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命复生,他们都想开我的棺时子承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鬼命复生,他们都想开我的棺》 小说介绍

【无女主+风水灵异·无限复生】剧情流 (全书内容虚幻脑洞非实,仅供参考!) 时子承不知道自己死了多少次了,甚至不知这世间人心冷暖何为? 他只记得一座城池,生死轮回的地方。 对于每一世都死在金钱上的他,复生后便遇到了鬼界大佬!到底是钱重要还是命重要?! 上级:来大单了! 时子承:“不去。” 上级:帮帮忙? 时子承:“不去。” 上级:有钱赚! 时子承眸色一亮:“去!” 鬼固有一死,早死晚死都是死…… 如非常手段,还没人能杀的了他。。书中主要讲述了:【无女主+风水灵异·无限复生】剧情流 (全书内容虚幻脑洞非实,仅供参考!) 时子承不知道自己死了多少次了,甚至不知这世间人心冷暖何为? 他只记得一座城池,生死轮回的地方。 对于每一世都死在金钱上的他,……
鬼命复生,他们都想开我的棺时子承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鬼命复生,他们都想开我的棺》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康城。

处在角落的无人巷发出“滴”的一声,电子机械的女声响起。

“现在是凌晨十二点整。”

一阵凉风呼啸而过,地上飘起几片落叶,沙沙作响。男子一身黑衣,不紧不慢的从巷子中走出。

身材高挺,漆黑的眸子和精致的五官在昏暗的路灯下完美的显现出来。

唯一不同于常人的特点,是他的肤色。

脸色苍白,无一点血色的冰.态白。

换句话来说,瞧着更像一个………

死人。

不过男子好像并未在意,从怀里掏出一盒破旧掉色的烟盒,淡然的抽出一根,放在嘴边。

半晌,他才点燃了烟。

用的是火柴。

换了好几根,擦了好几次,重复了好几遍,才擦除淡淡的火星。

一缕烟雾从他白皙的指缝穿出,整个路灯下烟雾缭绕,空寂的巷口更是显得他孤寂、单薄。

“午夜,子时。”他抖抖烟灰,另一只手插进裤兜里,说完此话,才蓦地抬起了眸。

一双凤眼在夜幕下有些怅然。

不知道这是他死的第几次,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复生,时间长了,他经历了太多生离死别、人间情谊。到底何以为真,何以为虚,他已经分不清了。

唯一醒目的,是这个地方。

康城,也就是曾经的永州。

在那时,世人都称他为:鬼命之官。

时子承!

也就是现如今的阴阳师。

时子承根本不愿在意这些,每一世他都在祈祷,只愿安稳过完一生,安稳的死去,也就够了。什么官不官的,他都不想要。

正这么想着,忽然包里一阵震动,紧接着刺耳的铃声响起。

“好运来,祝你好运来,好运来……….”

时子承脸色一黑,赶紧掐断了电话。

“………”

现如今,连个手机铃声都这么潮了么?!

时子承蹙眉,将最后一截儿烟掐灭了,随手丢进路灯旁的垃圾桶。

刚收回手,包里又震动起来,不如方才的刺激,这一次铃声变了,只是普普通通的手机原铃。

时子承眉头一紧,瞧着屏幕上的‘最美晓妹’,接通了。

“时璟!别睡了,有大单了!”

时子承没吭声儿。

电话那头顿了顿,又道:“哎呀姐知道你害怕,要不是公司人手不够,也不会叫上你啦!帮帮忙咯!~”

“不去。”时子承忽然觉得这身衣服有点紧,皮鞋也有些硌脚。

“真不去?!”电话那头问。

“不去。”

“单主这次可开大口了!”那人还想挣扎一下,继续诱惑道:“说是只要能办好,钱儿啥的都不成问题!”

听到最后一句话,时子承眼皮动了动。

“多少?”他问。

“十,你看成儿吗?”

“二十。”时子承脱口而出。

“……..”

电话那头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妥协了,“成!”

电话挂断,时子承手机便‘叮’了两声,显示的是‘最美晓妹’发来的地址和一个手机号,顺便配带了一个表情包。

[可爱 ][可爱]

时子承表示看不懂。

但是他已经大致猜到这世宿主的身份了。

只是猜测,却让他心跳急速加快………

午夜的街道人烟稀少,车辆更是寥寥无几,时子承等了许久,等来的却是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他跟前。

“小伙子,去哪?”司机摇下车窗道。

这年头出租车没等到,却等来这样一辆不明车辆,时子承眼皮动了动却没吱声。

司机打量了他一眼,叹了口气,道:“瞧你这小伙子,这么大半夜的,没啥车了,正好我下班回家,看你一个人,顺道送你一程。”

愣了愣,他又加了句,“看你给多少车费都成,行吗?”

时子承抬眸。

“泉河路,多少?”他张了张唇,声音低沉,在夜里字字清晰。

听见此话,司机愣了一下。

时子承瞧见他的表情,喉结动了动,不等他反应便拉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小、小伙子,这大半夜的,你去那干什么?”司机颤抖着声音问。

“上班。”时子承说的干净利落。

司机听后却冷汗直冒,刚好瞥见后座之人苍白的脸,配上全身的黑衣,忽然有些后悔了。

过了一会儿,车才微微发动,缓缓向前行驶。

“泉河路百米不见人家,除了些卖阴人纸钱的,小伙子为何会去那种地方上班?”司机时不时的望望镜子,鼓起胆量问道。

时子承不知何时已经合上了双眸,呼吸平缓,听见此话时还是淡然回道:“为了钱。”

为了生存。

这个世间,包括活了不知多少世的他,也无法拒绝金钱。

说完,时子承继续双唇紧闭。

这个回答也是没谁了,司机听了顿时笑逐颜开,仿佛松了口气,“也是啊,那地儿确实能赚钱。”

时子承没再吭声儿。

渐渐地,随着夜越来越深,车外的温度持续下降。现在已经接近年末,算是一年内比较冷的时候了,见到只穿了一件西服外衣的时子承,司机毫不犹豫的开了空调。

“小伙子,大冬天的,穿这么少不能吗?”

时子承抬了抬眼皮,漆黑的眸里闪过一抹复杂的神情。

冷吗?

他不止一次这么问自己,可这一世,问他这个问题的,居然是个司机。

时子承觉得可笑,他想说自己习惯了冰冷,感受不到什么温度,可想了想,从嘴边说出的,却是:

“有点儿。”

司机又把车内温度调高了些。

一路上,司机不知是因为内心滋生的恐惧,还是感受到时子承热衷于赚钱的心,越靠近泉河路,他的话便越多,都是些泉河路的往年事迹。

他说:“泉河路以前并非此名,而是条热闹非凡的古巷,据说百年前是永州最繁华的地方,可不知怎地,就在几年前,一家三口莫名的消失了,报了案,结果一个人也没找到!”

说到最后,司机像是惋惜的叹了口气。

时子承想说他知道,不过听到这里,他还是饶有兴致的问了一句:“然后呢?”

“然后,周围的住人都纷纷搬离了。”司机顿了顿,来了些情绪,道:“最开始是周围,后来便越来越多的人走了,你说这么好的一个地儿,怎就成了空巷了!”

“那定然有因。”

“是啊。”司机夸他聪明,又微微偏头,压低了声音,道:“因为自那以后,每夜都会听到女子和婴儿的哭声,撕心裂肺那种!”

时子承眉头蓦然一紧,抬眸,“什么女子婴儿?”

司机没吭声儿了。

他只是小声告诫了一番,紧接着深吸了两口凉气,仿佛连话都变得凉飕飕的,“小伙子胆量还算不错,大半夜的,还来地儿上班。”

时子承喉结动了动,神情复杂的“嗯”了一声。

过了一会儿,泉河路的路口缓缓停下一辆黑色的轿车,车灯打的算远,直直的照进了路的深处,还能恍惚看见两旁的绿植,看不到尽头。

司机叹了口气,偏头道:“小伙子,就是这儿了,我这车就不进去了。”

时子承又“嗯”了一声,从包里掏出一张银票,递给了司机。

司机看了一眼,接过银票的手顿了一下,紧接着便咽了两下口水,放进了抽屉里。

车门被打开,时子承理了理领口处,对司机说了一句,“师傅的胆量也算不错,大半夜的,还敢送我来这里。”

说完,他便下车了。

他再次站在了昏暗的路灯下,点燃一根烟,放在嘴边,浅浅的吸了一口,只吸了一口,便掐灭了烟头,随手丢进了垃圾桶。

时子承的身影淹没在了黑暗里。

身后的车灯也随之熄灭了,黑色的轿车却停留了许久。

小说《鬼命复生,他们都想开我的棺》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