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河锦绣(常述柳相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仙河锦绣》 小说介绍

《仙河锦绣》是一部传统的修仙小说,围绕压迫和反抗,奴役与自由之间的剧烈斗争,慢慢展现出一幅以小人物的爱恨情仇、生离死别所织就的布画,光泽柔和,不易褪色……。书中主要讲述了:《仙河锦绣》是一部传统的修仙小说,围绕压迫和反抗,奴役与自由之间的剧烈斗争,慢慢展现出一幅以小人物的爱恨情仇、生离死别所织就的布画,光泽柔和,不易褪色…………
仙河锦绣(常述柳相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仙河锦绣》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观云峰千年之中也未曾有今晚这般热闹,不但一国之主亲临,就连附近的修仙门派一剑门和启灵宗也是联袂而至,而中场的几人更是让人仰望的存在。

场中几人只有曹熊站立一旁,已经擦去了脸上的血迹,只是腮帮子肿起老高。

其他人相对而坐,张道长以一对八云淡风轻……

常述离得稍远,谈话内容听不大清,但见那叫秦破云的男子忽然站起身,表情凝重大声呵斥着什么。

张道长默默的续着茶水,偶尔点头或者摇头,常述很想站在道长身后,因为道长看起来很孤单。

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常述朝前走去,那孤单的背影回过头,看着常述,眉头渐渐舒展,道长很少笑,这是今晚第二次,常述很开心,步伐不由得加快。

柳相逢则被国主喊去问话,他见过最大的官就是镇上的里长,所以诚惶诚恐,一直低着头,小心的回答。

常述走到近前,“道长,天色不早,我们走吧,我从花红柳绿楼带了两盒豆沙馅的月饼,回去尝尝!”。

双脸高肿的曹熊翻了一个白眼,“无知,那些糟粕岂能入仙家之体!”,常述感到有些心烦,因为道长并没有起身,也没有说好,只是用食指敲击着桌面,默不作声。

“咚,咚,咚”,指尖敲击的声音不大,却仿佛敲在心头,让人很难受,常述终于忍不住要再次张口,道长忽然抬头望了过来,目光温柔至极如慈父一般,这种目光常述还是第一次见到。

“那天在道观,你说散了吧,没想到真就要散了,这些年你很好,六岁时送你到洛城学堂,想让你像寻常孩子一样有些童年的乐趣,但却伤了你的心,是我考虑不周!”。

常述瞪大眼睛,不知道长为何说起这些,双手无处安放,脸色有些潮红。

“你喜欢读书,读了很多书,夜深时你在三清殿偷偷哭泣我是知道的。”,道长想摸摸常述的脑袋,只是手伸到一半却没有再继续下去。

“坚强是很好的品格,但有些事是可以对我说的,虽然我不懂怎样带小孩,我也尝试着把你送人抚养。”,说到此处道长略微停顿了一下,轻咳一声,“我在洛城找了一户人家,书香门第没有子嗣,可最终还是把你留在了身边!”。

道长挥挥手,阻止常述开口,继续说道,只是语速越来越慢,“其实你不必执着于修炼这件事,这也怪我,让你看了太多这方面的书,你也不必向我证明什么,你已足够优秀,我都知道的。”。

“你在酒楼做跑堂挺好,不管你将来做什么,我都相信你能做好,那个叫柳相逢的小朋友不错,有什么心事年轻人之间多多交流。”。

张道长慢悠悠的说着话,对面的一众强者也不着急,常述低着头,看不到脸上表情,只是胸口起伏的很是剧烈。

“好了,不说那么多了,你已长成了小大人,我很欣慰,就这样散了吧!”,常述猛然抬头,眼圈微红,道长站起身,揉了揉他的脑袋,褪去道袍盖在他身上,常述睡着了……

“谢谢你们能听我说完,年岁大了,便显啰嗦。”,“值得吗?”,秦破云突兀的问了一句。

“弟子张道灵,自小愚笨,蒙先师不弃,修道三百载,初窥门径,今日重归天地,无怨无悔!”,道长平淡的扫过众人,待对面八人一同在一张符纸上按下手印,随着符纸燃烧殆尽,“散!”……

远处交谈的众人满脸惊诧,柳相逢浑身颤抖,一屁股坐在地上,久久不语,南宫寒和吴长老彼此对望一眼,右手放在胸前,弯腰行礼。

道长站立的位置留下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胖老头小心的收好,秦破云长叹一声,“从此忘这个少年吧!”,众人神色庄重,就连曹熊亦是微微点头!

空中一个巨大轮盘乍然显现,清光罩向众人,轮盘极速转动,“嗡”的一声消失不见……

世上再无张道灵!

天授十四年九月初八,雨后初晴,神都洛城车水马龙。

“滚滚滚,这谁家的狗子,哎呦,还他妈的舔!给你,给你!”,小贩一边驱赶着,一边担着两筐新鲜的柿子朝前挤去。

大黄如愿以偿的饱了口福,放过了小贩,悠哉悠哉的甩着肥硕的屁股朝后跑去。

“那鹿鸣邑的魏恭如原来是个草包,才上了三阶,临江郡的孙妙妙倒是出人意料,能和尚月并称神都双锦,也算名副其实。”。

头戴草帽,身着灰袍的少年,跟在喋喋不休的同伴身后,缓缓的挪动着双腿,身边的狗子窜来窜去好不欢乐。

“那定仙炉也不知道是圆是扁,如果中途炸了锅可如何是好!”,同伴时不时回头招呼着,嘴中不曾停歇。

“我那老爹可是三日前就来了,托人在离演兵场最近的酒楼开了一个包间,花了好多银子呢,如果这次搞砸了,反正我是不会回去了,啧啧啧……”。

约莫一柱香的时间,二人总算挤到近前,一排魁梧的城卫军验过二人身份,挪开栅栏,恭敬的把二人让了进去。

“只能带一人,我可是连我爹都没带,你能不能假装高兴点。”,见身后的人无甚反应,摇摇头向前行去。

洛城的演兵场位于城西,占地二十亩左右,四四方方可同时容纳两千士兵对阵演练。

东边一个高台,坐着数十人,南宫寒和吴长老赫然在目,此时正在与人寒暄,高台四周则是赵国的达官显贵,每个人都衣着鲜艳,面带笑容。

正中间一座三丈高的铜炉,启灵宗的弟子正在调试着,一剑门的弟子则守护在演兵场四周,个个英姿飒爽,威风凛凛。

场中最热闹的地方则属高台右侧,清一色的年轻男女,叽叽喳喳,朝气蓬勃,不知谁喊了一声,“柳兄,快来快来,马上要开始了。”。

刚进到场中,喋喋不休的年轻人听到有人呼喊,一抬头,正是花红柳绿楼的少东家柳相逢,身后的草帽男除了常述还能有谁。

自那晚从观云峰醒来,众人告知随后发生的事情,常述便一语不发,收拾了盖在身上的道袍,独自一人离开。

柳相逢想要跟上,却被吴长老阻止,说还是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

常述走走停停,浑浑噩噩回到道观已是第二天中午,看着观门上的大铁锁,捡了一块石头,等砸开铁锁,常述扶着大门缓缓出溜到地上,沉沉睡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常述醒来,径直走向三清殿,蹲下身子从书柜的最底层开始翻阅,一本,两本,他翻得很快,不一会儿,身后就扔了一堆的书,直到夜里光线暗了下来,他便躺在书堆上呼呼大睡。

柳相逢找到他时,常述正坐在书垛上,聚精会神的看着一本黄皮子的册子,眼睛通红,嘴角干裂,见有人进来,便把册子往怀中一揣,踉跄着来到门口,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吃食,一顿狼吞虎咽……

那本册子在常述睡觉时,柳相逢偷偷看过,在某一页写着,“秦破云,五百年来福祉大陆最有希望突破固灵镜的强者,锦云宗副宗主……”,后边的字好似被人用指甲抠掉,想必也是对此人的相关描述。

三天后,常述回到伏牛镇的家中,向花红柳绿楼请了假,每天早上照常跑步,柳相逢跟着跑了几天,便前往洛城,参加一剑门和启灵宗重新组织的筛选。

常述没跟着去,随后从柳相逢的口中得知,包括他在内只有六人合格,常述拍了拍他的肩膀,破天荒的笑了笑,一如既往的眼睛弯成月牙,好看至极,柳相逢不知是感动还是高兴,反正是泪流满面。

从那过后,常述偶尔会和他说上两句话,内容无非是“嗯,啊”的敷衍之词,但好在是聊胜于无。

又过了两天,常述向铁器铺的老刘借了辆驴车,独自去了一趟洛城,当天就返回镇中,捎了两串“李记”的糖葫芦,柳相逢吃的津津有味。

傍晚时分,一纸公文贴在镇口,内容大致是龙泉道观即日起不再对外开放,由官方接管,闲杂人等不得入内,一经发现严惩不贷!

临近九月初八,当柳相逢准备了大量说辞,邀请常一同前往洛城观看最终测试时,没想到常述答应的很干脆。

进城时,二人被人认出,柳相逢大方回应,也有人隔着老远喊着光柱兄弟,常述并不生气,也是微笑回应,只是在进城后买了一顶草帽扣在了头上……

演兵场内,柳相逢挥着手,口中应着,急走两步,与众人汇合,大家自然也认得常述,一群人叽叽喳喳,时不时的指向场中的大铁炉。

或许是年轻人天性使然,对于发生过的事都会很快忘记,此时并没有人再提起观云峰上的事情,只是偶尔有那么一两个人会朝常述多看上几眼。

当然今天的主角是前排的六人,之中常述认得三人,柳相逢自不必说,还有两名女子,想必便是号称“神都双锦”的李尚月和孙妙妙吧。

场中静了下来,连场外各个酒楼中探出的人们也渐渐安静,启灵宗的吴长老走到高台中间,开始介绍本次测试的规则。

通过初试的每个人体内都蕴含着修炼所需的属性,今日开启“定仙炉”,则是鉴别每个人到底蕴含哪种属性,继而传授相关功法,同时还要鉴别体内属性的浓郁程度,以便重点培养。

“定仙炉”共分五面,对应金木水火土,每面一个凹槽,依次把手掌放入凹槽,只要炉子发光,体内便是对应的属性,而且每一面有透明的晶状小格,格子亮起的越多,体内属性越是浓郁,共十个小格用来显示。

吴长老介绍完毕,全场的目光都汇聚到那六人身上。

“孙妙妙加油!”,一名年轻男子忽然站起身来,大吼一声,众人吓了了一跳,往高台望去,但见仙师们眉开眼笑并不阻止,霎时间,呐喊声此起彼伏,更有人将提前准备好的条幅扯了出来用力挥舞。

六人个个满面红光,激动异常,那名叫孙妙妙的姑娘更是眼眉低垂,脸红耳热,唯独柳相逢咬牙切齿,恼怒自己不敢喊出李尚月的名字。

等场内的声音稍微平缓,在一名启灵宗弟子的带领下,六人朝场中走去。

“亮了两格,我儿子亮了两格!”,一名身材高大的测试者依次把手掌按向铁炉的五面,在刻着金字的一面,铁炉泛起金光,人群中一名老汉手舞足蹈,众人纷纷上前道贺。

“宋铁心,金属性二级,一剑门收为内门弟子,从此仙凡殊途,长生之门为你开启,可喜可贺!”。

宋铁心浑身颤抖,脑瓜嗡嗡作响,直到一剑门的弟子上前接引,才反应过来,朝人群中的老汉用力的挥动双手。

高台之上南宫寒脸带笑容,想必对此人很是满意。

铁炉旁的其余五人则略显严肃,虽然知道成为内门弟子已成定局,但还是略显紧张……

“赵兴,土属性一级,启灵宗收为内门*……”

“周星星,土属性二级,启灵宗收为内门*……”

随着高台上每一次宣布,都能引起一阵欢呼,最高兴的要属赵国国主,国内一下出了六名仙师,估计晚上睡觉都要笑醒,一旁邻国来观礼的同行,脸拉的比驴还长,也有反应快的,已经上前表示祝贺!

每名被收为内门弟子的亲人脸上那种强烈的自豪和开心,让常述羡慕不已,有时候生命的意义不就是让身边人过得更好!

思绪被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打断,常述平静的望向前方,脸上一丝决然一闪而过。

“李尚月,水属性九级……”

“孙妙妙,木属性九级……”

话音刚落,南宫寒和吴长老已从高台消失,眨眼间来到两名女子身前,亲切的与之交谈。

洛城城主李庆安浑身僵硬,口不能语,在国主亲自搀扶下走到近前,看着高高在上的仙师对女儿慈眉善目,不禁老泪纵横,不错,李尚月正是他的宝贝女儿。

南宫寒终于明白,当年庄严的师尊看到九级水属性的自己为何会失态,如果不是测试还没结束,她恨不得立马祭出承望剑,载起眼前的小姑娘,返回宗门传授功法!

吴长老注视着名叫孙妙妙的姑娘,命大弟子驾起本命灵器,不惜灵器受损,真元耗尽,尽快赶往宗门报喜,等大弟子咬破舌尖,拼命催动灵器射向空中,才长舒一口气。

九级属性在整个福祉大陆都是凤毛麟角,何况一天之内在边陲小国竟然出现两个,开启定仙炉耗费的代价与二人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柳相逢孤伶伶的站在铁炉前,如今就剩他一人还没测试,此时仿佛局外人一般看着眼前的一切,由高兴到震惊再到心凉,内心复杂至极。

替心仪的女子高兴,同时一种高不可攀的无力感压迫着自己,柳相逢结束了没有表白,甚至对方都不认识自己的一段感情,沮丧中回头望向自己的好友,以求安慰!

大黄不明白为人类为何会围着一个铁疙瘩又笑又哭,难道那铁疙瘩比肉骨头还好吃吗?

常述蹲下身子抚摸着狗子,远处欢声雷动,庆祝着某些人有新的开始亦或是某件事的圆满结束,一人一狗渐行渐远,蓦然回首,烟花绚烂,往事如烟……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圣药,一些人或事,被深深的埋藏在心底,不敢触动却不是选择忘怀,心伤如果要对症下药的话,对某些人或许万年算一个疗程吧!

天凉好个秋!

如意山,因形得名,一处天然形成的溶洞,一把竹制的躺椅放置在洞外,竹椅上躺着的少年双手垫在脑后,弯弯的眉毛下面一双明亮的眼睛眯缝着,似睡非睡。

“汪汪汪”,大黄放下口中的野兔,朝躺椅叫了两声,少年一骨碌从躺椅上下来,赤着脚飞快的进到洞里,一手抓着铁锅,“哐当”一声扔在洞外的简易石灶上。

往锅中倒了半锅水,大黄噙来一堆干柴,等兔子下锅,水烧开,退了毛,清了内脏,洗涮干净抹上黄油,驾在火上, 一人一狗,一卧一坐,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香啊,太香了,也只有在封缘城吃过的狗肉火锅才能与之媲美,啧啧啧”,一个驼背老头,围着烤兔转了三圈,如果不是少年按着,恐怕大黄早已扑出。

“这狗子腰粗臀肥,实乃狗中极品,老夫家中尚缺一只看门护院的神犬,不知小兄弟可否割爱!”,驼背老头两眼放光,伸手向大黄摸去,狗子忽然发出呜呜的怪叫,使劲朝少年怀中钻去。

“啧啧啧,配上青葱黄姜,又是一锅……”,一只烤的金光发亮的兔腿伸到老头脸前,这才堵住了对方的没完没了,大黄趁机跑开,少年又撕下一块扔给大黄,两人一狗吃的满嘴流油……

小说《仙河锦绣》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