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游戏(方柏尹鹤洲)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解密游戏》 小说介绍

辛苦了一天的方医生,下班回家只不过是想好好休息一番,却不料刚躺下便被卷入了一个名为解密游戏的奇怪系统。 本想着退出,谁知着无良系统还不准退,让人给它强制打工,首先必须完成两个故事世界,才能拥有自主选择去留的权力。 “方柏先生,您好,欢迎来到解密游戏,我是A07,您的系统助理。” 曾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解密,却不想这些世界中竟还存在所谓的鬼怪。 但是逐渐方柏发现比鬼怪更可怕的,是人心。 有的人看似良善,实则残忍至极;有的人天生长相丑恶,却怀着一副菩萨心肠。 “那么,你是哪类人呢?尹鹤洲。” 起初想快点完成两个故事就离开,却因意外的变故,不得不继续; 直到心房在点滴相处中被填满,才发现那人成了他心甘情愿留下的理由。。书中主要讲述了:辛苦了一天的方医生,下班回家只不过是想好好休息一番,却不料刚躺下便被卷入了一个名为解密游戏的奇怪系统。 本想着退出,谁知着无良系统还不准退,让人给它强制打工,首先必须完成两个故事世界,才能拥有自主选择……
解密游戏(方柏尹鹤洲)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解密游戏》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夏夜的小道上蝉鸣四起,方柏走在城市霓虹灯微微照亮的小路上。

天气炎热的很,方柏的额头上早已覆盖上了一层薄薄的汗水,有些许的汗珠滑过光洁白皙的面庞,热气朦胧的氛围下竟是透出了一丝冷峻,丝绒般细长而秀气的眉微蹙,淡色的双唇轻抿,上身纯白的衬衣微微有些湿,薄薄的汗透过衬衣渗了出来。

他加快脚步,拖着一身的疲惫回到了家中。开门、换鞋、锁门一套动作可谓是行云流水。

最后将空调打开,温度调至最低,风速调到最大,整个人便陷入了沙发之中享受着这不可多得的悠闲时刻。

放眼望去,三室两厅的家中,竟只有这么一个躺在沙发上的活物,昏暗的橙黄色灯光显现出片刻的温馨,但宁静的氛围却透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寂寥。

方柏躺在沙发上不禁有些怀念起读书的时候,至少不用每天忙忙碌碌,整一天都在医院里头打转。

这么想着,方柏不禁有些怅然,明年都得三十了,一个人的生活过着也已经有好几个年头了。

方柏还在怀念着过去往往,不料思绪却逐渐模糊起来,整个人好像漂浮在云端一般,感觉异常轻柔舒适。

没一会儿,空旷的客厅里就陷入了一片死寂,唯独留下了嗡嗡作响的空调声和沙发上那人轻微的呼吸声。

当方柏意识再次清晰起来,睁眼看见的便是一片雪白的空间,一望无际。

这是什么地方?

我是在做梦吗?

不对,感觉很清晰,不像平常做梦那般思绪混沌。

方柏环顾四周,只看到这里有一把椅子,一张桌子,还有面前的一张大荧幕。

“这到底是哪?难道有人趁我睡觉把我绑架到这了?”方柏心中有些疑惑,眼神警惕的望着周围的环境,看着会不会突然出现人来。

突然面前的大荧幕亮了起来,上面没有任何画面,只是闪着比之周围更亮的白光。

“方柏先生,您好,欢迎来到解密游戏。”屏幕里传来毫无波澜的声音,“我是A07,您的系统助理。”

什么解密游戏?

方柏尽量平静地面对着眼前的一切,盯着那屏幕问道“我这是在哪?”

“您现在是位于解密游戏系统玩家个人空间内。在这里,只有你一人。”

“解密游戏?为什么我会被带到这里来?”

方柏心中不禁联想到了他学生时代看过的一些穿越小说。

年轻的时候觉得自己要是能穿越就好了,最好是个修仙世界,自己天赋异禀,又有各种宝物灵宠加身,最后成为修仙界的顶级大佬,自己肯定是整本书中最亮的仔。

不过,话说回来,如今这么离奇的事情真正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着实有些难以接受。

“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系统助理无情的音调再次响起“来到这里的都是系统本身排除掉不适合游戏的人群,从健康人群中随机挑选的。”

原来他就是个被随机挑中的“幸运儿”。

那还真是天选之人呢。

“目的呢。”方柏心中呵呵一笑冰冷的吐出这几个字,显然心情欠佳。

整不明白今天是没看黄历还是怎的,这种事都能给他碰上。

“相信您一定有很多疑惑,其实我们的目的很简单,希望你们能够解开每个故事背后的真相,这样我们系统也能从这些故事中获取维持我们正常运行的能量。”

A07的声音像极了没有感情的播放

“我先来为您介绍一下,

解密游戏是由多个世界面板组成的,这些世界或是来自书中的故事,或是来于传说,当然也有可能只是一个世界意识自身衍生出来的故事。

一个世界会进入多个玩家,而玩家们的任务便是进入这些故事中,找到故事主线的真相。

系统会根据玩家在故事中的表现给予一定的积分奖励。而累积的积分可以用来兑换故事世界中的道具,当然最重要的是,它可以用来兑换真实世界中愿望比如财富,地位。”

“当然进入故事中的世界,寻找真相是存在一定风险的,玩家本身可能受到躯体或是心理上的伤害,更有甚者会导致死亡。”

明白了,简单来说,就是推理游戏呗。

方柏分析了一下这其中的利害,觉得自己一个人平平淡淡生活着就挺好了,进入游戏反而可能会搭上自己的性命,那这几十年岂不是白活了。

也礼貌的问道“我没有什么愿望,请问可以退出吗?”

但是系统有那么容易会放人吗?

“被系统随机选中的人必须做满两个故事任务,才能有自主选择是否退出的权利。”毫无波澜的声音再次响起。

刹那间空间中一片安静,方柏陷入了沉默。

就是说,这个流氓系统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就把人强行拉到系统里面来,帮它做苦力找真相获取能量,事后给些好处补偿。

也许大多数人会心动,毕竟谁还没个愿望,谁还不渴望个名利地位。

可惜像方柏这种物欲寡淡的人,只会觉得倒霉。

方柏表面显得稳如老狗,其实在心里已经把这个该死的解密游戏骂上了一千遍。

他无可奈何的答应“行吧。”

毕竟在人家的地盘上,逃也逃不出去。

“那我们是现在开始进入第一个故事?”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赶快完成赶快走人。

“好的方先生,那么在进入之前我来为您阅读一下游戏规则:

第一,故事世界中不可暴露其他玩家在现实世界中的真实身份。

第二,进入故事世界后玩家将会一直呆在那儿直到其中一人进入真相圈中公布真相。

第三,故事世界中任何行为不受真实世界法律拘束,玩家可自由发挥。”

这第三点有些意思,玩家自由发挥。

方柏眯了眯眼,但暂时还看不透系统有什么狼子野心。

那么,请方先生做好准备进入第一个故事。

突然面前竟是凭空出现了一道敞开的门,里面的世界一片漆黑,唯有看到一条悠长的小路,望不到尽头。

方柏沉下心走进了门内,走了没几步,好奇地回头看了看,刚才的门显然荡然无存,不论前面还是后面存在的只是同样的悠长的小路,两边是生长的秘密麻麻的树木,无风自动,沙沙作响,遮挡了行人欲向里面探索的目光。

方柏不知走了多久,似乎感觉到前面的路明亮了些,抬头望去一轮皎白无暇的圆月高高地挂在空中,散发出的月光照亮了前方的路,同时也照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

视野逐渐宽敞了起来,前方有条宽广的河,一座乌篷船赫然出现在眼前,似乎在那儿停了很久等着什么人。

看来也只能进去看看了,方柏心里想着,周围除了河就是树,也没有其他可去之处。

方柏走近船边,发现一位船夫站在船头,那船夫穿着斗笠,宽大的笠帽基本遮挡住了整个脸,看不清表情。

正当方柏准备说些什么,船夫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他进船篷内。

方柏压下心中的疑惑,走进了乌蓬内,进来才知道里面不只有他一个人,小小的船棚内还坐着一男一女。

那男的看上去是个四五十来岁的中年大叔,胡子拉碴,眼泡有些浮肿,一看就是经常熬夜,身上穿的也不过是几十块钱在路边买的便宜T恤和裤子,眼神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来人,仿佛想要看出他有几斤几量。

女的看上去却是清秀的很,穿一件淡蓝色衬衫配着洁白的短裤,一头乌黑茂密的卷发由一根头绳扎成了马尾,显得格外清新阳光,有种邻家妹妹的既视感。

方柏向他们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便没有过多的交谈,自个坐在乌篷船内的一个角落安心等待。

女人倒是有些好奇,看到方柏在角落坐下也不说话,就有些耐不住了

“我叫白晓萝,旁边的这位大叔叫陈立忠,你叫什么名字呀?也是第一次来故事世界吗?”一双大眼睛看着方柏。

方柏对她淡淡地笑了笑,礼貌地回道“我叫方柏,第一次来这。”

白晓萝听闻惊喜地道“真的呀,太好了,我还怕就我一个新人,到时候都嫌我没用呢。”

听这口气,那看来那位陈立忠多少有点经验了。

方柏暗暗看了一眼陈立忠,用着飘忽不定的语气,也不知道是向谁来了一句“我们这是在等什么吗?”

这个问题显然是问陈立忠的,毕竟白晓萝也是第一次来,不是很清楚。

“等人。”陈立忠用嘶哑的声音回道。

“等玩家们来齐之后,船就会开走,开去我们真正要做任务的地方。”

话罢,又是陷入一片沉默。

白晓萝正想着找个什么话题活跃一下气氛时,船上陆陆续续又进了几个人。

紧接着方柏之后进来的也是一男一女,两人五官上有些许的相似,男的年纪看上去要稍长一些,两人应该是兄妹。但都异常沉着冷静,显然也是个老手了。

方柏理智地分析着,但又觉着有些奇妙。

兄妹俩居然一起被选中进入系统。

不一会儿,船上大概就有七八个人了,这时船夫开始动作了起来,船也慢慢驶向远方。

这时方柏的脑中响起来A07的声音

“故事世界接入,玩家您好,我们即将进入江南小镇。袁府老爷袁本丘佳节游船,却不慎从彩船上落入河中淹死。仆从和家眷均说他们看到是水鬼将老爷拉入河中溺毙。江南水乡本是如歌如画般仙境之地,却被这一事闹得人心惶惶。任务:找到袁本丘死亡的凶手及其背后的真相。”

故事描述中讲的是被水鬼所杀,但却要求找到凶手,这显然说明一切皆为人所为。

方柏觉得这一个介绍,有必要渲染出一种鬼故事的氛围吗。

心中想着,船上的人一切已经聊开了。

许嫣,那个兄妹俩中的妹妹,略带不屑的说道“这次听上去不是很难嘛,应该能迅速完成任务。”

“可别太大意了 ,上上个故事我们也以为它很简单,谁知道最后就只有我俩走出来了。”一个硬朗的声音传来,那是许汉,哥哥显然要更加稳重些。

听到这儿,一旁还在与人快乐交谈的白晓萝就止不住的害怕了起来,漂亮的脸蛋也吓地煞白“不是吧,这真的会死人吗?我以为系统助理说的会危及生命,只是吓唬我们,让我们尽快完成任务。”

陈立忠则嗤笑了一声“这可是家常便饭呀,小姑娘。来这儿的不都为了那些个好处,富贵险中求嘛。”

“可惜喽,你想走也走不了了。”

白晓萝不说话了

默默地向方柏靠近了些,似乎想找寻来自同为新手的安慰。

但她看到的方柏,却还是一副稳如老狗的模样,便说道“你不怕吗?”

“怕有什么用?”显然不想深究这个问题,方柏平静的回答,眼中看不出一丝情绪,似乎在思考着其他什么。

他坐在角落,继续一言不发地听着那群人口中的消息。

小说《解密游戏》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