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唐江山赋李昀上官倩儿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乱唐江山赋》 小说介绍

帝国斜阳晚,盛世堪沦落。 天宝九年,盛极一时的大唐帝国呈现出衰败之象,皇帝骄奢淫逸,弄臣独揽朝纲, 本打算在岭南道安心度日终此一生的废王李昀在这危机重重的时刻重返大唐权利中枢, 是为由盛及衰的大唐延续国运,还是顺天应命还天下一个盛世太平? 尔虞我诈,如履薄冰。 马革裹尸,扬我国威。 才子佳人,悱恻缠绵。 皇图霸业,梦幻一场。 这就是即将步入乱世的大唐, 一个风云际会、群雄并起的大唐。。书中主要讲述了:帝国斜阳晚,盛世堪沦落。 天宝九年,盛极一时的大唐帝国呈现出衰败之象,皇帝骄奢淫逸,弄臣独揽朝纲, 本打算在岭南道安心度日终此一生的废王李昀在这危机重重的时刻重返大唐权利中枢, 是为由盛及衰的大唐延续……
乱唐江山赋李昀上官倩儿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乱唐江山赋》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第二个的问题便是他发现一个十二岁的半大小子居然不穿内裤,整天都处于真空状态的李昀实在是太没有安全感,他总是担心自己一不小心就会走光。

朝丫头灵儿找来两块碎布画出简单的形状,再以剪刀裁成布片,再用针线缝合,最后剪出几个细孔穿上一条细麻绳当做腰带。

听小王爷说自己要亲手做针线活,灵儿便提议帮忙,却被李昀直接推出了门外,自己一个大小伙子做内裤,你一个小丫头片子凑什么热闹。

即便自己的手因为在戳针脚的时候被刺了好几次,李昀都没有将房门打开让一直守在外面的灵儿上手。

在房间里忙活了一个下午,李昀不时吮吸着被戳得鲜血直冒的手指的同时,看着已经缝制完毕的麻布内裤嘿嘿傻笑,自己付出了辛勤劳动之后所获得的成果果然能够让人感到快乐,虽然成品的模样有些不伦不类,穿起来还不一定合身,却总比光着安全多了。

前两件事都还能想到暂且应付的办法,可没有牙膏清洁牙齿这一个不算问题的问题却将李昀彻底难倒了。

说这不是大问题,是因为家里的下人们似乎都不做什么牙齿清洁,这几日里他只见过自己的亲娘唐玥以细盐漱口,翠娘说这是富贵人家的习惯,只有长安城里的勋贵才用这种方式清理口腔。

毕竟盐这种东西太过精贵,寻常百姓连烹饪吃食的时候都不敢放太多,更别说用它来清理牙齿了。

“以盐来充当牙粉,也就不怪每个月的供给不够了。”

这不行啊。

已然有两天没有刷牙的李昀感觉自己的嘴现在就是个移动的茅厕,只是自己呼吸的时候似乎都能闻到一股子怪味,这么下去他还怎么跟别人面对面说话?

“小王爷如若真觉得口中难受,老奴这便让人去城外担一些海水回来,用海水漱口想来效果与细盐也差不了许多吧。”

李昀朝老张头抛去一个大大的白眼,这老小子看起来倒是一副老实本分的模样,却当真是坏透了,海水里的确含有盐,可也还有其他对人体有害的杂质,比如能够致癌的氯化钾,用这东西漱口简直与慢性自杀没什么分别。

“这孩子已经独自静坐了大半个时辰,该不会犯了前日落水的后遗症,痴傻了吧?”

全然不顾站在自己的窗台外不时朝里面看上几眼面露担忧之色的管家翠娘,李昀再一次盘着双腿在房间里沉思了小半日。

无论是用来售卖赚钱,亦或是充作清洁口腔的牙粉,细盐这个东西如今是绕不开了,看来需要尽快挖出一块晒田来,至少先得解决迫在眉睫的问题才行。

“你打算以海水制盐?”

一大清早,李昀赶至位于穗州城北的岭南王府,将尚在睡梦之中的世子杨矾唤醒。

因为前两日擅自出海的事情,杨矾受了小娘的杖责,后背挨了好几下,到了如今还是感觉有些火辣辣的疼,一听李昀准备再次拉他去海边,眉头不由得便是微微一皱。

可当着李昀的面,作为王世子的他又不好明说是家里给了再去海边便将腿打折的训诫,只得换了一个借口推辞。

“并非本世子不愿陪你,实在是不想看着你做那无用功,海水里的确含有盐分,可惜杂质太多,弄出来的大多都是毒盐,根本无法食用,即便是煮出了细盐,耗费的人力物力巨大,而所得却甚微,根本就不划算。”

李昀闻言不由得眉头一紧:“这么说来,岭南道里有人曾经以海水制过盐?”

看来还是不能小看古人的智慧,他以为只有自己这个拥有超越这个时代一千四百年的眼界的后世穿越者才能搞出的东西,却已然有前人使用过了。

杨矾很是无趣地点了点头:“城西的海边便有废弃的盐场,你若实在清闲,这便随我过去看看。”

“废弃的盐场?”话说到了这里,李昀已然听出了一些不对劲,晒盐法的工艺简单,成本几乎为零,产量也绝对不会低,如果岭南王府的盐场以此法制盐,绝不可能会被废弃,而照杨矾刚刚所说,他家的盐场制盐的消耗与产出不成正比,显然是用了其他效率极其低下的方法。

“你们莫不是将海水直接用来煮吧?”

杨矾眨了眨眼,脸上浮现出一抹疑惑:“这是我父王从长安带回来的法子,关中那边的盐场不都是如此制盐的吗?”

李昀抽动了一下嘴角的同时,伸手抚了抚脑门前的黑线。

杨矾口中的关中地区应该便是后世的豫陕一带,那里地处内陆,细盐都是取自地下盐矿,盐井里的已经都是粗盐,只需要经过蒸煮过滤便可以提纯得到可以食用的细盐,产出自然也就多了。

而海水里的盐分才占了多少比例,这帮人用煮盐法制作海盐,不累死才怪。

如此浅显的道理,李昀不愿与杨矾解释,他实在不打算浪费自己的口水,拉着对方直接出了门,在杨矾的引路之下,两人很快出了城,朝着城西的盐场行去。

正如杨矾所说,盐场位于城西海滨,李昀绕着杂草丛生的大院走了一圈之后便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为了方便取水,盐场被设在了距离海边不远的沙滩上,当中已经挖了一个蓄水的宽池,这倒是省下了不少的事,此外还有几处闲置的茅草屋,当中几口铁釜,应该是当时蒸煮海水的场所。

“这盐场如今是谁在管理?你可以拿到管辖权吗?”

“我倒是可以将这里要过来。”杨矾点了点头,随即露出为难之色,“不过煮盐这种事劳民伤财,根本无利可图,否则家里也不会将此地废弃,要过来也是无用的。”

杨矾真的是不打算做这个无用功,他那个英明神武的父亲都难以令盐场支撑下去,他便更加做不到了。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最后证明是白忙活一场,若是小娘在父亲那边吹一吹枕边风,只怕自己少不了一顿训斥。

小说《乱唐江山赋》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