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回来的假千金又在摆摊算卦了白梨夜冥全文免费阅读

《玄门回来的假千金又在摆摊算卦了》 小说介绍

肖梨在玄门待了一百年,同期进来的那条看门狗小黑,都已经飞升上界,她还只能守着观门晒太阳。 老祖宗显灵告诉她,“肖梨,你本来自异界,尘缘未了,若想飞升,还得回去原来的地方,了却凡尘杂事,方可勘破天道!” 回到现代,肖梨成了鸠占鹊巢的假千金,这一世,没有留念,两手空空跟着亲生父母离开肖家。 圈内人都在等着,肖梨在外面扛不住,回来跟肖家跪求收留。 却不想…… 肖梨被真正的豪门认回,成为白家千金,改名白梨。 赌石,算命,看相,观风水,卖符纸,抓鬼…… 曾经毫无亮点的白梨,成为圈子里需要花高价拿号预约才有可能见一面的玄学大佬,白家再次跟着水涨船高…… 后来又听说,京城第一世家的冥少对她刮目相看…… 很快,冥少自己站出来澄清:不是刮目相看。我对小梨子,那是看进心坎,疼进肉骨,决心要厮守一辈子!。书中主要讲述了:肖梨在玄门待了一百年,同期进来的那条看门狗小黑,都已经飞升上界,她还只能守着观门晒太阳。 老祖宗显灵告诉她,“肖梨,你本来自异界,尘缘未了,若想飞升,还得回去原来的地方,了却凡尘杂事,方可勘破天道!”……
玄门回来的假千金又在摆摊算卦了白梨夜冥全文免费阅读

《玄门回来的假千金又在摆摊算卦了》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夜冥,“……”

就她?

还什么‘玄门最德高望重’的小祖宗?

“怎么,你不相信?”肖梨目光淡淡,又似乎有些高深般的瞥了他一眼。

“你身上的煞气十分霸道,这还不到三十年,封印已经开始慢慢松动,你自己应该也察觉到了,每逢月圆之夜,身体便会有种撕裂般的痛,就好像,要炸开一样。”

夜冥抿嘴,眼中似有深意。

当初那个帮他的老道说过……

此子二十五岁之时,会有一个大机遇,若能得遇‘贵人’,经她帮助,不仅能够活过三十岁,身上的诅咒,也可一并解决。

莫非,这个女孩,就是道士口中所谓的……‘贵人’?

“你……”

“遇到我,算你的福气,也是你命不该绝!”肖梨笑嘻嘻的从自己玄天观祖传的百宝袋里掏出一个小玉葫芦。

说起小玉葫芦,就要从她那上个月将将飞升的小师侄说起……

小师侄从小身负煞气,碰什么坏什么,但凡有人靠近,就一定倒八辈子霉。还好遇到师父,以玉葫芦镇压。

后来师父飞升,以天地间最纯正的天雷做引,帮小师侄重新淬体,化煞气为紫光灵气,方才得以短短几十年飞升上界。

小玉葫芦,也就这样顺理成章的到了她手里面。

肖梨一脸悲天悯人的摊开手掌,“此乃上品法器,随身携带,可保你暂时不受煞气影响。”

夜冥怔愣。

拇指一般大小的玉葫芦,颜色通透,浑然天成,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雕刻痕迹,不管是不是什么上品法器,都一定价值不菲。

女孩却如此轻易送给自己?

“你,就这样把它送给我了?”

肖梨想说:当然不是。

天底下哪儿有白吃的晚餐。

夜冥刚要说点什么,心口忽地传来一种揪着疼,眼前一黑,脚步一乱,身体就不受控制的倒下去。

“……”

看着整个人缩卷在地,紧紧抓住胸口,表情极其难受的男人,肖梨愣了下,“嗳……说倒就倒,你想碰、瓷啊?”

夜冥眉头紧皱,尚有一丝意识,却不足以开口说话。

疼。

那种仿佛连着肺腑,发自骨头深处,慢慢遍及全身,仿佛要爆浆而亡的疼,饶是他性格坚韧,都忍不住轻哼出声。

肖梨脸色一变,抬头看向夜空。

又是一个月圆之夜,月亮又圆又大,却不同于往日的皎洁,隐隐透着一丝丝鲜红色的血斑,越来越多,越来越深……

“不好,今天竟是千年难得一遇的血月!”

当即顾不得其他,肖梨蹲下,把小玉葫芦放在了男人胸口,看着小玉葫芦就这样悄声没入他的身体,消失不见。

钱没收到,东西没了。

肖梨直呼‘血亏’!

不过……

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如果就这么没了,也是可惜。

小玉葫芦没了就没了吧,反正,他身上的煞气只是暂时压制住,早晚,他还会主动找上她。

血月之夜煞气最重,各厉害的鬼怪都会趁机跑出来溜达,男人这样的体质,无疑是他们眼里的美食大餐。

救人救到底,肖梨又在男人身上放了两个护身符,这才站起来,转身,往记忆里回家的方向走去。

观男人面相,他们应该,很快还会相见。

到时候,再找他讨要小玉葫芦和护身符的钱就是了……

淡如玉泽的光芒,萦绕在夜冥身上,仿佛给他镀上了一层圣洁的光,似保护,又像是在帮他调理身体里混乱的气息……

只是这些,寻常人根本看不见。

不知过了多久,一辆黑色豪车在旁边停下,五个保镖急匆匆开门下车,直奔男人而去,“冥少,你醒醒,冥少……”

“别喊了,赶紧送医院!”

“冥少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几个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五个保镖齐上阵,想要把自家冥少抬上车。

夜冥缓缓睁开眼睛,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你们,想做什么?”

保镖们吓了一跳,忙退让开,“冥少,今天月圆之夜,我们担心你出事,正准备送你去医院……那个,你,你没事了?”

夜冥眯细眼,语调拖得有些长了,“你们……觉得呢?”

身体刚刚悬空,就被这几个人松手给摔回地上,他们是担心月圆之夜害不死他,想要再摔一次试试?

见自家冥少下意识的揉了揉自己的腰,保镖们终于察觉到自己刚才突然松手后退,造成了什么后果。

“对不起冥少!”

“……”

夜冥瞥了五个保镖一眼,兀自站起来,身体一舒展,整个人就感觉到一种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轻松。

眼中划过一丝惊喜,四处看了看,“你们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孩,大概,十几岁的样子?”

保镖们,“……”

漂亮女孩?

所以,他们家冥少,这是终于开窍了?

可是……

十几岁,会不会太小了一点?

夜冥,“说话!”

都是什么眼神?

保镖们心一抖,“没看到!”

似有遗憾,夜冥抬头,见头顶的月亮又圆又大,只血斑,褪色了不少,淡到几乎没颜色。心里或多或少有些诧异。

这次月圆之夜的疼痛,似乎,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是因为……她么?

“帮我找个人,年纪不大,应该是学生,中长头发,很漂亮,笑起来也好看,眼睛像月芽一样……”

保镖们,“……”

符合这种条件的女孩,仅南市,怕就不会低于数万。

冥少,你还能说得更笼统一点么?

夜冥根本就不会去理会,自己提出的找人条件,对于保镖们来说,有多么的艰难,长腿一跨,坐上车。

“回梧桐榈。”

“是,冥少。”

忽然感觉到裤兜里有什么东西。夜冥皱眉,摸出来一看,居然是两个黄色的符纸,其中一个符纸上面的朱砂,微微淡色……

夜冥眼中多了一抹深意。

这是,她留给他的?

保镖好几次欲言又止,“冥少,您的头发……”

“我的头发?”

“冥少,您的头发变成了……银白色。”

灰白变成银白,少了一些忧郁的沧桑感,倒是多了一些俊美,现在的冥少,比起之前,更容易招惹小姑娘喜欢了。

“银白?”夜冥摸了摸自己的发丝,眼中又多了一丝趣味。

另一边。

时隔一百年,再次回到现代家里的肖梨,如何都想不到,都已经凌晨四点了,还有人在客厅等着她。

“回来了。”分明是温柔贤惠的外表,说出的话,却总是带着一些‘讥讽’和‘狭义’,让人听了感觉很不舒服。

坐在沙发上的精致女人,正是肖梨养母……温娴。

小说《玄门回来的假千金又在摆摊算卦了》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