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穿书,换个人设全本免费阅读,慕容清陈远小说全文

《有幸穿书,换个人设》 小说介绍

当我穿进小时候写的残本小说成了女主,却发现女主趁我不注意长歪了。 原文:那丫鬟是慕容清的出气筒。 现实:慕容清闲着没事就胖揍那丫鬟…… 原文:慕容清从此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神仙日子。 现实:慕容清吃饭要人喂,不喂不吃…… 原文:如果慕容清被掉包了,爱她如命的萧暮一定会第一个发现。 现实:好的萧暮这就来鲨你…… 是的,他不仅想鲨我,还想让我心甘情愿滚,好把身体还给他的心上人! …… 算了,来都来了,替你活一会儿吧!。书中主要讲述了:当我穿进小时候写的残本小说成了女主,却发现女主趁我不注意长歪了。 原文:那丫鬟是慕容清的出气筒。 现实:慕容清闲着没事就胖揍那丫鬟…… 原文:慕容清从此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神仙日子。 现实:慕容……
有幸穿书,换个人设全本免费阅读,慕容清陈远小说全文

《有幸穿书,换个人设》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秦梅是兵部尚书秦仲德的原配夫人生的嫡长女,也是当时出了名的京城第一才女,秦大人有意将她嫁给大少爷,大少爷与这位秦姑娘也是情投意合,可惜秦姑娘有先天的喘症,加上幼时继母苛待,染风寒时久病不愈落下病根,大夫说活不过二十二岁。咱们夫人不想讨这样一个短命儿媳,大少爷便和秦姑娘约定两年之期,以功名说服夫人以再行求娶,但人算不如天算,珵王殿下看上了秦姑娘,强娶进门做侧妃,秦家继母当家,巴不得靠着秦姑娘第一才女的名头攀龙附凤,自然乐意的很。只是苦了秦姑娘和大少爷这对苦命鸳鸯,秦姑娘过门两年郁郁而终,大少爷两年后高中状元,却也并不开心。”

玉粟陈述着,说到最后不免叹惋。

“大哥如约高中状元,可这京城里再没有他期待的那个人了。”我轻轻叹息,难怪大哥的眉头总是锁着。

真的很后悔给了玉粟一个愚蠢的人设,导致她不仅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打探消息也打探不明白。

因为很快我就从母亲嘴里听到了另一个版本的故事。

那天午饭过后,母亲要带我去朝晖院挑几个丫鬟,我扶着她走着,远远看见大哥颀长的身影翩翩走过,周身散发着一种阴郁。

“娘,大哥他……”我欲言又止。

“唉,清儿不必自责,你大哥自小就是那个性子,对所有人所有事都提不起兴趣来,只爱他那几本破书。秦家姑娘的事他从前迁怒于你,如今你从鬼门关走一遭,他也该知道要珍惜眼前人!”

什么?我为什么要自责?我一时有些发懵。

“秦家姐姐死的凄惨,也不能怪哥哥怀疑。”我试探的说了这句。

“他再怀疑也不该怀疑到自己妹妹身上!你是他看着长大的,你是何品性他不知道?不分青红皂白那么大个黑锅就往你头上扣,天天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

母亲越说越气,干脆拉着我到前面的凉亭坐了下来。

“娘你可是知道什么内情?”

“那秦家姑娘本来就有咳疾喘症,嫁到珵王府后更是郁郁寡欢,你大哥高中,她也算是了了心愿,就自己做了一盒梅花糕,里面掺了一块有毒的,想自我了断,结果你兴冲冲的想去告诉她你大哥中了状元之事,想吃那点心,她自然不让,几口吞掉,没吃到有毒的那块,却因为吃的太急呛到,喘症发病离世。那时你哥哥总是责怪你没拦住她,可他也不想想,一个一心求死的人,拦得了一时,拦得了一世吗?”母亲看了看我又摇头,眼含泪花道,“唉!也怪我,当初觉得秦家姑娘有咳疾不长命,你哥那么央求我我也没答应帮他说亲,这才最终造成了你哥这性子越来越闷。”

“娘真的是因为秦家姐姐短命才不让大哥娶她的吗?”

有一瞬间慕容夫人幽深地看着我,仿佛要看穿我,又很快恢复温柔的神情。

“清儿果真是长大了,娘已经什么都瞒不住你了。”

慕容夫人伸手摸摸我的头。

“你大哥不能娶秦梅的真正原因是她的家世,兵部尚书统管兵部,负责管理全国的军事,你爹是隐退的将军,也是为张国打下天下守住江山的将军,功高震主,先帝在时,以兄弟之礼相待,如今皇帝忌惮你爹,最怕兵权回到你爹手中,于是早早定下你与太子的婚事以期牵制你爹,又在暗地里监视我慕容府与别府的往来,为了让陛下安心,你的嫂嫂们绝不能出自三品以上官员的家。”

慕容夫人表情凝重,我轻轻握了握她的手,她才回神过来。

我又问之前丫鬟的事,母亲一听好似想起来自己要干嘛了,一脸坚定道:“清儿放心,贼匪均已捉拿归案,其实是几个采花盗贼,你受伤那日混乱,家中门没关严,才给了贼人可乘之机。玉柳几个是忠心的,到死也没供出主子的方向,我已着人厚葬并厚恤家人了。”

我轻轻点点头,这件事看起来那么蹊跷,哪个蠢蛋偷花敢偷到护国大将军府上?母亲这样说想必是为了让我安心。

正当思索之际,一声“太子殿下到——”传入耳畔。我与母亲起身相迎,只见太子萧暮和慕容浚并立而行,似是相谈甚欢。

行礼问候过后,太子又问候母亲身体可好云云,而后目光便直直落在我身上。

“清儿妹妹可安好?”声音温柔如水,目光亦深邃若寒潭。

“谢太子殿下挂怀,臣女已然大好。”我毫不畏惧地对上萧暮的眼睛,他似乎有一瞬间的困惑。

“今天太子怎么得闲,这个时候过来?”慕容夫人道。

“听说近日城郊法华寺来了位空智大师,传闻他精于佛法,擅长符咒、请愿之术,孤昨日看过清儿,便去拜访。今早回来路过将军府,便想来看看清儿。”

“啊?可是那位传说有移花接木、借尸还魂之能的空智大师?”慕容夫人诧异的问。

闻言我心下一凛,借尸还魂?我算不算?

“传闻而已,借尸还魂这么荒唐的事,怎可相信,是吧,清儿?”

萧暮说着转头看向我,我尚未言语,他又让侍卫递过来一个锦盒。

“清儿大病初愈,不宜出门,孤特地寻来一些话本子,都是最时兴的,给你解闷。”

玉粟接过锦盒,我打开看了一眼,大约三本书平整的躺在锦盒内,最上面一本的封皮写着《潇湘记》。我把锦盒递给玉粟,向太子行礼道谢。

太子又和二哥寒暄了几句,便离开了。

二哥陪着我和母亲一起来到母亲的朝晖院,这次采花贼入侵事件事发突然,母亲的意思是从她院子里挑选几个喜欢的先侍候着,这些是已经培养好的可以直接用。过后她再叫人牙子上门,挑几个小的再培养。

“说起玉柳几个,我也是心疼,陪你从小长大,堪称心腹,结果却年纪轻轻就惨遭毒手。”慕容夫人连连叹息。

“母亲,那采花贼怎么会摸到咱们家里来,这京城谁人不知这是护国大将军的府邸,那伙贼人竟胆大包天至此么?”我不解的问。

慕容夫人怜惜的看着我,轻轻拍了拍我的手背,说:

“世事无常,即使是固若金汤的城墙,也有可能会坍塌,这次算得上是一个意外,所幸你没事。只是日后对人对事,皆要多加小心才是。”

“母亲的意思是,家中有内贼?”我大胆猜测。

“清儿果真聪慧!”二哥逮到机会就夸妹妹。

“母亲给我换丫鬟都要大费周章的叫我到朝晖院来挑,想必是不放心旁人吧。”我找到话头一脸求知若渴的看向母亲。

慕容夫人用手指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宠溺的说:

“什么都瞒不过你。本不想和你说的,玉茴毕竟跟随你多年。”

玉茴?emm我没印象,估计不是我写的。

“她为何要如此?”

“她是忠平侯府安插进来的细作,”母亲似乎还在组织语言,二哥却率先开了口,“忠平侯刘起是安王一党,与咱们家是政敌,他们试图趁乱毁你名节以破坏咱家与太子的联姻。”

什么?我不理解?且不说为什么非得用毁我名节这种下三滥的方法来破坏我们家和太子的关系,就说这手段,也太低估我慕容家的安保系统了吧?

“呵呵,这位忠平侯听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我整个一大无语。

“哈哈哈,小妹说的是,这事虽然明面上没留证据,但据我调查,这安平侯还是因为办事不力被安王骂的狗血淋头,这几天都称病不朝呢。”二哥欢快的说。

我俩一阵笑声。

慕容夫人却狠狠剜了二哥一眼,嗔怪道:“你没事给清儿讲这些干什么?没得让清儿担心害怕!”

我赶紧挽上母亲的胳膊撒娇道:“没事的母亲,我已经长大了,有些事该知道的。”

“就是啊母亲,清儿如此聪慧,你从前掬着她不理世事也就算了,经此一难,也该让清儿知晓一些人情世故,至少要分得清谁敌谁友,没得让人卖了还给人数钱呢!”二哥附和道。

“呸呸呸,你这泼猴怎么咒你妹妹呢?”慕容夫人笑着嗔道,我也佯装生气瞪了二哥一眼。

“说起来,你与太子的婚事,母亲总是担心你,皇室复杂,我一直害怕你成为政治联姻的牺牲品,母亲所愿的就是你能一世顺遂平安。可看见太子对你如此用心,又觉得嫁给他未必不幸福,这样一个位高权重之人,又对你如此痴情,日后必定能护得住你。”母亲牢牢拉住我的手,反复摩挲,倾诉衷肠。“可皇家终究不比我们寻常百姓家,当今圣上对皇后一片深情,却也与其他嫔妃育有三子四女。过年你及笄,婚事便要提上日程,一入宫门深似海,母亲不求你大富大贵为家里作多少贡献,振兴家业那是你哥哥们的任务,母亲只希望你平平安安。”

说着母亲眼里泛起了泪花,我鼻头有些发酸,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对我梦中的爸爸妈妈抚养呵护我十几年,最担心的就是以后护不住我怎么办。

“母亲放心,清儿会保护好自己的。”

“哎呀母亲,妹妹,你们怎么突然这么伤感啊?”

二哥在一旁手足无措,母亲边擦泪边笑道:

“你妹妹这次从鬼门关走了一遭,我总怕有些话不说就没机会说了,有时候也不知道怎么的,这个情绪一下子就上来了。”

“嘿嘿嘿,母亲就是太爱我了。”我抱着母亲的胳膊的手又紧了紧。

“母亲光顾着担心小妹,什么时候也给我找个好姻缘啊?”二哥打趣道。

“二哥还愁姻缘么?追你的姑娘怕是要从京城排到宁州了吧哈哈哈哈。”我笑道。

这话说的二哥俊脸一红,忙摆手道:“不至于不至于,最多是从永安楼排到曲酒巷。”

我嘴角抽了抽,二哥还挺谦虚,永安楼不就在曲酒巷边上么。

“瞧你一天没个正形,哪家好姑娘瞧得上你。不过是看中你那皮囊,哪个是真心想嫁给你啊?”慕容夫人道。

“母亲这话可不对,大哥读书读得才高八斗是本事,三弟学武勇冠三军是本事,您儿子我长得好玉树临风也是本事啊,这本事还是您给的呢!”二哥笑嘻嘻的说。

小说《有幸穿书,换个人设》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