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川之下程念全文免费阅读

《忘川之下》 小说介绍

【无系统+奇幻仙侠+剧情流+神魔乱入+势力争霸】程念跳下忘川,来到另一个世界,这里连接着三千旧世,从仙庭鬼府,到山海洪荒,到秦汉三国,传说中如雷贯耳的人物,一个个出现……瑶姬、白起、杨戬、婉罗、李白、姜子牙、四象战神,二十八星宿,天庭老仙,巫山神女,地府八部众,山海神兽,千年大妖,应有尽有。。书中主要讲述了:【无系统+奇幻仙侠+剧情流+神魔乱入+势力争霸】程念跳下忘川,来到另一个世界,这里连接着三千旧世,从仙庭鬼府,到山海洪荒,到秦汉三国,传说中如雷贯耳的人物,一个个出现……瑶姬、白起、杨戬、婉罗、李白、……
忘川之下程念全文免费阅读

《忘川之下》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地面上的黑枪还在晃悠,由此可见,投枪之人力道不小。

仔细打量,这黑枪的造型,多半是丈八蛇矛无疑了。

脑海里不由地响起一段贯口,“长坂坡前救赵云,吓退曹贼百万军,姓张名飞字翼德,万古流芳莽撞人……”

程念觉得,这剧本有点放飞自我,丈八蛇矛就在眼前,难道说,投枪之人还能是张飞不成?

念及至此,连忙向枪来之处仔细观望,却不承想,身后那位大哥突然笑道:

“法阵松动,天佑大蜀,也不知是何人相助,这祭灵台崩的好啊!”

他一边笑着,一边挣脱开断裂的符文枷锁,上前两步,将丈八蛇矛握在手中,对着兵刃自言自语:

“定是二哥也发现了此处的破绽,这才将你从远处掷来……”

程念惊讶转头,看这位大哥剑眉星目,身材挺拔,帅气里透着狂放不羁,那蛇矛在他身边出奇地和谐,仿佛天造地设一般。

程念不敢相信,但还是往那个方向想了,于是小声试探了一句,“张飞……将军?”

大哥将散乱的碎发整理妥当,这才手起矛落,将高台上的法阵铭文尽数斩断,然后爽朗笑道:

“哦?小兄弟识得我?早就不是什么将军了!”

程念瞠目结舌,这位帅气的小哥哥,真是张飞?

不能够!

书上都说,张飞是豹头环眼,须如铁线,正经一个狂放的粗人,可眼前这位,明明就是颜值逆天啊!

程念忍不住想要再确认一下,“张飞,张翼德?”

大哥瞅了眼满脸疑惑的程念,理所当然地点头,反问:

“不然呢?”

“……”

匪夷所思间,程念身上的无力感也渐渐散去,似乎法阵禁锢已除。

纵是他接受新鲜事物的尺度还可以,但也超出理解范畴之外了,这都是哪跟哪啊?

先是听到一个名字,瑶姬,那是上古巫山的圣女名讳。

之后,又遇见了这位帅气大哥,竟然是三国里的燕人名将——张翼德。

这都不挨着好么!

想起之前这人身上的蓝色光晕,那种感觉,镇定且坚毅,程念冥冥中觉得,应该跟上去。

张飞提起丈八蛇矛,在前开路,看程念一直尾随于后,不仅不介意,还顺便寒暄起来,“小兄弟,何方人士,作何营生啊?”

程念还沉浸在刚才的惊讶和感叹中,答非所问,脱口来了一句,“OMG!”

“卖糕的?那咱俩差不多,我以前是个杀猪的,都是小本买卖!”大哥的性情着实开朗,声音充满亲和力。

好吧,卖糕……就卖糕吧!

便在此时,祭灵台下已经围上来十几位“热心道众”,他们素衣持剑,颇有些仙家风骨。

这些人上来就打,架前也不骂阵,抬剑即劈,生猛迅捷!

顷刻间,数十道剑气若飞虹出水,悉数向程念所在的方向袭来。

丈八蛇矛呼呼作响,迎着瓢泼般的剑气抡起一个大弧,紧接着,程念感到疾风席卷,似有流光闪过,再细看时,那些剑气早已消散于无形。

之后的事,大概就是剑来矛往,人影交错。

程念铁了心跟在丈八蛇矛之后,他笃定,这应该是最好的选择。

与此同时,祭灵台周围的屋墙殿顶上,先后冒出不少人,纷纷与主场的“热心道众”们交起手来。

在这种环境下,程念依旧保持着某种与生俱来的冷静,他紧紧跟在丈八蛇矛之后,并细心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交战的双方,是极易分辨的两类人。

一种是古代军伍打扮,身穿铠甲的士卒。

另一种是仙姿卓然,长剑素袍的修士。

在固有的概念里,军伍士卒如何能与修仙者对抗?修仙之人不都是大手一挥,呼风唤雨的存在么?

但事实就摆在眼前,仙者和武卒之间的较量势均力敌,或许仙者确实能够以一敌多,但实力之悬殊也极为有限,远没有“一人斩万军”那般玄乎。

几十名士卒,便可与一名仙者打得有来有回,若是对上身前这根丈八蛇矛的主人,情况还会反过来。

只他张飞一人,便已无人能挡,凡竖于身前者,全都横在了身后。

大佬,绝对是大佬,程念觉得,跟着丈八蛇矛,果然明智!

一路疾行,寻常仙者根本不是蛇矛的对手,程念尾随着“莽撞人”大哥,踏下祭灵台的阶梯,穿过云气缭绕的石坪,向外围突进。

眼看就要逃离这片琼楼殿宇,祭灵台下的云海里突然跃出一个巨大黑影。

黑影发出一声震天兽吼,掠过天际,其身影在程念脸上划过,落足于前方,挡住了去路。

放眼一看,这东西和景区古建筑门口的石像如出一辙,龙头鹿身,通体麟甲,周身云气仍未散尽,帅气得无以复加。

一头麒麟!

没有片刻的喘息机会,麒麟利爪举头拍来,丈八蛇矛凭空一档,“莽撞人”大哥竟也被震退了数步。

“呵,好畜生!”张飞不惊反喜,似乎有些起劲。

几乎是同时,一道月牙形气浪急袭而至,伴有龙吟之声,正中麒麟兽的侧身。

“三弟,这里不是打架的地方,休要恋战!”

闻声望去,不远处的房檐上,有一个人,他面红如枣,丹凤眼,卧蚕眉,捋着一把近二尺长的胡须,英气逼人而立。

再看他手里那把兵刃,一把长柄大刀,其上所绘的雕花青龙,栩栩如生。

不用问,“青龙偃月”呗?

这一次,程念居然没觉得有多吃惊,毕竟丈八蛇矛已经在面前“呼呼”半天了。

只是……

这个世界……

让他愈发匪夷所思了。

“青龙偃月”挥出的气浪,一道接着一道,逼退了挡路的麒麟兽,程念跟在丈八蛇矛之后,继续向外狂奔。

他也描述不清这究竟是个什么地方,脚下铺满了白色云雾,感觉随时可能踏空绊倒,楼阁殿宇若隐若幻,大抵应该是仙府云宮之类的吧……

不管了,此时要做的只有一件事,跑!

“卖糕的兄弟,在这仙庭里,气息还能如此平稳,身手定也不凡吧?”张飞在前开路的同时,还不忘调侃两句。

程念寒暄一笑,心道,我哪有什么身手,只是想跟着你混点经验……

啊不,混出险境而已!

便在此时,所向披靡的张飞突然停住,面前出现两条岔路,且均有仙府道众镇守其中。

张飞犹豫片刻,“男左女右,左边!”

隐约中,程念似乎又看到了那种奇异的颜色,左边那条路上,浮现着浓重的黑色,尽显杀机,而右边的那条,则多是消极的浅灰色人影。

这感觉玄而又玄,难以描述,却不请自来。

“右边好些!”程念忍不住开口。

张飞蓦地回头,似是有些不解,但还是听了程念的建议,对他而言,选左选右,似乎没什么区别。

程念跟着张飞,继续向外疾奔,又过了一段时间,身后不再有追兵赶来,两人这才稍稍放缓脚步。

本以为就此脱险了,但事态似乎并不打算轻易结束,一道寒光,形如飞电,从某处仙家楼阁里冲天而起,直向程念所在的方向而来。

这道寒光,似乎有些特别,张飞蓦地紧张起来,他连忙招呼了一声,“快闪开!”

程念何尝不想闪开,但身法这东西,是跟不上脑子的。

心里想象着灵巧躲避的画面,但身体却很诚实,笨拙地不肯再快半分。

面对急袭而来的一缕白芒,本能的反应竟然不是避让,而是抬手去挡。

完了,程念心里冒出两个字。

闭眼躺平,听天由命吧!

片刻后,除了身体略微打了个寒颤,并未发生什么其它的事,那道寒光在接触到程念的瞬间,即刻消散于无形。

“卖糕的,深藏不露啊!”张飞吃惊叹道。

啥?我干了什么?

那道寒光不是自己消散的么?

程念不明所以,这种情况下该如何回应,他也拿捏不准,于是只好憨憨一笑。

网络社交三大法宝,“憨笑”、“捂脸”、“狗头”,在不知道怎么回应的情况下,做这种表情,基本是不会出错的。

下一刻,张飞突然又看向了别处,程念见他表情顿住,于是也跟着回头去看。

映入眼帘的是一块牌匾,“镇灵司”三个大字跃然其上,所处的位置,似乎正是刚才另一条路的出口。

“幸亏听你的,走了右边,否则还真就有些棘手!”张飞投来赞许的目光,对程念竖起了大拇指。

程念依旧茫然,不知如何回应,感觉被张飞给整不会了。

……

与此同时,祭灵台不远处的琼楼天台上,一个仙气卓然的青年微微皱眉,他远远看着消失于无形的寒光余晖,自言自语道:

“竟能挡下一气霜华……有点儿意思!”

青年转动着左手中指上的碧绿指环,思虑半晌,又向身后的黑衣人说道:

“瑶姬既是巫族一脉,多半会借古法混入凡尘,特准你离开仙庭,去那边跑一趟吧。记着,追查瑶姬的同时,也留意下那个小子。”

黑衣人拱手称是,继而发问,“哪个?”

青年转动指环的动作突然停住,嫌弃的表情一闪而过,“你带回来的那个!”

黑衣人再次应声,然后又一次发问:“下面的局势,要出手么?”

青年摆了摆手,“不必,我另有打算,且随他们去吧!”

碧绿指环再次被青年转动起来,于指间闪烁着温润光泽,他心中暗念:

“冥雷、业火未能逼出‘圣玉’,说明不在这些人身上……”

“但祭灵台分崩离析,似乎又是因‘圣玉’所致,这就奇了……”

青年脸上划过一丝费解,他不再关心远处的战局,转身离去。

不久,祭灵台下的冲突,渐渐偃旗息鼓。

与程念一起被抓的其他人,纷纷跟随撤退的武卒们,捡回了一条命。

碍于一把青龙偃月刀断后,众仙者也不敢轻易追赶,就连那头云气飘飘的麒麟兽,也只是张牙舞爪地原地咆哮,举止有些忌惮,显然是被揍得不轻。

程念没有随大流而退,而是紧紧跟着张飞,二人疾行许久,终于,在穿过一座巨大的石桥后,才敢稍事休息。

这一次,算是彻底脱险了。

危情已过,数不尽的疑问蹿上心头,程念迫不及待地开口发问,却不知该从何问起,只好又重复了之前那个问题:

“张,张将军,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他怕张飞又会说出某座桥的名字,连忙再补一句:

“我是指,这个世界……”

张飞伸了个懒腰,松了松筋骨,洒然笑道:

“执念过重之人,会从忘川坠落下来,怎么讲呢,就是置身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跳出轮回了……再走两个时辰,你自然就明白了。”

小说《忘川之下》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