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山道胡小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禾山道》 小说介绍

闭目存神玉户观,时来火候递相传。 云飞海面龙吞汞,风击岩巅虎伏铅。 一旦炼成身内宝,等闲探得道中玄。 刀圭饵了丹书降,跳出尘笼上九天。 道家元神,神宗法相,佛门金身。有化身龙凤鲲鹏的魔门高人,有佛门的种种玄妙神通,也有一剑破万法的道门剑仙。种种神异,都从禾山道开始。。书中主要讲述了:闭目存神玉户观,时来火候递相传。 云飞海面龙吞汞,风击岩巅虎伏铅。 一旦炼成身内宝,等闲探得道中玄。 刀圭饵了丹书降,跳出尘笼上九天。 道家元神,神宗法相,佛门金身。有化身龙凤鲲鹏的魔门高人,有佛门的……
禾山道胡小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禾山道》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这穷书生也是夜里赶路路过乱葬岗被惊的怕了,眼见天外突然暴雨,一时间也不曾思索这十里孤坟岗那有什么人家,只是见到有座府邸,便径直跑过去,想求主人家行个方便,给个躲雨的柴房,哪知道还未敲门,门竟然自己开了,却是一个十七八岁的白纱美人。

那白纱美人笑笑也不说话,引了书生进屋,屋子中央被屏风隔成两段,左边已经摆好了饭菜美酒,还在腾腾冒着热气,右边却是那白纱女子所居床榻,只用一屏风简单遮掩了起来。

俗话说得好,饱暖思淫欲,夜寒又逢大雨,这穷书生也是被冻狠了,此刻心思自然不在眼前美貌女子身上,反倒是对着眼前的佳肴狠狠的吞口水,穷书生,穷书生,书不书生是其次,穷倒是真穷,自上一顿已经过了两天有余。说起来也是个有本事的,饿了两天竟然也能行动如常,除了面有菜色,也无什么异样。

那白纱女子也不说话,就是微笑的看着书生,伸手指了指桌上的菜肴,示意书生自取,自己却是端起了酒杯要给书生斟酒。

这书生平日里也是个知礼数的,只是如今饿的是前胸贴后背,强忍着给主人家道了声谢,便朝着桌子上的馒头烧鸡伸手,连吞了三五个馒头方才觉腹中饥饿稍解,正要抬手接过白纱女子手中酒杯,却见一道炸雷从屋外闪过。

雷光照亮房屋,书生也被吓了一跳,无意间却是瞥到了饭桌之上,原本的烧鸡鲤鱼,馒头牛肉,分明是一只只腐烂的蛤蟆蚯蚓,再暼向那白纱女子,哪里是什么美女,却是一只皮毛雪白的狐狸披着坟头得白麻布,双手像人一般,拿着一个不知是哪个倒霉蛋留下的头盖骨,正目光灼灼的盯着他。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老头一拍惊堂木,手中折扇一开,便端起茶碗,任了台下的听客谩骂什么断章狗,什么太监之类的话,大口喝水不再言语。

片刻后,茶馆的人也就散了七七八八,一老一小在付了茶钱之后也就缓步离开了。说来也奇怪,二人分明脚步也不快,偏偏步子似乎极大,转眼间便消失在街道尽头。

“胡四,都是同族,怎么人家变化就是美人,你就是这么个糟老头子形象,也太给狐族丢人了吧。”那一老一小中看上去约莫十一二岁,脸色惨白的小孩子对着身边的白发邋遢老头说道。

“胡小山,你懂个屁,那破话本里的不过是三流障眼法,我可是正正经经修出来的人身,少拿我和那些不入流的话本比较,那说书人也不知道哪里听来的故事,这般只会用幻术兜搭吸取精气的小妖怪,多半连喉间横骨都没炼化开,人话都说不得。”胡四头一偏,显然对胡小山把他和话本里的狐狸精对应起来颇为不屑。

小镇偏僻,这蜀山斩魔记二人翻来覆去都听了有十来遍了,对其中情节早就烂熟于胸,只是小镇实在没什么娱乐活动,这一老一小,一人一妖也是每天排开两枚大钱,点一壶最次的茶水沫子泡出来的浓茶,一坐便是半天。

二人斗嘴之间,速度仍是极快,眨眼间便已经出了城郭,不多时。便到了一处人迹罕见的小山坡。这小山坡虽然并不高大,但是上面却密密麻麻长满了灌木荆棘,莫说打柴的樵夫和猎户。便是野兽,也难以在这样的道路上行走。二人不过轻轻提气,便踏着灌木来到山顶,显然是轻身功夫都极佳。

不多时来了山顶,在山峰最顶端处有两块青石,显然是常有人坐,已经被磨的光滑如镜。

那脸色惨白的小孩子也不嫌弃青石上的浮尘,盘膝坐了下去,倒是那老者,从怀中掏出一块粗布,给青石仔仔细细的擦了一遍方才往下一盘,整个人化作一只皮毛如火的红毛老狐。

“胡四啊,话本里的剑仙不都是要每天赶在天亮之前打坐,吸收大日初升的第一缕紫气吗?怎么咱们就得每天等着日落,餐霞大法非得晚霞?朝霞不行?”

“哪那么多问题,朝霞朝霞,你起得来?少废话,戌时到了。”红毛狐狸鄙夷的撇了胡小山一眼,四足着地,对准天边晚霞,摆出了一个吞吐的姿态。

胡小山见老狐狸胡四不搭理自己,也不生气,毕竟老狐狸说的是实话,太阳升起之前起床这种社畜行为,二人是绝对不做的。

随着太阳西沉到一定角度,满天红霞愈加浓郁,一缕缕肉眼不可见的赤红云霞之气从高空飘落,汇集到胡四张开的狐狸口中。

另一边胡小山则是单掌上翻,放在膝上,另一只手则是捂住气海穴,吸纳的赤霞之气虽然不及一旁的老狐狸,但是也极为神异。

“胡四,算过日子吗?”胡小山嘟囔了一句。

红毛老狐狸保持着吞吐元气的姿势,含糊的回到,“什么日子,你就不能等修炼结束再问”红狐狸回了一句,只回了一句便险些有一道口水从牙尖漏了下来。

“还有一个月,我就十二岁了。”胡小山接着问道。

“还早。”老狐狸眼中出现了一丝闪躲。

“我知道还早,我是想告诉你,我要突破第一层境界了。”胡小山睁开了一只眼,盯着眼前的红毛狐狸。

“三年前我从捕兽夹里救你,你说报恩教我修炼。当时我年纪小,也就信了,现在想想你这借口编的也太过随意了,妖王级数也会被捕兽夹给夹到。”

“也许是我发了善心,想收个徒弟呢?”红毛狐狸缓缓停下修炼姿势,盯着胡小山。

“不排除这种可能,但是我总觉得有隐情,而且,去年重阳,你喝醉的时候说过,我十二岁,或者突破练气第一层,就有重要的事告诉我。”胡小山也缓缓吸收了天地间最后一缕红霞,转头盯着红毛狐狸。

红毛狐狸胡四率先经受不住这种对视,大概率是余威过重。

“行了行了,告诉你,本来这也是你吩咐的。”胡四摇了摇尾巴,不知从身上哪里摸出来一个装着枸杞水的琉璃杯子,吸溜吸溜的喝了一大口。

“我确实是受了委托,过来渡你。不过委托我的人,却不是别人,而是你自己,胡三。”

胡小山倒不显得多惊讶,仿佛早有预料。

“你不惊讶?不好奇为什么你自己委托的我,你自己不知道?”胡四看胡小山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腾的一下站起来了,毛茸茸的狐脸上一脸严肃,“你提前醒了?”

“放心,他,或者说“我”没醒。不过我确实感受到他的存在了。”胡小山一脸轻松。

“那你怎么?”胡四脸色狐疑。

“嗯,有一点记忆漏出来了,在你去年新年想让我认亲,叫你四爷爷的时候,虽然没有什么清晰的记忆,但是那段时间,总想揍你。”胡小山眼神不善的盯着胡四。

“哈哈哈,玩笑,玩笑而已。”胡四干笑几声。笑着笑着,脸色突然变的有些伤感。

“等你年满十二岁或者步入练气一层,按照咱俩的约定,我就得离开了。”胡四仿佛被抽掉筋骨一般整个狐趴了下来。

“我身上有他留下的后手,我在你身边,他醒的会很快。”

“怎么,你不希望他醒过来吗?”胡小山有些意外的看着胡四。

“怎么会,我和他都认识几百年了,和你小子才认识几年。”胡四顿了一顿然后说道“不过你小子倒也不错,不想你消失的这么快罢了。多耽搁个几十年,对他也不算什么。”

“我得赶紧走了,等你到了练气四层凝煞的时候,可以到积雷山摩云洞来找我,不管到时候是你还是他,都有一份大机缘还你。”胡四蓬松的尾巴轻轻一扫,便有一团乌云从毛发之中生出,载起他浮空而立,最后深深望了胡小山一眼,便头也不回的驾云离开。

胡小山倒是很平静,胡四这家伙和自己生活了三年之久,对他的脾气早就熟悉了,近日来也不催促他练功,反而是陪着他在城里逛来逛去,胡小山便知道他怕是要离开了。

胡四虽然是个积年老妖,但性子却颇像个老顽童,胡小山虽然不过十一二岁,但是生来早慧,二人倒是有些亦师亦友的模样。胡四走了,胡小山也有些不舍,只是他心中另有忧虑,生生压过了这段情绪。

小说《禾山道》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