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皇子高爔传全本免费阅读,高希朱高爔小说全文

《明皇子高爔传》 小说介绍

平凡的高希穿越到了大明朝傻子“高希”的身上,一个傻子奇迹般苏醒。 此时,“松江府棉纺织业即将兴起”的巨大风口,令高希意气风发,一个纺织金融帝国正在兴起。 而他的真实身份却是永乐帝第四子朱高爔。 在太子与汉王残酷而激烈的宫廷斗争中,他会倒向谁? 在功成名就、新主登基后,功高振主的他,是否会成为新皇的眼中钉? 他又能否全身而退?。书中主要讲述了:平凡的高希穿越到了大明朝傻子“高希”的身上,一个傻子奇迹般苏醒。 此时,“松江府棉纺织业即将兴起”的巨大风口,令高希意气风发,一个纺织金融帝国正在兴起。 而他的真实身份却是永乐帝第四子朱高爔。 在太子……
明皇子高爔传全本免费阅读,高希朱高爔小说全文

《明皇子高爔传》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多年前,村西的土地庙年久失修。

丁家族长丁成远做主,组织族人,主要是村中几个富有的大户,出钱出力,重新修缮了一下,又可以祭拜土地公了。

顺便还将偏殿腾空,摆放几张方桌、凳椅,由村中几个丁家大户出资,礼请胡老秀才教书。这既是丁家弟子的族学,又是丁家村的村塾。

丁家子弟可以免费就读,小姓人家因为多半穷得一比,孩子是送来了,学费却拖着。

每到年底,只要收成尚可,公中钱粮足够,丁成远也不多问,直接就免了这些积欠的学费。

高家虽然是小姓,但并未穷困潦倒。高家夫妇也不愿意占丁家族学的便宜,高罕在此读书,是交了学费的,也从未拖欠过。

这是高希第一天上学,高宝不敢怠慢,拼凑了几钱碎银子,两斤自家腌的咸肉,并一些地里的干果蔬菜,用红纸包了,一早领着高罕和高希两兄弟到了土地庙的偏殿。

天色尚早,学童们要到辰时才来。额头上仍旧粘着药膏的胡老秀才,早早地在学堂里坐等了。

父子三人进了学堂,高宝和胡老秀才相互拱手作礼,分主宾坐了。

高希听兄长的吩咐,站在了胡老秀才对面不远处。

“来,站好了。”胡老先生向高希说道,然后颤颤巍巍地走到高希面前。

高希已经十八岁,人高马大,按明代一裁衣尺34厘米来算,足有五尺四寸(约一米八五),但你可千万别说高希是“五尺男儿”。

我们常说的“七尺男儿”中的“尺”,指的是秦尺,一秦尺的长度约为23.1厘米。高希实际上是标准的“八尺男儿”,在明代绝对属于大高个。

胡老秀才是矮个老头,还不到高希的肩头。

但现在要行拜师礼,老先生很是庄重严肃,他努力伸出双手摸到了高希的头。

高希也不知道老先生要做什么,只是本能地弯了弯腰,将头低了下来。

胡老秀才仔细捋了捋高希的头发,然后将他的领口、袖管、衣角都轻轻地拉了拉,检查了襟扣,并将衣服上的折痕抚平。

最后,他又上上下下仔细检查一遍,再端详了一下高希的脸,觉得没有任何差池了,才满意地点点头,这才慢慢走回去仍旧正襟危坐。

“高希,这是正衣冠。先正衣冠,而后明事理。懂了吗?”

“嗯,懂了。”

“拜夫子吧!”胡老秀才坐在椅子上,向着墙上孔老夫子的画像侧了侧身,以表示对孔夫子的尊重,就这样看着高希拜孔夫子。

前世,高希最早是在历史课本中看到孔夫子的画像,想不到这学堂里用的也是同一幅画像。

画像很大,几乎占满了半个墙面。孔老夫子面带笑意,身着宽袍长衫,头戴方巾,交手而握,上身略向前倾,表达出一种谦逊的处世态度,令人景仰。画面上方写着几个大字:大成至圣文宣王。

画像前的案头上,早就供奉好了香案,并一些鲜果。

高希对着先圣孔老夫子的画像,认认真真地行了九叩之礼。然后站起来,复又面向胡老秀才恭敬地跪下,行三叩首拜师礼。

叩首毕,高希接过兄长高罕递过来的包着碎银子的红包,恭敬地奉上,再就是咸肉和干果蔬菜。

这些都有讲究。咸肉就是肉干,被称为“束脩”。孔老夫子最早收学生,学费就是十根肉干。

干果蔬菜呢,也不是乱来的,被称为“六礼”,分别是芹菜(业精于勤)、莲子(苦心教育)、红豆(红运高照)、红枣(早早高中)、桂圆(功德圆满),再加上刚才说的肉干,正好是六样东西。

胡老秀才并没有多看“六礼”,在接过红包时,他看似不经意地轻轻掂了一下,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今天,他不仅对高希这个弟子满意,对红包的大小也很满意。这老秀才,依旧不能免俗,君子也爱财嘛!

快到辰时,村中的学童三三两两陆续进了学堂。

丁家村虽然人口不少,适龄孩童也不少,但真正愿意送孩子来读书的人家并不多。此时,整个学堂也只坐了十来个学童,年龄参差不齐,小至五六岁,大到二十许不等。

怎么才这么点孩子来上学?那时候可没有义务教育一说,送孩子去读书,意味着家里多了一个闲人、少了一个劳动力。费钱不说,最后能够得到功名,简直比后世中彩票还难。

有学者统计过,明朝应天府(南京)的乡试录取率为7.26%。这已经够低的了吧?不!

还有人统计过,到清末时,一个读书人如果能够通过县试、府试、院试、乡试,考中举人,那么通过率只有百分之0.6%。

你以为这就到头了?想得美!后面还要赴京会试。会试很残酷,将刷掉绝大部分考生。这些人就是前面所说的0.6%中的绝大部分,都是全国各地的学霸。

比如,明朝万历五年,全国有超过4500名举人参加考试,结果只录取了300人,录取率6.7%。录取人数和录取率都令人极其“感动”!

生在古代中国,你敢说“知识改变命运”,先得看看自己是不是读书的料!否则,你最好相信“投胎改变命运”。

高家为什么愿意让两个儿子都来读书?

高母说了,高家不能没有一个人认字,否则全家都是睁眼瞎。

高家有地,总有一天要卖地或买地。卖地或买地,就要跟人家签契约吧?家里没人识字,你就等着人家欺负你吧!

高家不是大户,但至少也不穷。按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流行过的家庭成分来划分,高家算是“富农”。现在的说法是“家里有矿”,高家则算“家里有田”,手里好歹有两个钱,并非吃了上顿没下顿那种人家。

再具体一点说,高家可以算是农村的小资产阶段,家里有一些土地,但比不上大户,也有少量的牲畜和劳动工具,自己也参加劳作。虽然也将一些田地佃给他人耕种,但本质上并不算剥削他人,还是以自力更生为主。

所以,有高家父母支持,家里还有一点钱,高罕和高希就都能到丁家村的村塾里读书。两兄弟的投胎技术很不错呢!

高希疯傻了十八年,虽然和学堂里的这些同窗小伙伴都住一个村,但除了自家阿哥高罕,他一个人也不认识。这些小伙伴却认得他,私下里议论开了。

“咦,那个傻大个,是不是就是高家那个疯子?他病好了?”

”病好了,还来读书了?他认得字吗?“

“听说能读大明律呢?”

“那可真了不起,我才会读千字文,我还没看过大明律呢,怕是看不懂?”

“听说是先生治好的。我们先生科举不行,给人治病倒行了…要不有人说我们先生不务正业呢!”

“我阿爸讲,那是…瞎猫…瞎猫…碰到死耗子。高罕哥,什么叫瞎猫碰到死耗子?”高罕身边一个七八岁模样的小男孩奶声奶气地问高罕,高罕亲切地抚了抚他的头。

高希听了这些议论,并未生气。虽然他才年方十八,但前世的他已经三十九岁,中年人的沉稳性格,这一世的高希也继承了,因此并未介意小男孩的提问。

“哈哈,瞎猫碰到死耗子,就是说运气好!”高希用食指在小男孩鼻子上划了一下,逗得他笑了起来。

“咳咳,”胡老秀才清了清嗓子,“今天复习一下《千字文》。子龙,你领着大家读一遍。”

丁子龙站了起来,看起来大约十六七岁上下。

高罕暗暗用肘推了推高希,又向子龙努了努嘴,低声说道:“丁嫂的小儿子。”

这村塾里学什么?基本上从识字开始教,启蒙读物主要是《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也少不了最正统的内容“四书五经”。当然也要学写字,也就是后世学校里小学语文中的“书法课”。

这《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高希在前世都认真研读过。

此时丁子龙已经领着众人念完了一遍《千字文》。

胡老秀才扫了几眼学堂里的学童:“谁来解释一下,‘学优登仕,摄职从政,存以甘棠,去而益咏’,这四句是什么意思,谁来说说看?”

众学童都低了头,无人应答。

唯有高希和子龙坐直了身子。

小说《明皇子高爔传》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