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替郡主安好胜今朝最新章节,小说我替郡主安好胜今朝无弹窗(南宫韵祁槿彦)

《我替郡主安好胜今朝》 小说介绍

魂穿!皇叔×郡主(异姓王郡主)
白筱筱穿越成了南山王府的郡主,那个无恶不作的京城恶霸!怎么会这样?怎么洗白?
从此她拥有以一敌百的绝世武功、温柔体贴的哥哥、关照有加的父母。那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郡主,开始智商在线。
抢她心上人的白莲花妹妹过来嘚瑟?祝你早生贵子吧,渣男配不上我!
心里深沉的女二演技在线,使劲陷害?拜托皇叔喜欢的是我好吗?。书中主要讲述了:双湾池畔,一群衣着艳丽,粉饰严妆的女子正在娓娓而谈。“咱们多双眼睛就这么虎视眈眈的看着她,那薛大学士的庶女哟,还死活不承认是她偷的”贵女A露出厌弃的表情,压低声音道。“说自己是书香门第的子女呀,简直是……
我替郡主安好胜今朝最新章节,小说我替郡主安好胜今朝无弹窗(南宫韵祁槿彦)

《我替郡主安好胜今朝》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双湾池畔,一群衣着艳丽,粉饰严妆的女子正在娓娓而谈。

贵女A露出厌弃的表情,压低声音道。

贵女B冷哼一声,似不屑与那人口中的庶女为伍。

一旁说的是薛大学士庶女参加某府宴会时,私藏别人玉镯一事。

而另一旁又谈起,烈山伯府嫡子龙阳之好被捅破一事。

有人长叹一声。

贵女C话里话外都在说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

另一人更是捅出了其中原委。

京城的八卦,瞒不这些后院的贵女。

只要一有八卦,那八卦就像长了翅膀一样直接飞进她们的耳朵里。

南宫韵来到时,远远就到一群手舞足蹈的人,在哪里比划来比划去的在表达些什么。

铁定是在聊着八卦呢。

这可比池中央的歌舞,有趣多了呢。

南宫韵想着眼角弯弯,勾唇一笑。

不知是谁在人群里喊了一声,倏然引起一片寂静了。

一双、两双、无数双眼睛朝着南宫韵所在的位置投来。

不止是女席这边,男席那边的人也在朝南宫韵看去。

打量她的目光从上到下,从左到右,却找不出一丝受伤的痕迹。

这就是那个起死回生的月容郡主?

和以前一模一样啊。

要是真让他们找出不同来,倒是越看越觉得美丽动人了,由是那嘴角的笑意,明艳柔和令人无法自拔。

南宫韵起初笑着僵在了原地,他们的目光像要将自己凿出个窟窿一般直勾勾的。

须臾间想到:这不就是女明星该经历的痛苦吗?要接受万人瞩目!

只见她摆出有些渗人的笑容,抬起手朝着贵女们挥动。脚下的步子也不停,等众人缓过神来,南宫韵已经走入了女眷中。

众人纷纷行礼。

在场的都是没有身份贵女,理应向南宫韵行礼。

有身份者早已去了更里面的楼阁里,由南山王妃招待。

南宫韵抬抬手,望眼看去竟没个认识的人。

此话一出惊愕众人。

士别三日,一向目中无人的郡主都学会客套话了?

难不成是在故意找陷阱让我们跳?

说我们嫌弃南山王府招待不周!

众人连忙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个不停,生怕惹上麻烦。

南宫韵含笑点头。

怎么大家反应这么大?她似乎听到有人在夸她美腻!

果然是人人都喜欢美女。

安若若坐在长廊边,倚着栏杆指着对面道。

南宫韵顺着她说的望去,确有这么一个人,正与南山王有说有笑的聊着什么。

南宫韵开始和安若若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起来。

浑然不觉间,从廊桥处迎来了一名女子。

来人一袭烟罗粉衣,衬得肌肤白嫩无暇,身姿窈窕莲步盈盈。眼稍长似丹凤,黛眉上挑间,已到达南宫韵跟前。

她拨开轻咬着的丹唇,清丽的声音里带着胆怯。

噗通?熟悉的声音入耳,心脏猛然激烈的跳动,血液里暴躁的成分在不安的窜动,瞳孔圆愣的怔在哪儿,脑海里对来人的记忆也开始清晰的浮现。

九尺高台上,对她咄咄逼人,推她跌入无尽深渊的女子。

就是她明皓郡主,祁思玉。

到现在南宫韵都记得自己跌下去时,祁槿玉脸上的快意。

见没人理会自己,祁思玉叫得更大声了,泪花在眼眶中打滚儿,低眉愁容的模样像极哭丧的。

终于引起了所有贵女的注意!

他们不由得靠拢过去,依照常规操作这里头铁定有戏!

我呸!南宫韵暗骂一声,差点习惯性的吐出唾沫子。

这青天白日的,我还没死呢,你在哭谁呢?

吸气呼气,吸气呼气。南宫韵调整体内躁动不安的因子恢复平静后,圆眸又如明珠璀璨动人。

转眸间对上一个贵气逼人的脸蛋儿。她那骨子里与生俱来的贵气,是南宫韵所不具有的。此时虽添上几分愁色,却不失皇族的高贵。

祁思玉迟迟等不到回应,捏了捏手中掩面而泣的帕子,眼眶打转的泪水都要钻回去了,心里恼火得很。

这恶女竟不把我放在眼里,让她在众人面前难堪!

暗地里掐了自己一把,水目盈溢而出,声音带着自责

对上南宫韵的眼睛时,只见她面带三分无奈,五分恳切,剩余两分作知错能改的觉悟。

泪水儿从祁思玉粉嫩的脸蛋上流落,她发出呜呜的抽噎声。

好一个姐妹情深的戏码。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月容郡主又在欺负明皓郡主了!

梓铭?王梓铭!

听到这个名字,如有一枚针扎进南宫韵的手心里。右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礼部侍郎嫡二子,刚才就站在另一端的廊桥上,还挤进了南宫韵的余光里。

她明明知道,南宫韵爱慕王梓铭。

当初因为南宫韵听到皇帝要给他们赐婚的消息,便跑去阻止,却被她拦下,争执之时受尽屈辱,被她一把推下从台阶上滚下。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凝视跟前脸上有泪水流淌,丹唇抿紧,眉山低垂眼神悲伤,楚楚可怜的女子。

叫人看见了都想原谅。

可南宫韵可不会原谅她!

只见南宫韵慢悠悠的站起,用手摸了摸下巴,杏目明仁中带有疑惑,不解的说你是谁呀?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有些人还瞪大了嘴眼。

她们应该吵架的啊?最好再打起来!

但是月容郡主一脸不记得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小说《我替郡主安好胜今朝》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