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挥使大人甜宠娇软小厨娘江月章显之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指挥使大人甜宠娇软小厨娘》 小说介绍

“江家百味馆中又出新菜色了,上次的麻辣鸭头吃得真的太过瘾了!” “青枫浦有三绝!青浦江的月亮,江家百味馆的美食,江家的三姑娘江月。” 江落月再醒来后就变成了江家的三姑娘江月。只是,这具身体怎么病歪歪的,她爬起来照了照镜子。 美人如斯,柔白无骨。 哎!既然来到这里。她就再好好活过这一世吧。 只是那位指挥使大人,您不是高冷男神吗? 您能轻点宠吗?。书中主要讲述了:“江家百味馆中又出新菜色了,上次的麻辣鸭头吃得真的太过瘾了!” “青枫浦有三绝!青浦江的月亮,江家百味馆的美食,江家的三姑娘江月。” 江落月再醒来后就变成了江家的三姑娘江月。只是,这具身体怎么病歪歪的……
指挥使大人甜宠娇软小厨娘江月章显之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指挥使大人甜宠娇软小厨娘》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江三宝的速度很快,只不过他带里正和族长来时,那些村民们,也都跟着挤了进来看热闹。

江三宝在来的路上,已经把自己家和江禀呈家的事说了个大概。只是,没说关于房子的事。

月牙村的里正叫周文生,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个头不高,长的倒是周正。看上去有股老学究的气质。

“这是又闹什么呢?”

“富贵啊,你们家怎么总是不消停啊!”

江富贵见周里正来了,连忙上前迎了上去。

只是他还没开口说话,江老太太的声音就先传了出来。

“里正,这次可不是我们的事。是江禀呈得罪了当朝陛下,要被砍头了。”

周里正撇了江老太太一眼,他根本就不相信她的话。

“一个妇道人家胡说什么,什么砍头!你以为你是谁,还当朝陛下,你连青枫浦的县令都没见过。还敢说当朝陛下!”

跟进来的村民们,也都议论纷纷的。觉得江老太太在胡说。他们这些泥腿子,离明都太远了,根本就想象不到那里会发生的事。

江三宝见周里正不信,赶紧给他娘作证。

“里正叔,我娘说的是真的。江禀呈是太子的老师,太子都被废了,他当然也跑不了。”

周文生一直都看不上江三宝,觉得他流里流气的,整天不干正事。

但看到他一脸严肃的样子,也有些疑惑起来。

周文生扫了屋子里的人一圈,然后在看到江禀呈时,停住了目光。

“你是?玉林家的禀呈吧!”

江禀呈起身走上前,拱手朝周里正行了一礼。

“正是,您是月牙村的里正吧!”

周文生知道江家有个在明都当大官的人,现在见到江禀呈,他赶紧理了理衣服,一本正经地说起话来。

“是,老夫周文生,正是这月牙村的里正。”

“听说你是太子的老师,刚才江三宝说的都是真的吗?”

“你放心,如果是他胡说的,我一定好好整治他。我们月牙村可不是那种风气不正的村子。”

江禀呈见这里正还算讲道理,有些纠结要不要说实话。

江老太太见他犹豫,还以为他不愿意承认。

“里正,我们说的可都是真的。他现在已经被罢了官了。要不他干嘛回我们村子里来。”

“里正,你可要救我们家啊。他们家要被诛九族,可是我们家老头子跟这江家没有一点血缘关系啊。”

周里正眉头一皱,觉得江老太太太聒噪了。但他没跟她一般见识,而是朝江禀呈问道:“江氏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被罢官了?”

林梅知道江禀呈一向正直,所以连忙走上前,替他回答道:“周里正,我家夫君的确被罢官了。”

“至于诛九族的事,是她们自己猜测的。并不是我们说的。”

这下村民们都炸锅了

“你真的不当官了!江老太太说的不会都是真的吧!”

“这要是被株连,会不会连累我们村子啊!”

“你懂什么,株连是株连他们家,跟我们村有什么关系。”

“可他们不是回我们村了吗?”

……

周文生被这些村民们吵的头疼,他大喊了一声。

“都住嘴,吵什么吵!”

“江氏,你说禀呈家要被诛九族,是你自己猜的吗?”

江三宝有些激动地说道:“里正叔,是他们听夜禁处的人说的!”

“就算不会诛九族,要是判个流放,或者坐牢。我们也会被他们连累啊。”

“里正,族长,我们要从江家族谱上脱离。”

里正听的有些头大,怎么又出来个夜禁处啊。

江氏族长站在里正旁边,他听到江三宝说要脱离江氏,有些着急地说道:“脱离,你们脱离了江氏族谱,可就变成无根的人了。”

“富贵儿,你都一把年纪了,还瞎折腾什么。好好过日子不行吗!”

作为族长,他当然不希望自己的族人越来越少。

江富贵终于有机会说话了,他瞪了江老太太和江三宝一眼。说道:“族长,不是我想脱离江家,是禀呈家的确犯了罪。我要是不脱离,我们家就要跟着一起吃牢饭了。”

他说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语气无奈又悲伤地继续说道:“我们自己倒是没什么,可是,铁柱和银柱还没娶媳妇呢。”

“要是跟着我们一起死了,那我们家就真的绝后了。”

江氏族长听他说得认真,不像是胡乱猜测。也有些犹豫起来。

他一时也拿不准主意,于是,就朝周文生看去。

“文生啊,你看,这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周文生也说不准,他犹豫了一会,还是看向江禀呈。

“禀呈啊,你是江家的人,这事你得给个准话。要是真的会被株连,那江富贵这一脉,还是迁出来的好。”

江禀呈明白周文生的意思,他虽然是江氏族人,但他这一脉除了江富贵外,就是自己这一家了。

其他人,早已出了五服外了。就算株连,也牵连不到他们。

江禀呈沉思了一下,下定了决心说道:“里正,我只能告诉你们,如果太子再出事,我的确不能保证,他们会被牵连。”

江禀呈这话是真的,朝廷中政局复杂。现在太子虽然被废黜了。但陛下却并没有其他处置,只是让他迁宫别置。甚至连禁足都没有。

这也是靖章侯一求情,陛下就改了流放罪,只是将他罢免的原因。

如果以后太子再出事,很难保证太子的政敌,不会再置他于死地。

周文生一脸严肃的样子,叹了口气。

“哎!既然这样,那就让他们脱离族谱吧。反正他们和江家也没有血缘关系,也免得被连累。”

江老太太见周里正点头了,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就是在周里正和江氏族长的见证下,正式写了脱离文书。

等写完了文书,江富贵一家都摁了手印后,周文生就收起了文书。

“我会去官府备案,等明日开了祠堂,把你们的名字从族谱上划掉,你们就再也不是江家的人了。”

江富贵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里正,我们虽然脱离了江氏。但这房子,我们都住了十几年了。要是搬出去,我们实在没地方住了。”

江老太太连连点头,应和道:“是啊,里正。这房子我们每年都修缮,不然早就塌成泥了。”

周文生皱起了眉头,江富贵打的什么主意,他还能不清楚吗。

“这房子是人家玉林买的,你们白白住了这么多年,人家都没说什么。现在人家的家人都回来了,你们还想霸占着不还吗!”

江三宝急忙反驳道:“里正叔,他们都犯了罪了,早晚都要被抓起来的。还要这房子干什么啊。”

周文生是真的看不上这自私的一家子,他是个秀才出身,所以不自觉地就偏向江禀呈这边。

“你们现在已经不是江家的人了,还想住江家的房子!那干脆也别脱离族谱了。以后你们两家就在一起住吧!”

江老太太这下急了,“那怎么行,我们家和他们又没血缘关系,凭什么和他们住一起!”

“你也知道你们没有血缘关系,那你们还赖在人家的房子里不走!”

“我……”

江老太太这下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

江富贵见这情况,开始打起了感情牌。他看向江禀呈,一脸无奈地说道。

“禀呈兄弟,不是我们不搬走,只是我们家为了修这房子花了不少积蓄。这要是搬出去了,我们这一家老小往哪里去住啊!”

“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好歹也同族了这么多年,你看,你就帮帮我们吧。”

江禀呈一向忠厚,他有些为难地看向林梅。

江落月翻了个白眼,这赤裸裸的道德绑架啊。

看来要解决这些奇葩,还得自己出场。

江落月走到周文生面前,乖乖巧巧地说道:“里正伯伯,我是江月。我想问问您,在这里修缮房子要花多少钱啊?”

周文生猛一见到江落月还有些愣神,这孩子长的是真好啊。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啊……这要是找别人修的话,只要不大修,也就花个几十文钱。”

“我们乡下人家,一般都是自己修,也花不了几个钱。”

江富贵一家听到这里,都心虚起来。

江落月故作惊讶地问道:“啊!可是江伯伯说,他修我们家的房子花了一百多两呢。”

“难道我们家的房子这么值钱吗!”

周文生听到一百两,生气地朝江富贵看去。

“一百两!这房子就算推了重新盖,也花不了这么多。”

“富贵,你好歹也在江家生活了这么多年。就算脱离了江家,也不能这么黑心啊。”

旁边的村民们也开始指指点点起来了。

“一百两,我的天!我一辈子也挣不了这么多钱啊!”

“他们还真敢说啊!”

“这是要抢钱啊!”

“江老太太可是出了名的黑心肝,肯定是看江禀呈是从明都回来的,想讹他们一把!”

江富贵听着村民们的话,被气的脸红脖子粗的。

但这事情还得解决,他以后还得在月牙村生活呢。

“里正,这都是妇道人家不懂事,瞎咧咧的。”

“禀呈是我堂兄弟,我怎么会讹他呢。”

“只是我们修缮这房子的确花了点钱,要是我们搬出去了,就没地方住了啊。”

“里正,你看我这一家老小的……”

周文生皱了皱眉头,瞪了江富贵一眼。

“你们不是有自己的宅子吗!人家玉林没买这宅子前,你们也没去住大街上啊!”

“富贵儿,做人可要厚道。你要是占了人家的便宜,可就别怪人家连累你。”

江禀呈看周文生是个懂礼的人,也不想让他为难。

“里正,既然大堂哥一家一直在这里住着。我也不好赶他们走。”

“不如这样吧,这个宅子我可以卖给他们一家。”

“大堂哥,你觉得呢?”

林梅听到江禀呈要卖宅子,心里觉得疑惑。她看向江禀呈,有些担心,如果卖了宅子,他们要住哪里去呢。

江禀呈回看了她一眼,朝她点了下头。

林梅知道江禀呈是个稳重的人,他这么做一定有自己的打算。所以,她选择相信他。

江富贵没想到,江禀呈会想出这种主意。他是想白占这个宅子的,或者问江禀呈要一笔钱。

现在江禀呈说出这话,他要是答应了,就得花钱。要是不答应就得从这里搬出去。

江富贵一时之间犹豫不定,不知道该怎么选了。

江老太太也不想花钱买,她还想问江禀呈要一笔钱呢。

“我们为啥要花钱买你这旧宅子,要是有那钱,我们早就自己盖房子去了。”

江瑾和江琦他们,虽然见识过了这江老太太的不要脸。但听到她这么说,还是觉得生气。

江落月走到林梅旁边,在她耳边低语了一番。

林梅听她说完,看了她一眼。江落月朝她点了下头。

林梅也实在不想再这样纠缠下去,她深吸了一口气。

朝周文生问道:“周里正,妇人想问问您,这宅子如果在村子里卖的话,能卖多少钱?”

周文生有些不解地看向林梅,他回答道:“你们家这是砖瓦房,而且地方很大。虽然有些年数了,但房屋都没有损坏。按照平常的价格,大约能卖个四十五两吧。”

林梅点了下头,看了江禀呈一眼,然后又看向江老太太。

“既然你们不愿意买,那我们就卖给别人吧。”

她说完,转头看向旁边的村民们。

“众位乡亲,我们家要把这宅子卖掉,不知道哪位乡亲愿意买。”

“只要四十五两,我们可以立刻卖。”

江富贵一家没想到他们不按常理出牌,这要是他们把房子卖了。那他们还有什么理由赖在这里。

周围的村民们都议论起来。

“这房子是砖瓦房,又这么大,卖四十五两倒不贵。”

“就是谁能一下子,拿的出这么多钱啊!”

“是啊!我们要是有四十五两,早就自己盖新房子了。”

江富贵听到没人能拿的出钱,刚松了一口气。江氏族长就站了出来。

“禀呈家的,你们这房子真的卖四十五两?”

林梅见有人问她,她转头看向江禀呈。

江禀呈走上前来,朝江氏族长说道:“族长,我们本来想在月牙村住下的。现在看来,万一以后拖累了村里人就不好了。”

“所以,我打算把这宅子卖了。您要是想买,就给四十两就行了。”

江氏族长听他这样说,立刻眉开眼笑起来。

“好啊,我家二孙子正好要成亲了。”

“这房子地方大,正好够我们一家人住。”

“我这就让我家老婆子送钱来,我们赶紧先把买卖文书写了。”

江族长说着,从村民里扫了一圈。

“大进,大进,去把你婶子叫来。让她带钱来。”

站在村民后面的大进,应了一声就跑出去了。

“禀呈啊,咱们赶紧先签文书。外头天都黑了。”

江禀呈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就卖掉了老宅,他怔愣了一下,赶紧回答道:“哦,好。我现在就写。”

江老太太见江禀呈把房子卖了,有些着急了。

“哎!族长,你怎么能买我们家的房子,我们还要住在这呢!”

江族长白了她一眼,“你家的房子,你把房契拿来看看。”

江老太太被噎了回去。

江族长继续挖苦她道:“这房子今天我买了,你们赶紧收拾收拾,搬出去。”

“我可不是玉林,你们要是还想在月牙村住,就别可劲往我这凑!”

江老太太有些不服气,她刚想怼江族长几句,江富贵就把她拉到了后边。

“族长,您看您说的,既然这房子您买了。那我们搬出去就是了。”

江富贵知道,江族长的话不是说着玩的。在月牙村里,江氏一族可是大族。

现在,他们已经脱离了江氏族谱。要是再得罪了江氏族长,那他们家就真的得被赶出月牙村去了。

江三宝见他爹松口,着急地喊道:“爹!我们要是现在搬走了,那去哪住啊?”

江富贵瞪了他一眼,“去老宅子住,赶紧的,都去收拾东西。”

江三宝不想搬,但也不敢不听他爹的。他慢悠悠地带着李氏去收拾东西去了。

江禀呈和江族长写好了文书,又各自摁了手印。江禀呈和江族长约好,明日去官府里更换房契。这个房子就是江族长家的了。

江禀呈刚摁完手印,大进就带着一个妇人走了进来。

“族长,婶子来了。”

江族长看见自家婆娘,急忙喊道:“快!银子带来了没?赶紧给禀呈家的。”

“带了”。她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

江族长从她手里拿过布包,翻出了几张银票。和几个碎银子递给了江禀呈。

江禀呈接过来,顺手就给了林梅。

林梅收了四十两银子,赶紧放进了包袱里。

周围的村民们见事情都解决的差不多了,一个个都回家去了。只有几个好事的村民还留在这里看热闹。

江禀呈见外面天已经黑了,看来今天晚上他们只能住在月牙村了。

他走到周文生面前说道:“里正,今天实在太晚了。我们一家人也不方便离开。”

“您看,咱们村子里谁有多余的房间,我们能不能租住一晚上?”

周文生看他家里好几个女眷,的确不方便大晚上赶路。

他歪头想了一下,又看了江族长一眼说道:“你们要找地方住,不如就在这宅子里住一晚上吧。”

“这宅子房间多,住你们一家人足够。”

江禀呈听了,也看向江氏族长。

“族长您看,我们要租两间房的话,需要给多少钱?”

江族长摆摆手,说道:“哎!租什么租!都是同族的。就住一晚上,不用给钱。”

他说着看向自己家婆娘,“你去给他们抱两床被子过来,让他们将就一晚上吧。”

江族长的媳妇刘氏,一看就是个憨厚的女人,她听了江族长的话立刻应道:“哎,好。我这就去。”

江禀呈见江族长言语真诚,也没有推辞。

“多谢叔,那我们就先去收拾一下了。”

小说《指挥使大人甜宠娇软小厨娘》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