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错乱的时空里最新章节,小说我们在错乱的时空里无弹窗(张陌)

《我们在错乱的时空里》 小说介绍

时间,是一个,存在,又不存在的东西,哪里都有他,哪里,却都没有他,如果我们在错乱的时空里相遇,那么就让时间,错乱在这时空里吧 治愈。书中主要讲述了:时间,是一个,存在,又不存在的东西,哪里都有他,哪里,却都没有他,如果我们在错乱的时空里相遇,那么就让时间,错乱在这时空里吧 治愈……
我们在错乱的时空里最新章节,小说我们在错乱的时空里无弹窗(张陌)

《我们在错乱的时空里》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眼泪……为什么……

牧思思摸了摸眼睛。

此时的牧思思眼圈有些淡淡的红润,但是眼白却没有任何血丝,只是单单的流出了泪水。

乍眼一看,以为是牧思思摸的眼影。

张陌此时还没有注意到牧思思的情况,聚精会神的看着电影,时不时,把手靠近牧思思一点。

牧思思有些不知所措,但是突如其来的情绪,却让她泪流不止。

牧思思用很平静的语气说道;张陌,我去一趟洗手间。

张陌点了点头。

洗手间没,牧思思猛的洗一下脸,看向镜中的自己,眼泪还是清晰可见的从眼里流了出来。

为什么,我这是怎么了……我不应该是开心的吗?

牧思思冷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眼泪竟然出奇的止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

牧思思并没有说什么,当作你个没事人一样,回到了张陌身边。

张陌;这个男的,竟然是小白,我的天哪。

牧思思手拄着脸;怎么,你男生,还在意这种细节啊。

张陌挠了挠头;怎么了,不就是看个电影嘛,当然要看的认真点了。

牧思思捂住嘴微笑,然而张陌却并没有注意到,牧思思,笑的时候,是在看着他。

电影完结后,人陆续的离开。

张陌将身后准备好的花束要拿出来时,心里突然一颤。

手中的花掉在了地上。

张陌呼吸开始逐渐紧促,胸口突如其来的闷,慢慢的,翁的一声,耳鸣也开始了……

张陌看向四周,有些不知所措,牧思思正在看电影的彩蛋,整入迷。

张陌刚要拿起花束,胸口又是一闷,每次当他想要拿花束的时候,他的胸口,都是特别的闷燥。

张陌的手不断的抖,用脚,将花束踢到后面的座位。

张陌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

拿起可乐,猛的灌了一口。

牧思思呆呆的看着张陌;你怎么了?很渴吗?

张陌摇了摇头;没,就是突然有点,口干。

牧思思指了指可乐;可是,这个是……我的可乐诶。

!!!

张陌连忙看向旁边,他的可乐竟然。

张陌;额哈哈,忘记了,忘记了,这个,真的忘记了,属实不好意思啊。

牧思思挥了挥手;没事没事,但是你……真的没事嘛?

张陌起身,欲要摔到,手迅速的拄了前面的座椅。

张陌;没,没事。

张陌脸上挤出了汗水。

牧思思伸手想要去扶一下张陌。

张陌连忙拒绝;没事,我可能,是太累了,我们明天见。

说完,张陌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张陌差点没撞到工作人员。

牧思思独自坐在椅子上呆了许久。

张陌喘着粗气回到家中,刚回家,就虚弱的靠在了墙边。

这时,小米走了过来,舔舐着张陌的手。

缓了许久,张陌终于有了点力气,起身走到了洗手间。

用水槽接了一大盆水,张陌一头扎进去,将面部浸透在水中。

一分钟过去……

张陌猛的将头抬了起来,贪婪的呼吸着空气。

这时,张陌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而镜子中的张陌,穿着正式,似乎正在面对着高考,胸口别着准考证。

张陌揉了揉眼睛,镜子中的自己又回到了原样。

张陌回到卧室,一头倒在床上,顿时感觉少了点什么……

苏欣儿在和沫楠姐出去逛,牧思思应该也回家了,陈一何……呵呵,那个家伙,应该在家里帮他爹打工吧。

张陌拿起时之彼端

张陌;在吗?

…………

张陌;???

张陌反复的翻着时之彼端。

这是思第一次没有回他话。

也许,是这是思有事情……也不能,张陌一写字,思就可以立马回吧。

张陌起身,穿上衣服,打算出去逛逛。

走的时候,张陌摸了摸胸口,之前的那股闷燥,都消失不见了。

路上,张陌看着繁华的城市,车水马龙。

诶呀!小伙砸!我看你面相!一定是大富大贵啊!要不要,老夫给你算一卦啊!

张陌呆呆的看着一个算命摊子的老头。

那个老头推了推眼镜;小伙砸,你别不信,我这算命可是特别准的啊!

另一个摊子的老人坐不住了;小伙子,你别听他的!他是出了名的刘大白呼,可能掰扯了,你别瞎听他的。

那个姓刘的老头搓了搓手不信啊,我来看看你的手相,反正不要钱,你为何不试试。

张陌点了点头;可以。

张陌伸出左手。

老大爷那粗糙的手一把抓过。

咧嘴一笑;你呀,有个妹妹对吧,应该不是亲的,你这亲缘线,特别的浅。

张陌用右手摸了摸下巴;老大爷可以的啊,我妹妹确实不是亲的,同父异母。

刘老头;怎么,算不算。

张陌点了点头;可以,反正我闲的。

随后,随手扔给刘老头五十元。

老头搓了搓手;嘿呀,小儿大气啊!

老人又重新给张陌看了看手相,本来想随便算一下,赚个不干不净的钱,夸夸人家命好就行了的刘老头,越看张陌的手,眉头皱的就越紧。

这时,刘老人道;小伙砸,你着急吗?

张陌摇了摇头;有大把的时间。

老人严肃道;你坐下,我给你算个大的,不多收!

张陌正疑惑,老人拿起身边的戒尺,就打了张陌手心一下。

疼得张陌要收手,却被老人死死拽住。

老人;小伙砸,你这命……

张陌;我的命?不好?

这看的刚才抢人的算命先生一个机灵,连忙搭话;小伙砸,你别信他的,来,我给你算。

刘老头大吼一声;一边去!老子好不容易他妈的认真给人算一回命!还有!规矩不懂啊!

刘老头改掉刚才的语气,异常平和的说道;小伙砸,你的命,不是不好,只不过,很复杂……你会面临一个,你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这个决定,你有两个选择,与其说是两个,不如说,是一个,记住“天下之道!命中注定,无可逆,顺其自然,万物静矣”。

说完,老人打了打撒手;好了,命算完了,欢迎下次光临啊。

张陌脸色难看无比,下次光临,下次光临会改命?

张陌不禁忍不住笑。

天渐渐暗淡了下来。

夜市人突然多了不少,张陌买了杯橙汁,坐在一个书店前,喝了起来。

这时,店长走了过来;小伙砸,买书吗?书可是记录美好事物的容器。

张陌摇了摇头;算了吧。

这时,张陌看了看书店的名字“时间书店”

张陌;老板,你这书店为什么叫它时间书店啊。

老板和蔼的笑道;时间是一个多么美好的东西啊,他可以磨平一切,事物的美好,终究在于新生,与凋零,只有凋零,才会迎接新的新生,结束了,才是更好的开始。

张陌听的津津有味,手中的橙汁慢慢的见底了。

回去的时候,张陌买了一本书,是关于穿越时间的一本小说。

张陌回到家中,苏欣儿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手中还拿着一个纸条。

张陌缓慢的抽出纸条,上面写着。

哥,你回来的太晚了,我吃完饭就不等你了噢,我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小龙虾,还有披萨,甜品也给你买了,不过太晚了,不许吃!等明天我和你一起解决它。

张陌用手扶了扶苏欣儿的头发,一脸宠溺。

张陌将苏欣儿缓缓抱起来,抬上床,给她好好的盖上被子,床边留了一杯水。

而张陌则是回到自己的卧室,躺下就睡着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他睡的额外的香,额外的舒服。

第二天,张陌起身,手机叮叮叮的响了好几个声音。

张陌拿起手机,眼神光顾的看了一下消息

牧思思,3条

沫楠姐,6条

陈一何,99+

……………………

张陌用被子蒙住脸

我靠!陈一何这啥比玩意儿是疯了吗?

苏欣儿这时穿着睡衣,抱着小米走了进来

苏欣儿;诶?哥,你也醒啦,咱们两个把那个甜品解决了啊?

张陌笑道;你不怕胖啊,一早上就吃甜品。

苏欣儿嘟嘟嘴,手不断抚摸着小米道;人家就是饿了嘛,想吃点甜品解解馋嘛。

张陌起身,摸了摸苏欣儿的头;好,你等着。

张陌将苏欣儿推了出去,自己将睡衣换成衣服,去了楼下李叔早餐店。

张陌到哪里还没开口,李叔就直接将早餐扔给了张陌。

李叔;你这臭小子,今天起的挺早哈,有你热乎的包子。

张陌嘿嘿笑道;多谢李叔。

苏欣儿在家中不断的用筷子敲打着桌子,是不是还嘟嘟一句,老哥怎么这么慢啊……都快急死了。

张陌这时脱下外套,将外套挂在衣架上,将包子放在了桌子上。

叮~的一声

微波炉里的小龙虾和披萨也热好了。

张陌拿出冰箱保鲜层里的蛋糕,看了看苏欣儿。

张陌;吃完饭在吃蛋糕。

苏欣儿微微一笑,眼睛行成一个小月牙。

苏欣儿;哥,这里有披萨,小龙虾,你还吃包子啊?

张陌擦了擦嘴;李叔在这些年里,特别照顾我,而且,我吃他家包子,也吃惯了。

苏欣儿摊了摊手,不李姐。

到最后,苏欣儿放下叉子,剩下最后一口蛋糕,递给了张陌。

张陌拿起纸巾,擦了擦嘴,也没有拒绝,接起叉子,就一口将蛋糕吃了下去。

咚咚咚~张陌!咚咚咚~张陌!

张陌拄着脑袋;这家伙。

男人推门而入,简直就像把这里当作自己家一样。

来人,正是陈一何。

张陌;干嘛,有事不是手机聊天吗?

陈一何无奈摊了摊手;没办法,不过话说,你和牧思思接触的怎么样啊,听说你俩昨天去看电影了,进展如何。

陈一何一脸猥琐的八卦相,整的张陌极为不适应。

一说到看电影,张陌突然回忆起当时那种感觉,光是想一想,身体就不由得的颤抖了一下,胸口也有些闷。

张陌;别提了,离开的早,就没留什么

陈一何;| ू•ૅω•́)ᵎᵎᵎ真哒?

张陌;╮(﹀_﹀)╭真的。

苏欣儿听的一脸懵??Uo・ェ・oU??

什么玩意?

陈一何坐下沙发;我还以为什么呢,那么,假期可没几天了,你打算怎样?

张陌;老实在家待着,哪里也不去。

苏欣儿;诶?哥,我想出去啊。

张陌;((・x・))⊃不你不想

叮咚~叮咚~(手机铃声)

牧思思来电~

陈一何一把捂住苏欣儿的嘴,苏欣儿刚想挣脱,叮咚的一声,电话接听了,两人同时摆出一副好奇的脸庞,侧耳倾听。

张陌看着两人,也是无语中的无语,直接回到卧室,将门单手关上,反手锁上。

苏欣儿和陈一何不约而同的将耳朵贴在了张陌门前。

电话中……

牧思思关心道;你没事吧,张陌,昨天你好像很难受?

张陌笑嘻嘻道;没事了,就是,有点胸口闷,不知道为什么。

电话另一旁,牧思思穿着粉色睡衣,在书架上翻找着各种书籍

牧思思;也没事,就是关心一下你,谁让你昨天走的那么突然。有的时候,差点还撞到工作人员,更离谱的是,你好像还喝了我的可乐。

张陌老脸一红;那个,这个,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哈。那个,我们,开学见吧,我作业还……没写完。

嘟嘟~

张陌拍了拍额头,以后真的不能再这个女人面前出丑,简直了。

门后

陈一何| ू•ૅω•́)ᵎᵎᵎ;你听到什么了??

苏欣儿;嘘!你小点声,咦?怎么没有声音了。

张陌靠着门,两人的窃窃私语张陌听的一清二楚;没声,行,给你点声音。

砰砰砰!!!

张陌撅起手指,重重的弹了下去。

苏欣儿和陈一何耳朵几乎都是贴在门上的,这种声音,几乎差点让他们耳鸣。

苏欣儿扣了扣耳朵;哥,我错了,在也不头听了。

张陌缓缓开门道;嗯??你们怎么了?耳朵是受什么刺激了吗?

张陌扶起陈一何,看了看他的耳朵,猛吸的一口气,直接吐在了陈一何耳朵里。

陈一何;卧槽!张陌你个狗!

陈一何经历了张陌的双重打击之后,也是清了清耳朵。

苏欣儿拉着张陌的手,把张陌推在沙发上,一只手捏了捏张陌的肩膀,随后起身锤了锤张陌的腿。

张陌;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duck不必这么做。

苏欣儿一脸笑意;哥,我是不是要有嫂子了啊。

噗!!

咳咳咳!!

张陌刚喝的一口水,直接喷在了陈一何脸上。

陈一何;我***(爱你)你踏马真***(可爱)

张陌擦了擦嘴;别乱说,你哥还正值青春年华,大好时光等着你去挥霍,怎么会谈恋爱呢,怎么会去做这种,浪费青春,浪费时间的事情呢?

苏欣儿听得半信半疑(你说这话你自己信吗)?

额……

陈一何从洗手间出来以后,叹了一口气;张陌,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就行。

说完,陈一何走了出去。

张陌摸了摸苏欣儿的头。

接下来的这几天,张陌都在家中度过,奇怪的是,思这几天却是异常的安定,没有找张陌说话,张陌说话,她也没有回。

一开始,张陌开始怀疑这本书的真假,但是慢慢的,他开始相信了。

开学当天,牧思思穿好衣服,打扮的正正经经,张陌一脸无奈的穿上了校服;走吧,带你去报道。

张陌上的高中,属于一等学校行列,但是,学校教育开放,除了一般要求学生的基本校规,其他的要求,也特别少,不想某些学校(垃圾桶里不让扔垃圾,地上不让放鞋,衣架上不让放衣服等等)。

校规挺开放的。

张陌将苏欣儿送到班级之后,回到了自己的班级,一顿“寒暄问暖”之后,张陌坐回了原位。

这时,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中年男子瞪了张陌一眼,给张陌看的头皮发麻,什么情况?

张陌珊珊笑道;怎么了,老胡,就算考试没考好,也不至于让您这么记恨我吧。

中年男子拿出成绩单,念了念分数,念到张陌的时候;张陌,全市第二。

张陌摊了摊手;老胡,你看,全市第二,多么稳定的发挥啊,你看,我掉过前二吗?

中年男子看了一眼;你上次全市第三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跟我说的,我掉过全市前三吗?啊?

众人哈哈大笑。

张陌表示也很无奈。

这时,旁边的人靠了过来;嘿,张陌,怎么,听说你发挥依旧很稳定,被第一名你的女生,碾压哈?

张陌一把推开他的同桌;邓辰,你还好意思说我?我给你答案你都能抄错,你挺牛*啊!

那个叫邓辰的从兜兜里掏出一张小纸条;行啊!!你看看!谁家传答案不交题码的!

张陌直接给了邓辰一个大馒头;比了狗了,你家抄答案竖着抄??

邓辰到嘴边的话一下子咽了回去;不是竖着抄的吗?

…………

张陌脸色逐渐难看,也是头一次碰到这么,聪明(智障)的人。

铃铃铃~下铃声响起

陈一何直接起身拽住了张陌。

???

张陌看着面露难色的陈一何,顿时不知去哪。

张陌;卧槽,陈一何,你……

陈一何;我……我想上厕所……快!憋不住了!

张陌脸色瞬间就黑了下去。

陈一何也不管那个三七二十一,拽住张陌就一顿想厕所跑。

解决完之后,陈一何出厕所深吸一口气,感觉,天空竟然如此的清朗。

陈一何拍了拍张陌的肩膀;别管老胡蹦次那些有的没的,牧思思父母可是博士学位,人家打小就有良好的教育,你管她呢~

陈一何搂着张陌走向篮球场;别说,疫情,憋死我了,放假就不能出去玩,这次,咱们两个好好打一场。

张陌从体育馆里挑了一个不错的篮球,和陈一何过手了起来。

打着打着。

张陌;第一天开学,基本上没课,上个晚自习就行,咱们两个可以好好打场。

陈一何一把略过张陌,直接拦断张陌的球。

陈一何;你的球技还有待提升啊。

张陌打了打手,作出防御的姿势。

陈一何那着球走到三分外,一个起跳,球弹出。陈一何转身捋了捋头发;看到没,这就是实力。

张陌;你又没进,装什么13

卧槽?

陈一何一回头,之间那个球就是一个三不沾。

这时,两个新生走了过来

新生;两位学长,你们也打篮球的,过过手?

张陌;两个人怎么过手?

新生;没事嘛,一个人都能过手,两个人怎么过不了。

打篮球,在每个女生心中,都是一个特别帅的事情,特别容易引起围观。

四人的交谈,不一会儿,就引起了围观。

陈一何一把搂住张陌;来嘛,书呆子,你也总不能用你的学习成绩来出现在众人的眼里吧,开吧,展现出你的才华吧,碾压他们两个新生崽!

张陌用看待智障的眼神看了看陈一何

陈一何眨了眨眼,和新生说道;好吧,我们两个赶时间,3球定输赢,谁先进3个球,就算赢。

两个新生不言苟同的点了点头。

张陌直接将球递给了新生;你叫什么名字?

刘文轩;刘文轩!他是我弟弟,刘力。

刘文轩拍了拍球,直接冲起,瞬间就过了张陌,陈一何眼疾手快,打断了刘文轩的球,张陌和刘力经直充向球,刘力的体型笨重,速度明显不如张陌,张陌一手抢过球,奔三分外走去。

刘文轩想要摆脱陈一何,却被陈一何死死的拦住。

张陌看到陈一何死死的拦住了刘文轩,就开始秀起技术,运球,过裆……将刘力耍的团团转。

刘文轩!加油!刘文轩!加油!

新生中有认识刘文轩的,开始给刘文轩加起了油。

陈一何脸色逐渐难看,娘的,老子不比刘文轩这玩意好看多了??

张陌侧身一过,三步篮一上,一球拿下。

刘力看向刘文轩,刘文轩摊了摊手,没办法,陈一何拦的太死了。

张陌率先发球,刘力壮硕的身材一站,挡住了陈一何大半个视线。

陈一何;…………

刘文轩不缓不慢的走向张陌,张陌拍着球,打算强行突破,却被刘文轩一下住了空隙,球被拍在了地上!

刘文轩接起球,运了起来。

陈一何想办法突破刘力的看守,却被刘力死死的挡在了前面。

刘文轩推到了三分外,拍球一个冲刺,越过了张陌。陈一何转身到了篮下,准备抢篮板。

谁知刘文轩完全不给机会,一球就进。

围观的女生大喊;刘文轩!刘文轩!刘文轩!

陈一何越听越来气,靠!这帮刘文轩的脑残粉!真是看不出来谁好看啊!

哥!加油!!一何哥哥!加油!!

嗯?

陈一何转眼一看,苏欣儿正在人群中双手搭在嘴边当作扩音器,喊着加油助威。

陈一何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浑身充满干劲。

陈一何;我踏马不管了!苏欣儿从现在开始,就是我妹妹!

张陌;??

苏欣儿给加油,张陌也是充满了干劲。

张陌未管陈一何,直接走到了篮板下面,陈一何在刘文轩刚接到球转身的时候,抓住间隙,从刘文轩手中一把夺过球,走出三分外。

陈一何作出投篮的姿势,刘文轩一看,三分球吗?

刘文轩退了几步。

陈一何一球投出,狠狠的砸在了篮板上!篮板被陈一何这一砸,出现了些许的裂痕,但是并不容易看出来。

张陌和刘力在篮下守候多时,张陌抓准时机,猛的一跳,抢到了篮球。

运球迅速拜托刘力找到一个不错的投篮位置,一个篮球投下。

没中……

刘力看准机会,捡到球,想都没想就传给了刘文轩。

刘文轩看准时机,拜托陈一何,接住了球,却被反应过来的张陌堵住,无奈,只好传了回去。

过程中,陈一何抓住时机,拦断,运球,出三分,冲次,三步上篮一气呵成。

2比一

刘文轩喘了口气。

刘力也没有闲着,看到是张陌发球,就死死的盯着张陌。

张陌也不慌不忙的运球,准备找时机过了刘力

刘文轩一个假动作拜托陈一何,正在张陌注意力全在刘力身上时,刘文轩一把抢断。

刘文轩运球冲刺,三步篮,猛的一跳。

张陌;喉呜喔,真高啊。

陈一何看到呆呆的,也是点了点头。

刘文轩一技暴扣,篮板之前被陈一何砸出的细小的裂缝逐渐扩大,夸差一声,篮板碎了一地。

刘文轩懵的一批,什么情况,自己的力气没那么大吧。

陈一何用手肘拱了拱张陌指着刘文轩和被刘文轩扣碎的篮板道;看到没,校园优先择偶权,你让咱妹小心点。

张陌一把推开陈一何;去你的。

周围女生反应了好一会儿。

啊!!!刘文轩!!刘文轩!!刘文轩!!刘文轩!!

陈一何摊了摊手,没办法,人家扣碎了篮板,这群刘文轩的脑残粉。

刘文轩伸出手;这次打的很爽,期待有下次。

陈一何握了握刘文轩的手;没办法,篮板碎了,打不了了。

刘文轩挠了挠头珊珊的笑道;“不好意思哈”

张陌出来之后,苏欣儿直接挽住了张陌的手;哥,打的真不错,很帅,我录视频了,到时候给思思姐发过去,当然,你被抢断的时候,我会给他剪没的,嘻嘻。

张陌弹了苏欣儿一个脑瓜崩;想什么呢,一天天的。

回到教室后。

老胡死死的盯着张陌

张陌;咋了?老胡?

老胡挥了挥手,介绍一下,新来的转校生,校长没少花钱,让她转过来了,点名指姓的要来咱们班。

老胡做了个手势,让新来的转校生进来。

张陌;卧槽?!

陈一何在一旁忍不住笑;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

老胡;介绍一下“全市第一”牧思思同学,牧思思同学,找个地方吧。

牧思思指了指张陌;坐他身边吧。

老胡;可是,张陌身边有人了吧。

张陌一脚踢开邓辰,将邓辰踢开八十丈远。

随后道;老师,我旁边没人。

老胡;…………

小说《我们在错乱的时空里》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