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私生女:命如草芥到权倾天下(傻丫神英将军)小说最新章节

《天帝私生女:命如草芥到权倾天下》 小说介绍

灵霄宝殿上,天后死死地盯着我,她的身上怒意弥漫,眼睛里除了愤怒之外,还有掩藏不住的厌恶神色。她用盯着一只臭虫的眼神盯着我。 天后愤怒的声音响彻神殿:“绞断红绳,打乱凡间佳偶,导致天下生乱,罪无可恕,即刻将此贱婢贬下凡间,永世不得回天庭!” 我跪倒在台阶下,绝望地想,我要完了吗! 不!即使命如草芥,一手烂牌,我也要活出自己的人生! 更何况有父亲作弊,师傅帮忙,爱人陪伴,七生七世又如何?!。书中主要讲述了:灵霄宝殿上,天后死死地盯着我,她的身上怒意弥漫,眼睛里除了愤怒之外,还有掩藏不住的厌恶神色。她用盯着一只臭虫的眼神盯着我。 天后愤怒的声音响彻神殿:“绞断红绳,打乱凡间佳偶,导致天下生乱,罪无……
天帝私生女:命如草芥到权倾天下(傻丫神英将军)小说最新章节

《天帝私生女:命如草芥到权倾天下》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在这么艰难的时刻,我的15岁及笄礼到了。天龙国的女儿年满十五都要行及笄礼,这对一个女孩儿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非常盛大的成人仪式。

但是因为这场战争,全国上下都在忧心忡忡、愁眉不展,听说今上更是多日食不知味、睡不安寝。我的及笄礼也只能草草了事。父母亲只邀请了至亲好友。母亲对此很内疚。

我拥抱住母亲,我真的一点儿也不介意!凌云哥哥还在边疆作战,不能来参加我的及笄礼,对我来说,仪式隆不隆重已然不太重要。

原本说一定会参加我及笄礼的护国公夫人却不能前来,她已经衣不解带,在老夫人床前侍疾了几天几夜都未合眼。但她还是特地让身边最信任的总管嬷嬷,给我带来一支翡翠玉簪,这支翡翠玉簪种质细腻通透,颜色鲜艳纯正,一看就是难得的宝贝。

听说,这玉簪还是当初太后赏赐下来的,果然非常华贵!

久未出过自己院子的祖母亲自来为我梳头,挽发,一边梳,一边嘴里说着吉祥祝福的话,她最希望我的凌云哥哥尽快得胜归来,把她最心爱的孙女给娶回去。

现场的气氛终于轻松活泼了一下,冲淡了身边这场惨烈战事给大家带来的忧伤。

梳到最后,满目慈爱的祖母用那根翡翠玉簪,将我满头的乌发轻轻绾住。我看到下面,我的父亲母亲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满眼的爱怜和深情;我看到我的二位亲哥哥笑容满面,手上还捧着一堆礼盒,我知道那些礼盒里一定装了二位哥哥尽他们之力找到的最好的礼物。我何德何能,能得到他们这样无私对我的爱!我何德何能,能得到这样幸福美满的生活!

我看着我深爱的家人,笑容可掬,热泪盈眶。

&

战事仍在持久的胶着中。

焦灼不安中,这一年的新年到了。只是今年的新年,再也没有了往年的喜气。往年街道上到处奔跑放鞭炮的幼童,今年也已消失不见。以往热闹喧闹的街市,如今更是萧条寂寥。

人们沉默地准备着过年所需的年货。护国战役已进行了数月,国库钱银日益趋紧,今年朝庭又增加了几项税赋,老百姓们都能理解,但确实要收紧银包过日子了。

就连一向阔绰的侯府今年也控制了开支,二哥已将各店铺一年的盈利全数捐出,为边疆大军添衣加粮。老百姓们也纷纷捐款捐物,我也捐出了平时不用的珠宝头面,我知道我每捐一个银钱,我的凌云哥哥可能就少受一份苦难。

战事拖至三月,敌我双方均有大量的伤亡。京都压抑紧张的气氛日益严重,新帝也日日坐立不安。今早又召开大朝会,决定再调集中原20万军队前去增援,各种粮草武器保障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为了彻底击破敌国的联盟,护国大元帅在鹿城摆下大阵,白凌云小将为先锋,带领五千人马诱敌深入,白府二将军白锦川、白府小将白凌琛各率一万兵马在道路两侧的山谷设伏,白府四将军白锦荣率另一队奇兵,绕过山岭,奔袭敌营后方,烧粮草,等待与大军合围。

其余大军则由护国大元帅亲自率领,护国大元帅在地图上仔细端详,鹿城地势险要,背山面谷,诱敌深入,定能将敌军成功围剿。我方的粮草武器也已送达,万事俱备。

永昌元年,三月初十,鹿城大战正式开启,此战况之激烈,让世人侧目。由于天龙国的作战信息不知为何被提前泄露,当先锋白凌云依计将敌军引入山谷时,敌军像是事先知晓了白龙军的伏击计划一般,大军并未依计入谷,而是连夜从山脊绕行,以数倍重兵直接围住了鹿城。同时,另一支大军从谷口设伏,将白龙军先锋部队和伏兵围堵在山谷中。

设计围堵敌军,竟反被敌军围困!白龙军先锋白凌云率队拼死杀出重围,为掩护白凌云脱围,白二将军的嫡子白凌琛身中数箭,坠马身亡。落马之际,他用枪尾狠狠地抽了白凌云座骑“银墨”一杆,“银墨”受不住痛,长鸣一声,跃过重重包围的敌军,带着白凌云逃出包围圈。

满身浴血的白凌云一路突围,终于在中午时分,与从敌后方包抄过来的白四将军白锦荣成功合围。浑身杀气的白凌云立即率大军回身反击,原被困在山谷的白龙军也顽强拼杀,很快敌军就被骁勇善战的白龙军击溃。

突围的白龙军立即杀回鹿城。还未到城池,远远就看到围城的敌军已然开始攻城。一时间,在石炮和火箭的强攻下,鹿城守兵死伤无数。白龙军先锋白凌云见状一马当先,将亲兵和护卫远远甩在身后,一杆银枪舞得水泄不通,身后的白龙军也气势如虹,飞扑过来,斩杀敌军无数。

被围困在城内的护国公及各位将军们见援军已至,立即打开城门,冲杀出来,与数倍于自己的敌军进行殊死搏斗。正在攻城的敌军内外夹击,腹背受敌,狼狈不堪。白龙军苦战一天一夜,终于将且战且退的数十万敌军绞杀在山谷。至此,鹿城之役大胜。

听闻,当时山谷的烈火整整燃烧了数日。白龙军自身也损伤惨重。在清点战场的时候,大家意外地发现已故骁勇大将军白锦柏的副将不知所踪,军士们翻遍了战场死尸,都未发现。

护国公及众位将军察觉有异,立即吩咐细致追查了下去,竟发现那副将身边的2名亲卫也不知去向。很快便查出战前此副将的种种异常,结合白龙军战前作战信息泄露,大家内心已明白,该副将多半已叛敌,或者本身就是敌国的奸细。

只是现在战事已了,该副将身份也已暴露,对敌我双方均已无用。军士们在呈报护国公及将军们后,便按常规进行了处理,将该副将写入军情报告,并纳入追逃犯人名单之列,有朝一日抓获,审讯治罪即可。

经此一役,敌多国联盟瓦解,各国均元气大伤,十年内再无入侵天龙国之可能。而天龙国自己也伤筋动骨,不仅又折损了一位白家将军,白龙军更是死伤数万。经过多年的休养生息,才慢慢恢复过来。

后来,史官将这一场旷世之战用寥寥数语记入史册:“永昌元年,附国燕傲慢,高帝命后元帅率军攻之,龙军不利。且多国联盟,边境危殆,护国公及满府十将奉命赴北当之。三月初十,鹿城之役,大破之,遂边疆定。”

史料的廖廖数语,平淡寡味,只有百姓才知道这三个字,白龙军付出了多大的代价。而我更知道,护国公府付出了多大的代价。鹿城大捷的第二日,苦苦支撑的护国公府老夫人终于归于极乐。

而护国公率领一众将军,乘胜追击,一路杀至敌国腹地,将剩余的敌寇绞杀干净。收到护国公府传来的报信,已是月余。

终于,夏转秋至,大军凯旋而归。虽然铁骑玄甲,气势如虹,众将士高唱凯旋之歌而回。但白府十将终究只回来六将,让人唏嘘。

新帝携满朝王公大臣前往京都近郊相迎,当场宣读嘉奖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护国公精忠爱国,骁勇善战,特赐黄金千两,食邑万户;护国公府二将军白锦川战功卓著,特赐封为柱国大将军;护国公府四将军白锦荣杀敌无数,特赐封为神威大将军;护国公府世子白凌云少年英勇,特赐封为镇北将军。以示慰劳。

护国公率银甲染血的六位将军跪下谢恩。

护国公府全体女眷戴孝出城迎接。自发前来迎接的百姓们更是饱含热泪,前来迎接天龙国的英雄们。

父亲母亲带着我大哥二哥、我,也挤在拥挤的人群中,我看到了满脸风霜的白伯伯,他的白头发好象比一年前出发的时候更多了。我看到了我的凌云哥哥,他长高长壮了许多,也晒黑了许多,但目光坚定,身姿挺拔。

我又欢喜又忧虑地流下了眼泪。

由于护国公府办丧事,皇宫原定盛大的庆祝活动未能如期举行。护国公府男儿一回府,就卸下盔甲,换上孝服。

灵堂早已布置好,整整齐齐的四个棺椁,其中一个格外尊贵,用的料是极好的金丝楠木,这是老祖宗活着的时候就早早备好的。另一个棺椁则格外宽大,是骁勇大将军夫妇合棺。

一府5人,同时办丧事,这是怎样的哀痛!门外的百姓们看得都心痛难忍!

我的父亲母亲带着大哥二哥和我,一大早就去了护国公府。护国公夫人由于连日疲累,终于病倒了。丧礼只得交由二夫人协助料理。

母亲带着我径直去了后院。看着好友累脱了形的脸庞,母亲心疼的落下泪来。护国夫人轻轻拉着母亲的手,轻声安慰母亲,“请勿忧心,我只是连日太过劳心劳累,休息几日便好。”

她看到了一旁乖巧的我,连忙招招手,让我过来床边。

我听话地走上前,护国夫人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我们赐儿最乖了,上次赐儿15岁及笄礼,姨母因故未能出席。等再过3年,你的凌云哥哥出了孝,姨母就安排你和凌云哥哥成亲。到时,再补偿你!”

我的脸红了,却乖乖巧巧地点了点头。

国公府办丧事,新帝携太子亲自上门吊唁,行礼上香,礼仪周到,新帝在灵前哀哀痛哭,一再劝慰国公爷要节哀顺变。

多少世家闻讯而来,前来致哀。一时间护国公府门口车马拥堵,吊唁的车马一直排到了朱雀街的拐角。

护国公府众人身着重孝,跪在灵堂前,一一叩谢来宾。

护国公府的丧事整整办了7天。

待第七日安葬完毕,做完法事。丧事已了,护国公终于一头栽倒。

新帝听闻,忧于言表,太医一批批被指派到护国公府,上好的药材和补品更是像流水一般赐入护国公府。

护国公这一病,缠绵病榻数月之久。病愈后,整个人都苍老了许多。新帝得闻护国公病愈,喜不自胜,立即命身边最得力的大太监,亲至护国公府传召护国公入宫。

护国公跪在玉阶下,恭行大礼,叩谢新帝隆恩,表示粉身碎骨,也无以回报圣上的恩情,说到动情之处,眼眶盈泪。

新帝也泪眼婆娑,当庭恩准了护国公一再的乞骨请求,同时,下旨护国公世子,新任的镇北将军白凌云接管白龙军,开春后启程前往西北边境镇守。西北原本就是白龙军驻守之地。

护国公磕头多谢圣上提拔犬子之恩。

在一片祥和之际,这一年的新年到了。

因为边疆大定,盛世太平,今年的新年格外热闹。街道上到处是穿新衣放鞭炮的小子们,此起彼伏的鞭炮声、欢笑声响彻耳际。百姓们欢欢喜喜买着年货,家家户户都飘出诱人的香味来。

今年侯府也购买了丰盛的年货。因为护国公府还在孝中,母亲一大早就安排了得力的管家,给国公府拉了整整一车我三哥特地从南方购来的新奇年货,以及母亲亲手制作的一些素油点心。

而护国公府也回了一些年礼,其中有一个是凌云哥哥送给我的宝石头面。我在家人的嬉笑中,满脸通红地收下了这个礼物。据说这个礼物是凌云哥哥特地挑选送我的,虽然,我怎么看这宝石头面都像是姨母喜欢的风格。也许,是凌云哥哥拉着姨母一起去选的吧。我非常高兴。

当景山的林木萌发第一片新绿的时候,凌云哥哥就告别家人,带领一队亲兵护卫,前往西北边境驻守。大哥和我还专门前去送行。

归来后,大哥开始闭门不出,埋头苦读,他准备参加今年的三月会试,他已经为此准备了很久。

二哥开春后也去了南方采货,听说他在南方发现了新的商机。我听他神采飞扬地跟父母描述新的货品,父母脸上也神采飞扬。而我却觉得无聊极了。

凌云哥哥不在京的时候,我就觉得日子特别长。母亲告诉我,她和护国公夫人已经约定,二年后凌云哥哥回京述职,到时便给我和凌云哥哥完婚。

17岁,正风华正茂,我被母亲的话,羞的满脸通红。但是我心里又是这么的开心和向往。

这一年的喜事特别多。

长姐这一年终于顺利嫁了。母亲精心挑选了丰厚的嫁妆,风风光光地把长姐嫁了出去。

3月会考,大哥果然不负众望,得中贡士。5月份的殿试,成绩更是高中探花。一时间,往来道贺的亲友络绎不绝,而借着道贺实则探问大哥有否定亲的世家更是差点踏破门槛。

母亲那几日忙得团团转,父亲更是走路都带着笑。

合府上下喜气洋洋。

刚从南方进货回来的二哥,又给家里人拉来了一车的礼物。有为父亲选的书籍孤本,上好的明前云雾茶;给大哥选的上好的徽墨和生花笔,还有定亲用的珠宝首饰;给我和母亲选的宝石头面、精巧饰物等一堆稀奇玩意儿。这是二哥每次归家都必不可少的礼物。这次,我还从二哥那里贪墨了一个剑穗,这剑穗真好看,还饰着上好的美玉。我准备送给我的凌云哥哥。

我拿的时候,被二哥好一顿嘲笑。但我不管,只有我的凌云哥哥才能佩戴上这么好看的剑穗。二哥架不住我的撒娇卖乖,乖乖地给我了,顺便还给我拿了一堆的衣衫首饰、胭脂膏粉。

我再三跟二哥说,这些东西我已经有太多了,用不完。二哥只是不听。最后,看我都噘着嘴生气了,才给我在街市上买了一个糖画,是大将军征西的糖画。糖画里的大将军栩栩如生,和我的凌云哥哥有点像呢。我很高兴,都不舍得吃。

秋高气爽的季节,大哥如愿入了翰林院。

大哥的亲事也被提上日程。父母斟酌再三,给大哥定了翰林学士的嫡长女顾氏,翰林学士顾清玉,家风清朗,立身中正。嫡长女顾氏更是诗书琴画,贤良淑德。父母很满意!

大哥也很满意。

对这个大嫂,我和二哥也很满意。

侯府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办大哥的婚事。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一个环节不落。宅院也进行了重新修葺,添置了新的器具。尤其是大哥迎亲的院子,更是华贵明亮,焕然一新。现在侯府已万事俱备,只等着黄道吉日一到,为大哥迎亲。

二哥的亲事也隐隐开始谋划起来。虽说我二哥无功名在身,但因为是侯府嫡子,又是京都有名的美男子,人又聪明,做事周到妥当,更是经商的一把好手,其经手的酒楼、布庄、绣楼声名远扬,无人不知,用日进万金形容都不为过。试问京中哪个世家不羡慕,哪个世家不眼红?已经有多个世家暗戳戳派了老夫人或大夫人来试探,等大哥的婚事办完,相信二哥的亲事很快也会提上日程。

整个侯府就像过节一样。

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嫁。我掐指算了算,我的凌云哥哥驻守边疆已经一年有余了。

再有一年我也会出嫁了吧?

娘亲最近总在感叹,总觉得你们兄妹三个年纪还小,一转眼竟都快成家立业了。

小说《天帝私生女:命如草芥到权倾天下》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