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他渐渐不正经最新章节,小说快穿:他渐渐不正经无弹窗(邓挽鹿)

《快穿:他渐渐不正经》 小说介绍

【世界一】正直英俊少年将军vs清冷隐世长公主 【世界二】痞坏帝都太子爷VS桀骜疯批大小姐 【世界三】 老实憨憨糙汉子 VS娇娇俏丽小知青 【世界四】疯批心机小师弟VS天才美艳大师姐 …… 扮猪吃虎哪家强,就看本书女主装~ 本书女主性格百变。 【1v1+女强+系统+腹黑+扮猪吃老虎+甜宠】不虐心,不狗血,请安心食用~ (前期男主一本正经,后期男主渐渐不正经。)。书中主要讲述了:【世界一】正直英俊少年将军vs清冷隐世长公主 【世界二】痞坏帝都太子爷VS桀骜疯批大小姐 【世界三】 老实憨憨糙汉子 VS娇娇俏丽小知青 【世界四】疯批心机小师弟VS天才美艳大师姐 …… 扮猪吃虎哪家……
快穿:他渐渐不正经最新章节,小说快穿:他渐渐不正经无弹窗(邓挽鹿)

《快穿:他渐渐不正经》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听到豆豆的声音,林朔扬收了剑走了过来。

见四周没人,林朔扬开口道。

“你是叫豆豆吗?”林朔扬蹲下和豆豆平视。

“是的呢!”豆豆骄傲的挺起胸膛,气运之子居然记住了它的名字。

又继续道:“我姐姐亲自取的。”

“很可爱的名字。”林朔扬说。

“是很可爱~”

豆豆(๑• . •๑)害羞~

林朔扬愣了一下,随即小声道:“那你姐姐叫什么名字啊?”

气运之子打听小鹿!好兆头啊!

豆豆心里乐开了花,表面维持冷静,它眼珠一转,说:“哥哥想知道我姐姐的名字就要有诚意。”

现在的小孩儿真不好忽悠。

“豆豆想要什么诚意?”

“礼尚往来。”豆豆说。

原来是这样,林朔扬明白了豆豆的话音。

“哥哥叫林朔扬,现在你能告诉我你姐姐叫什么了吧?”

林朔扬说了真名,也没啥好隐瞒的,他又不是见不得人。

气运之子可真上道,豆豆想。

“好吧,那哥哥可记好了,我姐姐叫邓—挽—鹿,不是饭碗的碗是挽手的挽,也不是大路的路而是动物—鹿。”

豆豆傲娇的抬起小下巴,小鹿的名字就是那么好听。

虽然豆豆经常吐槽邓挽鹿吧,可远近亲疏它可是门儿清,在外人面前必定要维护自己人的。

“邓挽鹿,鹿挽,鹿车共挽。”林朔扬突然想到这个词,联系到它的意思,脸红了起来。

意识到自己想了什么,林朔扬在心里默念:罪过!罪过!

“豆豆,过来。”邓挽鹿一声清斥,吓得豆豆立马“滚”过去。

豆豆在邓挽鹿身后打着颤,小鹿为什么生气?

它也没做什么啊,就是单纯的被气运之子耍剑的飒爽英姿所吸引,然后突发奇想和气运之子套套近乎,帮帮邓小鹿的忙罢了,谁让昨天她嫌弃无能,它只是想证明自己不是那么无用而已。

难道怕气运之子夺了她在它心目中第一的位子?

这一声清斥不仅吓坏了豆豆,林朔扬心里更是惊得没底儿,想他一个大将军面对千军万马都不曾这样胆战心惊过。

希望她没听见他刚刚说的话。

老天想让你倒霉的时候喝口水都塞牙,邓挽鹿把那四个字听的清清楚楚。

“呵呵。”

邓挽鹿冷蔑他一眼。

→_→

“林公子真是好文采!”

一听到她叫他林公子,林朔扬心里咯噔一下,她恐怕听到了……全部。

林朔扬赶紧辩解。

“抱歉邓姑娘,在下不是故意的,我…我真的没有…没有冒犯姑娘之意。”

一遇到这种事儿,他嘴就变笨,话都说不顺。

他现在后悔极了,知道他就不套小孩子的话了,竟惹了这般误会……

完了,她肯定认为他心怀不轨道貌岸然。

“道歉的话就不用说了。”邓挽鹿声音冰冷,疏离之感愈发强烈。

豆豆拉了拉她的衣角,邓挽鹿没理。

豆豆委屈,它怕小鹿把气运之子得罪死了,从而任务失败。

可是谁能告诉它小鹿为什么生气?

林朔扬算是体会到了什么是有口难言。

“男女有别,待你朋友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就离开吧。”邓挽鹿带豆豆离开。

“好……”

直到树上的果子砸到背上,林朔扬才回过神。

“林朔扬啊林朔扬,你这张嘴……”

后面声音太小听不清说了什么。

*

邓挽鹿回屋后,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装了那么久,真是渴死我了。”

“邓小鹿,消消气。”

两人同时出声。

“……”呃,“你没生气啊?”

“为什么生气?吃饱了撑得慌吗?”

现代的灵魂还会为一个词生气,开玩笑的吧。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是生我的气呢,下回你再生气提前告诉我。”

多来几次它怕它英年早逝。

“好,知道了。”邓挽鹿喝完一杯茶感觉还是没止住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气运之子的脸色可不大好看,你可得把握好力度,别玩脱了。”

豆豆有些担心。

“放心,我有分寸。他那种人就是直肠子,一是一二是二,错了就是错了,只会从自身找原因。”

【好感度+1】

两人对视。

“看吧,这一刺激目的不就达到了。”

“小鹿真厉害!”豆豆狗腿的给邓挽鹿捶了捶背。

“还想说什么?”

“林哥哥刚刚错哪儿了?”

它还是没明白。

邓挽鹿看豆豆一脸期待。

“人呐,还是要多看看书,不然会被别人认为你很蠢。”

下一秒,豆豆手里就多了一本厚厚的书。

“大词典?!”

*

“将军,怎么了?”床上休息的赵禄看林朔扬脸色不对。

“没事。”

“真没事?”

“真没事。”

“没事就好,对了将军,套到美人姑娘的消息了吗?”

“别看两人年纪小,一个比一个难对付。我只套出了她的名字,邓挽鹿。”

“姓邓?京城也没有姓邓的世家大族啊。”赵禄抓了抓脑袋,继续说道:“邓姑娘也不可能是平民,难道是……富商之女?”

不过,挽—鹿—,好熟悉的名字啊 ,一时之间赵禄也没有想起来。

“别想了,现在战事紧急抽不出身,等回京后我再派人打探打探。”林朔扬说。

“嗯,不过既然确定了邓姑娘就是清虚山的主人,将军打算何时提及我们的来意啊?时间可不多了。”

“……”

发生了刚刚那档子事儿,他怎么开口?

他还是看着赵禄的份上才能多待上几天。

哎。

没有立马把他们赶出去都算是邓姑娘的仁慈。

看大词典看到深夜,豆豆终于找到了原因。

“鹿车共挽,旧时称赞夫妻同心,安贫乐道。近义词是夫唱妇随,夫……夫唱妇随?!”豆豆指着大字典念道。

“看不出来气运之子懂得挺多呀……”

因为这事儿,林朔扬心里有些扭,直到第二天才去找邓挽鹿。

到了门外,林朔扬正欲敲门,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邓挽鹿扑到了林朔扬怀里。

真硬!吃铁块子长大的嘛!下回绝对不投怀送抱了,也不知脸有没有变形。

林朔扬也是没想到,居然给了他那么大个惊吓。

不过还是下意识揽住了她。

孔武有力的臂膀搂着盈盈一握的小腰。

林朔扬感觉自己的胳膊被烫了一下,好软,他随便加重力气怕是都能折断它。

发丝带着甜香涌入喉鼻,他的脸红的像猴屁股。

邓挽鹿站好之后,林朔扬就迅速松手,一副不占别人便宜的君子模样。

“在下这回不是故意的。”林朔扬怕她又误会了。

“嗯,不过……林公子低着头干什么。”邓挽鹿明知故问。

“……”

见他没说话,邓挽鹿也没为难他,继续道:“不是找我有事吗?进来吧。”

发生了昨天的事,他还能磨着脸过来肯定是有所求。

林朔扬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还介意昨天的事,要说介意吧,她现在还能跟他平静的说话,要说不介意吧,昨天她发了那么大的火怎么说。

“邓姑娘怎么知晓我找你有事?”林朔扬疑惑。

“很难猜吗?不然……你一个外男敲我的屋门干什么?”邓挽鹿看着他道。

那种诡异的感觉又来了。

“邓姑娘高慧,我的确有事请姑娘帮忙。”林朔扬压下那种感觉,真诚的说道。

“进来吧。”邓挽鹿叫人。

“邓姑娘,进你闺房,是否…不合适?”林朔扬经过昨天的事算是怕了,关于小女子的事都谨慎的很。

“哦。”邓挽鹿挑了下眉。

她来这个世界五六年了,又经常隐居,有些规矩还是没融入到骨子里。

下次要注意些了。

“那去院中亭吧。”

邓挽鹿走在前面,林朔扬在后面,两人隔了几米远,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有什么过节。

凉亭内,两人相对而坐。

邓挽鹿倒了两杯茶,在递茶的时候无意瞥到林朔扬腰间,睫毛微敛掩饰掉眼底神色。

“林将军,说吧。”邓挽鹿不打算跟他拐弯抹角。

林朔扬对于她知道他身份并不奇怪。

小说《快穿:他渐渐不正经》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