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哄南时陆让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诱哄》 小说介绍

【又乖又坏小仙女x阴鸷自卑穷小子】 【救赎向】 南时是娇纵惯了的大小姐,她漂亮、明媚、恣意,为了得到陆让不得好死。 重生少年时,她温软、乖巧,纯净,一步步怀有目的走向陆让,那个跪在瓷砖荨麻上阴鸷的少年。 她笑得就像夜里最皎洁的月亮。 一步步诱骗,乖哄,南时成了陆让心尖尖上的小月亮。 别人摸不得,欺不得,看不得。 南时清醒地看他沉溺,无人能救…… 她抽身离开,手脚却都被束上银链,她也只是晃了晃手上的链子温软笑笑:“你来殉我” 陆让向神献祭自己,只为守着南时的岁岁年年。 最后 “南时,越过这片海,我来爱你。”。书中主要讲述了:【又乖又坏小仙女x阴鸷自卑穷小子】 【救赎向】 南时是娇纵惯了的大小姐,她漂亮、明媚、恣意,为了得到陆让不得好死。 重生少年时,她温软、乖巧,纯净,一步步怀有目的走向陆让,那个跪在瓷砖荨麻上阴鸷的少年……
诱哄南时陆让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诱哄》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南时一回家就开始做卷子。

主要是好久没学习了,高一学什么她记不得了,陆让在高中部上高二,那她现在得赶快跳到高中部去。

白月光之所以为白月光,青春期的悸动她怎么会放过。

关于学习这件事,南时还是非常严谨的,可不能小看初中生的题目。

南时给爸爸妈妈撒娇,时祎和南竹就买了一套高一的卷子给南时做。

南时长得漂亮可爱,又乖又会撒娇。

南时一本正经地和父母说:“我要好好学习啦。”

然后就在时祎和南竹一脸慈爱的目光中,严肃地关门。

把自己锁在房间做卷子。

南时都会做这些题,就是南时的手有点不熟练,写得比较慢。

南时做完两套,一脸骄傲地开门。

“爸妈!”

时祎走进来,担心地看着南时,“是不是高一的卷子太难了?都是我的错,我估计买的题太难了,对不起呀,宝贝。”

其实南时臊得慌,毕竟住了那么大年纪的灵魂,还动不动被父母睁着眼睛说瞎话宠爱,真是臊得慌啊~

南时时刻保持住小女儿的娇憨。

乖巧的声音:“爸,你快看看,我做完一套卷子啦。”,喜滋滋地把卷子都摊开给时祎看语数外生物化。

要想顺利升上高中,南时肯定要先过了父母这一关,让他们知道,哟呵,他家女儿完全可以easy读高中,更让他们主动提出来,让自己去读高中。

南时讨巧卖乖地看着正在喜滋滋地看着卷子的时祎。

内心笑得啊。

时祎一脸惊喜地看了几眼南时,那样子仿佛就是看:我女儿是神童啊。

时祎立马对着客厅看电视的南竹喊:“老婆啊,你快来看看,快点来啊!”

南竹小跑出来。

“哎呀,什么呀,这么着急。”

时祎:“快来看,咱宝贝做的卷子,高一的,竟然做的全对。”

南竹一脸怀疑地接过来,一下就笑出来了。

蹲下来,抱住南时。

“我的宝贝儿,学校里面教过高一的内容吗?”

南时一本正经:“没有”

时祎和南竹相互看了两眼,继续家里的夸夸文化:“哎呀我的宝贝儿真厉害,太聪明了,是个神童。我女儿真是有学习的天赋。”

狠狠亲亲南时软软的脸蛋。

南时浅笑,深藏功与名。

父母说着就要搞一顿好的庆祝天才女儿。

南时回到房间,把自己从小学一年级到五年级的书都找出来。

南时找到一个箱子放好。

南时吸了一口气,一二三~

南时没有抬起来。

南时顿时放弃,把里面的一年级的语文数学书拿出来。

还有准备了一套文具用品。

屁颠屁颠地拿着小袋子出门。

软软,姐姐来找你了。

微红的落日,南时很喜欢在这个时间出门,陆让闷着不愿意说话,沉默地扛起家庭的支出。

陆软也还像个小孩活着……

自己也是,拥有美好又光明的未来。

小房间的外面被收拾得很干净,南时摆摆头,他们无论是什么时候,就算很落魄,也会把周围收拾得特别干净。

哪怕是这个破败的小房间,他们也都会打扫得干干净净。

“陆软?”

南时轻轻地敲门。

“软软?是我。”

没有回应,南时皱眉,怎么回事儿。

陈莲听到声音,皱着眉,出来。

“谁呀?乱敲门?”

南时知道这个陈莲,是个吸血鬼,吃人不吐骨头,还刻薄得很。

南时悄悄把手中的东西躲到后边。

乖巧地喊了一声“陈姨。”

陈莲一看见:“哟呼,是时家的南时啊,怎么来这儿了?”

南时咬牙:“陈姨,我……来找陆软说说话。”

陈莲往小房间的门瞪了几眼,似乎很扫眉头,有些不耐烦,这时家的大小姐不是挺讨厌脏小孩的吗,前几天才给陆让拿伞,现在又是来找陆软。

看她后面藏着东西,还带着东西来。

见鬼了。

陈莲不敢对南时凶,南时家很有钱的,自己男人还要仰仗着时祎带着挣钱,陈莲笑得讨好。

用足了力气把门推开。

“碰~”

门打开,扑面而来的浓重的药味,带着点腐药的味道。

陈莲嫌弃地皱眉头,厌恶地都不想往里面看。

真是糟蹋了自己的房子。

陈莲推开门,都不去看里面的人是活是死,就嫌弃地走开了。

南时面色平静地看,人的恶意。

她走了正好,自己也懒得去应付她。

“软软?”

南时推门进去,里面的光很黑暗,不远处就是床,窗子很小,几乎透不进光来。

南时把门打开很大,这样会有更多的光线透进来。

那么小的房间,是怎么装下两张床的。

南时看接着光,发现陆软在床上。

她被吓了一跳,连忙去碰这个小孩儿。

她身子都在发热发烫,嘴里不知道嘀咕些什么,小女孩身上都是热腾腾的红色,是病发作了?南时喊了几声,都没有回应。

陆让没在,肯定又是去哪儿赚钱去了。

南时她只能四周看看有什么东西。

药?

她找到小桌子上的药,一大堆,她又不敢乱给她药吃。就想回家找爸爸妈妈把陆软送到医院里面去。

“姐姐?”

南时听见陆软沙哑又迷糊的声音。

南时很快就转回头去看她:“软软,怎么了,是不是发病了?”

陆软很难受,全身都在发烫,她听见是姐姐的声音,昨天糖果的甜还在心里,她难受得好委屈:“姐姐,我好难受”

声线细弱,感觉她的呼吸都要断了。

南时有些心疼地去擦陆软额头的汗。她的额头好烫呀,发烧了。

“你是不是没吃药呀?”

陆软没听清她说什么,她知道姐姐好像在心疼她,烧得迷糊,只知道喊难受。

小姑娘一直喊着自己姐姐,一直气若游丝地说着难受。

脸上的红斑越来越红,南时都在害怕,非常着急。

立马安抚着陆软:“乖软软,不要睡着了,等我回来……”

说完就往外面跑。

南时打算回家找爸妈,她知道找陈莲一家人,他们肯定不会管。

直接跑回家,慌乱:“爸爸妈妈!爸!妈!”

小说《诱哄》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