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自江湖而来最新章节,小说他自江湖而来无弹窗(魏子庚许岳)

《他自江湖而来》 小说介绍

江湖有多远? 或许远在天边,那些刀光剑影,快意恩仇终其一生都无法真正进入我们的视野。 或许近在眼前,一杯酒下肚,一句话落空,便已是剑拔弩张。 有间客栈,鱼龙混杂,往来贩夫走卒,刀口舔血。 少掌柜魏子庚因为一个承诺,负剑游历,一览这快意江湖。 束发出游知命归,身边的是一柄长刀,一柄铁剑,再无其他。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少年,别来无恙。。书中主要讲述了:江湖有多远? 或许远在天边,那些刀光剑影,快意恩仇终其一生都无法真正进入我们的视野。 或许近在眼前,一杯酒下肚,一句话落空,便已是剑拔弩张。 有间客栈,鱼龙混杂,往来贩夫走卒,刀口舔血。 少掌柜魏子庚……
他自江湖而来最新章节,小说他自江湖而来无弹窗(魏子庚许岳)

《他自江湖而来》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一旁,红衣颜辛看着这一道身影,泪水已经在眼眶中打转,她竭力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失态。

可是,她太低估这个男人在自己心中的地位。

“为什么?为什么两年以来你都不肯出来见我一面!”

黑影在半空中凝聚出的人影仿佛一吹就散,面对颜辛的疑问,人影并没有过多理睬,只是转头看了他一眼,面带笑容。他身边的两个孩子此刻也茫然的看着她,似乎并不理解为什么她要如此激动。

“你哪怕出来就与我说一句话我都不至于如此孤独,大哥死了,姐姐死了,你也死了,你们为什么不让我再见你们一面!”

颜辛再也没有了初见时的冷峻模样,她就如同被同伴抛弃的孩子,双肩不停的颤抖,她是那般的孤独。

黑影来到他的面前,蹲下身,用他虚幻且不真实手掌碰了碰颜辛的肩膀,寒风吹过,她感受到了什么,慢慢的抬起头。那个男人一如曾经一般,笑容和煦,笑如夏花。

“颜辛,你何故执迷于过去呢,该放下的就应该放下。朱颜辞镜花辞树,最是人间留不住,当年还是你告诉我这句诗,为何如今的你没有曾经清醒了呢?”

人影缓缓说道,笑容不减,看着双手撑在地上的颜辛眼神柔和,好似看妹妹一般,而颜辛看着他们三人,心脏好似漏拍一节。

朱颜辞镜花辞树,最是人间留不住。

这句话又何尝不是一种遗憾呢?只是又有几人能真正的直视这样的遗憾?

人影转过头,看向跪在地上的男人,眼神由柔和转至愤怒,又由愤怒转至失望的模样。

“魏献,你起来。”

男人跪在地上无动于衷,他只是看着人影,眼泪始终不曾停过。

“魏献,我命令你,起来。”

听到这话,男人才慢慢的站起身,黑影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错,已经上三境了,当年你给我当那什么牵马校尉的时候我便看出你定然不凡,不愧是我季城看中的人。”

魏献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却吓得季城身边的两个孩子往他后面躲了躲。高大人影将两个孩子拽到前面,拽到魏献的面前。

“有些话,我不便说,你也不便说。事情既然你已经做出来了,那么就让它一直这么错下去吧,子庚和子青他们就是你的孩子,也只能是你的孩子。”

半空中,季城的身影暗淡了几分,听到他的话,颜辛也明白了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此刻她满脸羞愧。

“再让我为这天下做一件事吧。”

见过抬头望去,只见黑影大手一挥,阔刀刀身中涌出浓密的黑雾,霎时间鬼哭声笼罩着这一片空间,好在在进入密室之前,魏献用气机屏障隔绝了此方天地,否则以屠刀中冤魂的能力,定然能让方圆数十里飘起鹅毛大雪。

“有什么冤屈自会有人替你们申诉,何必要在人间闹事呢?与我一起走吧!”

黑雾中,一张张表情狰狞的鬼脸兀自显现,他们张大了嘴巴,嘶喊着,咆哮着,他们心有不甘,对红尘的留恋让他们不愿去轮回,他们要见到自己沉冤昭雪的那一天。

可是,这么多年,他们只见到了自己被封印,被以谋逆罪写进了史书,被那些当年迫害过他们的人当做了酒桌上谈资,提起他们只有嘲笑,却没有一丝怜悯。

所以他们变质了,他们不再甘愿受屈辱,既然等不来沉冤昭雪,那么就杀人,杀了那些当年污蔑他们的朝堂诸公。

“我还有心愿未了,我是冤枉的!”

“我要杀了你!我要让你尝尝我当年受过的罪!”

“我要把你的鲜血一点点吸干,把你的皮肉一点点吃掉!”

…………

整个密室中充斥着浓重的负面情绪,若是一个普通人进入其中定然会瞬间产生轻声的念头,并且付诸行动。

“我一走便无人能再控制你们,人间之事再与我等无任何关系,走吧,是非对错都交于后人吧。”

高大的季城的黑影双手用力一抓,随后一甩,黑雾终于脱离了刀身,在他们失去依附的那一刻,变得无比虚幻。

就在冤魂脱离屠刀的那一刻,在他的侧面凭空出现一道铁钉门,沉闷的开门声响起,从内走出两人,一人身穿黑色长袍,一人身穿白色长袍,头戴高帽,前者写着“天下太平”,后者写着“一见生财”。他们耷拉着长舌头,没有任何表情,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前方,随后将那一团黑影拘押着往门内走去,路过季城面前时,两人停顿了片刻,察觉出异样之后,眼神略有些变化。

“我自会前去,二位请先回。”

黑白无常点了点头,似乎对眼前这高大男子有些许忌惮。

酆都鬼差,这并非是绫罗州的酆都城,而是掌控世间万物轮回的幽冥酆都。

“这……这世界真的有轮回一说?”

颜辛瞪着双眼看着面前的发生的一切,这一切对于她来说太过震撼,一旁的魏献此刻也无法保持风轻云淡,怔怔的看着。

“魏献,颜辛。我这一走,便再无再见的可能,谢谢你们,在这人世间还有你们两个人能记得我们。”

高大黑影拍了拍两人,魏献笑着说道:“周方儒那酸儒没来,他也一直记得燕王你呢。”

“方儒啊,便是那曾经一天到晚在军中与人吵架,甚至将颜辛骂哭的周方儒吗?哈哈哈哈。”

颜辛听闻,脸上带着一抹红晕,随即便破涕为笑,一旁的两个男人也笑了,笑了许久许久,一如曾经,沙场纵马,快意恩仇。

酆都的大门关了又开,一人手提判官笔,生死簿,在门内等着他,面带笑容,极为尊重。

“唉,走了,那边等不及了快。如果可以的话,让……罢了,他们想干嘛就干嘛吧。”

说罢,季城牵着两个孩子的手来到魏献面前,两个孩子带着纯真的笑容,伸手摸了摸中年男人被泪水浸湿的脸庞,随后跟随季城进入那扇铁门中,铁门缓缓闭合,魏献在门口往内看去,两个孩子回头对着他微笑着挥了挥手。

“再见,爹对不起你们。”

一门之隔,阴阳两隔。

铁门缓缓消失不见,香炉中的三支檀香也燃尽了,最后一颗香灰跌落香炉。长条桌案上,原本四块无字灵位,有三块都无声无息的被刻上了名字。

“燕王季城之灵位”。

“爱子魏遥之灵位”。

“爱女魏瑶之灵位”。

颜辛看着桌上的灵位,眼睛盯着最后两个灵位之上,久久无语。

“这下你知道为什么了吗?”

颜辛点了点头,来到桌案前,拿起三柱檀香点好,插入香坛中,拿起掉落地上的刀,默默的走出了密室。

重新回到书房,通往密室的暗门重新闭合,装着沥血枪的长条布包以及那本蓝色封面的线装书被魏献放在了密室之中。

“这段时间我会住在这里,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再掺和子庚和子青的选择。”颜辛脸上失去了起初的桀骜,精致的脸庞上有一丝愁云笼罩。

“哎。”魏献对于她说的置若罔闻,淡淡开口:“我并不是带你去看灵位的。”

魏献来到颜辛面前,将她手中的黑色阔刀拿在手上,屠刀出鞘,房间顿时冷了几分,但其中的戾气如今却荡然无存。

颜辛略感惊讶,这柄刀自两年前她从镇国寺带出,每次出鞘都会吞食她的生命力,青丝密布下的白发便是最好的证明。

“如此美丽的一个女子,年不过三十,尚未婚嫁,偏偏因为这口刀而让自己如此,何苦来哉。”

颜辛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庞,将垂在两鬓的头发拿过眼前,看着一根根由乌转白的头发,她的眼神又暗淡了几分。

“里面一百多条冤魂若不是被燕王压制着,加之有佛道两派至少中四境修士协力加持的引魂渡厄阵日益不断的磨灭其中戾气,否则在你出刀的那一刻就已经被他们活活耗死了。”

魏献将刀重新归还颜辛,后者接过刀,问出了自己心中疑惑。

“你怎会知道季城会出现,两年以来我无时无刻不在呼唤他,可是他却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我一度认为他不在这柄刀中。”

“在我对你用出杀机时他不是出来了?若不是我有这上三境武夫坐镇,他绝对不放心从刀内现身,而我也正是发现这一点,才会带你去密室之中,那里的灵位是我来到这里后从玉宇楼求来,一棵千年槐树的鬼树之精,只做了这么四块灵位,而檀香也是太上贡请香,我每日焚香就是为了召回他们的魂魄,让他们得以安息。”

槐树为树中之鬼,贡请香则是供养香,两者相得益彰,魏献本就是为了召回他们四人的魂魄才会在这密室之中设立灵位,以书架书籍的浩然之气配合自己上三境威压,这才不让游魂野鬼染指,更何况此地为渝州城,有玉宇楼俯瞰全城,莫说是邪祟不敢靠近,哪怕是一般修士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进城。

“此刀冤魂已被季城全数拔除,你用起来再无后顾之忧,此刀本就是一柄屠刀,对于亡灵有非同一般的伤害。”

魏献笑了一笑,随即继续说道:“不过你本就是中四境的修士,鬼邪不侵,这柄刀对于你来说是个鸡肋,你用什么换来的?我不信镇国寺那帮老秃驴会将这柄刀无条件给你?”

“我用一杆本命文圣笔换的……”

听闻此言,魏献起先的笑容僵凝了,顿时只觉心口一疼,哆哆嗦嗦有些不敢相信。

“是……是那支曾经文圣刻画山川地脉,在册封山水正神圣旨上披红的那支毛笔?”

心结打开,此刻的颜辛已经全然没有了当初刚见面时的模样,面对魏献的指责,她仿佛是一个小姑娘,低着头,楚楚可怜。

看见她默不作声的模样,大掌柜已经得到了答案,他气的捶胸顿足,堂堂上三境,九州屈指可数的上三境武夫,平日里不苟言笑的江湖客栈大掌柜,此刻气态全无。

“衍圣公知道了吗?”

魏献先是提问,继而转念一想,话风一变。

“他肯定不知道,他要是知道自己宝贝孙女用文圣笔换了一口霉运滔天的屠刀,恐怕下一任衍圣公就要继位了!”

漳州颜家,初代文圣颜瀚后裔,一家之学即为天下读书人之学,后百家争鸣,无数流派学说层出不穷,在历史的光阴长河中,有的逐渐崛起,有的逐渐没落,而在这期间,颜家学说却一直屹立不倒近两千年。

读书人最注重正统,所以其学说虽在如今的大黎王朝并不适用,但即便是皇帝也不敢不敬。

在如今“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的思想逐渐成为主流,“三纲五常”成为人们心中固有思想的时候,当代衍圣公颜卿再次提出“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这句话仿佛春雷一般在天下读书人心中炸响。

颜辛依旧默不作声,低着头拨弄着长发,看着她的模样,魏献喘了几口粗气,平复了心情说道。

“这事必须让衍圣公知道,看看以他的面子能不能将文圣笔从秃驴那拿回来。”

颜辛连忙抬头,疯狂挥舞双手,说话都在打颤。

“不,不可,千万不可,让我爷爷他老人家知道了定然不会饶了我,搞不好还会罚我抄写圣人语录。”

“实在不行我去一趟,这文圣笔有泼天的气运,定然不能留在镇国寺,不然它匾额上的“镇国”二字便真的实至名归了。”

魏献无奈的坐下,望着自己笔架上的六支毛笔,摇了摇头。

这句话当然只是气话,长安城为天下首善之城,高手众多,中四境修士,武夫不在少数,真到非要不可的那一步,魏献定然会让衍圣公知道此事,让那位亲自去拿回来的。

在刘叔的带领下,颜辛来到了自己的房间,这是今日魏献特意收拾下的,房间摆设一应俱全,甚至特意准备了文房四宝,墙壁上挂着一幅字,写道:

“莫不人之所欲,莫不人之所恶也。”

江湖客栈,大堂。

少掌柜魏子庚提着酒肉往门口走去,在他一旁的是妹妹魏子青与身穿青衣儒士装扮的才女周莹,三人一道往城外送君湖走去。

有个乞丐在送君湖旁,老柳树下,他好几天没有喝过酒了。

老柳树下,苏乞儿嘴里叼着一根柳枝,那柄破旧剑鞘的长剑被他抱在怀里,翘着二郎腿,躺在树下睡着午觉。

立春已至,柳树抽出碧绿色嫩芽,春风吹过,吹皱一湖水,也吹起少年郎鬓角的发丝。

一股酒肉香味扑鼻而来,苏乞儿嗅着香味慢慢的直起身,眼睛却没有睁开。

“喂!”

苏乞儿一个激灵,睁眼一看,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男两女,他们带着熟悉的笑容,乞丐没好气的接过魏子庚手上的酒肉,打开瓶塞和牛油纸包着酱牛肉,大快朵颐起来。

即便在他喝酒吃肉的时候,胳肢窝下仍然夹着那一柄破旧长剑,好像他一走就会被人抢走一般。

望着那柄长剑,魏子庚忍不住想看看这到底是一柄什么样的剑,让一个乞丐睡觉吃饭都得抱着。

“苏乞儿,你这柄剑能给我看看吗?这么多年还没见过你出鞘呢。”

苏乞儿斜撇他一眼,自顾自喝酒,一口肉,一杯酒下肚,乞丐说道:“永远不要希望一位大剑修的剑出鞘,因为他们在养意,所以出鞘必见血。”

说着还做了长剑出鞘的手势,对着魏子庚一挑嘴角。

周莹笑而不语,魏子青白了一眼,略感无语,而魏子庚却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哥,你不会真的信吧,这乞丐明显就是匡你的,待我将他手中的剑抢过来,一探究竟!”

说着便作势上手去夺乞丐手中的剑,乞丐见状立马将牛油纸包上最后一口肉抓了放进嘴里,拿起酒壶,拎着长剑,边跑边喝。

“女侠,女子饶命,小的命苦啊,命苦啊!”

欢声笑语接天际。

自从苏乞儿来到这里之后,破败庙宇甚至都有了些许变化,曾经连字都看不清的匾额如今也逐渐清晰,定睛看去,只见四个大字。

“湖泽龙王”。

至于到底有没有龙王,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才会使得庙中龙王爷金身都不知所踪,这便不得而知了。

小说《他自江湖而来》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