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七零:糙汉的掌中娇最新章节,小说穿书七零:糙汉的掌中娇无弹窗(林晩顾东归)

《穿书七零:糙汉的掌中娇》 小说介绍

【穿书+年代+爽文+打脸】   林晩无意中看到了一本脑残狗血年代文,吐槽了几句男女主人设,结果就悲剧地穿到了跟她同名同姓的恶毒女配身上,一下子多了一个糙汉丈夫和三个娃。  顾东归本来对自己这个矫情又傲慢、心里还装着别人的媳妇儿是存着过一天是一天的态度的,谁知道娇媳妇儿主动钻到了他的怀里。 林晩:顾东归同志,你喜欢我吗? 顾东归:林晩同志,你这是明知故问。 林晩:说,喜不喜欢! 把人推到墙角深吻的顾东归:你再问一句我就多吻一次! 【内容天马行空,自由发挥,年代可能稍有出入,不喜勿喷】。书中主要讲述了:【穿书+年代+爽文+打脸】   林晩无意中看到了一本脑残狗血年代文,吐槽了几句男女主人设,结果就悲剧地穿到了跟她同名同姓的恶毒女配身上,一下子多了一个糙汉丈夫和三个娃。  顾东归本来对自己这个矫情又傲……
穿书七零:糙汉的掌中娇最新章节,小说穿书七零:糙汉的掌中娇无弹窗(林晩顾东归)

《穿书七零:糙汉的掌中娇》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顾西晨见顾南静哭得这么伤心,顾不得许多,连忙哄她,“南南别哭,哥哥没事,过两天就好了。”

“是啊是啊,南南别哭了,哥哥没事的,只是生病了。”顾北午笨拙地用衣袖给顾南静擦眼泪。

“南南怎么哭了?”林晩从外面走进来,还没进门就听到了顾南静的哭声。

顾南静见林晩回来,歇了哭声,只低头一抽一抽地啜泣道:“我担心哥哥的病。”

“别担心,你看,嫂子买药回来了,”林晩扬了扬手里的药,“哥哥吃完药就会好的。”

“嗯!”顾南静用力点了点头,脸上还滑稽地挂着几串晶莹的泪珠。

林晩失笑,温柔地用指腹抹干顾南静的泪痕。

……

“来,喝药。”林晩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坐到顾西晨边上,打算喂他喝。

顾西晨似乎有些不自在,“我自己来吧。”

林晩也不勉强他,把碗递给他。

顾西晨用勺子搅了搅,等热气冒的差不多了,面不改色地一口直接灌下。

林晩怕他苦,等他一喝完就往他嘴里塞了块糖酥。

嘴巴里甜腻的糖酥瞬间洗刷掉了中药的苦味,顾西晨不好意思地说了一句谢谢。

“跟嫂子这么客气干嘛?我们是一家人,”林晩笑得眉眼弯弯,“我去做饭,等会儿吃完饭再睡一觉发发汗。”

“嗯。”顾西晨应了一声,难得没有跟林晩唱反调。

到了厨房,刚打算淘米的林晩发现水缸里的水快见底了,她眉头一皱,朝跟在她屁股后头的顾北午招了招手,问道:“小午,这缸里的水是怎么来的呀?”

“大哥在河里挑的啊,您忘了吗?”顾北午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疑惑地看着林晩。

林晩有些尴尬地捏了捏他的小脸蛋儿,“嫂子记性不好,这下嫂子想起来了。”

顾北午看了一眼才三天就用见底的两口大水缸,抿了抿唇,大哥走时还说这些水够他们用十天呢!

“小午,嫂子想去挑点水回来,你跟嫂子一起去好不好?”

其实是林晩不认识路,她把原主的记忆搜刮完了也没发现那条河的路线,看来原主应该从来没有挑过水。

“好。”顾北午麻利地帮林晩拿来扁担和水桶。正好,省了林晩问了,这些东西她也不知道在哪。

河离顾家离得不远,出了院子直走一截下个坡就到了。

现在正是下午,一天中最热的时候。河边人有些多,大多都是光着膀子冲凉的男人。林晩特地避开人多的地方,专往河的上游打水。

她可不想用人家的洗澡水。

林晩显然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她费了半天功夫把手都磨红了才打上来小半桶水。又挣扎了一番,林晩决定放弃了,小半桶就小半桶吧,总比没有的强。

两桶水装好,林晩肩上担着扁担,颤颤巍巍地站起来。

顾北午胆战心惊地跟在林晩身后,生怕她摔倒。

结果还没走两步,林晩就踩中了一块长满青苔的石头,一个仰倒,连人带桶摔在了水里。

“你没事吧?”顾北午满脸焦急,想把林晩扶起来,可惜自己力气太小,差点连自己也被掀翻。

这边闹得动静不小,自然吸引来了那边男人的注意,“这不是林晩吗?怎么今儿有闲心来挑水了,真稀奇啊!”冷嘲热讽的男声从不远处传过来。

林晩此刻没心情搭理废话,正费力地在水里追着那只飘走的水桶,结果走的太急没看路,脚下又是一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几天不见路都不会走了!”

“关你什么事!”林晩狠狠瞪了那个嘴碎的男人一眼,费力地爬起来。

还不等她伸手去够那只桶,一只遒劲的大掌就牢牢地握住了桶把,长臂一捞就打了一桶水,稳稳地提到岸上后,拿起另一只桶也打满了水,再捡起摔在地上的扁担,沉默地挑起两桶水上坡。

林晩一喜,忙不迭地牵起顾北午的手跟在那个强壮的男人身后。

“喂!周励行!林晩这女人之前老巴着你弟,结婚了也不放过,你现在帮她,不怕人家说闲话啊!还是你对她……嗯~”

又是那个男人的声音。

众人看着两人哈哈大笑,空气里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村里男人平日里没什么娱乐,凑在一起说个荤段子,再意淫两句是常有的事,不过当着正主的面这么说的少,毕竟大家都还是要脸的。

林晩在其中是个异类,她平日里好吃懒做,名声本就不怎么好,又爱往周书墨身边凑,结婚了也不例外。再有,人家把她跟周书墨一起提高兴还来不及,自然不会恼了。

周励行没理那个男人的话,只沉默地担着两桶水继续上坡。

林晩瞧了一眼替她打水的男人,动作交错间她只能看到他黝黑的脸庞和坚毅的下巴,原来他就是原文男主的那个怨种哥哥周励行。

“是哪来的狗在乱叫?”林晩毫不客气地回怼。

“骂谁呢!你个不要脸的臭婊子!结了婚还不老实!我说错了吗!”胡刚一听林晩骂他,气地浑身冒汗,冲上来就要动手。

“哎哎哎!说归说,别伤了和气,胡刚,你也是,少说两句!”旁边的男人三把两把拉住胡刚,劝他冷静。

林晩挑眉,胡刚?哦,这下原主的记忆从她脑子里浮现了关于这人的信息。这不是原书女主白楚楚的骨灰级舔狗吗?平时帮她下地干活儿都是轻的,但凡有人惹了白楚楚,胡刚可是一点就炸。

“关你屁事!我又没吃你家的饭!”林晩毫不示弱地跟他对骂。

“你……”胡刚一时语塞,狠狠瞪了林晩一眼,一头扎进河里。

林晩懒得跟这种人多纠缠,拉过傻眼的顾北午三步并作两步上岸紧随周励行的脚步。

周励行脚步又稳又快,把水帮林晩倒进水缸里后转身就走,林晩忙叫住他,“周大哥,谢谢你帮忙了,留下吃个饭吧,我正好要做呢!”

周励行囫囵擦了擦汗,憨憨一笑,“不用,小事,地里还有活儿,我就先走了。”

说完,周励行大步往外走。

见他如此,林晩也不留他,只暗暗记下这份恩情。

小说《穿书七零:糙汉的掌中娇》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