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别干了,你是反派啊!(风绍林萧然)小说最新章节

《师兄,别干了,你是反派啊!》 小说介绍

穿越到异界的风绍,一心一意只想把宗门发扬光大。可逐渐的,风绍发现情况有点不对劲了。 为什么总有些人的气运高得吓人? 为什么总有些人可以很轻易地获得美女的青睐? 为什么总有人随便转一圈就有宝物自动找上门来? 还有,为什么这些家伙总跟自己过不去?甚至一直对自己青睐有加的师尊都开始轻视自己了? 身负神秘神器天华玉简的风绍,终于发现,在使用天华玉简的过程中,自己的气运竟然会逐渐向反派的方向转变。 所以我就要成为这些气运之子的垫脚石了? 我,风绍,决不能这么轻易地狗带! 如果此地不容我,那我便闯出自己的一番天地! (PS1:虽然本书会出现众多女性角色,但女主有且永远只有一个) (PS2:主角既不滥杀也不滥情,所以想要看杀伐果断和开后宫的可以离开了) (PS3:出于剧情铺垫的需要,本书会埋下一些伏笔,所以没耐心的读者也可以离开了) (PS4:气运之子不止一个)。书中主要讲述了:穿越到异界的风绍,一心一意只想把宗门发扬光大。可逐渐的,风绍发现情况有点不对劲了。 为什么总有些人的气运高得吓人? 为什么总有些人可以很轻易地获得美女的青睐? 为什么总有人随便转一圈就有宝物自动找上门……
师兄,别干了,你是反派啊!(风绍林萧然)小说最新章节

《师兄,别干了,你是反派啊!》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风绍收剑回鞘,拱手行礼:“师尊。”

刚刚出手的,正是太微宗掌门青阳子。

风绍对此倒是并不意外。毕竟这场比试归根结底就是同门切磋,犯不上玩命。而且这么重要的日子,闹出人命也不合适。即便青阳子不出手,风绍也会在剑光落下的一瞬间收招的。

青阳子神色淡然地点点头,眼神中却是闪过一道异彩。

说实话,就连他自己都没想到,原来自己的这个大弟子远比自己想象的更加出众,居然连逍遥堂三十六剑诀中的潮汐剑诀和超海剑诀都学会了。

逍遥堂,在云间阁下属十三堂中位列第一,其堂主便是云间阁阁主林凤天的妻子萧若瑶。

传言“逍遥仙子”萧若瑶剑法超绝,刚出道时便凭借一手天羽剑法震慑群雄。后来萧若瑶与林凤天相识相恋,两人共同创下了云间阁这份偌大的家业。待两人成亲后,萧若瑶和林凤天又潜心钻研剑术,逐渐创出了逍遥堂三十六剑诀。单以剑法而论,逍遥堂隐隐然已能与同为剑修门派的天罡门相提并论了。

而超海剑诀,正是逍遥堂三十六剑诀中威力最强的剑诀,一向是逍遥堂的不传之秘,传说只有林凤天、萧若瑶以及他们的女儿林萧然会用。

但现在,会用超海剑诀的又多了个风绍,可见云间阁及逍遥堂对风绍的重视程度了。这也让青阳子不得不重新考虑,到底谁更适合圣子之位了。

风绍看到青阳子的表情,自是也知道青阳子的想法。但他什么都没说,只是默不作声地站到一旁。

青阳子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风绍后,才说道:“绍儿,你果然不愧是为师的大弟子。这圣子之位交到你的手中,为师也可放心了!”

风绍神色恭敬地说道:“师父过誉了。”

而另一边的叶辰,则终于是回过神来了。他看向风绍,咬着牙,沉声道:“风师兄果然了得,师弟认输!”

风绍微微皱眉。他实在是搞不明白叶辰为什么对他有这么大的敌意。明明从始至终,都是叶辰主动找事,可他却是一副受辱的样子,实在令人摸不到头脑。

见叶辰一瘸一拐地准备走下高台,风绍突然说道:“叶师弟,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叶辰一脸阴沉地看向风绍:“什么事?”

风绍淡淡一笑,说道:“叶师弟,你莫不是忘了在比试之前,咱们约定的赌注了?”

叶辰顿时神色尴尬起来。那赤龙剑乃是他下山游历所得,是一把不可多得的神兵利器。叶辰自打得了这柄剑后,不知战胜过多少对手。要是就这么把剑输出去了,他实在是舍不得。

他眼珠一转,突然对风绍笑嘻嘻地说道:“风师兄,刚才的比试不过是师弟的一个玩笑而已,师兄该不会是当真了吧?”

风绍似笑非笑:“我倒不知道原来叶师弟有喜欢在这么多人面前开玩笑的习惯。这么说来,叶师弟是想赖下这场赌约了?”

身为气运之子,叶辰的脸皮一向厚得紧。但正因如此,风绍反而确定了叶辰“气运之子”的身份。

毕竟他前世看过的小说里,不少主角都拥有“耍赖”的天赋技能。跟他们打赌要是赢了,基本不用考虑兑现的可能。反倒是不少小说反派都会遵守约定,不会输了不认。

当然通常情况下,主角也是不会输掉赌约的。只是他们从定赌约的那一刻起,就没想过遵守罢了。

想到这里,风绍悚然一惊。如果叶辰是主角,那被他针对的我,岂不就是反派了?

这时,叶辰嬉皮笑脸地说道:“师兄说的哪里话?师弟仅仅入门五年,不是师兄的对手不是很正常的吗?师弟其实也是看这场大典人这么多,所以想烘托一下气氛罢了!现在气氛烘托到位,师弟我也该走了。”

说着,叶辰便想要走下高台。

看到叶辰这胡搅蛮缠的样子,杜沅汐师徒四人却是不禁莞尔。在别人看来很无赖的行为,她们看着反而觉得很可爱。

可风绍却突然冷冷地说道:“叶师弟,赌约既已定下,我不管你是跟我开玩笑还是玩真的,你输了就必须履行赌约!”

叶辰大怒,刚要说话,却听到一个悦耳的女声从杜沅汐身边传来:“风师兄,叶师弟年轻不懂事,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何必如此当真?你已是圣子,难道连这点容人之量都没有?”

风绍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淡淡地说道:“陆师妹,难道三师叔在教导你们的时候,也说了‘赌约若是输了就可以赖账’?”

“你!”陆青鸢顿时神色一窘,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

杜沅汐闻言,心里不满。但她知道这一次是自己的弟子理亏在先,所以她也不便多说。而且风绍在登上圣子之位后,地位俨然已在她这个师叔之上。要知道整个宗门的灵石、丹药和天材地宝的供应,可都是由风绍负责的。所以即便杜沅汐是风绍的师叔,却也不敢在他面前摆架子。

风绍将目光收回来,再次放在叶辰身上,说道:“叶师弟,师兄今天就教你一个道理。修仙先修身,修身先修心。若是言而无信,那还谈什么修仙!”

此话一出,杜沅汐等人都齐齐变了脸色。

风绍这话已经说得很明显了。你今天要是不留下赤龙剑,那这个太微宗你就别继续呆下去了!

虽然圣子并无驱逐宗门弟子的权力,但是在这场圣子册封大典上,青阳子却不能不给新晋圣子这个面子。毕竟刚才青阳子的动摇就已经很不妥当了,若是再驳回圣子的第一个决定,那风绍这个圣子干脆也别当了。

总算青阳子这次脑子没出问题,想通了这里面的关键,微微地点了点头。

叶辰也不是傻子,在看到青阳子点头后,顿时就明白过来了,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赤龙剑,犹豫了半晌后,才一甩手,将赤龙剑扔在地上,然后恨恨地瞪了一眼风绍:“风师兄,师弟这次认栽了!但你别得意!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说罢,叶辰拂袖而去。

听到叶辰那如同宣言一般的狠话,风绍无奈地笑笑。

这下,算是彻底坐实了叶辰那气运之子的身份。

也基本确定了自己的反派身份。

可风绍就想不明白了,我怎么就成了反派了?

——————————

圣子册封大典上的这场比试,在很多人看来只是一场闹剧。叶辰固然资质上佳,但贸然挑战本门圣子还是太过儿戏了。特别是在输了之后,居然想通过耍赖的方式赖账,这让很多人都不禁感到好笑。

在离开之后,不少人还忍不住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在送走了宾客后,青阳子本还打算对风绍说些什么,不料风绍却抢先说道:“师父,弟子还有急事要做,容弟子先行告退!”

说罢,也不等青阳子回答,风绍便御剑而去。

青阳子没料到风绍居然都不给自己说话的机会,心里也有点恼火。但是他也清楚,自己刚刚的那个决定,委实伤了这个大弟子的心了,所以风绍闹点小脾气也实属正常。更何况风绍自打拜入宗门以来,宗门上上下下大小事务皆由风绍处理,整日里忙得几乎脚不沾地,这种说一声就直接离开的情况也不止一次地发生过,青阳子也早就习惯了。

所以青阳子也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准备离开。

这时,杜沅汐的声音突然传来:“师兄请留步!”

青阳子扭头看向杜沅汐,不解地问道:“师妹有事?”

杜沅汐犹豫了一下后,才说道:“师兄,刚才我那小徒弟的行为,确实很不妥当。风绍若是因此而生气,倒也在情理之中。只是我三支毕竟不是只有叶辰一人,若是因此而影响到其他弟子,恐怕就……”

不等杜沅汐把话说完,青阳子便一摆手,说道:“放心吧,风绍这孩子一向识大体,不会因为个人恩怨而扣下你们三支的资源,师妹你就放心好了。”

有了青阳子这句话,杜沅汐这才松了口气。

其实杜沅汐也知道风绍并不是心胸狭隘之人,可她仍是心里没底,毕竟叶辰今天的行为确实是太过分了,而且陆青鸢也在不合适的时候插嘴,风绍难免对三支一脉心有芥蒂。但此时有了掌门师兄打包票,杜沅汐心里便放下心来。如果风绍真的扣下了属于三支的资源,那么自有掌门师兄去理论,不需要自己出面。

但杜沅汐转念一想,却又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若是不想办法解开风绍的心结,三支将来怕是没好日子过了。

想到这里,杜沅汐又叫来了陆青鸢,说道:“青鸢,你刚才的言行很是不妥,你可知道?”

陆青鸢耷拉着脑袋,闷不做声。

杜沅汐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道:“青鸢,你必须要清楚,风绍他现在已经是本门圣子了,在整个宗门之中,地位仅次于你掌门师伯。你可以不巴结他,但是绝对不能得罪他。你去跟风绍赔个不是,连带着替你师弟说说好话。他对你一向青眼相加,你的话他想必是能听进去的。”

陆青鸢却不满地说道:“师父,您可也听到了,他刚才是怎么训斥弟子的!是,叶辰师弟耍赖这点确实不好,可他也没必要在这么多人面前咄咄逼人吧?实在不行,咱们可以私底下商量,用别的东西赔给他就是了!小师弟他可只有那一把兵刃啊!没了赤龙剑,他以后用什么?”

杜沅汐却不以为然地说道:“叶辰虽已入门五年,但行为做事仍带着市井之气,耍赖的事也不是第一次做了。很多外门弟子都深有不满,又不敢明言,却是教咱们这一脉的名声大受影响。叶辰这次吃了大亏,若是能让他长长记性,那么这亏吃得倒也值得!”

见师父都这么说了,陆青鸢也只好说道:“既然如此,那弟子听命便是了!”

说着,陆青鸢转身便御剑而起,顷刻间便飞了个无影无踪。

杜沅汐知道陆青鸢这是在赌气,只得苦笑着摇了摇头。

——————————

陆青鸢随便找了个弟子,问清楚风绍所去的方向后,便直奔藏经阁而来。刚一进入藏经阁,她便看到数十本古籍被杂乱地摆在地上,而风绍却是盘腿坐在地上,翻阅着手上的古籍。

陆青鸢见状,心中顿时有些恼火。这些古籍可有多珍贵,怎么能这么随意地放在地上?若是有所损伤,岂不是宗门的重大损失?

陆青鸢正要开口,风绍却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突然抬起头来,一眼便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陆青鸢。他先是一怔,随后便摆手道:“陆师妹,你来得正好,快来帮我找一本书。”

陆青鸢想要说的话顿时被风绍噎了回去,憋闷之下只得问道:“不知风师兄想找什么书?”

“记载了毕方原相关资料的书,越详细越好!”风绍一边说着,一边指着周围的几个书架,“你就从这几个书架里找找。”

陆青鸢不由得暗暗咋舌。乖乖!这么多书,这得找到什么时候去?可是再一看风绍,却见他已经换了一本书翻阅起来。看他那认真的样子,似是根本不打算跟陆青鸢详细解释似的。

陆青鸢只好走到风绍刚才所指的那几个书架前,拿起一本古籍正要翻开,却突然神色一怔。

对了,我不是过来跟风绍赔礼的吗?

那现在这情况,自己还要不要赔礼道歉了?

陆青鸢想了想后,小声冲风绍那边说道:“风师兄,刚才是我的不对,我向你赔个不是。不管你听没听见,反正我是已经道过歉了,你也不能再记仇了。”

说完以后,陆青鸢又连忙用古籍将自己的脸遮住,只用一点点眼睛的余光观察风绍。见风绍没什么反应,她不禁长长地松了口气。

她却不知道,其实她刚才说的话,风绍全都清清楚楚地听见了。

风绍在心里轻笑了一声,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

“死傲娇!”

小说《师兄,别干了,你是反派啊!》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