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唳江山:将门嫡女又茶又毒楚云兮林墨寒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凤唳江山:将门嫡女又茶又毒》 小说介绍

楚氏一门忠烈,楚家男儿为保国土战死疆场,楚家却在一夜之间被灭门。楚云兮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从此开启复仇之路…… 从病娇杀手,到帮派大佬,到将军,到称王,楚云兮一路披荆斩棘,倾覆天下…… 某至尊:“我夫人柔弱,你们不要欺负她。”众人:“欺负她的人都死无全尸了!” 某至尊:“我夫人病娇,舞不得刀剑。”众人:“她一个人可屠一座城!” 某至尊:“我夫人心肠软,见不得人受罪。”众人:“她把大活人活活喂老鼠了!” 某至尊一脸委屈:“夫人,他们欺负我。” 楚云兮:“乖乖等着,我灭了他们!”。书中主要讲述了:楚氏一门忠烈,楚家男儿为保国土战死疆场,楚家却在一夜之间被灭门。楚云兮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从此开启复仇之路…… 从病娇杀手,到帮派大佬,到将军,到称王,楚云兮一路披荆斩棘,倾覆天下…… 某至尊:“我夫……
凤唳江山:将门嫡女又茶又毒楚云兮林墨寒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凤唳江山:将门嫡女又茶又毒》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丛林窝棚内。

林墨寒靠在木桩上睡得格外的安稳、酣畅。

楚云兮返回窝棚时,看到的就是他那一副气定神闲、岁月静好的盛世睡颜。

我日!

老娘我在外面拼死拼活的帮你挡灾,你倒是在这儿睡的挺舒服,啊!

楚云兮气儿不打一处来,上去就是一脚,踹到了林墨寒腿上。

“哼”

林墨寒闷哼一声,眉头微蹙,睁开了双眼,莫名其妙地看向她。

“怎么了?”声音低沉、有磁性,透着刚醒的暗哑。

靠!

还挺能装!

楚云兮扬起头,直接从他腿上跨了过去,跟没事儿人一样,走到火堆旁,优雅地坐下来烤火。

“楚姑娘刚刚可是出去了?”林墨寒明知故问。

楚云兮转过头,对他莞尔一笑,笑得敷衍、潦草。

“拜某人所赐,出去活动了下筋骨,顺道碾死了几只蚂蚁。”

“楚姑娘辛苦!”林墨寒的语气云淡风轻、毫无诚意。

“呵,辛苦能当饭吃吗?”

“我从不做亏本的买卖。今晚之事,可不算在之前谈好的价码里。”楚云兮没好气儿的说。

林墨寒嘴角勾起浅浅的笑,“楚姑娘是想加钱?”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今晚之事,算你欠我一份人情,日后,我再向你讨。”楚云兮眼底闪过一抹狡黠。

呵,爱财是真,君子嘛……

“我一个闲散王爷,无权无势,楚姑娘就不怕,我还不上你这份人情吗?”林墨寒慢条斯理地说。

“放心!你还得上。”

楚云兮歪着头,看向林墨寒,眉眼弯弯。声音柔和、缱绻,笑容澄澈、良善。

“哦?这么说,楚姑娘是已经想好,向我讨什么了。”

“好,那我就拭目以待。”笑意直达眼底。

楚云兮不再理会林墨寒,倦懒地斜靠在火堆旁,睡大觉。

十二岁以前的楚云兮那是活脱一枚绚烂、耀眼的小太阳,热情、飒爽、精力充沛。

饶是和哥哥们对战上三天三夜,都不会喊一声累。

然而四年前,她在寒冬腊月里,和楚家人的尸体一起被扔到荒山野岭,在雪地里足足昏迷了一天一夜,虽说最后捡回了一条命,却也因此寒毒入体,从此落下了病根。不但畏寒,人也极容易疲倦。

这些年,为了给楚云兮调理身体,无影没少给她四处搜罗各种珍稀药材,加之她自身毅力过人,才能经受得了望月阁的魔鬼训练,成为一等杀手。

只不过,每每动用武力后,她都需得休养几日,才能恢复如初。

今晚,又是救人,又是湿身,又是碾蚂蚁的,楚云兮委实是有些倦了。

此时,她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谁要是再敢来打扰她,她就把他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片刻后。

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脚步声和嘈杂声。

“王爷……王爷……”

“煜王殿下……”

楚云兮不耐烦的转了个身。

林墨寒起身,拿起烤干的外衫披到她身上。

指尖轻触到楚云兮的手,林墨寒眉头微蹙。

这小丫头的手怎么这么凉?

不是普通的体寒,也不似生病,仿佛她本身就是一块冰块,从内而外透着刺骨的冰凉。

林墨寒将手轻轻覆在楚云兮的手上,稍稍运功。

半梦半醒间,楚云兮忽觉一股暖流淌入体内,仿佛置身温暖的云端,沉沉的睡了过去。

人声越来越近。

林墨寒起身朝外走去。

“爷!”

宁弋首当其冲,喜出望外、欢欣雀跃地窜到了林墨寒面前。

“爷,您没事吧?”

结果,对上的竟是林墨寒的死亡凝视!

“……”

???

宁弋一脸懵逼。

我做错了啥?

林墨寒没理他,继续朝前走了一段。

宁弋摸不着头脑,耷拉着脑袋跟在林墨寒身后,转身时,不经意瞄到了还在窝棚里睡觉的楚云兮。

!!!

难道——

他家王爷是在怪他——

吵到了楚姑娘睡觉?!!!

宁弋的榆木脑袋终于——开窍了!

……

前来搜寻林墨寒的徐知县及衙役们,也陆续来到了近前。

徐知县一小小知县哪里见过王爷这么大的官儿,见林墨寒立于林中,立马屁颠屁颠地就要上前请安。

结果,宁弋突然闪到他面前,伸出一只手掌拦住他的去路。

徐知县刚要开口说话……

“嘘”

宁弋接着冲他比了个“嘘”的手势。

(・ o ・)

“……”

徐知县嘴巴张成个O形,一个大喘气,愣是把话给咽了回去。

看来这是不让去打扰王爷,那,就先撤?

徐知县冲宁弋拱了拱手,准备转身走人。

下一秒——

宁弋一个追魂夺命眼看向了他的脚。

???

徐知县刚想要抬起的脚,硬是老老实实地落了回去。

呃——

这是——也不让动?

呵……呵……

徐知县嘴角抽搐。

不是,这,话也不让说,动也不让动,这到底是——

几个意思???

难不成——

这煜王殿下,喜欢三更半夜,在树林里——

思考人生?

徐知县百思不得其解,只能站在原地,眼巴巴地、远远的望着,活脱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众衙役们也只得一个个杵在那儿,静候差遣。

日上三竿。

楚云兮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缓缓睁开眼睛。

一件衣服从身上滑了下去。

楚云兮扫了一眼,是林墨寒的外衫。

呦,挺上道的嘛!

她站起身,走出窝棚。

呵,外面怎么杵了一群傻子!

别说,这一个个大眼瞪小眼、一动不动的,还挺招笑!

宁弋瞄了眼楚云兮那一副看傻子的表情,嘴角抽了抽。

我说姑奶奶,您可算是醒了,您再不起来,这伙人可就快要站成望夫石了!

“走吧,去驿馆。”林墨寒淡淡开口。

动了!

动了!!

煜王殿下终于动了!!!

徐知县及众衙役们顿时激动得,一个个,内牛满面。(T_T)

——

到了驿馆,楚云兮旁若无人地,第一个坐到了椅子上,一只手搭在扶手上,支着头,慵懒的斜靠着。

“准备热水,我要洗个热水澡。”语气理所当然。

徐知县迟疑地看向林墨寒。

“照姑娘说的办。”林墨寒淡淡开口。

“是,小人这就吩咐下去。”

“你们也先下去吧,晚些时候再过来。”

“是,小人告退。”

徐知县等人如蒙大赦,立即作鸟兽散。

我滴个亲娘,可算是让鹅们走了!

他算是看明白了,合着他们这站了大半宿,全都是拜这位姑奶奶所赐,这位可不是个好伺候的主儿!

“洗完澡,我要睡觉,不要让人打扰我。”楚云兮双眼微闭,语气透着倦懒。

宁弋嘴角抽了抽。

我说姑奶奶,您可是刚睡醒,哪儿来那么多觉?

“好。”林墨寒淡笑道。

???

宁弋又凌乱了。

他怎么瞅着自家王爷对这楚姑娘,好像有点言听计从内味儿呢?

完了!

莫不是他家王爷昨夜落水时,脑子进水了!?

小说《凤唳江山:将门嫡女又茶又毒》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