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凶猛将军后娇娇被迫咸鱼姜瑶霍池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嫁给凶猛将军后娇娇被迫咸鱼》 小说介绍

戏精白切黑娇弱千金×又猛又野大将军 姜府的二姑娘姜瑶被陛下指婚嫁给了定北将军霍池,传闻中霍将军是个高大凶猛茹毛饮血的野人,京都一众贵女都等着何时从西北关传来姜瑶的死讯,直到戍守边关的大臣们进京述职,贵女们得见了霍池的真实容颜。 身形修长健硕的男子嘴角含着宠溺微笑,紧紧贴在美得跟朵花儿似的姜瑶身边嘘寒问暖,体贴备至的模样叫人艳羡红了眼,哭哭唧唧的去求自家爹娘:我要嫁给霍将军,做妾也行!!! 双洁,五岁年龄差。 女主反转暗黑小白兔,男主闷骚又会撩,不甜不要钱啊。。书中主要讲述了:戏精白切黑娇弱千金×又猛又野大将军 姜府的二姑娘姜瑶被陛下指婚嫁给了定北将军霍池,传闻中霍将军是个高大凶猛茹毛饮血的野人,京都一众贵女都等着何时从西北关传来姜瑶的死讯,直到戍守边关的大臣们进京述职,贵……
嫁给凶猛将军后娇娇被迫咸鱼姜瑶霍池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嫁给凶猛将军后娇娇被迫咸鱼》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姜瑶是被霍池抱回来的,小小的一团窝在他怀里,像只瘦弱的小猫。

醉雪跟在身后,心里焦急却不敢问。

霍池把她放到床榻上,冷声交代她道:“这几日我宿在军营,若是有事就让长风来找我。”

“是……”

这一睡不当紧,直接睡到了太阳落山,连午膳都没起来吃。

内室。

姜瑶拥着被褥发呆,她从来没有见到过别人用刑,脑中臆想的画面已经足够可怕,但霍池狠厉嗜血的名声在外,想必那人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白日里他明显是不高兴了,自己还不怕死的一再提起纳妾的事……

姜瑶无端感到脊背发凉,不自在的摸了摸脖子。

“夫人,您醒了!”醉雪端着木盘进来,“您都睡了好几个时辰了,这粥凉了又热凉了又热,再热就没味道了。”

姜瑶吸了吸鼻子,一股子难闻的味道钻进鼻腔,她眉头一皱:“这是什么呀?”

“药膳,将军特意吩咐厨房做给您吃的。”醉雪坐在床榻边缓慢搅动汤勺,“听说抓药的那位郎中之前是宫里的太医呢,夫人快些喝了吧。”

“先放着吧。”

醉雪舀起一小勺送到她嘴边:“不行的。天冷,一会儿又凉了。”

甫一入口,酸甜苦辣便全都萦绕在舌尖了,姜瑶推搡着说什么都不再喝了。

“将军还吩咐了,一定让奴婢伺候您喝完。”

“将军去了何处?”

醉雪眸光闪了一闪,还是实话实说:“将军走前留下话,说他这几日歇在军营,让夫人有事差长风去寻他。”

姜瑶面色平淡,接过汤药猛灌了几口,一碗喝完,人也折腾去了半条命,蔫儿蔫儿的缩成一团趴着,

他定是不满自己了吧,不惜跑去军营下榻也不想同自己待在一处。

“醉雪……”

姜瑶捏了捏她肉嘟嘟的手背,嗫嚅道:“今夜你留下陪我睡吧。”

醉雪叹了口气,“夫人,这不合规矩。”

最后灭了灯,漆黑的屋子里只留了她一人。姜瑶蜷缩在柔软床铺里,捏着母亲的遗物自言自语。

“母凭子贵怕是指望不上了,母亲,下一步我该如何走啊?”

翌日天朗,屋顶的雪融化成水滴落,从屋里向外望去,像是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雨。

姜瑶畏冷,一到冬日里是不大愿意出门的,昨日跟着霍池去了趟军营,今日却是床榻也不愿下了。

“够了,不用再添了。”

她叫停不断往火盆里加炭火的醉雪,用棉被盖住双脚,一遍一遍核对账目。

刘伯无疑是名管家的好手,每一笔开销进账都列的清清楚楚,核对起来一点儿都不费劲。

“夫人,外面出了太阳,若不然咱们出去转转吧。”

“不去。”

“您都坐了半晌了,不动一动,待会子午膳还用的下吗?”

“我可以少用一些。”

醉雪哄道:“长风方才同奴婢说他得了件新的机关锁,咱去看看吧。”

姜瑶兴致恹恹:“不想看,不要打搅我。”

……

军营主帐里,程慕和冯囡囡一左一右坐在霍池下首,暗自用眼神较劲。

霍池手指捏着呈上来的供词,只觉得十分可笑。

郎辉落草为寇之前是奉丘郡守卫的首领,城防部署和粮仓所在处他再清楚不过,若是真像这人交代的,只是想放火烧粮仓,那他大可在月黑风高时去烧好了,做什么要去袭击郡守府?

“这便是他交代的全部内容了?”

程慕正朝冯囡囡呲牙呢,闻言收了收作怪的神情,正色道:“正是,将军也觉得不妥吧。”

不是不妥,是他根本就没说实话。

明知道自己会在年关之前巡查各个郡,还敢青天白日的去,看来下手还是太轻了。

霍池摩挲着粗糙信纸上摁的血掌印,把信纸压在书卷下,抬脚往地牢走。

那人昨夜又被用了刑,现下出气多进气少,面色灰青,形如枯槁。

每每撑不住要一命呜呼时,被守卫捏住下巴强行灌了吊命的汤药。

听见脚步声,男人却是再没力气抬头。

为了防止他咬舌,守卫还往他嘴里塞了块抹布,见到霍池来,忙把男人眼前枯草似的乱发往两边拨了拨,好方便将军问话。

霍池悠悠然在男人面前坐下,揉着眉心轻声道:“昨日有些仓促,你并没有领略到痛苦到极限是什么样的滋味。无妨,今日我有的是时间慢慢陪你耗。”

男人身体随着绳子飘荡了一下,喘息不自觉加重。

“你交代的东西一文不值,无甚用处。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把知道的事情一字不差的全都告诉我,要么……”霍池扬起一抹笑,看向他腿上的伤口,“你想尝尝陨星毒蝎的滋味么?”

陨星毒蝎,西域传过来的毒蛊,以人血人肉喂养成型,体型不大,好钻进人的身体里啃食鲜肉,螫刺带剧毒,能时时刻刻让人觉得仿佛在被凌迟,直到把内脏啃食干净,它才会咬破皮肉出来,寻找下一个宿主。

守卫上前递上一个玻璃罐子,里面赫然就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陨星毒蝎。此时正在啃着一块碎肉,尾巴欢快的摇来摇去。

“昨日我把你腿骨上的碎肉剔下来喂给了它,你瞧,吃的就剩这么一点了。”

霍池端着罐子越走越近,那人不停的吞咽口水,接连摇头。

“说,还是不说。”

逼的太紧了,那人突然大笑起来,一双通红的眼眸带着将死之人无所畏惧的毅然,他积攒了全部的力气,朝霍池大吼:“你如今就算知道了也来不及了!此时奉丘郡守杨大人一家应该成了刀下亡魂了吧。郎辉那人睚眦必报,杨崇他早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他活该!”

霍池瞳孔里聚了风雨欲来的冷冽,“所以郎辉明知道那几日我在奉丘巡查,却还是要你去袭击郡守府,是派你做先锋吸引我的注意,使了一招调虎离山之计。”

真正目的还是要杀了杨崇一家。

“你觉察出来了又怎么样,从可尔郡到奉丘郡快马也要半晌,等你去了,正好给杨崇收尸。”

“聒噪。”

霍池用匕首在他缝好的腿上重新划开了个口子,鲜血顺着腿滴落到罐子里,蝎子嗅到了血腥味,一路沿着钻了进去。

霍池重新把抹布塞回他嘴里,勾了下唇角,“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听说过吗?你撑住,我很快带郎辉的尸体回来见你。”

程慕今日穿了一身新裁的月白衣裳,实在不想进到肮脏恶臭的地牢里去,索性支着腿在外面等着。

等霍池出来,他立刻迎上去,“看你这幅模样,不会真的猜中了吧?”

走到马棚前牵出一匹马,霍池翻身跨上马背,居高临下道:“还不快走。”

一路疾行到奉丘,接近郡守府时,血腥味扑鼻而来。

“将军。”

冯囡囡一边走一边说:“杨崇一家除了还余下一个女儿,其他人皆遇害了。”

“郎辉呢?”

“在书房里,还留了一口气没死透。”

程慕一脚踹开门,面前已然是杨家小女神情呆滞,郎辉苟延残喘的模样。

“啧啧啧,真是天道好轮回啊。老子寻遍了整个西北关都没找到你的老巢,不曾想竟在这里逮到你了。”

程慕挪步过去踢了踢他,“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没想到老子会给你下套吧。”

郎辉很是镇定,现下这番情形还能咯咯的笑,“霍池啊霍池,你我一同入军营,叶岭山一战,封官进爵,凭什么你做了副将,我却只能在奉丘在做个护城军首领,老天不公平!”

他胸前正在汩汩往外涌鲜血,意识也愈发模糊了起来,他自顾自说道:“没人比我更熟悉叶岭山,每每你带人去寻我的下落时,不会想到我就在你身后望着你吧。”

霍池叫人为他包扎伤口,却被他用了全力一把推开。

“杨崇狗眼看人低,在背后使阴招想拿回护城军的指挥令牌,逼着我迫不得已做了山匪,他死有余辜。”

“可惜天妒英才。我这仇报的不解气。”郎辉又看向他,突自一笑,“我手里的几桩命案就劳烦你费些功夫逐个去查吧,我还给你备了一份大礼,若是满意,记得来我坟前烧纸。”

话音落下,他仰头灌了一瓶毒药,没等到郎中过来便瞪着双眼死了。

程慕又狠狠踹了他一脚,怒道:“真是赶着去投胎。”

“不过他这么着急寻仇自戕,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冯囡囡呛他:“若是你事事都知晓能理顺,也不会做个鲁莽武将了。”

霍池瞥了二人一眼,“随他来的人有多少?”

“数十人。”冯囡囡回道:“现下都死的差不多了。”

霍池拍了拍程慕的肩头,“你带人去叶岭山再去寻一遍,后山那处湖有些蹊跷,多带几个会水的人去。”

“是。”

“七娘,把杨家人葬了,带上那女子和郎辉的尸体回军营。”

“是。”

“哎,不对啊。”程慕叫住他,“活都交给我们了,你做什么?”

“我?”霍池捏响了手指关节,悠然一笑:“有见过大将军亲自干活的吗?”

程慕:“……”

冯囡囡:呜呜呜真帅。

……

回到军营已是三更半夜,霍池身上沾染了血腥气,他随手脱下外袍搭在一边,慢慢梳理思绪。

郎辉为寇是在两年前,杀的第一个人便是曾经侮辱过他的,杨崇的门客。

第二桩是一户富庶人家,满门十余口人全部毙命。

那户富庶人家的家主同杨崇往来密切,但仅仅因为这层关系便杀了人全家……

彼时自己带人四处寻他的踪迹却一无所获,才会导致那几宗人命案都落了灰还不能妥善处理。

现下最要紧的还是将情况禀明陛下,奉丘郡守毙命,得有人接任啊。

霍池不急不缓的磨墨,动笔写折子。

临近天亮才合眼小憩了一会儿,还未完全静下心神,就听见程慕扯着嗓门叫唤:“将军——”

帘子一撩开,刺眼的光照到霍池脸上,他额角青筋直跳,咬牙道:“你最好有什么发现,否则我不介意陪你练练。”

程慕捂嘴一笑,边拉着他出来边道:“我们在湖底找到了具尸体,二顺说他识得这人,是寒山寺里一位会给人看病的小沙弥。喏,这便是了。”

尸体都已经发白泡烂了,整个人又肿又大,看不清原本面容。

霍池拧眉不解:“都泡成这样了,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那名叫二顺的士兵站出来回话:“属下未入军营之前常去寒山寺上香,听说寺里有一位医术极佳的和尚,心中好奇便跟着人一道去看了。”

“这和尚的佛珠与旁人的不同,他的这串上面雕刻了一朵地金莲。”

二顺翻过佛珠让霍池看,果真在内侧有一朵很小的莲花。

霍池颔首,“你如何知晓这是地金莲?”

二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属下也信寒山寺里的神仙,九天娘娘座下那朵莲花可不就是地金莲嘛。”

“得了吧你。”程慕指责他不正经,“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小心九天娘娘再也不庇佑你。”

“对了,二顺潜到湖底不经意触碰到了一处机关,结果你猜怎么着?”

霍池不配合,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程慕皱了皱脸,无奈道:“结果岸边一棵几人粗的树旁赫然出现一处洞口,我们顺着台阶下去转了一圈,里面吃食兵器应有尽有,一直走到头又寻到了一处机关,再一打开,就在山脚下了。”

“这家伙够聪明的呀,一处地洞建得可谓是鬼斧神工,三处入口都藏得严实,若不是身份不对,我都想拍掌叫好了。”

霍池沉吟着:算上这个和尚,郎辉手上就牵扯了三桩命案,他跟杨崇和门客有仇,但这跟这个小和尚有什么干系?

冯囡囡此时也围了上来,她脑中转悠一圈,不解道:“寒山寺的和尚为何会与郎辉有往来?”

霍池再次颔首:“问的好,奖励你与程慕一同前去一探究竟。”

程慕:“……”

程慕:我甚至都没怎么惹你。

小说《嫁给凶猛将军后娇娇被迫咸鱼》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