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灭神谕最新章节,小说不灭神谕无弹窗(礼朔雪)

《不灭神谕》 小说介绍

北国之雪下了二十年,被冻死的北国孩子已经垒起高高的尸山,如果冲出雪山是死路一条,留在这里也是死路一条,到底怎么选择才能活下去?。书中主要讲述了:北国之雪下了二十年,被冻死的北国孩子已经垒起高高的尸山,如果冲出雪山是死路一条,留在这里也是死路一条,到底怎么选择才能活下去?……
不灭神谕最新章节,小说不灭神谕无弹窗(礼朔雪)

《不灭神谕》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北国的承雪殿已经明灯长燃了两个夜晚,国君支着自己的头看奏文,眼下一片乌青是他几夜没合眼的证明。

外面的风雪正激烈的下着,殿前的积雪已经扫了二十几遍,现在却依旧比脚背厚。

殿门被打开,一个披着厚实兽皮的人走进来,他掀掉头上的帽子之后露出了自己脸,鼻尖被冻的发红,一双眼睛宛如星空的缩影,嘴唇薄薄的抿着,他是礼,北国王族上将。

礼单膝跪在国君的案桌前。

“君上,派出去的队伍,没有消息了。”礼手里拿着最后一封回书,这是派出去的探索队送回来的最后一封信息,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回来了。

国君接过回书,拆开外面的牛皮绑带,几片雪花瞬间飘落融化,纸张卷在里面,还带着外面风雪的凉意。

“回大君书,我的队伍已顺利到达天堑左悉门,现在正在修整,准备明天一早进入天堑,目前队伍十一人,无伤病者。——砚山丘。”

“他们进入天堑之后就没消息了,这一封是十三天前的。”礼低着头站在一边。

国君捏着那信纸,突然剧烈咳嗽起来,加之几日没有合眼,他的身体有些熬不住了。咳嗽的剧烈让他不能说出一句话,胸腔里的火苗仿佛被暴风吸走,一阵目眩神晕的感觉让人喘不上气。

礼快速上前,把他扶到侧榻上休息,接过婢女送来的热水喂他喝下。

“这支队伍,走时二十人,一路折损竟然这么多……咳咳,天堑难行……这大雪不停,吾国百姓……难存……咳咳……”国君咳嗽着,喝了水才算缓和的咳嗽声不断传出,但嘴里念叨的都是北国最严重的危机。

从二十年前开始,北国一场大雪下到如今,一日不曾停歇,新生的幼儿冻死,百姓没有粮食而饿死,家畜没有粮食饿死,北国的危机让这位国君焦头烂额,为了国民的性命,他开始派出队伍寻找离开雪山的道路,然而先祖修建的天堑却是阻断他的祖孙活路的鸿沟。

礼叫了大夫过来之后,自己悄悄从大殿里退出去了,站在承雪殿的屋檐下,脚底的雪堆到了小腿,他带上自己的兽皮帽子,走进了暴雪之中。

离开国宫之后,他回到了自己的家,屋里烧着热炉,链山骐正在炉子上烤羊肉,看见他回来眼睛一亮立马笑着招呼他。

“哥,快来,刚烤好,趁热。”

他递过来一根热乎乎的肉串,羊的膻味刺激着味蕾,礼接过咬了一口。

“哪来的羊肉?”礼坐在炉子边烤火,他脱了厚重的兽皮,里面穿着简单的羊毛衫。

“达老师送来的,他说军队改善伙食,偷偷给咱俩留了个腿。”链山骐咬了一口肉,笑着说。

链山达是养育他们二人的老师,链山不是他们的姓氏,而是部族姓氏,一个部族的人有没有血缘关系都叫这个姓氏。

“老师最近怎么样?”礼给自己倒了一晚热水,又给链山骐倒了一晚热奶。

“挺好啊,我看他最近又胖了,军队伙食肯定好,你就放心吧。”

礼点点头“一会割点肉给远车先生送去。”

链山骐忙着吃肉没说话。

风雪越发大了,哪怕是主城天合也宛如深山,走上几步就被雪花压的喘不上气,腿上身上净是雪白的冰晶,没想到这小小的一片东西,却能要了人的性命。

兄弟二人吃完肉之后,礼拿着肉出了门,他没什么把握能在家里看见远车先生,毕竟他更喜欢的地方是酒馆。

链山远车是北国十分有名望的学者,虽然学富五车,但他本人是个十足的酒鬼,一年里能在酒馆泡多半年。

礼一边走一边思索,拍掉身上腿上的积雪,礼抬头看见了挂在酒馆门上的招牌正被风吹得乱飞,他还是决定去酒馆看看。

因为粮食的缺失,酒变的超级稀有,偌大的链山部落也只有这一家酒馆还在经营,但是杯酒千金。

礼拨开酒馆的门帘,看见趴在柜台前面的远车先生,此时他喝的烂醉,还比划着再来一杯。

酒馆里就他一个客人,柜台的老板正面露难色的拒绝远车先生的要求,看见礼进来如同发现了救命稻草,立刻来招呼他。

“客人,来喝酒?”

礼摆摆手“我来找他。”他一指远车先生说。

老板神色一松“这客人连要了十杯酒,我看他醉的不行,实在不敢再给他上酒了。”

“麻烦了,如果以后他还来买酒就请给他上五杯吧。”礼从自己怀里掏出钱放在柜台上“这是今天的酒钱。”

然后架起远车先生往门外走。

外面风雪呼啸,礼把一边的兽皮袄子给远车先生裹好,然后背起他朝家里走去。

“酒,酒,老板就一杯……我最后一杯……远车说话从……从不失言……”远车先生在他背上嘟嘟囔囔的念叨着。

礼闭着嘴慢悠悠的走,也许不是他想慢悠悠的走,而是这雪太深,阻挡了前进的速度,风吹在远车先生的脸上,这让他有些醒了醉意。

“礼啊,你又来看我了,……这次我就忍不住喝一点,酒……这么好的东西,谁不喝都是……损失……”

礼看他醉醺醺的样子,抿着嘴不说话。

“你怎么不说话……生老头子气了吗?那……我分你一杯好了……”

“先生,你真的不能再喝了,你身体受不住了。”礼声音有些忧虑,半年来远车先生一直喝着汤药,他得了寒病,继续喝酒只会死的更快。

“什么受不住的……我的身体要是没有酒才是受不住……你个屁孩懂什么……”

礼不说话了,沉默的背着他走回家,推开木门,礼把人放在床上,然后燃起暖炉,又烧了一壶奶在炉上。

远车先生已经睡着了,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外面的雪花打在窗上和木柴燃烧的声音。

礼把肉放在外面的窗边,然后回到屋里坐在暖炉边上。

这间不大的房子就是远车先生的家,他少年云游北地,见识无数部族的文化,老了爱上喝酒,就定居在了最会酿酒的链山部,还改了姓氏,因为链山部本部的人买酒便宜。

礼从墙上的书卷里抽了一本翻看。

这些书都是远车先生从各地带回来的,还有些是他自己写的各种见识和趣事。

随便翻看着,他突然看见了天堑二字,仔细一看,书上记载的是流传在民间的传说。

“先祖为了躲避外世的追杀而修建天堑,然天堑之间有一处通道是给后世子孙重出外世的机会,据传就在左悉门后的巨大殿堂中……”

礼眼角微跳,他想起上一只队伍就是进入了左悉门,难道他们没有找到那处通道吗?

礼看看正在熟睡的远车先生,他拿着这卷书离开了。

悄悄关好门,现在时候不算晚,至少天色是亮的,礼径拿着书卷径直去了承雪殿。

没走多久日光渐渐暗淡,黑夜即将开启,礼顶着暴雪来到承雪殿,里面的烛光依旧明亮。

轻轻推开门,他看见国君躺在侧榻上浅眠,大夫站在旁边给下人吩咐熬药的流程。

看见礼进来,大夫走过来向他行礼“上将。”

“君上如何?”

大夫略微沉声“君大身有旧疾,这些日子又连夜操劳,身体越发垮了。”

礼看向躺着的人,让大夫去偏殿待守,自己会在这看着。

他走到案桌前,上面铺着的还是那封探索队伍回信,左悉门三个字格外刺眼。

礼在大殿中翻找,找到了那幅绘制了一半的地图,这是北地离开雪山路线的地图,每个出去的探索队都会记录下沿途的地貌送回来,由画师描绘,现在已经画出了到达天堑的路,可是天堑里面却一点线索都没有。

“咳咳……”君大突然开始咳嗽,礼马上端了热水过去。

“礼,你还在啊……咳咳……”国君睁开眼睛,双眼布满血丝。

“君上,休息一晚吧,身体为重。”礼递上杯子。

国君接过来喝了一口“国事不能误,我的身体没事。”

“君上……”礼还想说什么,却被外面的声音打断。

“君上,君上,妾来看你了……”一个女人推开门进来,她穿着雪白的兽皮,一顶雪狐帽子下面是漂亮的脸蛋,她是国君的妾室燕图夫人。

燕图夫人一眼就看见了礼,但是她向来瞧不上那些下人,眼里只有她心心念念的国君。

“君上,君上,您身体怎么样了呀,好端端的怎么病倒了。”她扑在榻前,眼睛说着就流下眼泪来,楚楚动人的模样倒是让人怜爱。

“我没事,你快些回去休息吧,咳咳,夜深了也辛苦你远远跑过来。”国君支着身子,把燕图夫人拉起来。

“君上,我先退下了。”礼十分识趣的准备离开。

“礼,你去侧殿等我,还有事跟你说。”

“是。”

礼带上自己的兽皮帽子,看了一眼正撒娇的燕图夫人,默默离开大殿。

外面的天色彻底黑了下来,雪花落在鼻尖冰冰凉凉的,被风一吹,就变得寒冷刺骨。

小说《不灭神谕》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