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律的名义梁子衿李云溪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以法律的名义》 小说介绍

大道三千,我只取公道。 一个武侠小说迷的狂想,一段法律工作者的梦呓,一曲理想主义者的欢歌。 青年律师梁子衿,被汽车撞得重伤濒死,意识穿越到了一个异位面。这里表面平静,内里暗流涌动: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佛、道、魔三教手段尽出、觊觎神器…… 凭着位面管理者赋予他的公道系统和做梦的超能力,梁子衿始终秉持公心,惩恶扬善,为江湖立约,为万民立法。其间无数神功秘技纷至沓来,处处刀光剑影险象环生…… 在闯荡江湖、笑傲朝堂的过程中,梁子衿不断升级,最终成为位面巅峰存在,并以大神通使该位面法治大昌,天下为公,人人知法、守法。他则功德圆满,意识回归……。书中主要讲述了:大道三千,我只取公道。 一个武侠小说迷的狂想,一段法律工作者的梦呓,一曲理想主义者的欢歌。 青年律师梁子衿,被汽车撞得重伤濒死,意识穿越到了一个异位面。这里表面平静,内里暗流涌动:儒以文乱法,侠以……
以法律的名义梁子衿李云溪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以法律的名义》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这一日,顾老夫子在堂上点评学子课业,他吹胡子瞪眼地说:“太祖六岁便作出《咏鹅》这样的名篇,看看你们作的诗,简直不堪卒读,不知所谓,不堪入目啊!”说完还摇头晃脑地吟起了《咏鹅》: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

梁子衿一听到《咏鹅》,便觉得有些不对。等到顾老夫子读完第二句,知道自己猜得不错,心想这个太祖实在太不要脸了,而顾老夫子还在一脸陶醉地吟诵着,等他读到读到“红掌”二字,梁子衿再也憋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而且由于他坐在第一排,又憋得厉害,口水喷出了六七尺远,恰好喷了顾老夫子一脸。

顾老夫子又羞又怒,当下便用戒尺重重打了梁子衿三下手心。此外,他还要梁子衿在堂上读一读自己的“大作”。梁子衿乖乖听命,拿出自己的作业,朗声读道:

“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

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

放学之后,梁子衿被罚到柴屋面壁思过。晚饭时分,郭仲宣提着一个食盒来找梁子衿,见他面向墙角,一言不发,还以为他心中难过,刚想上前劝慰,就听梁子衿说:“仲宣,你们这里是怎么制冰的?”

仲宣不知梁子衿为何有此一问,但还是认真答道:“都是等冬天极冷之时,等水自然成冰,再切割成块,藏于冰窖,待夏日酷热难耐之际,再拿出来享用。”

说完又叹了口气说:“我最喜欢的便是冰镇酸梅汤,可惜扬州天气炎热,冰块制作殊为不易,家里的冰块要留到三伏日才能享用。”梁子衿闻言舒了一口气,笑了笑说:“你还有七八日便是十二岁生辰了,到时我送你一份大礼。”

郭仲宣拍手叫好:“这两年来为了炼体,我每日都要吃一些又苦又涩的药材,泡足一个时辰的药浴,然后还要用木棍击打身体,简直苦不堪言,你又不跟我一起,我心里对你多少有几分不满。如果你送的礼让我满意,我就原谅你。”

梁子衿无奈的笑了笑说:“这是你郭家炼体秘技,且不说那些药材所费不菲,单单这炼体之法,就已经价值连城了。”看郭仲宣撅起了小嘴,又说:“我知你和你父母不在乎这个,但我不能不识趣。实话告诉你吧,我另有家传炼体之法,但只适合我自己,不然也一定传给你了。”

郭仲宣围着梁子衿转了一圈,点头说道:“你的确比刚来时壮实了,也高了些。”

梁子衿笑了笑,拍了怕郭仲宣的肩膀说:“你放心吧,我的进境不会比你更慢,到时我们兄弟俩一起闯荡江湖,行侠仗义。”郭仲宣听到这里,终于高兴了起来,兄弟俩又说了一番不吃紧的话,分享了美食,郭仲宣才拿起食盒走了。

七日后,郭家张灯结彩,欢聚一堂,为郭仲宣庆祝生辰。黄昏时分,宾主尽欢,客人相继告辞,最后只剩下郭家四口和几个仆役。

这时,梁子衿拍了拍手,一位丫鬟走了进来,献上四盏茶汤。郭达森接过茶盏,只见茶汤呈焦糖色,触手冰凉,还有丝丝白汽袅袅而上。

他喝了一口,顿觉心旷神怡。郭夫人和郭氏兄弟也都喝了一口,郭仲宣迫不及待的大叫:“冰镇酸梅汤,好好好!”

郭达森抚须大笑,转而又觉得不对,于是对那丫鬟说:“郭家规矩,未到伏日,不得用冰,你们哪里来的冰块?不要说是井水镇的,井水还达不到这种冰寒的程度。还有,为何只有四盏,梁贤侄那一盏呢?”

他一开始颜色还算和悦,到了最后眉头已经皱了起来,吓得那丫鬟一时说不出话来。

梁子衿见状急忙说:“伯父勿要责怪下人,实在是小侄在府上叨扰多日,无以为报,才用异人传授的秘技,制作了一些冰块出来,做成这冰镇酸梅汤,为仲宣小哥庆生。”

郭达森不傻,一听是梁子衿自己制的冰,登时双眼冒出光来,急忙摒退下人,问梁子衿可否现场制作一次,让他开开眼界。郭仲宣一听,也是连连跳起来叫好。

梁子衿微微一笑说:“小侄正有此意。”说完拿出一大一小两个瓷盆放到桌上,倒入过半的清水,将小盆放入大盆中。接着又向大盆中倒了一些水,直至大盆中的水面超过了小盆。接着,他从怀中掏出一块巴掌大小的白色晶体,放入了大盆中。

郭达森见状惊呼一声:“这是硝石?扬州并无硝石矿,你从何处得来?”梁子衿笑了笑说:“对,就是硝石。伯父,你还记得那日小侄被罚到柴房面壁思过么?当时小侄闲极无聊,无意中在墙角处发现了一些白霜,这些白霜就是硝石。此后几日,我四处寻找和柴房一般的土房子,收集了大量硝石,又经过一番提纯,才制成了刚才那一块。”

他说话的功夫,众人发现小盆中已结了一层薄冰,接着大盆中的水也渐渐凝固。

为避免大家等得无聊,梁子衿又接着说道:“硝石制冰的道理也很简单,因为它在水中溶解的时候,会大量吸收水中的热能,使水越来越冷,直至结冰。然后大盆中的水温会传至小盆,使小盆中的水也结成冰。”

这时,郭伯涛插口问:“那你直接用一个盆就好,何必要用两个盆子如此麻烦?”梁子衿尚未回答,这边郭仲宣抢着说:“我知道,我知道,一定是硝石不干净,接触过它的冰不能吃。”

梁子衿微笑道:“正是如此。硝石可入药,但也有一定毒性,不可食用。”郭伯涛哂笑道:“还是太过麻烦,我虽不习武,却知道这世间不乏寒冰掌之类的武学,一催内力,便可化水成冰。”

郭达森正要斥责,郭仲宣忽然拍手道:“大家快看,结冰了!”众人一看,小盆的水已完全冻成一块坚冰,大盆中的水也完全凝固了。

郭达森令下人送来一木桶葡萄佳酿,倒入五支水晶杯中,置于冰盆之上。五人围桌而坐,梁子衿端起一杯葡萄酒,向四位郭家人一一敬过,他深情地说道:“子衿这番蒙难,多亏伯父、伯母照料,伯涛、仲宣二位兄长帮助,今日借花献佛,以表谢意。”说完一饮而尽,郭家四人也纷纷举杯,其乐融融。

郭达森宴客时就喝了不少,不一会儿便有了几分醉意,趁他起身小解的功夫,梁子衿跟了过去,并把一本小册子塞入他的怀中。小册子上记载的,是如何搜寻、提纯硝石,以及制冰时的清水和硝石的比例。这些日子以来,梁子衿知道郭家生意做得很大、铺得很宽,但多一门赚钱的买卖,总是好的。

这一夜,梁子衿辗转难眠,他非常喜欢在郭家的这种生活,但他怕再待下去,就再也舍不得离开。而他身上,还背负着拯救这个位面的责任,这样才能早日回归地球,回到亲人身边。所以,他是时候离开了。

梁子衿振衣而起,移步到庭院之中。今日恰逢十五之期,月朗星稀,光华如水,照得一亭一榭,一花一木,恍如梦境。

这时身后一个声音响起:“梁兄,你别走好不好?以后我有什么,我们一人一半。”

梁子衿心中一动,心想仲宣这位兄弟真是聪明,我本以为毫无痕迹,想不到还真是被他看出来了。当下也不回头,幽幽说道:“我对于扬州,甚至于这个世界来说,都只不过是一个过客。做完了要做的事情,我就会离开。”

郭仲宣上前几步,与梁子衿并肩而立,语气轻快:“到时候再说吧,也许你遇到一些人,经过一些事,最后舍不得了呢?

小说《以法律的名义》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