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总能绝处逢生!全文在线阅读林北川越图图小说全本无弹窗

《我总能绝处逢生!》 小说介绍

大朝盛典; 万宗赴会。 小小宗门青隐宗飞剑为舟,腾挪探路,登临西城关,后竟折返,雪夜带回少年。 此人入宗十年,从不下山历练,亦从不参与比武,经历刺杀无数,却始终稳坐大弟子之位。 要说这日子啊,真是…人躺山竹间,祸从天上来。 “师兄,救我!” “救我!” “救我!” “都要我去救,你们谁来救我?” 西凉有座云雾山……。书中主要讲述了:大朝盛典; 万宗赴会。 小小宗门青隐宗飞剑为舟,腾挪探路,登临西城关,后竟折返,雪夜带回少年。 此人入宗十年,从不下山历练,亦从不参与比武,经历刺杀无数,却始终稳坐大弟子之位。 要说这日子啊,真是…人……
我总能绝处逢生!全文在线阅读林北川越图图小说全本无弹窗

《我总能绝处逢生!》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一曲万涛生,兜兜转转声声漫,月枯鸟飞,海烂鱼游,人嬉戏。

“今生茫茫,来世无望,何不来兮,又何去兮!

“丹心炼炉火,投身入擎渊,是以朝朝暮暮,扛锄归犁田。

“君笑那拈花小女葬边墙,君骂那小小痴儿可笑可笑,君弃那妻儿泪,赴马当先,不见我在台前舞剑,替谁怜!”

帷幄光影阑珊,影子起舞翩翩,一少年以书为扇,踱步起舞,四下无人空寂寥,没有台子,他却丝毫不受影响,端的是戏腔。

“啊哈!我不见,我不见,听不见,看不见。

“盲眼老僧尘心起,囫囵小童盆碗裂,今成守山他日渡,乌云散尽出明月。

“君不见,我在台前舞剑,替谁怜!君不见,我归心如箭,奈何一身破茧!君不见,我…”

“台词还是稍欠了点火候。”少年顿了一下,走出帷幄遮掩,来到了门边,他不修边幅,身着布衣,耳后挂着一圆木炭芯,腰间吊着一枚晃眼的铜制罗盘。

他抬起头来,望了会天,天色阴沉晦暗,云层厚密得见不到一丝微亮,风轻轻的,凉凉的,拂过梢头,却予人一种静谧的凄凉。

林北川心想:半个月前就是这般,今日也是这般,神州世界来了这么久了,就没遇到过这样的。

他摇头叹息:

“天意难违啊!”

这时辰不到,诸事不顺,百般禁忌不敌此,譬如你乘船东走,吹的却是西风,若是往北偏一点,风再大一点……不可这般,不可这般。

他低眉沉思,如同画里的人儿,始终定格,一动未动。

如同一个侧影嵌进了框里。

侧上余角填充有椭圆细尖而茂密繁盛的叶子,张牙舞爪似的延伸,如狼似虎似的蚕食着本就黯然的色彩。

仿佛下一瞬就要盈满门框。

他开始感到不安了,阴凉的地板透过鞋底,传达而来的却是像热油一样难耐,在他身后是若隐若现的黑色幕墙,左右各一道,仅在中间留有一条羊肠小径,供人穿行。

先前他就是从那里走出,现在他迫切地想回到那里去。

躲起来、躲起来、不要出来,不要抬头,不要睁眼。

不要听,不要想。

那么这一切依旧是美好的。

是啊,他就是这么想的,可惜,不是这么做的。

只因他脑海中忽然蹦出了一个惊为天人、足挨千刀的想法:天意有变?

接着又蹦出一个:上天这是在考验人的决心和意志!

然后来了一个:人算不如天算,你不算算怎么知道天怎么算。

人算终究不如天算。

但有句话却并不这么认为,天有天理,人有人理,大道五十,遁去其一。

林北川表情生动,顾自笑了笑,笑得漫不经心,手却极为老实地探向腰间拿起罗盘,心念飞驰电转,丝丝缕缕的青白色元力便顺着手臂汇入其中。

随着元力的注入,磁针颤动着发出滋滋的响声,宛如迎上暴风的风车叶子,每快一分,罗盘就晃得剧烈一分,隐有电弧闪烁。

在磁针的下方,也就是罗盘中央八卦图的阴阳线上镌刻着三个秀逸小字:

林北川。

且看卦爻:初九、九二、九三、六四、六五、上六。

此乃阴阳六十四卦的第十一卦泰卦。

具体解释不多,一共十六个字:

坤上乾下,阴阳轮转;

云行雨施,德泽天下。

堪称上吉之象。

何为上吉?就跟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一样的道理。

可这天既不像要下雨的样子,林北川自己也瞧着自己不太像是要去嫁人,一时愁容满面,披上红状断是不可行的,除去面皮不说,他起码没有准备。

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关乎他堂堂青隐宗大师兄的高尚节操和雄浑气概,一要是被旁的什么人瞧见,明天弹劾他的只会更多。

他们会说:“宗主,在下的的确确、真真切切、万分肯定、十足确定林北川沦落到了疯疯癫癫失魂丧魄、嬉笑怒骂不能自理的悲惨境地,对于他能否继续担任弟子之首,我表示怀疑,这点值得大家认真思量。”

也许还会说:“宗主,大师兄恐是遭了贼人算计,作为多年同门,彼此情谊至深,我实在不忍大师兄继续如此默默承担,干脆就让我替大师兄承受吧!”

“你们能如此关心北川的状况,我很欣慰。”老练的宗主如是说,“不过北川一事,我另有打算,今天没其他事的话,就先散了吧。”

他心里琢磨着,似乎有必要单独为北川开一个专门的议事阁,不然每次谈论宗门事宜,都会听到北川长、北川短,时间久了,任谁也会觉得烦躁。

看来有必要去看看他了。

行至云雾峰脚下,老宗主杨怀恩负手遥望,不由记起了十年前那个风雪交加的晚上,那是他和林北川的第一次相遇。

也为后来的不解之缘埋下了伏笔。

为了助他脱险,财库空虚的青隐宗掏空了半个宗门储蓄,换来了两位弟子门徒,一位是林北川,另一位则是越图图。

现在他们一个是宗门的大师兄,一个是宗门的二师兄,可以说是宗门未来的中流砥柱,其中越图图的天赋远远胜过林北川,林北川毕竟是凡人出身,没有血脉,亦没有得天独厚的资质,唯独喜欢捣鼓一些旁门左道。

在杨怀恩看来,青隐宗未来的崛起需要两大要素的实现:

一是要有能够独当一面的表率人物;

二是要有能处理一些不太好处理又不得不处理的隐形人物。

一明一暗,一正一黑,阴阳相生,大道花开。

正好林北川和越图图默契十足,形影不离,如此巧妙的组合,他显然有着更深的考虑——他却是不知道,林北川与越图图的上一次相见还是三年之前——原以为在多位亲传下山而去后,林北川会像其他弟子一样发奋图强,潜心修炼,早日踏入元罡境,成为宗门的中坚力量。

可他就是没有。

早些年,林北川曾一而再再而三的做出令宗门大吃一惊的举动,他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看花了眼,他仿佛蕴含着某种奇迹,身藏着某种秘密,若是谁谁谁的私生子之类的对于他来说只会是更好,而绝不是坏事。

但经过自己的周密调查,连初次见面的地方也到过几次,得来的只是一句野孩子,杨怀恩定然是不信的。

夜里,他偷偷摸摸探查过林北川的经脉、血脉、神魂好几次,每回只探查一类,时间不同,分批进行。

可最终,他却不得不怎么满怀期待来,还怎么满怀期待去,因为在这几次的功夫里,尽管他是那么的谨慎、那么的细心、那么的不着余地,也仍旧没有发现,宛如人生的三大错觉。

那时他陷入了不可阻挡的悲伤,到现在依旧是这样。

天垂怜世人!

青隐宗并不是一无所获,也不至于一无所获,断然不会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下场,起码还有越图图在。

就算没有林北川,诸葛悠悠来当这个影子,算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替补方案,大体上不算掉价。

就让这两接触接触吧。

杨怀恩叹了口气,往离得不远的重阳峰走去。

…………

青隐宗层峦叠嶂,湖泊上百,溪河万千,坐落于云雾山,有主峰四九,常年云雾缭绕,云深之处矗立着一座神秘山头。

——云雾峰。

林北川等啊等啊,就像过冬的候鸟盼望着春天的到来,盼啊盼啊,就像饥渴的人们企望着龙王的涎滴。

一场甘霖。

林北川不由想起,早些年他出过一趟远门——自是鲜为人知的——那里的气候跟西凉极为相像,天干地裂,荒芜平旷。

寻常草木难以扎根,霸王树干瘪枯槁,蔫里蔫气,倒是风滚草随处可见,最为壮观的时候,他曾在一处山坡上望见山下浩浩荡荡的流浪大军。

那哪里是迁徙,分明就是入侵。

林北川观地脉走势,品风之轻语,遵循大自然的指引,跋山涉水,一路东行。

当他费尽千辛万苦爬上一座又一座山坡,终于抵达路途的终点,远远眺望着前方隐隐约约、依稀可见的城池,那一刻他的喜悦是无比复杂且难以言说的。

一排排褐色草团铺陈在离城墙不远的漠地上,整整齐齐,乖巧懂事,有的像地刺,有的像篱笆,有的则是草中之王。

城池上方黑云凝聚,雷声交响三天三夜,却不见下雨。

林北川有幸混入其中,现场观摩朝廷的人如何组织法坛,如何统筹兼备,安排人手,广场呈方形,长宽各三十,四下有石梯。

数位高人陆续进场,排阵演练,一声令下,湛蓝的灵力喧腾而起,直冲天际,在一片落寞中迸发出耀眼的璀璨生机,人类对自然发出了抗争的号角,空气变得粘稠,点滴水花洒落,欢声不绝。

天雷滚滚,轰隆隆的沉闷巨响奔涌排开,大雨落下了。

林北川取下银色束冠,头发蓬乱披散,昂起脑袋,接受着甘霖的洗涤,回忆与现实交织,使得他有些怀念那清心明目的野菜汤了。

…………

重阳峰。

在蜿蜒向上的阶梯慢悠悠走着的老宗主听着山上山下喧闹的声音,神色有些不悦,待他听清说的是:云雾峰异象!

他刷地转过头去,眼底爆射出一抹精光,险些老泪纵横,北川你终于不打算瞒着师尊了是吗,我就知道。

可他瞧了一会,表情逐渐塌了下去。

时值夏,气温偏高,云雾峰环境潮湿,水汽勃发,降点水量大点的雨而已,不足为奇。

…………

“日行一善,成人之美。”高空,一名驾云老道手持拂尘,笑容和煦而自然,悠哉悠哉地没入云层,消失不见。

是日风和日丽,晴朗的蓝天宛如宝石一般沉淀着岁月。

小说《我总能绝处逢生!》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