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我琉璃榻最新章节,小说移我琉璃榻无弹窗(墨璃非凤兰罂)

《移我琉璃榻》 小说介绍

【女强+团宠+爽文+宫斗+收夫】 自从穿越成为飞扬跋扈的夜池国第一贵女清河郡主,墨璃非每天都披在着马甲经历权谋宫斗、武打厮杀。 是女主成长记,是权谋宫斗记,是武林风云记。 她是被父母抛弃的凤家怪物-凤灵儿,是舍生取义的佣兵老大-十月,是扮猪吃老虎的恶魔郡主-墨璃非,是风华绝代的雪宫少宫主-易无双。多重身份,空间轮回,宿命至此,且看她如何在陌生的异世强大自己,收获亲情,友情,爱情。。书中主要讲述了:【女强+团宠+爽文+宫斗+收夫】 自从穿越成为飞扬跋扈的夜池国第一贵女清河郡主,墨璃非每天都披在着马甲经历权谋宫斗、武打厮杀。 是女主成长记,是权谋宫斗记,是武林风云记。 她是被父母抛弃的凤家怪物-凤……
移我琉璃榻最新章节,小说移我琉璃榻无弹窗(墨璃非凤兰罂)

《移我琉璃榻》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一座座宫殿似的建筑,金黄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华丽的楼阁被池水环绕,浮萍满地,碧绿而明净。

凭着高傲郡主的身份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入宫中,最后,墨璃非停在一座阁楼前。

看了看挡在眼前的太监,墨璃非笑了笑,声音里却无半分暖意,“苏公公,你是要拦我吗?”

“郡,郡主,老奴不敢,只是皇上吩咐过不许人打扰,还请郡主稍等片刻啊!”老太监苦不堪言,害怕得几乎语无伦次。

“这样?那我随便逛逛。”墨璃非挑了挑眉,看着楼阁上俗气的牌匾‘弄花阁’,面纱下的面容不禁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看来是她那皇帝表哥在陪美人妃子,想来后宫佳丽三千,左一个右一个也陪不完的。

看着墨璃非转身离开,苏公公才松了一口气,默默擦了擦汗。这清河郡主今日竟如此好说话,要是在平日里这郡主撞见皇上和妃嫔玩乐定是会发怒,拿他们这些下人出气的……

————————————————

墨璃非逛着逛着,眼前突然出现彩石路面,古朴别致,一股花的芬芳扑面而来,是荷花香,这皇宫中最富盛名的百荷池。要说这皇家的出手就是奢华阔绰,硬生生在皇宫中打造出望眼无际的五色荷花池。

墨璃非站在池边观赏莲花,思绪却飞远。夜池国虽是四国中较富饶的国家,但是繁华下却也隐藏多重政治危机和经济危机。

夜寒轩是新帝登基,在位不过一年,有不少的流言蜚语说他是弑父夺位,人心不稳,朝廷内官员更是明争暗斗,时局不定。如今,她的父亲洛阳王带娘亲镇守边疆,对朝廷之事倒是不大关心,但毕竟是位高权重,难免会搅入这趟浑水……

不知过了多久,墨璃非松下紧锁的眉,注意到一旁沉默站着的绝衍,面纱下的脸浮现出笑意。

绝衍是她雪宫的护法之一,也是她的贴身侍卫,负责保护她的安全。她雪宫的护法共有五人,分别是如风,绝衍,绿痕,类欢,沉香。他们各司其职,管理雪宫内外,不仅是她的得力助手,更是忠心的伙伴。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她能看出绝衍的真诚和忠心,对他已经有了一定的信任。

突然,一道充满讽刺的娇声不应景地自身后传来,“呦,我当是哪位妃子呢?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清河郡主啊。”

墨璃非抬眸看去,来人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倭堕髻斜插碧玉龙凤夹子,身着碧绿的翠烟衫,身披翠水薄烟纱,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姣好的面容妆容精致,美虽美却像一只炫耀的花孔雀。

在这宫里敢如此和她说话怕也只有一人,皇帝胞妹,风蓉公主夜青青。如果说她墨璃非是飞扬跋扈的小野猫,那这夜青青便是目中无人的母老虎,和她是八字不合,针锋相对。

在过去这夜青青没少算计她,但碍于皇帝夜寒轩,她们二人的争斗往往没什么结果。现如今她懒得和这人费口舌,还是不招惹为妙。

念此,墨璃非弯腰行了个礼,“公主万安。”

夜青青却不理睬,径直走到她面前,轻蔑一笑,伸手就想掀开她的面纱,“墨璃非,还戴着你这破面纱做什么,欲擒故纵好玩吗?”

墨璃非轻身躲过,面不改色地说道,“我不懂公主的意思。”

“你不必和我装,”夜青青双目一瞪,恶狠狠地看着她,“你若真是长得丑,皇兄又怎会如此在意你?世人都说你长得丑,我看你就是故意如此,吊人胃口,以色侍君!”

她夜青青贵为公主,高贵无比,还是兄长的同胞妹妹,得到的关注却比不上一个小小的郡主,她怎咽得下这口气?况且她心爱的人居然屈居于她墨璃非的郡主府,这比杀了她还难受!

“让公主失望了,我长相丑陋,没有花容月貌之姿,也不屑于欲擒故纵,以色侍君的,”墨璃非垂眸一笑,淡淡道,“但公主若是觉得长得好看便可以惹人疼爱,我也无话可说。”

突然,一旁沉默的绝衍轻声喊了一句郡主,墨璃非回过头与他对视,二人心领神会。

“你,你是在讽刺本公主丑吗?你凭什么让所有人都宠着你?”这话瞬间挑起了夜青青的怒火,她举起手便欲扇向墨璃非的脸颊。 让你一次,不会让第二次了。

可是她快,墨璃非更快。墨璃非一只手迅速抓住了夜青青挥下来的手腕,量她怎么也挣不开,夜青青不由吃痛地破口大骂,“好疼,你个贱人,还不快放开,竟敢冒犯本公主,本公主要让你不得好死!”

“是吗?”墨璃非面不改色地笑了笑,眼眸深邃让人看不透,她明明是在笑着,却让人感到一种冷漠的压迫,墨黑的眼眸不含任何杂质,清澈却泛着寒光,让夜青青浑身一颤。

“公主殿下,不得不说,你这幅模样,不像公主,反像一只跳梁小丑。”说罢,她猛的放开手,夜青青一个不稳,险些掉在地上,身后的婢女们忙来扶她,却被她恼怒地扇了几巴掌,“都给我滚开,没用的东西!”

再看向一旁悠哉的墨璃非,夜青青红着眼,艳丽的面容变得狰狞可憎,她怒道,“贱人,皇兄不会真心爱你的,你永远也别想得到皇兄的心,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墨璃非看着夜青青离去的背影,双目一眯。这句话也有很多人和她说过,可最后他们不是死便是永远都爬不起来了……

————————————————

片刻后,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温柔的呼喊,“璃儿!”

听到这个亲呢的称呼墨璃非一愣,转身看去。

一人从假山旁走过来,一身黄明亮的龙袍衣也掩不住他卓尔不群的英姿, 英俊清冷的五官仿佛是用大理石雕刻出来般棱角线条分明,目光锐利深邃,不自觉得给人一种压迫感,天生一副君临天下王者气势。

“表哥。”墨璃非扯脸笑了笑,弯腰行了个礼。皇帝也玩偷听,刚才,她与绝衍便察觉到了他的存在,她与夜青青的对话他听了八成。她迫切的想知道,在看到如此泼辣狠毒的妹妹后夜寒轩的反应。

她小心地打量他,却见他脸色平淡,没有什么不妥。

“你们都下去。”撤退众人后,夜寒轩走到她跟前, 不容她多说什么,扣住她的皓腕,轻轻一扯, 便把她拉入怀里。

墨璃非心中大感排斥,却冷静地没有推开,这想必是他和原主常见的相处方式 。

一只宽厚的手摸了摸她的头,夜寒轩的叹息声从头顶传来,“璃儿,你落水后我没有什么时间去看你,你定是怪我了。”

“怎么会?表哥日理万机,自然是没有空暇的。”墨璃非笑了笑,对夜寒轩的过度亲近她本能的抗拒,但她知道,现在她还不能说不。她现在是墨璃非,是与他关系亲密的表妹。

可下一刻,夜寒轩却挑起了她的下巴,让她的情绪直直撞入他深邃的眼眸中,声音平淡不见喜怒,“可是,宫玥影你为何没有带来?”

帝王心思,难以琢磨。突然的一句话,明明他面色平静,却给墨璃非一种难言的压迫感。

这宫玥影,正是她的府中的四大美男之一,是赫赫有名的江湖神医,医术天下无双,可为人非常古怪,请他医治便是千金也难求。

她只拥有原主的部分记忆,印象里并没有夜寒轩问原主要宫玥影的记忆。况且在她醒来到这异世时,宫玥影便已神秘失踪,不在她府里了。夜寒轩现在这般质问她,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眼下,她只能拿失忆开脱了。

无奈之下,墨璃非只能无辜地眨眨乌黑清亮的眼睛,声调委婉道,“表哥,我大病之后忘却了许多事情,现下宫玥影早已不在府上,不过我已经派人去寻他了,过些时日找到了他必会带来皇宫。”

“罢了,是我太心急了,璃儿不必自责,”许是装可怜起了作用,夜寒轩脸色一柔,反低下头把抱她更紧。许久,温暖的气息撒在她的耳边,“璃儿,待我帝位稳固,许你为后可好?”

夜寒轩眼中闪过一抹刀锋般的光。

眼下,确实是立她为后对自己用处最大。

因为他的气息也因为他的话语,墨璃非身体一怔,但还是整理情绪,仰头轻笑道,“表哥,璃儿不敢祈求后位,为表哥分忧是阿璃乐意之事。”

夜寒轩自登基以来,久未立后,朝中臣子多有不满。

后位?她避如毒蝎,或许原主对夜寒轩有爱慕,可她却没有,她不爱夜寒轩。她本就心性自由,讨厌这些成文枷锁,只是误打误撞成了这清河郡主,才陷身于这泥潭之中。她现在只愿摆脱枷锁,自由自在的在这异世活下去。

且她也知道,就像商人为谋利而活一样,帝王的情爱也不会多纯粹。据了解,夜寒轩当初能登上皇位,少不了墨家的支持和拥护,现如今,她墨家依旧是占据朝野,权高位重的一方势力。这夜寒轩与原主是自幼相识,二人青梅竹马,可是把关系放与利益之中,关系便十分微妙,夜寒轩许她后位,或许有别的深层意思。

现在让她困扰的是,原主目前似乎是在为夜寒轩办事,这是她自己乐意的还是墨家的意思?墨家若是支持夜寒轩,倒真有可能把她推上皇后的绝路。

“璃儿,你还是这般善解人意。”夜寒轩皱了皱好看的眉,语气却十分温柔。在阳光下,他这张微微扬笑的俊脸出奇的好看,墨璃非一恍惚,看入了神。天子这般温柔的笑,甚少有人能看到吧。

就在墨璃非出神间,一只纤长的手伸向她的脸颊,想要挑开她的面纱。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墨璃非忙抓住了夜寒轩的手。

墨璃非正不知要如何开口,夜寒轩却轻轻笑了,目光深深浅浅地看着她,嗓音温暖清澈,“也罢,璃儿,你长得这般好看,还是戴着面纱好,可不能让别人看了去。”

看到他这有些孩子气的表现,墨璃非也不知如何反应,索性皱了皱眉,“表哥,我身体有些不适,想先回去了。”

听此,夜寒轩眉宇微皱,道:“哪里不适,我给你传御医。”

“不必了,不过是女儿家的事,璃儿便先回府休息了。”墨璃非说谎脸不红,心不跳,待夜寒轩应下了便转身离去。

走远后,她不由松下一口气,伴君如伴虎这句话真对,身份地位恩宠,对她来说就是一种枷锁。

剩下留在原地的夜寒轩神色微敛,璃儿,是刚才青青的话让你对我疏离了,还是……

小说《移我琉璃榻》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