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将军皇后她是个娇软美人(褚宴瑧阮眠眠)小说最新章节

《陛下,将军皇后她是个娇软美人》 小说介绍

朝堂上,众臣面面相觑,鸦雀无声。 …… 而将军府内 一个面若桃花的姣美女子坐在秋千上,旁边站着四个英俊男子推着秋千。 大哥“眠眠 ,不嫁好不好,我们又不是养不起你!” 二哥:“就是,眠眠,我们不嫁了,你不知道外边怎么说你的,居然说你貌丑堪比母夜叉!气死我了。” 三哥:“眠眠,三哥也支持你不嫁,三哥把所有钱都给你!” 老爹:“眠眠啊,爹爹好不容易把你养大了,你可不能就这么嫁人了啊!” 眠眠嫌弃地看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老爹: “不行,反正都要嫁,要不我嫁皇帝吧,起码能当个皇后呢” …… 皇宫内,皇帝气的摔了折子。 众臣悄悄捏了把汗。 …… 婚后 众臣看到皇帝怀里紧紧抱着的娇软小皇后,惊掉了下巴。 (天生神力笨蛋美人×腹黑霸道宠妻皇帝)。书中主要讲述了:朝堂上,众臣面面相觑,鸦雀无声。 …… 而将军府内 一个面若桃花的姣美女子坐在秋千上,旁边站着四个英俊男子推着秋千。 大哥“眠眠 ,不嫁好不好,我们又不是养不起你!” 二哥:“就是,眠眠,我们不嫁了,……
陛下,将军皇后她是个娇软美人(褚宴瑧阮眠眠)小说最新章节

《陛下,将军皇后她是个娇软美人》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陛下,这怕是于理不合,若是被人知道了,对陛下您的名声不好。”

“那……那便只有朕与你在的时候你便可不用行礼,这样可好?”褚宴瑧略一思索便觉得这样是最好的,也不会有损名声。

“是,多谢陛下。”

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褚宴瑧不想要她行礼,但不用行礼总归是好的,毕竟这宫里的规矩动不动就要福神,跪拜,确实麻烦的紧。

“你们刚刚在讨论何事,说来与朕听听。”褚宴瑧牵着阮眠眠的一只手,把她带到软榻上坐下。

阮眠眠静默片刻,还是如实说了:“陛下,臣妾与白芍刚刚在讨论明日回门要带的礼单。”

“哦?那讨论的如何了,确定了吗?”褚宴瑧微微挑眉,像是来了兴致。

不过他确实是忘了明日是回门的日子了,虽然将军府是皇家忌惮的存在,但是现在不同了,现在将军府是他妻子的娘家了,那便要好好对待。

“还没确定好,臣妾实在不知道要带什么回去。”阮眠眠似是有些苦恼,眉头微微皱起。

褚宴琛见她这样实在可爱,轻笑一声。略一思索,便有了主意,遂对李牧吩咐:“李牧,你去找找前朝皇后回门的礼单,挑最好的那一份,给皇后送来。”

李牧心下一惊,忽又反应过来,答道:“是,陛下。”

看来这个皇后在陛下这,是特别的存在,要知道,往前嫔妃回门,皇上从没过问过。

阮眠眠错愕地抬头,发现褚宴瑧眼中的温柔,心脏莫名地一阵悸动。她没想到褚宴瑧会这样说。

按照前朝最盛大的回门礼,是她没想到的,况且皇上应该对他们将军府是忌惮的。

看见阮眠眠惊喜的小脸,褚宴瑧还是觉得可爱,手上不由得轻轻摩挲着阮眠眠柔弱无骨的小手。

“臣妾多谢陛下。”虽然她不想承认,但是褚宴瑧确实是帮了她一个忙,要是让她自己想,估计得想到猴年马月了。

“皇后这话可严重了,夫妻之间怎么用得着谢字呢。”

皇上神秘一笑,目光看向白芍和李牧两人:“你们下去吧,朕与皇后有些话要说。”

随即两人直接行礼退下了。

阮眠眠有些疑惑,什么话需要屏退下人?但她不知道的是,皇上只是想和她单独相处而已。

阮眠眠正思索着,突然感觉腰间被一双大手紧紧箍住,一只手托住腿弯,接着自己就被紧紧抱在了皇上的怀里,屁股下面坐着皇上温热的大腿。

这感觉让她想到了她小时候,爹爹也会这样抱着她,她及笄之前,哥哥们也会抱她,但是和褚宴瑧抱她的感觉又不太一样。

她愣了一瞬,接着便想要挣扎,却又忽然被不轻不重的力道捏住了下巴。

褚宴瑧可没忽略阮眠眠那一瞬间的失神,是谁也这样抱过她么,急于了解她的褚宴瑧便问了出来:“眠眠,可是谁也这样抱过你吗?”

阮眠眠也不挣扎了,只是呆呆地看着窗外,就在褚宴瑧眼里的阴沉越来越深时,才缓缓开口:“爹爹也这样抱过我,还有我哥哥们。”

褚宴瑧一愣,他确实没想到,匆忙放开了阮眠眠被掐出红印的下巴,忽又有些心疼她。于是他把手掌放在阮眠眠柔软的头顶,轻轻抚了抚:“眠眠,是朕不好,不过明日便是你回门的日子,你可以好好地和大将军他们叙叙旧,朕许你晚些回来。”

“多谢陛下。”阮眠眠回过神来,其实她并没有多感激,如果不是皇家的多疑忌惮,她又何必嫁到这皇宫呢。

不过,她忽又想到了今天上午发生的事,犹豫再三,还是决定给皇帝说一下。

“陛下,今日早辰,妃嫔来问安时,臣妾罚了娴妃一个月的奉银,并让她三日内交出凤印。”

“哦?无碍,这种事以后皇后就不必跟朕报备了,皇后想怎么罚就这么罚,朕不会干预你的。”褚宴瑧确实并不介意她怎么管理后宫,反正这后宫的妃嫔都是充数的,他真正在意的只有阮眠眠一人。

“……怎么罚都行?陛下就一点也不心疼吗?”阮眠眠有些好奇,但还是提前问一下比较好,万一以后她要是罚了陛下心尖上的人儿,皇上再因此怪罪她可就不好了。

“呵~那皇后猜一猜,朕为何不心疼她们。”褚宴琛低沉的声音像一把小刷子一样,扫过阮眠眠的耳根,有点痒。

“……臣妾……臣妾猜不到。”阮眠眠瑟缩着,想要离他的嘴巴远一点,但刚挪开一点距离,却又被褚宴瑧的大掌捞过去。

“眠眠,你怕是还不知道,在这后宫,朕只碰过你一个人,她们都是大臣们塞进来的,朕懒得碰。”

褚宴瑧目光紧紧盯着阮眠眠细嫩的脖颈,话一说完,便忍不住了似的啃了上去。

“……陛下!”

阮眠眠被脖颈间温凉的触感一惊,顾不得他说了什么话,便使劲推搡着,但她的力气在褚宴瑧那里简直是九牛一毛。褚宴瑧轻易地把胸前作乱的两只小手抓住。

这时,门外小心询问的声音传来:

“陛下,晚膳好了,这会儿可要传膳?”

褚宴瑧身形一顿,终于从阮眠眠脖颈间起来,并未回答门外的人,只是看着阮眠眠被嘬出的红痕,嘴唇无声地勾了勾。

“陛下这样简直是……白日……”,那两个字她说不出来!

“乖,是朕不好,可谁让眠眠这么美,总是引诱朕。”

阮眠眠气急,呼吸急促了起来。即使不看,她也知道,这家伙啃了那么久,那儿肯定有印子了。再把目光瞪向罪魁祸首,深刻怀疑他是和流氓一个属性的!

“传膳吧。”褚宴瑧沉声对外吩咐道。

然后故意忽略阮眠眠凶狠的目光,搂着她的腰把人打横抱去了桌子边,自己也随即在旁边坐下。

一直等到晚膳摆上来,阮眠眠才觉得堵在胸口的气顺了些。

晚膳期间,无论褚宴瑧怎么给阮眠眠夹菜,她都没搭理他,但褚宴瑧也不生气,继续厚着脸皮给她夹菜。

晚膳过后,褚宴瑧吩咐李牧去把奏折拿来,他想和待在栖凤殿,却又得批折子,所以只好让人把折子拿来栖凤殿。

阮眠眠劝说无果,只能由着他去。她自己则是和白芍一起看李牧不久前送来的前朝礼单,看看还有什么需要补的。

过了一个时辰后

褚宴瑧揉了揉酸痛的腕骨,饮了一盏茶,问:“李牧,什么时辰了?”

“陛下,已经辰时了。”李牧连忙上前来给褚宴瑧捏肩疏络,不知想到什么,后又补了一句:“该歇息了。”

褚宴瑧嗤笑一声,暗道这个李牧,可真是了解他,又问:“皇后人呢?”

“陛下,皇后已经确定好了礼单,现下应当正在浴室沐浴。”

“嗯─。”褚宴瑧在李牧的搀扶下站起身来,自己活动了一下,又道:“你下去吧,朕自己去便可。”

李牧答后便径直退下了。

褚宴瑧自己慢悠悠地往浴房走去,脑海里想着上次新婚夜的情景,觉得今晚自己可要待人好些,不能像上次那样粗鲁。

浴房里,水汽氤氲中,依稀可见靠在池壁上的美人,乌黑的长发搭在白皙的肩膀上,形成视觉上强烈的对比。

白芍在人身后用浴巾撩着水,淋在秀发上,见到人来,又识趣地匆忙退下了。

阮眠眠看到眼前忽然出现的人时,并不意外,她早就想到了。在她的寝殿批奏折,赖着不走,要说晚上不留宿在这,她都要怀疑了。

褚宴瑧捡起白芍落在池边的浴巾,在池中湿了水,一下又一下地擦着阮眠眠的头发。只是眼中浓重的欲望像要藏不住了似的泄露出。

阮眠眠觉得泡的也差不多了,便伸出双手,搂住岸上的人的脖颈,眼神像是邀请。

褚宴瑧再也忍不住了,随手抓住一件衣服把人裹住,往床边走去。

丫鬟贴心地把烛光熄灭 ,只剩床边两盏发出微弱的光。

小说《陛下,将军皇后她是个娇软美人》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