道翻了上来。是晚饭吃太饱了吗?好破坏气氛啊。

(≖_≖ )

现在不用摸都知道我的眼睛一定肿了。好渴,我抽了抽鼻子,撑着膝盖站了起来,来口自来水不?

就当我站在洗脸台前犹豫着要不要接口自来水喝喝的时候,一阵刺骨的寒风从我的右侧灌了进来,整个人瞬间如坠冰窟一般,吓得我打了个哆嗦,暂时放弃了这个念头。

“啊秋!”

“……操,这不是密室吗?哪儿来的风啊,真真是雪上加霜。”

我望向右边,除了模模糊糊的熟悉轮廓外,啥也没有。总不能是从马桶灌进来的吧,也没怪味啊。•᷄ࡇ•᷅

流动的水没有形状,漂流的风找不到踪迹,任何案件的推理都取决于心。真相,只有一个!

(嘿嘿嘿,又让我装到了吧( ͡° ͜ʖ ͡°)✧)

哎,我扯了扯嘴角叹了口气。能记得台词又有什么用,不一样推理不出来吗?

哭过之后的眼睛总是迷迷糊糊的,还泛着微微的刺痛感。我本想强撑着,等妈妈发现我不见了来找我的,可无声的困意却在不知不觉间席卷了过来。

幸好正值夏天我坐在洗脸台和厕所门下的角落里眯着了。

·

“咔哒”

“哎,咋在这睡着了?”老姐站在门边用脚尖踢了踢我,然后嫌弃的蹲了下来,拿手背搁我脸上拍了拍。

“干嘛呢?打牌去啊,等你半天了。”

长到现在,我从来没感觉过她的声音是这么的甜美,就连刚刚揍我的那几下都变得轻飘飘的,像打在棉花上一样。我迷迷糊糊的醒来,随后被明亮的灯光好好地捉弄了一下,刺得我眼泪直流。

见状,姐姐立马站起来冲着外面大声道:“老妈,我把妹丫头打哭了。”她一边笑一边往外窜,还差点把倚门而卧的我给绊倒了。

一点都不稳重(ー_ー)!!

缓了缓,等到那些不适感渐渐过去。我才从地上慢慢的爬起来,扶着洗脸台撑了一把我的老腰。

“哎,奇奇怪怪的梦。我咋睡着的呢?”

“快进来我看看打成什么样了。”老妈的声音从隔壁房间传了出来。

管他做了什么梦,玩才最重要。哎~咱就是心大!(●’◡’●)

“老妈,你看她,眼睛都要被她戳瞎了。”我站在桌子旁边指着自己红肿的眼睛道,“一天天的啥也不干,就只知道打我。ᕙ(`▿´)ᕗ”

“我看看”说着老妈捏住我的下巴左右敷衍的晃了晃,明明显显的不在乎啊!“也没啥大事,快点坐着打麻将。”话音刚落,我就看见老姐在旁边一边斗鸡眼一边吐舌头。

尴尬的我左眼肌肉直哆嗦,顺手回了她个大无语的表情。

·

晚上躺在床上,回想起晚饭后的那一幕幕,一股令人头皮发麻的感觉再次席卷而来,全身的鸡皮疙瘩像是怕我出逃一样瞬间将我无死角的包围住了,这也太离谱了吧!

我翻过身对着正在刷视频的老姐道:“打麻将之前有没有发生什么怪事啊?”

后者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道:“别打扰我,你又不搞笑。”

我丢,肯定是输了钱心情不好,可怜我这个大冤种。

凭本事赢的钱哎,还要哄她不成?

要是她一直这样,明天赢谁的钱去呐?

况且,作为“案发现场”第一人,她可能知道些什么哎。

正当我陷入两难的境地之时。哟,她竟然开口主动找我说话了。

“你当时哭什么?我可没打你。( ͡° ͜ʖ ͡°)✧”

额,我抽了抽嘴角,不是太想回答这个问题哎,感觉好逊哦。

我:“你是不是开灯了?”

姐姐:“是啊!”

我:“所以……”

所以被灯闪的啊(≖_≖ )

真的不想直接说出来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又让我get到新用法了吗?

姐姐:“所以你当时为什么不开灯呢?”

这个问题真的把我问住了哎,我要和她说一下吗?说我开了门开了灯,还试图爬过窗,但是都出不去,然后自己把自己吓哭了坐在门边睡着了?

别,我已经可以想象她到时候的表情了。

“没事没事,睡觉吧。”我摇了摇头,真的不想继续回忆了。“哦,对了,听说最后一个睡觉的人容易撞到鬼。”我瞥了她一眼忠告完便翻了个身平躺下了。

“腌臜泼才也敢在你爷爷我,面前放肆——”姐姐满脸严肃的对着手机一边晃头一边比手势。

救命,谁能告诉我她到底在看什么啊。(´-﹏-`;)

好吧,关于最后一个睡觉的人容易撞到鬼这件事是我编的,但我并不打算告诉她,因为我还编了好多类似的(用于自己吓自己的)鬼故事。今天就让我用来吓吓她吧。

( ̄y▽ ̄)~*

半晌,可能是因为我装睡没回应她,让她陷入了尴尬的境地吧。她竟然抬起自己的臭脚丫子踢了下我的屁股。天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但现在的重点不是这个。

“你TM有脚气,莫挨老子哦(〝▼皿▼)”

“当代青年还有不熬夜的?以前是你催我晚点睡哎,害的我都形成生物钟了,你快起来玩手机ᕙ(`▿´)ᕗ”她似乎又一次的攀上了道德的至高点轰的我哑口无言。

我睁开眼睛缓了缓。好吧,确实现在还睡不着。我爬起身靠在床头上把不远处的手机薅了过来道:“行,那你现在说句话。”

“说什么?”

小说《无限流?》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