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锦词》主角林映安宗殊白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织锦词》 小说介绍

一场科举舞弊案彻底打破大黎朝安稳二十余年的朝堂,前路坦途的主考官林行舟一夜之间沦为阶下之囚,身为外室之女的林映安命运也在一夕之间被改变。 为护家人,她不得不挤进风雨飘摇下的大黎朝堂。 庙堂,也是江湖。 有正即有恶。 且看她如何以被最卑微的外室女身份,将散得七零八落的世族重新凝聚。 来一场以正对恶,以旧敌新的庙堂之争。。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场科举舞弊案彻底打破大黎朝安稳二十余年的朝堂,前路坦途的主考官林行舟一夜之间沦为阶下之囚,身为外室之女的林映安命运也在一夕之间被改变。 为护家人,她不得不挤进风雨飘摇下的大黎朝堂。 庙堂,也是江湖。……
《织锦词》主角林映安宗殊白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织锦词》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夫人,城西有座院子,安置好这些个人应该不成问题,只是位子有些偏我还没去瞧过,您若是不嫌弃不如随我回宅子里歇一晚,明日我过去看了您再做打算?”

母女二人每月就只有她送去的那点银钱,哪里会有多余的闲钱置办院子,知道这必是她那嫁妆里的,娄氏就想回绝,只是想到那些还在等着她做主的人,拒绝的话又咽进了肚子里。

“今晚就过去吧,大家也都疲累了,就不去扰你阿娘的清净。”

“听您的。”

大夫人点点头,“今日老夫人出殡的队伍不少人都瞧见了,想必林家的事也拖不了太久,最晚过几天就会有明文下来,若是……若是官家的余气未消,往后的路就难走了,你也早些做好打算才是。”

林映安犹豫了一下,“是,原本就有了打算,想今日见到了就跟您说的,看现在这情况,还得缓缓。”

“也好,也好。”大夫人红着眼睛笑了笑,罢了,一条难走的路何必拉扯着人家跟自己在泥坑里爬滚。

看到她脸上明显的失落,林映安若无其事的掸了掸衣袖,不与她多做解释,又看了看走在笔直官道上已经快要没影的人,清着声音道:“夫人,映安是外室所出,世人都觉身份卑贱,我却从未放在心上,若是您一会儿听到什么也请不要介怀。攘外必先安内,现在最要紧的事是安定人心,只有人心稳了我们才能为了在意的人去图谋。”

听了她的话,大夫人心里也就明白了怎么回事,“我有分寸,这些不用你操心,如今这样的情况,很多事情我也看开了,不管听到什么忍忍就过去了,没什么比一家人平平安安更重要。

“是。”

林长宁不懂她话里的意思,只觉得听了格外伤感,“我会护着你的。”

不过八九岁的孩子,说话时的眼里满是纯真,林映安摸摸她的头,“好,我们长宁长成大姑娘了。”

天色渐暗,一行人要赶在天黑城门关闭之前赶回城内,也就不再多话。

奈何大夫人生林长宁时身体亏损的厉害,走到这时双腿已经充血,肿胀的吓人,众人只能一路缓行官道才走了小半时天就已经擦黑。

一群老幼妇孺,自然是不能在外面过夜的,林映安心里正做着盘算就听到清棋的叫声,“姑娘,有马车!”

她抬头,果真见着两辆马车正向着她们奔过来,抚书不及马车停稳就从上面跳了下来,“姑娘,走了这么久不见你们,婢子还以为错过了。”

林映安朝她笑笑,“夫人的身子不适,耽搁了些时间,你来得正好。”

大夫人娄氏和少夫人叶青桐互望了一眼,被人搀扶着上了马车,二人的面上都是无奈。

树倒猴孙儿散,她们百年世家里养了那么多年的家仆,竟没一个想过要来接她们一程,反被一个小门小户里毫不起眼的小丫鬟给比了下去。

别说仆人,就连其余两房平时恭恭敬敬称她们一声大夫人,少夫人的妾室们都没一人能有这份心思。

二人脸上情绪外露的明显,林映安又怎么会察觉不到。

只是她也不打算去劝,早一点认清现实才能早一点振作起来,她一个外室女没有说话的权利,林家要撑下去还是得靠着她们才行,到了现在她们再没有这份心那她才是真的该着急。

治家忌严尤忌宽。

虽则对待下人不能太过严厉,但是作为一家之主该有的手段也不能少,大夫人十六岁就嫁入林家,在高门大户里浸淫了这么多年,她相信治家安宅收拢人心的事大夫人不是不会,只是这些年习惯了站在老夫人身后,她一时还没适应罢了。

马车追着天色跑的极快,除了马脖子上的铃铛脆响,车厢内静默无声,大夫人也知道现在多想无用,就收了心思。

看到咿咿呀呀拍着手的小孙子,目光落在抱着孩子的儿媳身上,“你抱了道儿一天,也歇歇。”

“抱着他儿媳心里踏实些。”叶青桐不敢放开他,她需要这种皮肉之间真实的触感来确定她的儿子还在身边,这个小小的人儿还什么都不知道,但已经成了她活下去的全部动力。

同样都是做母亲的,大夫人怎么会不知她的感受,她的儿还在牢狱里生死一线间,她每每想起一次,心就被刀剐过一次。

看着车内人的神情,林映安不敢再让她们聊下去,只好把话递给了抚书,“来的路上可见到二夫人和三夫人了?\

小说《织锦词》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