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蛇出棺陆千娇厉北琛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祸蛇出棺》 小说介绍

一场大火把我爸给烧死了,我在收尸的时候被他身上的毒蛇咬了一口,从此以后怪事不断,一条大白蛇夜夜纠缠不清,逼我挖祖坟开棺放它出来。。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场大火把我爸给烧死了,我在收尸的时候被他身上的毒蛇咬了一口,从此以后怪事不断,一条大白蛇夜夜纠缠不清,逼我挖祖坟开棺放它出来。……
祸蛇出棺陆千娇厉北琛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祸蛇出棺》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晚上村长打来电话,说我老家着火了,陆大山在屋里没有跑出来被火烧死了,我妈下落不明,现在不知死活。

陆大山是我爸,做的蛇肉生意,他是一个酒鬼,平时喝了酒就喜欢发酒疯打人,我妈是他三十年前从外地拐来当老婆的,被他暴打了二十几年。

好好的怎么会着火?难道陆大山喝多了放的火?那我妈哪儿去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瞬间睡意全无,一个激灵从床上爬了起来,焦急万分地开车回老家。

我到家的时候那破旧的小屋已经烧成了灰烬,救火的村民都唏嘘不已,安慰我想开点。

我没有回应他们的安慰,我快急死了,给我妈电话打爆了也打不通。

屋前屋后找了一遍也没有影子,我心急如焚,不死心地准备再去找找。

可就在这时老村长叫住了我。

“千娇啊,你看看这是不是你爸爸的尸体?”

一具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尸体被担架抬了出来盖上了白布,老村长指着抬出来的尸体让我认尸。

尸体放在担架上,盖了块白布遮住了死者的身体,只露出一只被烧得血肉模糊的手出来。

我愣了一下敏感的神经瞬间绷紧,盯着那只被烧得不堪入目的手脑子里一片空白。

我对陆大山的生死其实没有太大的感触,甚至没有感觉悲伤,因为他长期虐待和家暴我们母女,还把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撕了,逼我打工给他还赌债。

我性子烈,一开始是拒绝他的要求的,结果他用我妈和我妈肚子里的孩子威胁我,被逼无奈我去了县城打工给他还债。

每次提起他我都恨之入骨,他毁了我妈和我的人生,我曾经恨不得他死快点。

可我从小到大对他都有一种畏惧感,如今他死了我心里更加有点儿膈应了。

我弯腰蹲下身子,颤颤巍巍地伸手去掀白布,因为太过于紧张我的手一直在发抖。

白布下的尸体被烧得浑身黑红,血肉模糊已经看不清原来的样子了,死相极其难看恐怖,我不自觉地打了个激灵头皮发麻。

他死死地瞪大眼珠子张大了嘴,面部肌肉僵硬冰冷。

我在医院急诊上班,接待过几个被火烧死的,他们死后很长一段时间身体都是很烫的,陆大山第一现场被抬出来的,尸体怎么冰冷一片?

看他这个样子不像是被火烧死的,更像是被吓死以后才活活烧死的。

我十分迷惑不解,可对上他凶鼓鼓的眼珠子,我更多的是毛骨悚然的恐惧感。

我正打算把白布盖上,意外的瞥见陆大山的裤子口袋里有一部手机。

手机里会不会有什么重要的线索可以找到我妈?

我下意识的伸手把手机掏了出来,还没有来得及查看手机内容,一条花红色的小蛇突然从他的身上蹿出来,龇牙咧嘴地对着我的手狠狠地咬了一口。

“啊!”

我恐惧的叫了一声,惊慌失措的用力把蛇甩了出去。

陆大山的身上居然有蛇!!

那蛇在咬了我一口以后突然不动了,接着就开始在地上扭动着身子用力翻滚,不一会儿的功夫那红色的花蛇居然口吐白沫肚皮朝上。

死了!!

我有些发懵,它咬的我,我还没死它居然死了?

“哎呀、这是、这是魑红蛇。”

村长突然脸色大变,铁青着脸指着被我甩出去的蛇。

“什么魑红蛇?那不就是条菜花蛇吗?”我不以为然地说了一句。

村长指着我一拍大腿惊呼道:“哎呦我的娃啊,这哪里是什么菜花蛇?它全身通红发亮,这是从死人坟里爬出来的魑红蛇,是专门喝死人的血水蛇。”

这么邪乎?

这蛇是在陆大山身上发现的,难道陆大山是被这玩意儿咬死的?

“千娇你赶紧找隔壁村的走阴婆给你驱驱邪,否则你可能活不过三天!”村长紧张地对着我道。

“这蛇有毒?”我紧张地问。

如果有毒那应该找医生啊,村长怎么让我去找走阴婆?

“不是毒,这蛇吸魂。”村长脸色凝重道。

没毒?

没毒那有什么可怕的?

理智告诉我封建迷信还是不行的,老一辈经常一惊一乍的,可能又是听信了哪门子谣言。

我记得小时候我发烧了,隔壁老王头还跟陆大山说发高烧就生吃蚯蚓,这可以退烧还驱邪,陆大山信以为真,结果我因为病毒感染差点死了。

老一辈的话固然要听,不过不能盲目地听,村长的话我也就没放心上。

陆大山毕竟是专门捕蛇的人,在他身上发现蛇也不足为奇,以前就听说过蛇报复的事情。

这么一想我的内心瞬间松懈了。

低头再次看向自己的伤口,发现这蛇咬得特别狠,伤口都流血了,因为甩得用力,血都滴到了陆大山的脸上。

送葬最大的忌讳我们这儿的人都知道,就是死人的时候是不能随便流血的,死人的地方会有阴兵鬼魅到场,阴气十足。

流血就是破体,体破阳气弱,容易阴气攻心,是大忌。

我赶紧手忙脚乱地掏出口袋里的纸巾裹住了自己的伤口止血,然后又掏出另一张干净的纸巾去擦王大陆脸上的血液。

我手忙脚乱地给他擦拭,区区两滴血就好像用胶水沾在上面了一样,擦了半天才擦干净。

我正欲松一口气,陆大山死死瞪着的眼睛突然眯了一下,嘴角上扬露出一抹诡异的笑。

我浑身一个激灵猛地起身后退几步,身上的汗毛瞬间炸了起来。

可再看过去的时候他依旧是刚刚那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嘴角并没有带笑,跟之前的死相并无区别。

难道是我看花了眼?

对对、一定是我太紧张看错了。

我拍了拍自己剧烈跳动的胸口,努力地缓解紧张的内心。

“怎么样啊千娇?这是不是你爸啊?”村长在旁边追问道。

我盖上了白布,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已经烧成这个样子了,看不出来,要不报警吧?”

“不行、这个事情绝对不能报警。”

村长突然态度很强烈,斩钉截铁地否决了我。

见我脸色不对,他意识到了自己失态,立马拉着我走到了边上小声地说:“我的意思是你妈还下落不明,这个事情不能报警,如果报警了对你妈不好,你懂我的意思吗?”

我有几秒愣神,看着村长没有答话。

他怀疑我妈放的火?

小说《祸蛇出棺》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