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为恶毒女配顾明月顾恒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重生之我为恶毒女配》 小说介绍

豆腐西施朱珠一朝重生,成为大宁王朝第一贵女,母亲是当朝长公主,父亲是掌百万兵马的凉王,长兄更是未来的权臣,举手之间可翻云覆雨,权倾天下。   朱珠无奈扶额,她能说这位姐姐天不假年,下场凄惨吗?   朱珠思索再三,卑躬屈膝,强颜欢笑,开启了讨好大佬的漫漫人生路。。书中主要讲述了:豆腐西施朱珠一朝重生,成为大宁王朝第一贵女,母亲是当朝长公主,父亲是掌百万兵马的凉王,长兄更是未来的权臣,举手之间可翻云覆雨,权倾天下。   朱珠无奈扶额,她能说这位姐姐天不假年,下场凄惨吗?   朱……
重生之我为恶毒女配顾明月顾恒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重生之我为恶毒女配》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死死盯着杏色帷帐上绣的百蝶穿花图,朱珠只觉着荒谬之极。

身上酸痛的厉害,骨头缝里都汩汩冒着寒气,朱珠抬起手,白皙柔软,戴着华贵的明珠金钏,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是一双小孩儿的手,还露着婴儿肥。

朱珠缓了半天,攒了点力气才翻身下榻。她脑子发懵,脚下也轻飘飘的。

这是哪里?

只见四面墙壁玲珑剔透,壁上挂了数张名琴,还有几柄未开刃的利剑贴在其上,锦笼纱罩,流光溢彩,连脚下的金砖,都凿刻着缠枝莲模样的花纹。

朱珠看花了眼,扶着十二扇的红木嵌南珠缂丝屏风,转到外间来。

地上依然是缠枝莲的花纹,不过用了绣着巨幅山水画的毯子遮住了。靠轩窗处,摆着一张花梨木螭纹大案,案上堆着各类字帖,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内插着粗细不同的各种笔。大案左侧,放置了一个汝窑花囊,插满了各色鲜花。大案右侧,高高的一排紫檀书架,塞满了书本。

房内设着巨大的七龙逐兽鼎山香炉,苏合香甜腻的香气充盈着整间屋子。

朱珠细细打量过去,惊的倒把什么都忘了,只一味研究起这里的陈设来。

走到博古架前,朱珠抬手摸过去,都是她未曾见过的稀罕玩意儿,随手拿起左手边挂着的葡萄花鸟纹模样的小镜子,朱珠翻过来,险些惊叫出声。

朱珠看着镜子,镜里的小人儿不过十来岁的样子,眉目如画,盈盈一笑,灿若三春桃李。虽然五官稚嫩,还是能看出绝对是个美人胚子。

朱珠摸摸肉嘟嘟的脸,又陷入了无限惶恐中。

这是哪里,我又是谁?

“郡主,郡主?”

朱珠回过神来,眼前跪了两个穿葱绿色襦裙的女子,穿戴都是一样的。

“郡主恕罪,奴婢刚刚去给您端药,您可终于醒了。”

郡主?醒了?

说话的女子见朱珠不说话,忙小心背起朱珠,妥帖的将人重新安置在榻上。

朱珠僵着身子,任人摆弄,直到那冒着苦涩的药汁儿送到嘴边,朱珠才撇过头,张嘴问,“这是治什么的药?”

立刻有人回话,“郡主,您刚落水,这是驱寒气的药。”

落水了,朱珠暗暗记下。

听话配合的喝下几勺药后,朱珠敏锐发现,喂她喝药的人脸色不太对,似乎是很惊讶。

朱珠没敢再喝,转过头去。

“郡主莫怕苦,小厨房刚刚做了您最爱吃的桃花杏仁酪,您喝完药就能吃了。”

原来是为这个,朱珠松口气,点点头,又继续喝药。

好不容易喝完,朱珠盼着人赶紧走,那两个侍女却蹲跪在地上,和她说起话来。

“郡主,奴婢刚遣人回了长公主殿下,她一会儿就来,您别怕。”

“郡主放心,这次殿下肯定不会放过二姑娘的。”

朱珠云里雾里的,听她们二人一唱一和,不发一言,唯恐露了馅。

“长公主到~~~”

刚刚松下的弦又绷紧了,朱珠掐着手,等人进来。

来人柳眉杏眼,眉心点了浓艳的红梅花钿,穿了件玫色撒花彩蝶束腰裙,披着碎金流沙披帛,繁复的飞仙髻上簪了一整套羊脂玉头面,华贵逼人。

朱珠瑟缩的团在塌头。

“明月,我的乖囡囡,你受苦了。”

朱珠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牢牢揽进怀里。

好闻的百合香扑鼻而来,朱珠听着这样温柔的声音,一时间忘了挣开。

“阿娘~”

朱珠喃喃自语。

长公主潸然泪下,把朱珠搂的更紧了,“明月,你受苦了。”

朱珠摇头。

长公主更是心疼,咬牙道,“顾明蕊小小年纪,如此恶毒,竟敢推嫡姐下水。”

顾明蕊?

明月?

嫡姐?

顾明月。

是顾明月,竟然是顾明月。朱珠心里陡然生出绝望,耳边嗡嗡嗡的,头一歪,朱珠在长公主的怀里又再次昏过去。

朱珠突然昏倒,屋内顿时一阵骚乱,一堆人忙不迭的唤御医。

长公主铁青着一张脸,坐在高位,地上乌泱泱的跪了一群人,瑟瑟发抖。

先前和朱珠回话的两个侍女不停的磕头,很快,额头上的血就洇湿了毛毯。

“殿下,奴婢罪该万死。只是郡主执意要和二姑娘单独玩耍,奴婢等也劝不住啊。”清蓝声音颤抖,满心都是恐惧。

替长公主打扇的宋嬷嬷脸一拉,凶神恶煞的说,“贱蹄子,还敢狡辩,郡主乃是金尊玉贵之体,你竟敢让那些不干不净的人近她的身。”

清蓝眼泪簌簌直落,郡主年纪虽小,可是一向说一不二,她们这些丫鬟稍稍做的不合她心意,动辄打罚,更甚者,被郡主身边的嬷嬷打死撵走的也不知几何,谁还敢劝她?

长公主看着满地哭丧的人,只觉着心头烦闷异常。

宋嬷嬷是她的奶娘,在凉王府一向地位超然。很有几分脸面,眼下晋阳郡主落水,她却是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齐御医诊完脉,疾走几步,上前拜见长公主。

“微臣齐语,叩见清河长公主,殿下长乐未央。”

“免了。”

清河长公主夺了宋嬷嬷手中还在送风的扇子,随手搁在桌子上,语气里带了焦急,“明月如何了?”

“晋阳郡主先前落水,受惊过度,服几贴宁神的药也就无妨了,只是……”齐御医面楼难色,只是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清河长公主急的一拍桌子,“只是什么?你快说啊!”

齐御医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晋阳郡主,失忆了。”

朱珠平躺着,整合着心中的千丝万缕,琢磨着失忆这个借口能不能蒙混过关,她之前想过神不知鬼不觉的借她人身体活下去,可当她得知这具身体属于顾明月后,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珠帘一响,朱珠愕然看着方才还仪态万千的长公主,这会儿一脸惊慌,路都走不稳的样子,心里万分愧疚。

“明月,明月……”

长公主眸中含泪,想摸摸顾明月的脸,念及刚才御医的嘱咐,又强行按捺住了。

顾明月还是朱珠的时候,母亲生下她就难产而死,她活了十八年,从来没叫过一声“阿娘”,也没有被人如此珍视过。

朱珠伸出手,握住长公主。肉嘟嘟的小手与长公主丰腴柔美的纤手握在了一起。

朱珠轻轻唤了一声,“阿娘。”

长公主嘴唇抖动,蓦然用力,攥的朱珠的手生疼。

“阿娘,阿娘……”

朱珠扑进清河长公主的怀里,不说其他,只一声声唤着阿娘。

清河长公主连声应着,轻轻拍着顾明月单薄的脊背,“明月不怕,是阿娘不好,是阿娘来晚了。”

等顾明月情绪稍微稳定了,清河长公主重新传了齐御医进来诊脉。

“你说郡主失忆了,可她明明记的本宫。”清河长公主没有责怪,话里满是惊喜。

齐御医面露诧异,靠前几步,勾下腰,和声问,“晋阳郡主,微臣问你,你还记得你是怎么落水的吗?”

朱珠摇头。

“那,你记的你的名字吗?”

朱珠还是摇头。

清河长公主和齐御医对视一眼,指指自己,小心翼翼的问,“明月认识我吗?”

朱珠点头又摇头,小声开口叫了声,“阿娘。”

齐御医想了片刻,柔声道,“郡主是说,你知道她是阿娘,但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顾明月怯怯点头,眼睛湿漉漉的,无辜如幼鹿。

齐御医看清河长公主一脸戚色,宽慰道,“殿下勿担心,小孩子神智不稳,受惊过度后失忆也是有先例的,无碍身体康健,郡主之所以记的您,怕也是落水后第一时间想起的是您的模样,潜意识里知道您是她的娘亲。”

清河长公主闻言,揉着顾明月的头发越发泣不成声。

“晋阳郡主年龄尚幼,忘了也不打紧,殿下一定要多陪陪她,免的再受刺激了。”齐御医事无巨细的嘱托。

清河长公主只一味抱着顾明月哭,宋嬷嬷替她应了,差人送御医出府。

朱珠觉着她的美人娘亲眼泪实在太多了些,没一会儿功夫,她的寝衣都湿了大半。

“阿娘。”顾明月故作虚弱的拉拉清河长公主的袖子,“阿娘,我困了。”

清河长公主这才止了泪,强笑着说,“明月困了就睡,阿娘哪里也不去,就在这里陪明月。”

朱珠乖乖点头,握着长公主的手闭上了眼睛。

等顾明月气息变的悠长稳定,确认她睡着后,清河长公主才揉揉酸痛的胳膊,悄悄起身,亲自把帷帐阖上,一步三回头的出去了。

宋嬷嬷扶着清河长公主出来,外屋依旧跪着一大片人,若按着她以往的性子,这些人怕都逃不开一个“死”字,只是念及御医的嘱咐,加上明月的记忆受损,她怕贸然处置也折了明月的福气。心思几转,清河长公主懒怠的一挥手,“都下去吧,再有下次,你们提头来见。”

清蓝等人喜出望外,连磕了几个头才千恩万谢的告退了。

清河长公主躺在玫瑰小榻上假寐,宋嬷嬷提着美人槌,仔细捶按着她的胳膊,一寸都没有漏过。

银叶掀开珠帘进来,无声的一福身,“殿下,苏姨娘和二姑娘还跪在栖凤苑外脱簪待罪,二姑娘已经晕过去两回了。”

清河长公主睁开眼,冷哼一声,“喜欢跪就跪着吧。”

宋嬷嬷看了看天色,陪笑着说,“王爷快回来了,不然先让她们起来,免得在王爷面前乱嚼舌根。”

清河长公主恍做未闻,只吩咐着,“明月素日爱吃的东西都备好了吗?”

“都备好了。”宋嬷嬷赶忙回话,“摘星阁传话过来,郡主还未醒,您要不再歇一会儿。”

“明月不爱吃红绿丝,甜汤里换玫瑰露搁上,还有鹅油千瓤卷儿,一定要炸的脆脆的。”清河长公主摇摇头,一一吩咐着,絮絮的,又新添了好些菜色。

顾明月,顾明月,不消说她的父母族人何等显赫,单说她那位日后位及人臣,权倾朝野的狠辣长兄,她就决定如实交代,这一大家子都是人精,若以后行差踏错,只怕会死的很难看,搞不好比原主还凄惨。

小说《重生之我为恶毒女配》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