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于湮土(灾难号乘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行于湮土》 小说介绍

t打击来临,世界被t污染重重包围。灾难号列车有幸逃过t打击,但是面对无秩序的世界乘客们又将何去何从?秩序溃散、感染频发、末世灯塔……这又将是怎样的旅途?让我们沿着铁轨行于湮土之上。。书中主要讲述了:t打击来临,世界被t污染重重包围。灾难号列车有幸逃过t打击,但是面对无秩序的世界乘客们又将何去何从?秩序溃散、感染频发、末世灯塔……这又将是怎样的旅途?让我们沿着铁轨行于湮土之上。……
行于湮土(灾难号乘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行于湮土》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嘿,老列车长,地区临时领袖想要去雅库茨克公共掩体,我们的车抛锚了,能载我们一程吗?”顶着一头金发的年轻人看上去非常欢快,他把头发梳得整齐,衣装笔挺,一点也没有灾难来临时该有的样子。站在年轻人身旁的临时领袖撇着嘴,相比之下就显得老谋深算,一双被肥肉挤得只露出条小缝的蓝眼睛狡猾地左右扫视,时不时对其他乘客发出轻蔑的“嗤嗤”声。

“求您了,就载我们一程……”

“阿列克谢,不要跟他废话,我们有权力登车,让他亲自来迎接我们。”

“好吧,你们快上来吧,一会等‘影子’掠过地球时所有人就都逃不掉。”列车长把刚启动没多久的“灾难号”列车重新放慢速度,年轻人灵活地跃上车去,而在他的牵拉下,肥胖的领袖也爬上列车。

雪还是在下,但这对所有乘客来说都是件好事,这意味着北部的雅库茨克正离他们越来越近,生存的希望离他们越来越近。多少天都没有洗漱的客人们用臭烘烘的嘴唱起带着臭味、节律不明的歌谣,一些食物宽裕的客人甚至拿出半瓶烈酒和少许面包与其他人共同庆祝。

列车长隔着驾驶室的门就能感受到客人们的喜悦,他把自己脱得只剩背心和裤衩,窝在驾驶座的靠垫里点着一支烟一边挑衅地对车窗外的风雪笑一边享受雅库茨克皮革带来的温暖和柔软。他驾驶的这辆运载车和他一样已经疲劳了二百多天了,列车是科学家们为抵御这场污染性打击所建造的,但老列车长弗拉基米尔·伊万·斯米尔诺夫不是。他很累了,也很麻木,主要原因是他看到了很多人的落差,这些欢快的乘客到达掩体后会悲哀地发现每个家庭只能睡三层床的一层,面对这样的事实,有人无奈有人崩溃,自杀人数也注定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飙升——而现在,他又把一车自以为幸运的乘客运到了那里。

忽然,虚掩着的驾驶室外传来手风琴的声音,拍手声也随即响起,有节律的声音是在近一年来人类社会中难以得到的奢侈品。列车长盘起胳膊,右手食指指尖跟着节奏敲击右臂,整个身体也抖动起来,以至于他叼着的香烟的烟灰有规律地落在他的裤衩上。他不用想也知道这是那名青年的杰作,他爬上车时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把琴箱甩到车上。

“呼叫‘灾难’,呼叫‘灾难’,这里是113三机编队,这里是113三机编队,请问你们需要什么帮助吗?”

“113,你们不是在车里雅宾斯克掩体吗,怎么跑到这里了?这里天气可不怎么样。”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护送飞行了,还有不要忘了,这是最新的全环境适应型战机编队,祝你好运,列车长老爹。”

“好吧小伙子们,灾难要来了,赶快躲回你们妈妈的怀里去吧,也是时候说‘祝你好运’了。”

通讯器那端传来哄笑声,以往严肃的飞行员们在地表任务的最后时刻终究是没忍住笑。列车长捋了捋八字胡试图让自己严肃起来,但是最后还是扬了嘴角。

“你和他们很熟?”此时手风琴声已经停了,青年正站在他的一旁望着前方的飘下的雪。

“为什么要这么问呢?”

“我以前曾经是他们的一员,属于摩尔曼斯克掩体空军基地213编队,他们叫我阿列克谢,没有姓。”阿列克谢端起列车长的水杯抿了一口,“您很会享受,一杯热可可在现在的远东北部可是最棒的奢侈品。”

“要喝你喝吧,帮我把驾驶室的门锁上,我不希望再有其他人闯进来了。那么阿列克谢,你为什么放弃飞行员的工作?”

“我不喜欢概率,当时全环境战机在全球推行时满屏幕都是概率,我不能接受按概率行事,所以我就退出了。我现在的工作是给远东地区各掩体的临时领袖当保镖。”

“那比我清闲多了,拉完这一趟我就休息。”列车长接过阿列克谢递来的空杯子,又向其中加了一些好茶。

“看到后面那块肥油了吗?他不用工作待遇也比我们好得多。对了,你知道掩体的平民区是什么样的吗?和那块肥油的房间相比简直可以称得上精彩,看着吧,进了掩体后面那些中没有几个能感到快乐的。”

“这是你该管的吗?”列车长扭过头去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此时水杯里的茶叶已经占去了茶杯的一半空间。

“都是好茶啊,你不准备留到掩体里和其他人交易?在那种无聊的环境里它们能卖个好价钱。”

“去他妈的吧,我没什么可以留恋的了,所以我压根就没有预定掩体,一个都没有!欧洲的没有,亚洲的也没有!我干了一辈子的列车,死也要死在铁道上,我得陪着我的车。”

“嗯哼,很有骨气的老汉子,现在的西欧贵妇就喜欢你这样的男人。可别忘了减速,前面就是掩体入口了。”阿列克谢轻浮地把手插在裤子口袋吹着口哨走出驾驶室,随即便没入第一车厢的人群中。

列车开始制动,乘客们一阵欢呼,他们下车后迎来的便是远离地表的电梯。

“最后一批乘客已完成登记,雅库茨克掩体即将关闭,运输设备请立即退出掩体地上部。重复,雅库茨克掩体即将关闭,运输设备请立即退出掩体地上部。”

灾难号在牵引索的作用下徐徐退出掩体,掩体地表部分厚重的铅门关闭。列车长灌了一口茶水,然后从箱子里翻出剃须刀、剃须泡沫和一件干净的格子衫,他首先开始剃须,放任不管近二百天的胡子废掉了他两枚刀片。他换上格子衫,对着镜子校准纽扣的位置,当他整理完一切时他把留声机摆了起来,随着有些阻塞感的音乐,他抱着相框在狭小的驾驶室里迈动生涩的舞步。

不知何时,留声机的指针崩掉了,但是音乐仍在继续,门缝里挤进了手风琴刚劲的声音。阿列克谢正在一边拉琴一边踢踏,鞋尖撞击在门上砰砰作响,在人群拥挤过后他的头发一点也没乱,上装的口袋里还别着叠好的餐巾,最上端的扣子处也新换成了玫瑰图样的。

列车长拉开驾驶室门请小伙子进来,阿列克谢大摇大摆地走进去,自顾自地坐在了物资箱上。

“阿列克谢,你怎么还在这里?”

“不要这么严肃,当你拒绝进入掩体时就应当考虑到有人和你走了一样的路。”阿列克谢抬起胳膊看向腕表,“很好,我们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一个小时后四维舰投影下来的t轴所携带的t轴污染物扫过地表,我们的寿命也会被压缩至几秒钟。说实在的,就算我当年当飞行员时也从未感觉到死亡如此之近。”

“可惜,你最终还是没有逃脱概率。大概百天前我负责运输一个莫斯科来的天体物理小组,他们告诉我其实灾难发生后地表还会留有一部分可生存的区域,也就是说我们有几率活下来。这回,你又要面对概率了。”

阿列克谢懊恼地按动琴键,弹出来的全是杂音。

“阿列克谢,不能乱了阵脚啊。”

“既然逃不过概率,那就赌大一点!老斯米尔诺夫,把车开走!把车开走!沿着铁路走,现在所有阵营的人绝大部分都缩到地下去了,我们往哪里走都行!”小伙子疯狂地抱住脑袋,头发被揉搓得乱哄哄的。

列车长默不作声地设置了南下的路线并打开了电台,全世界掩体的主电台都出现在列车通讯主屏幕的选项里,各种语言在此刻的此地终于完全交汇,而这其中还有零星的非主要电台在活动……

“卫星社莫斯科掩体现在为你报时,距离四维舰过顶还有10、9……”

“阿列克谢,怕吗?”

“不怕,它来了……”

疾驰的列车像是笼罩着一层光环,列车长一直闭着眼睛,阿列克谢则保持向外看的姿势。钟表的时针分针飞速转动以至于其甩脱出去击碎了表盘,电台方面则是一片干扰声。几眨眼间,阿列克谢发现外面已经不是刺眼的一片光芒,电台也逐渐恢复了消息。接踵而至的是空间急剧压缩,使用高抗压材料的灾难号被压得吱呀作响,眼看顶部即将塌了,墙壁也已经明显变形。列车长不知是死是活,一直闭着眼,茶水洒到他的身上也没反应。

“这里是……嗞……雅……嗞嗞……茨克掩体,发生坍塌,求……救,还有活人吗?”

乱作一团的电台中雅库茨克掩体的信号更加强烈,列车长终于睁开眼睛,他把列车电台接到雅库茨克掩体频道,强大且有规律的压力变化让他的声音沉闷且不稳定:“这里是灾难号列车,呼叫雅库茨克电台。”

“啊——”

随着惨叫声的迸发,压力恢复正常。阿列克谢快要涨破的耳膜顿感轻松,他扭曲着爬起来,拍了拍拿着通讯器的老车长。列车长看起来更老了一些,但还在喘气,运动上也没什么大问题,他还能灵活地控制列车制动。阿列克谢松了口气,他摸摸直发痒的面部,上面已经被死皮占领,轻轻触碰就扑簌簌落下一些树皮样的死皮。

“这是我第一次赌赢概率,呃,大概。”

“咳咳,但是我们还是不可避免地老了几岁。”列车长看看茶杯,已经快要空了。

“地下掩体发生了什么?理论上不应该……”

“阿列克谢,整个人类所做的一切都源于科学家破译的一系列信号,可是据我和天体物理学者们的交流所知,信号单位总共有三个,但只有两个单位被破译了,剩下那个的内容谁也不清楚,所以发生什么都有可能。”

“我们回雅库茨克看看?”

“难办,t轴物质对我们来说是比核污染还危险的污染品,鬼知道哪里是重污染区。更何况我们不清楚列车是否功能完好,也不能确定各区域轨道的老化程度。还想赌一把吗?”

“不赌了,电台还好吗?”

阿列克谢拍了拍电台柜,模糊的声音响起:“莫斯科掩体全面坍塌……”

“车里雅宾斯克掩体只剩两人存活,请求救援。”

“柏林掩体目前已有四百余人确定遇难,请附近军事掩体及其他城市的公共掩体的幸存者尽量朝柏林靠拢。”

“不要出掩体!不要出掩体!掩体外全是高度t轴污染,我们被困住了!”

“这里是纽约,空间研究小组发布声明,掩体中的幸存者在尝试回到地表时应当先用工兵铲等物质探路,如果发现土层老化或工兵铲快速生锈的现象,请立即将工兵铲扔掉,利用掩体内的人工生态系统活下去,等待救援。”

“这里是南京公共掩体,我们这里目前只确定有三人幸存,物资充足。我们是心理医生,会中文、英语、德语、西班牙语,我们将保持频道打开以便为各掩体幸存者提供心理援助。请各位一定活下去。下面用英语广播……”

“谢谢南京方面,这里是明尼苏达大学医学院院立掩体,我们人也不多了,视频设备仍然在运作,我们可以提供药物使用说明。”

“这里是勃兰登堡……嗞嗞……弗里德里希教授,还有活着的空间科学学者吗?我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其他掩体里的朋友们,你们心里也有数吧。我想利用卫星作为一次性探针构建出t污染分布图,或许对最终能活下去的人有帮助吧。”

“莫斯科小组收到。”

“华盛顿方面同意该决策,全票通过。”

“北京方面完成批准。”

阿列克谢耸了耸肩,关闭了所有的频道。

“新世界要来了,准备好了吗,阿列克谢。”

“嗯,我知道,崩溃很快就会来临。”

“你走吧,我是不会离开铁轨的。车上的东西你看着有用的尽管拿。”

“那么我们为什么不保持机动呢?就以这辆火车作为基地,活下来总有办法的。在他们画出污染分布图之前我们要做些能做的。”

阿列克谢操起铁路铲按开车门蹦了下去,他把铲子向前伸出,铲子没有明显的生锈掉漆迹象。雪比以往厚了不少,地形也坑坑洼洼难以预测,阿列克谢每走一步需要先观测锈迹变化再探测前方的雪深,如此一脚深一脚浅地朝离铁道不远处的一个巡查站走去。巡查站的门没锁,阿列克谢踹了一脚就把它踹开了,此时,房间内有一个人凶狠地与他对视,阿列克谢向下一瞟,那人手里正握着一把手枪,腰间也别着匕首。

“该死!”

阿列克谢向墙后闪躲,枪声随即响起。

“1,2,3……还剩五发。”

阿列克谢把铲子背到身后,他听到那人边开枪边朝这边跑过来。

“4,5,6……TT-33的话还差2发。”

“7,8!”

对方从门里冲出来,枪口正对向阿列克谢,此时他的铲子离对方的脑袋还有一段距离。敌人在阿列克谢身旁的墙上开了一枪示意自己还有子弹,但是阿列克谢可以确定对方用的是八发装的TT-33。

“小子,把那把铲子扔掉!”看到阿列克谢把铲子丢掉,男子很得意,“好了,把你的衣服脱下来。我需要你来为我探……”

“砰!”

阿列克谢身侧传来枪声,他缓缓侧过脑袋,看到对方已经倒下了,胸口已经满是血迹。裹着厚大衣的列车长正拿着一支猎枪站在雪地里,嘴里还骂骂咧咧地说着什么。

阿列克谢扣开死去敌人的手指拿到了他的TT-33,他抽出弹夹发现里面还有两发子弹,而死者的口袋里还有一只弹夹,里面装着五枚子弹。

“看来有些经验,在第三发之后就换了一只新弹夹,他估计猜到我在数子弹了。”

“从他身上拿东西然后清理出一片区域,在他们公布污染分布图之前我们必须猫在这个区域。就在刚才,列车电台丢失了很多频道,但是我可以肯定这场劫难活下来的人数将比预想的多,在新秩序确立之前注定会有血腥事件发生。”

巡查站里臭气熏天,看上去是刚才那个人的。桌子上散着的肉类全都有股臭味,只有压缩食品包里的食物还算完好。桌面上有撕碎的纸张,拼凑起来是一份纸质通缉令。

“喂,老斯米尔诺夫,你说现在他们还会认这通缉令吗?”

“体系已经快要崩塌了,你想让他们给你什么?厕所的手纸吗?”列车长忙着把金属门框卸下来,对阿列克谢自然没有什么好话,“你不要从那里干站着,要么去站岗,要么就把那床臭烘烘的烂被子收起来,我们需要大量的保暖物!”

“是,长官!”

阿列克谢厌恶地看了一眼那床被褥,绕着走到窗边架起猎枪。天色已经暗下来,天空中拖着长尾的流星纷纷坠下。列车长也站在窗边,身上已经背了一床被子和几支金属杠。他们都知道这根本不是什么流星,而是因试探t污染边界而坠下的卫星。

“星星的消失是迷失方向的象征,213编队的伙计们都很崇拜星星,各文明的记录里都出现过用星星辨别方向。以前是自然星,现在就是人造卫星,不久后我们将失去二者,人和文明都会失去方向。”

“不,至少我们还留下了铁路。”

列车长转身出门,厚重的雪地在下,阴森的苍穹在上,无数飞驰的星火让他们能看清灾难号所处的方向。

小说《行于湮土》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